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一零九四章 天外有天

第一零九四章 天外有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同样是王阶上品神器,虽然比不上自己的灭神梭,可两柄宝刃上所流转的光华却是在告诉欧楚阳,这两杯宝刃即便是在王阶上品神品之中也是上上之选。

    欧楚阳并没有在意这两柄宝刃,他的注意力一直在那庶方瑞的身上,刚刚庶方瑞抽出青虹剑的时候,欧楚阳忽然发觉有什么地方很熟悉。仔细想了想,欧楚阳微微一愣,问道:“你姓庶?”“哼~,敢来生死擂却不知对手,想胜谈何容易。”“大灭日魔风破?”欧楚阳恍若未闻,再次问道。“嗯?”庶方瑞闻言方才愣住,惊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庶家的成名武技的?说,你究竟是谁?”

    得到了证实,欧楚阳哈哈大笑,道:“庶方瑞,庶鹰是你何人?”

    此言一出,庶方瑞大吃一惊,立时喝问道:“你是谁,怎么会认得我那爱孙?”“哈哈~”欧楚阳听着,再度放声狂笑,而这时他的笑声中却是多了一丝残忍的味道。

    在地武界勇武大陆的时候,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庶鹰居然是这庶方瑞的爱孙,这么说来,从天武界下界而来的庶鹰应该是受了风域的指派了。“啧啧~,终于找到你的组织了,若不是有候佩的一出戏,这件事本皇还忘记了呢。”听到欧楚阳如此说来,庶方瑞似乎明白了什么。庶鹰习武天赋极佳,深得这庶方瑞的喜爱,为些,他还特意为其请命,于下界招揽有能之辈,飞升后为风域效力。可时隔数十万载,庶鹰一去不回,庶方瑞便如哽噎在喉。本想下界一探究竟,怎奈这天地两界又岂是他一阶神皇能够轻易的踏足的。无视天地法则,会被规则抹杀。这是天武界武者众所周知的事,即便是庶方瑞也只能忍下。只不过在他看来,庶鹰一去不回,恐怕是遭遇了不测,这个仇根本无从得报。

    然而,如今有了欧楚阳的出现,事情似乎可以有着搞清楚的苗头,庶方瑞顿时急道:“说,你究竟是何人?”

    欧楚阳笑声未止,身上元气却已经涌动了出来,一想到被庶鹰追杀的那些年,整个勇武大陆差点毁在前者的手上,欧楚阳的恨意就不自然的升起。如今看到庶鹰祖父在此,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呢?

    森冷一笑,欧楚阳压低声音道:“本皇是何人你还不清楚?啧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本皇可以告诉你,庶鹰你不用找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死在了地武界。”欧楚阳这话说完,不仅庶方瑞,就连其身边的葛荣也是为之一惊。

    只不过就在两人愣神的时候,欧楚阳的杀意却是攀升了起来,道:“不过你想知道我的身份,却是不行,对不住了二位,时机未到,只有委屈二位当个糊涂鬼了。”“蓬~”

    不管是前世之仇、还是后世的孽缘,该还的总归要还,该遇到的总是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

    正如欧楚阳现在这样,地武界要是没有庶鹰这号人物,陈老就不会死,一想到陈老,欧楚阳心底便会升起无边的恨意。而这恨意的发泄处自然就是眼前的庶方瑞,甚至待到神战打响之际,整个风域也会划入自己复仇的范畴。“死~”杀意横生,欧楚阳脚下一划,身如游鱼般的横移了出去,其速度之快,已经超出了寻常高阶神皇强者的实力。好比一道电光,一闪便到了庶方瑞与葛荣面前。

    大战展开,无数武者止住了呐喊声,当他们看到欧楚阳率先出手,速度远超常人时,擂台之下皆是响起了轰鸣于耳的惊呼声。“好可怕的速度,眨眼的机会都没有,居然还没发现他是怎么动的,这就是刺神的实力?”

    见到刺神无名出手的人少之又少,可这并不影响其威名的远播,能够于群强之中杀敌暂将、灭杀神皇,没有一项超然的身法怎么能行。

    虽然是这么说,可这身法委实变态,几个纵步之间,欧楚阳身轻灵动,已然幻化成了一条暗金色的丝线,穿梭在庶方瑞与葛荣之间。带着暗劲的拳势如长江大河般的轰杀而出,就连空间都为之颤抖不已,拳风凛冽,伴随着呼啸的风声,更是打出一道道黑漆漆的空间黑洞。“蓬蓬蓬~”刚一交手,欧楚阳便已雷霆万均之势取得了场上的主动,而且还是那种以一双硬拳力敌对方两大王阶上品神器的景象。说是他是狂妄也好、自大也罢,可那惊天动地的拳势却是众人眼中不争的事实。

    庶方瑞与葛荣也没有想到这刺神无名如此的强势,放弃了最拿手的飞梭不使,竟然以一双肉拳与自己二人拼杀在一起,甚至还被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的确很丢人。但是很明显,两人也不是寻常强者,片刻的失策只是给二人带来短暂的震惊与慌乱,并没有让他们自乱阵脚。

    见欧楚阳如此威猛,二人心有灵犀的朝着相反的方向暴退。与此同时,青虹剑气贯长虹,漫天剑芒如日光狂洒,倾盆泄出。

    另一面,葛荣也是当仁不让,五转琉璃长枪,化身土黄色的巨龙,每一枪刺出都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与厚重的力道。速度也不慢,只是一声厉喝的功夫,便是千道枪芒挥出。

    剑影、枪芒汇聚在一起,肆虐的气劲犹如一场巨大的青黄色风暴在擂台之上慢慢凝成真形。

    欧楚阳没有使用玄黄八指,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不屑使出。在他看来,如果刚一上来便用玄黄八指的破势之威能将两人击败,就算是胜了也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

    与强敌对,尤其是搏命拼杀,最容易提升本身的修为。这等好机会,欧楚阳绝不会错过。

    冷笑间,欧楚阳身形再转,时虚时幻,匆忙之中暗藏章法,丝毫不乱。偶而有过剑影逼近,无法躲避之时,马上运拳如电,太古玄黄气灌注双拳,避过剑锋枪芒最锐之处,一拳轰杀而出。打的对方两大强者许久不见成效。

    轻松过渡,游刃有余。这就是欧楚阳眼下给那无数武者最惊心怵目的感觉。“哇~靠,刺神果然是刺神啊,以一敌二,丝毫不见落下风。太强大了。”“是啊,想不到刺神的拳法也是如此的精妙,这么看来他的确有狂傲的本钱啊。”“怪不得敢来赴约,原来他的实力这么强大,不会是之前灭杀那些神皇的时候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吧。”“我看有可能,你没看见么,到现在为止,刺神的飞梭还没拿出来呢。”……

    惊人的战力先是让整个南谷为之死寂,接着便是起伏不断的纷扰议论之声,随后也不用多说,凡是崇拜着刺神的武者皆是拿出了他们全部的嘶吼,没命的呐喊出来。“刺神威武~”“刺神威武~”什么时代都少不了偶像,更少不了那些盲目崇拜偶像的忠诚粉丝。正如眼前所见,欧楚阳的崇拜者已经达到了百万的数量,那震天的怒吼,直欲让九大神域中人面红而赤的喊不出声来。

    居云松等人如今也是怒目而视,根本无心饮茶观战。这刺神无名所表现出来的惊人战力的确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像。古芒眉头紧锁,目光转向余珍,忽然问了一句:“余珍,如果是你,对上他们二人,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这句话问的的确有水平,虽然古芒已经心中有数,可还是想听听余珍的想法。

    不出意料,余珍果断的摇了摇头,神情凝重无比,道:“回大人,不能。”多了不用说,只需要两个字,便能阐述出如今余珍的心情,他自己自认不如这刺神了。“不过若是我与谷皓晨出手,绝不会这么狼狈。”感觉到自己的回答很没面子,余珍还小家子气的为自己辩解一番。可这有用吗?

    古芒叹息着摇了摇头,目光转向其余几大帝君,眼中的意味似乎有些深长。“好~,漂亮~”相对于神盟这边的落寞,罪盟一方鲁豪等人却正是相反。

    且看南部半空之中,鲁豪双眼放光,兴奋之色已经在那张通红发黑的老脸上展露无余,每每欧楚阳打出精妙一式的时候,都会获得此帝君的一声声赞扬与惊叹。

    陆云一直淡淡的笑着,虽然没有说什么,可心底间的那份赞誉已经流露了出来。

    巫倩与彭风更是惊讶,说实在,在开打之前,两人一直没说什么是怕鲁豪不高兴。其实打心眼里,这两人根本不看好欧楚阳,甚至听到欧楚阳要挑战两名神皇强者的时候,更是因为他的自大而顿失好感。

    只不过现在看来,两人知道自己想的错了,大错特错。欧楚阳展现的实力已经不能用寻常的高阶神皇来形容,别的不说,光是那双能够抵挡王阶上品的拳头,就足以定性为神器了。

    至于候佩,依旧是春风满面,在他的心中,欧楚阳越是强横,对方便会越没面子,死伤也将会越大,自己的心情便会更好。

    各方势力对此战已经有了初步的认知,同时也将刺神无名的实力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熟话说,闻名不如见面,外界把刺神的实力传诵的再神也不如今日亲眼所见。

    恩。果然很强,比传闻中的还要强。

    日月更迭,移星换斗。要说庶方瑞与葛荣的确不辱十大神皇之威名,即便是排在前十之末尾,两人的战力与经验也是个中翘楚。连番恶斗,直接跃跨五日之久,从来未有过停歇。

    其间,庶方瑞与葛荣无数种武技换的叫一个勤快,可谓是层出不穷,各类早就准备好的丹药、灵果也开始用在了恶战之上。

    本就是以命相搏的拼斗,没有什么规则性可言,生与死只是一念之间,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都不算做是违规。

    擂台之上已经是烟云翻滚、剑影枪芒闪烁、狂沙袭袭,有如滔天巨浪,无数龙卷似的风潮,带动着那足以划过空间的风刃,不断的朝着擂台中央诡异暗金人影招呼过去。

    大面积、大杀伤力的武技尽皆施展出来,使得擂台上上演了一场灭世之灾的画面。

    欧楚阳还是从容面对,一双硬拳已经舞至化境,不论对方如何近身拼杀甚至不惜受创来换取欧楚阳的鲜血,他始终保持着如一平稳的战力,从未有过惊人的举动。

    在实力低微武者的眼里,也许欧楚阳已经付出了全力,只能在两大神皇强者的夹攻之下苦苦支撑。然而这番景象放在九域帝首和七大禁地首领的眼中,却是让他们无比的凝重。“游刃有余吗?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吧。”陆云暗叹了一声,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目光放望,看向九大帝首的时候,更是充满了戏谑的味道。“栽了,这次居云松算是栽了。哈哈~”不自然的,陆云笑出了声来,而那鲁豪恐怕也正在这么想着,两人不约而同的放声狂笑。

    居云松、耀日等等九大帝首,一脸铁青,阴云不定,时而焦灼懊恼之下,手中茶杯无限制的被捏碎。“这个无名分明是在玩弄庶兄和葛兄,到现在连飞梭都没拿出来。”余珍自然能够看出欧楚阳的留手,但他并不认为这是好事。

    同为高阶神皇,余珍等人自然明白以战养战这个道理,刺神此番举动已经说明了一切,再加想于百年来造下的惊天杀戮,瞬间的,所有人都明白了。

    这个刺神,是在以杀人为乐,用杀人的方式来提高自己的修为。

    其实他们误会了欧楚阳,要不是为了易乾坤三人,若不是候佩的要求太过苛刻,欧楚阳哪会在这个风口浪尖上拼着暴露身份的危险造下如此杀孽。当然,欧楚阳不是个矫情的人,做了便是做了,反正之前九域帝首也追着索自己的性,更还因此连累到了瑶儿,不杀难解心头之恨。

    庶方瑞与葛荣算作是当局者迷,可经历了五天的恶战,也看明白这一点,眼神对望间,两人似乎产生了一种默契。“蓬~”虚晃一招,两人居然同时飞退,长剑、琉璃枪收回,重新换上了新的神器。

    欧楚阳见状,刚刚还从容的神情为之一冷,阴沉沉的道:“至尊神器么?终于动真格的了。”

    战斗打响长达五日之久,却是丝毫没有影响围观武者的积极性,相反之下,由于刺神无名独战两大神皇榜前十高手的消息不径而走之下,越来越多的崇拜者开始朝着南谷蛮荒汇聚。以致于百万里辽阔的南谷蛮荒,居然挤了个人满为患。

    当然,多数人还是无法从远距离看到真正惊心动魄的场面的,可他们即便是听着前方传来的消息,也颇感津津乐道。

    一时之间,南谷蛮荒成为了全天武界最大的武者聚集场所。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