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七零八章 七绝灭神

第七零八章 七绝灭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co>

    ……

    欧楚阳话音刚落,一阵微风轻拂而过,眼前出现了一个老迈的长者。

    这老者有着一头银白的长风,没有发髻的头发无风自动,端的一副仙骨道骨的模样。

    欧楚阳打量着,马将这老者的模样跟那两具雕像对了一番,这才发现,三者之间一般无二。

    笑了一笑,欧楚阳道:“阁下一直隐藏在背后,不知道意欲何为?”

    “哼~”老者冷哼了一声,反驳道:“这句话倒是要我问你,放着宝典不选,站在那里,又是意欲何为。”

    “哦。”欧楚阳看了看手怪的晶体,指着那凹痕道:“晚辈只是觉得这个东西有点用处。”

    这次,老者没有反驳,断然道:“没错,你观察的很仔细,你手的东西原本应该是那里的。”

    “哦?”欧楚阳没有想到老者会供认不讳。

    “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欧楚阳问道。

    “如果你把它放进去,这里的一切都会改变,你们的命运也会改变。”

    “哈哈~”欧楚阳闻言狂笑了起来,道:“晚辈觉得改变未必是坏事,像之前前辈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能让我们自相残杀么。”

    “哈哈~”这次轮到老人笑了起来,问道:“这话怎么说,我一直给你们好处,怎么会让你们自相残杀。”

    “好处?”欧楚阳摇了摇头,否认道:“静气茶,让后喝者嫉妒先喝者;地武圣器,通过迷惑让我们互相抢夺,自相残杀,种下祸根;如果我猜的不错~”

    欧楚阳拉长了声调,看了看这轮回台与两大书架,冷声道:“你是让我们一个个的看着他们得到宝典,挑起我们心的贪婪吧。”

    “哈哈~”老者再度笑了起来,而这次,老者的脸却满是赞赏之色:“不错,你猜的一点都不错。世人皆有贪性,贪可以让人望本,贪可以使人性埋没,贪可以让兄弟反目,贪更可以让父子成仇。有着贪性的人活在这个世,是一种负累,不死?留之为祸人间?”

    “恩。”欧楚阳点了点头,似乎很是赞同老者的话,遂说道:“前辈说的有理,不过还是偏激了一些。”

    “偏激?”老者嗤笑了一声道:“没有经历过,是无法体会的。算了,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你吧。”

    “说我?”欧楚阳微微一愣,道:“我有什么好说的?”

    “从你们在落锤土塔通过通心石的试炼之后,我一直注意你,你是他们当唯一一个没有贪性,又正气凛然的人。”

    “前辈这么夸晚辈,晚辈会脸红的。”欧楚阳笑着施了一礼,但却没有脸红的迹象。

    老者并没有怪责,而是缓缓的说道:“不过你很狡猾,心思也很细腻,说这控灵石,没有非常的观察力是断然发现不了的。”

    “这东西叫控灵石?”欧楚阳终于知道自己手的晶体是为何物了。

    老者点了点头,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还未请教~”欧楚阳恭敬的施了一礼。

    老者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轻咳了一声,大吼道:“阵宫八石呢,让他们出来。”

    “阵宫八石?”欧楚阳一愣,旋即灵魂之力大开,阵宫八石得到欧楚阳的允许,全数化成孩童般的模样,自欧楚阳的灵海飞越了出来。

    阵宫八石一出现,赶忙拜倒在老者的面前,异口同时,恭敬道:“阵宫八石见过巫主大人。”

    “你是巫主?”

    望着那八个虚幻而又矮小、泛着淡淡橙色光芒的身影,围着老老争相拜倒的场景,欧楚阳震惊的无以复加。

    眼前的老人居然是阵宫八石口竟相谈论的无人物,陆境迷宫这主、古蛮荒一族的首领:巫主。

    看着那淡淡的身影,欧楚阳始终无法在老人的身找到半点能与“巫”字关联的邪异。

    这分明是一个拥有着强大实力、而且极为含养的一介武修吗。怎么会是所谓的“巫”主?

    没有在意欧楚阳眼神间的变化,巫主用那冷淡的目光扫视着拜倒在身前的阵宫八石,怪责道:“你们几个小子,我让你们好好镇守第一层,你们却认人类为主,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闻听巫主的语气流露出明显的责备之意,阵宫八石仿若受到惊吓般赶忙俯首赔罪。

    灵大颤声道:“对不起,巫主大人,是我错了,请您责罚我吧,这件事跟其它兄弟没有关系。”

    灵大挺身前,将众兄弟护在了身后,充分体现其老大的身分,另外也把他那大义凛然的性格展现的淋漓尽致。

    他想一人承担所有罪责,护下兄弟七人,这份情义让人看了不由心动。

    众兄弟见老大义无反顾的揽下了罪责,惊惧间赶紧七嘴八舌的争相求绕起来,仿佛在他们心,这个巫主拥有着通天彻地之能,只需要一句话便能将他们兄弟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欧楚阳听着,忍不住道:“前辈,阵宫八石认晚辈为主,全是因为晚辈的逼迫,这件事怨不得他们,有什么责罚请冲着欧楚阳来。”

    “哦?”

    此言一出,不仅让阵宫八石一愣,连巫主也是微微错愕了一下。

    面对着如此强大的强者,欧楚阳居然没有半分的惧怕,甚至还敢大声的为阵宫八石揽下罪责,这般做法顿时感动了在场的八个兄弟。

    “小子,随随便便的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你抗的起么?”

    欧楚阳闻言,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其语的威胁,淡淡道:“抗不抗得起不劳前辈操心,不过现在我才是他们的主人,前辈如果想要责罚他们,是不是先问问晚辈?”

    欧楚阳的回答再次让巫主一愣,旋即笑道:“你小子倒是有些意思。你不担心老夫一不高兴,将你抹杀掉?要知道,在这陆境迷宫之,还没有老夫杀不掉的人。”

    这次欧楚阳没有回答,他只是耸了耸肩,做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回答了巫主的提问。

    淡淡的注视了他一会儿,巫主猛然大笑了起来,随后对着阵宫八石道:“算你们几个小子走运,遇了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事要找你们的主人谈谈。”

    “真的?”众兄弟闻言愣在了当场。

    “怎么?难不成还需要本巫送送你们?”见阵宫八石一阵错愕,巫主的脸登时冷了下来。

    “不,不。多谢巫主大人。”堆着笑脸,众兄弟慌忙的跑回到了欧楚阳的灵海之内,待到进去之后,很有默契的封闭了自己的灵识。因为他们知道,以下的话不是他们所能听的。

    场间只留下了巫主与欧楚阳,前者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后者,半晌过后方才点头称赞道:“不错,不错,年纪青青便达到了八级武狂的境界,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离着巅峰武狂已然不远了。”

    欧楚阳皱了皱眉,疑惑道:“前辈,你好像我自己还要了解我。”

    不愿在这个问题扯的太久,巫主转过身,不舍的望着那两具雕像,再看了看周围那熟悉的景致,怅然道:“唉~,多少年了,脑子不好使了啊,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了。”

    发出了一声感慨,巫主返身问道:“你不好这个地方是哪里?我又是谁?”

    “好。”欧楚阳很诚肯的点了点头,眼底间露着真诚之色。

    “陆境迷宫。”巫主一字一句的说着,思绪仿佛回到了许久以前:“古有蛮荒一族,虽然为人类之体,但灵智却未开化,行若野兽。当初我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看到人与人之间却是过着野兽的生活,当下于心不忍,便准备在此定居,想用我的无实力以及众多秘术,将这群蛮荒之人引正途。”

    “八百余年,他们其,终于有人被人感化,拥有了人类的感情,自此以后,蛮荒一族互相学习,慢慢甩脱了野兽的生活方式,当他们跟我们一样学会交流的时候,我才知道,蛮荒一族的存在对大陆和武者是多么大的一种激励。”

    巫主说着,回过头看着欧楚阳,指了指脚下:“这个地方,原来正是蛮荒一族的聚集地,你知道么?古蛮荒族虽然力大无穷,个个堪武学强者,但却不能修炼内气,然而正是因为如此,我发现,蛮荒族每一个部族都藏有大量的武学典籍,甚至这些武学典籍已经泛滥成灾。”

    “唉~,他们没有灵智,不懂得读书识字,根本无法修炼典籍的无法诀,所以原本这些典籍却成为了他们的附庸。”说道这里,巫主挥手指了指那若大的两个书架。

    欧楚阳听着,震惊无,到这个时候他方才知道这如此多的典籍是从何而来。

    “本来,我打算将这些典籍送出去,分散到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寻找心性稳重、大公无私之辈,将武学发扬光大,然而~”

    缓缓的说着,巫主的脸陡然泛起一抹哀伤之色:“幼稚啊,幼稚,没想我我活了千余年,自己的想法却是幼稚到了极点。”

    “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两位好友之后,他们居然趁我不备,痛下杀手,伺机将这些无典籍据为已有,还好的是,当时的古蛮荒一族有着几位大巫是我一手栽培起来,实力菲然,最后我们合力将那两人击败。不过从那时开始,我已经受到了终生都无法恢复的伤势。”

    “还有这种人?”欧楚阳听着,不由被巫主的话深深的震怒起来。

    “这种人太多了。”巫主说着,语气不乏凄凉之意:“后来,我以为他们二人会此罢手,谁曾想,他们掠夺不成,最后在大陆汇聚了无数强者,再度杀来。那一战,天地变色,古蛮荒一族的强者尽数被屠戮。可悲啊,要不是我,古蛮荒一族的血种怎么会长埋于此,千古罪人啊。”

    听到这里,欧楚阳终于明白过来传闻数千年这前所发生的事,并不像传闻讲的那样,古蛮荒一族试图称霸大陆,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一段隐情。

    老泪横流着,巫主越说怨气越重,到了最后咆哮道:“不过他们也不好过,所来数十武神强者几乎尽数被杀,哈哈~,人终有一报,贪心到泯灭人性,他们该死。”

    “所以你很恨贪心之人,在此设下陆境迷宫,引诱那些对典籍有着贪婪之心的人到此?”欧楚阳问道。

    “非也。”巫主摆了摆手道:“我设下这陆境迷宫并不是这个目的,虽然之前你们看到的一切,是我从挑拔,但这一切完全是为了挑选正义之辈,寻找这里最珍贵的宝物,我不想让这件东西落入贼人之手?”

    “珍贵的宝物?难道这无的典籍还不是无的宝物?”欧楚阳闻言大骇。

    摇了摇头,巫主笑道:“这算什么?真正的宝物并不在此。”

    闻言,欧楚阳低头想了想,忽然道:“难道前辈说的是那阵法秘典?”

    “咦?”巫主惊咦了一声,随后叹了口气道:“想不到,想不到这两个老家伙临死便把这风声传了出去。”

    巫主望着欧楚阳道:“你说的是七绝灭神阵吧。”

    “七绝灭神阵?”欧楚阳一听这个名字,心震颤了一下。

    “呵呵,那的确是件宝物,七绝灭神阵是一卷武技秘典,此卷秘典可以让七个武圣同时修炼,在没有达到武神之境的情况下,拥有灭神的能力。”

    “有这等事?”欧楚阳闻言大骇,要知道,武神与武圣是两个概念,武者修炼如果达到了武神之境,别说七个武圣,算是再来七个也一定不是武神的敌手。

    然而,要是有了这七绝灭神阵,那是另外一种景象了,试想有七大武圣同修此技,当他们面对武神时,再也不会胆战心惊,更可以将武神强者斩于刀下,怪不得,八大家族要在这个时候来取此宝,原来是这个原因。

    由此,欧楚阳敢肯定,不论是谁拥有此项秘典,当可以将自己的家族发扬光大,傲立于勇武大陆。

    “很强大是吧。”正当欧楚阳为此而震惊之时,忽然巫主笑着问道。

    下意识的,欧楚阳点了点头,心道:“这不是废话么?能灭神的阵法,当然强大了。”

    似乎看出欧楚阳心所想,巫主叹息着摇了摇头道:“它的确很强大,只不过~”

    听巫主的语气似有所缓,欧楚阳疑惑着问道:“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他还不是这里最珍贵的宝物。”

    “什么?”

    ……</c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