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 9 章

第 9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男子到了绣春跟前,道:“冒昧打扰,还望见谅。下乃是京中百味堂之人,姓季,名天鹏。此番押送一批贵重药材回京,不想竟滞留此。这几日见老弟你妙手不凡。正好我家药铺缺一位坐堂先生,不知陈老弟可愿屈尊而就?”

    他说完,含笑望着绣春。

    “原来竟是百味堂少当家!失礼,失礼!”

    丁管事见多识广。苏家虽做茶叶生意,与药行风马牛不相及,但自然也听说过百味堂之名。百味堂亦是药行翘楚,药店遍布全国。虽不如金药堂盛名,但季家一个女儿,也就是这位少当家姐姐,几年前嫁入当朝内阁首辅傅家。虽是傅家一个儿子填房,但也是明媒正娶姻亲,甚至入宫朝拜过丈夫妹妹傅皇后。所谓树大好乘凉,攀上这样一门贵亲,季家做事自然方便许多,药行声名日盛,如今已经隐隐有与陈家一竞高低之势。此时见这男子竟是百味堂少东家季天鹏,不敢怠慢,忙过来见礼。对于做生意人来说,多结交一人,便多一门道。何乐而不为?

    对于丁管事示好,季天鹏只是哂笑一下,略微回礼,便再看着绣春。

    绣春有些惊讶。她自然知道百味堂季家,可谓是陈家对头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巧,这几天滞留此,便遇到了季家人。尚未■,..开口,季天鹏又接着道:“下求贤若渴。确实是诚心相请。也打听过,知道老弟入京是去投亲。既然有一手岐黄妙技,何不到我季家药铺一展所长?至于薪俸,陈老弟放心,只要你来,必定不会亏待了你。”

    丁管事是苏家淮安人,并不知道绣春来历。只知道她懂医,如今进京投亲。竟然遇到这样事,他看来不啻是天上掉馅饼,也替她高兴,正等着她点头应下,不想绣春却已经拒绝了。

    绣春道:“多谢少当家美意。我不过略通医理而已,不敢到内行人跟前班门弄斧,坐堂一事,关乎药铺招牌,丝毫不能疏忽。我怕是担不起这样重责。还请少当家另请高人。”说罢朝他作了个揖,转身就要离去。

    季天鹏此番滞留此,恰巧遇到绣春行医。已经观察了她数日。他既出身药行世家,本人自然也懂几分医理。看她为人诊病开方,方子里时常有出乎他意料之外配药。细思之,却无不理,颇带灵妙之气。心中便起了延揽之意他父亲数年前去世之后,季家家业便由他执掌。他生平大心愿,便是压过金药堂,将天下第一药堂名头归到季家门下。倘若季家百味堂中有名医坐镇,自然有利于提升名望。只是京中郎中不少,良医却难寻。真正有本事郎中,大多又自己开堂坐诊,不愿受雇于旁人受掣肘。季家先前坐堂几位郎中里,有名望一位,年初时因年迈回了老家后,一直寻不到合意人来代替。此番正好见到绣春行医。虽则她年纪轻了些,但只要有真本事,加上自己后加以宣传,不愁传不开名。故而他当机立断,趁着此时叫住了她,表明了身份。

    季天鹏看来,自己这番邀请,这个少年必定会应下。看她样子便不像有钱傍身。又是远道投亲,往后必定要靠自己谋生。这样机会,并不是时常会有。所以话说完后,十分笃定。不料竟被一口拒绝了。眼见她转身要走,以为是坐地起价,便不再绕圈了。

    “陈老弟,只要你来,年俸白银五十两,年底另有封赏。如何?”

    京中物价虽贵于别地,但这样俸禄,实不算低了。便是丁管事,刨除别进项,一年差不多也就这个数了。丁管事以为绣春一定会应了,没想到她又道:“多谢少当家看得起。只是我确实没这坐堂行医本事。不敢耽误少当家正事。”

    季天鹏心中略有些不。觉着这少年还起价。面上却未显出来,反而笑道:“也罢,一百两!且你只要来了,若真有本事,我百味堂必定会不遗余力相捧。假以时日,老弟何愁不能京城杏林扬名立万?”

    他开出这样条件,又以成为名医为饵,确实极有诱惑力。可惜绣春却另有打算,怎么可能会去季家坐堂?再次谢绝,转身便去了。

    季天鹏这才知道这少年是真拒绝了自己邀约,有些难以置信,望着她背影,直到她要迈出客栈大门,这才醒悟过来,后道:“也罢,倘若日后你改了主意,径直来南市永丰街来找我便是。”

    绣春停住脚步,回头微微一笑,道:“多谢少当家。我记住了。”

    ~~

    苏家茶船继续往北而去。直到抛下平老远,丁管事犹对绣春拒绝季天鹏举动感到十分不解,替她惋惜不已。绣春只说自己从前不过跟随家人略学过几年医而已,替人看看小毛病还行,不敢独挑大梁去坐堂。丁管事这才作罢。到了第三天,船终于到了上京南城门外码头,绣春上岸,谢过丁管事一路照应,告别之后,便往城门而去。

    煌煌帝都,与她住了十几年杭州外城截然不同。她停高大而庄严城门口,看着各色人等川流不息地从自己身畔经过时,第一次强烈地生出了融入这个世代感觉。摸了下包袱中那个已然烧化银镯,她闭上眼睛,长长呼吸一口这略带干燥泥腥味陌生空气之后,终于坚定地迈开了脚步。

    裕泰帝丧,太子拟定二十七天后继位。这将近一个月国丧期里,城中百姓也俱戴孝,停一切婚嫁酒乐。绣春入城后,第一件事便是朝人打听金药堂。得知位于北市铜驼街,一路找了过去。

    铜驼街很是繁华。虽国丧期,但两边店铺都开着,车马不断。沿着街面一直往西,到头便是了。绣春停下脚步,站对面观看。

    靠左,是陈家大宅。两扇黑漆大门建一个数层台阶高平台上,大门两侧蹲了两只石狮,包铁皮门槛,高约一尺,左右两边各一间房长门房,屋檐前应景地高高悬了两盏白灯笼,整个大门看起来半不旧,但显敦厚大气。至于大门里头如何,便不得而知了。

    紧挨着陈宅过去十来步,便是陈家金药堂京城中老店了。门面一口气占了五间。左右各安了两扇半人高雕花栅栏。正中大门之上,高高悬挂着黑底金漆“金药堂”三字牌匾,左右四道廊柱之上依次篆了楹联,分别是“独活灵芝草”、“当归何首乌”、“夙擅轩歧术”、“全凭药石灵”,大门大开着,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从绣春角度望过去,能清楚看到里头四四方方棕黑色药柜账台,伙计们正站台后殷勤地给客人抓药。

    绣春默默看了半晌后,天色暗了,附近一个弄堂口寻到了一家小客栈落了脚。当夜,她独自一人躺泛了湿霉味床上,辗转难眠。

    来时路上,她曾反复想过接下来该当如何。毫无疑问,她上京唯一目,就是查证她怀疑凶手,要为父亲报仇。她也曾想过,径直去找陈家当家人,也就是她那个祖父陈振,把一切都告诉他,让他出面惩凶。就算他与陈仲修有再化不开深刻矛盾,毕竟也是父子。她不信他会无动于衷。但是很,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先不说她完全不知陈振此人如何,这也只是她自己强烈怀疑,完全没有真凭实据,而且这么多年来,陈家事务一直由那些人把持,必定早有了自己盘根错节实力。既胆敢做出这样事,暗中想必也有防备了。自己祖父陈振,既然那么痛恨芸娘,对自己这个孙女必定也是厌恶至极。况且现,对于陈振来说,自己不过就是一个陌生人。撇去他厌烦自己这一点不说,如何自证身份都是个问题。连官府都认定那场大火是意外,那些人怎么可能轻易就被突然冒出来自己一面之词而打倒?

    说到底,证据才是一切。没有真凭实据之前,自己任何贸然举动都显得缺乏说服力。

    否定了这个念头之后,剩下一个选择,便是隐瞒身份潜入金药堂伺机行事。这并非不可能。陈家没有人见过她。这么做,一来能给自己获得一个缓冲时间。她需要揭底牌前理清陈家各色人物,做到心中有数。二来,便于暗中搜集证据。倘若有人真做过这样恶事,毫无疑问,他们目标就是陈家庞大家业。目一天没达成,绝不会就此罢手。一旦有所动作,世上没有不透风墙,只要她暗处用心,想抓到狐狸尾巴,并非不可能事。

    主意打定,绣春终于睡了过去。次日一早,她翻出包袱里那件半不旧夹衫,收拾一番后,见没什么纰漏了,便出房门。

    客栈里伙计嘴巴很是活络,人也热心。迎面见绣春出来,张嘴便是“客官早!”

    绣春回了声好。知道客栈里伙计消息向来灵通,便朝他打听金药堂近期是否有招人消息。那伙计上下打量了下她,问道:“客官你要找活干?”

    绣春道:“是啊。我从南方来,原本是想到京中投亲,不想亲戚多年没联系,一直没找着,眼见连饭也吃不上了,只能先去找活儿干。昨日我见金药堂门面大,想必里头杂事也多,便想着能不能先这里找点事干。”

    伙计笑了下,“金药堂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他家便是扫地守门人,说起饮片来,那也是头头是道。你啥都不懂,还是去别地方找活好。”

    绣春道:“我老家时,也跟人当过几年药店学徒。略微知道些事。”

    伙计哦了一声,再次打量了下他,歪着头想了下,忽然一拍大腿,道:“我想起来了,上月好像听巧儿说她爹炮药房里少人手,只是不知道如今招着了人没有。要不你去问下。”

    绣春原本不过随口一问而已,没想到却真被她问着了。便朝他打听那个巧儿。伙计道:“陈家药厂连着宅子,就宅子后头。里头有个专门炮药材院子,管事是朱八叔。巧儿就是朱八叔闺女。我跟她相熟。你过去药铺里找巧儿好了,就说是我叫你过去。”

    绣春大喜,朝热心伙计道谢后,出门便往药铺去。

    此时还早,太阳刚出来,迎面吹来风也带了几分昨夜秋露凉气。但药铺已经开了门,一个头戴小帽,二十左右伙计正门口扫着地。绣春过去,打了声招呼,问道:“这位大哥,巧儿姑娘吗?”

    这伙计柜台前替客人包药打杂,已经干了两年了,名叫孙兴。打量了下绣春,问道:“你找她做什么?”

    绣春道:“我是前头那家福兴客栈伙计荐来。他说你们家药厂招人。我来找活干。”

    孙兴挠挠头,道:“你等着。我去替你叫。”说罢丢了扫帚往里。绣春等着没事,索性便拿了扫帚接着替那伙计扫地。正扫着,街上来了个身穿青绸袍五十左右老者,正往药铺里去,经过她身畔时,看了她几眼。

    绣春扫完了门口地,那伙计也从药铺里出来了,身后跟着个十五六岁小姑娘,穿件撒青花小袄,相貌很是甜美,口中道:“人呢?”

    绣春知道正主来了,急忙放下扫帚迎了上去,道:“巧儿姑娘好。是我。”

    巧儿停了下来,目光刚落绣春身上,立刻便摇头道:“你怎么行?不行,不行。”

    绣春是行业中人,自然明白这小姑娘为什么一看到自己就摇头。药材炮制是中医行业里非常重要一个步骤。但也是辛苦、没前途一项活。从事人被称为药人。夏天一身汗,冬天一身泥。洗、晒、收,爬上爬下,一天到晚没片刻空闲。说句难听点,药人连件好点衣服都不能穿。不用说药材后期各种繁复加工。便是学成了技术,成为个中好手,也没什么前途可言。总之就是吃力不讨好。这也是为什么自打前头去了几个人后,陈家药厂炮药房里至今也没招够合适人缘故。别说那些粗通医理人,都想着法削尖脑袋要去站柜台、替坐堂郎中抄方,便是前头扫地、看门,也比做药人来得轻松有前途。

    这小姑娘看到自己就摇头,想必是见自己生得文弱,怕是吃不了苦。所以绣春立刻道:“巧儿姑娘放心。只要有活干,我不怕吃苦。”

    巧儿再次打量了下她,犹豫了下,终于道:“你若肯吃苦,也不是不行。只是这活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过来就能干。除了肯吃苦,至少要认得一些普通药材和饮片。你行吗?”

    绣春道:“我从前老家里时,也药铺做过些事。粗略晓得一些。你可以考考我。”

    “好吧!你跟我进来。我考考你。”小姑娘甩了下辫子便往里去。

    绣春知道有戏了,跟了上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