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巧儿心里也没底,看了眼站自己侧旁绣春,见她神情自若,人既都被她带了来,此刻也只好硬着头皮道:“葛老爹,刘先生,是这样。董秀说他或能治老太爷眼睛,让我领他到您跟前跟您说。我心想这是好事,所以就带他来了……”

    刘松山没见过绣春,不认得她,疑惑地问道:“他是谁?”

    “我们炮药房里做事……”

    巧儿声音低了。

    刘松山打量了下绣春,皱眉摇头道:“少年人无知而狂妄。方才我说了,连御医林奇都不敢替太皇太后施针医眼,你不过炮药房里一小工,怎敢如此信口雌黄?岂不知自古所传禁针禁炙穴位七十余种,眼目便占其中五六?你哪里来胆气竟说出这样话?万一有个闪失,你担当得起么?”

    针灸是中医里一项重要内容。但凡行医之人,无不学习此项技能。确实如刘松山所说,医家世代传述,列出七十余处为禁针禁炙或限制穴位。这些穴位,或因穴区深部有重要脏器,或因针灸时较疼痛,易造成损伤或引起相关脏器异常活动而被视为禁区。而到现代,绝大多数禁穴其实都已被证明并非不能施针。那些穴位之所以被禁,与古时针灸器具相对落后和古人对人体认识有限也不无关系。

    此时针¥︽,..具多以银、铜、铁制,或质地偏软,打磨相对粗糙,入人体后易折断留针发生意外,或易生锈,远不如后世不锈钢针好用。时人也没有消毒观念与方法,某些穴位施针,易引发针刺感染。故而被禁。早年杭州,陈仲修曾治好邻村一个铁匠妻子病,铁匠感激,两家渐渐相熟后,绣春深感针具不便,便与那铁匠商议,央他锻炼质地精纯坚硬合金针。铁匠反复琢磨锻造,后终于打出了颇合绣春心意针具,她加以精心保养,一直用到了现,十分顺手。至于对人体生理解剖构造认识,学医出身绣春自然比现世任何一个医生都了然于心。

    刘松山方才提到那位林奇太医,绣春自父亲那里也听说过他名。父亲对他十分推崇。称他“医德双馨”。以绣春猜测,他后之所以“不了了之”,除了前头所提到客观因素外,碍于对方身份顾忌,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故而采取保守疗法,说不定也是原因之一。

    此刻刘松山对自己有质疑,这也完全正常。绣春便应道:“刘先生所开之方子,我先前去前头药堂看过,确实是良方。但两日已经过去,并不见多大效用。先生是良医,当也知道暴盲之症,重病发初期救治,倘错过,日后便再难恢复。我从前恰曾随人习过针疗眼目技艺,此番听闻老太爷病情,心中不安,这才毛遂自荐想要一试。”

    葛大友起先自然是惊讶,等听完绣春话,见她说得与刘松山无二,且语调稳稳,态度落落,也是病急乱投医心思,正有些摇摆,刘松山已再次摇头:“荒唐!你小小年纪,何来这样底气!你这样少年之人,我见得多了。略通岐黄,背得几句汤头口诀,便急着想要出人头地以博功名。这便罢了,万一刺伤了老太爷眼目,不但于事无补,反雪上加霜!老太爷身体,岂可让你拿去贸然行事?”

    绣春道:“医者治神,修德正己。古圣贤亦云,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我自认做不到这一点,也不敢保证一定能让老太爷恢复眼目。但既然敢开口,心中确实还是有几分把握。”她转向葛大友,诚挚地道:“大管家,请请务必信我一次。老太爷暴盲之症,真不能再耽搁了。有刘先生药,再辅以我针疗,说不定会有显效。”

    葛大友瞧着有些意动。正沉吟时,药堂前头刘松山徒弟金不解来叫,说胡二娘又来了。

    刘松山到门口与金不解说了几句,回头便对绣春道:“你既信誓旦旦通晓针疗眼目之技,正好,数日前堂中来了一妇人,双目旋转不定,状如辘轳。家人曾以为是污邪附体,请道士驱邪无效,无奈求医。我诊后,断定此妇人乃是因了肝经风热而致辘轳转关,治以柴连汤。方才她又来。说病情稍解,只还未解。你既有一手压过国手大医针灸神技,可敢先对此疾下手?叫我瞧瞧你本事。”

    辘轳转关翻译过来,其实就是旋转型眼球震颤。起因视具体而定。除了对症治疗,现代亦用手术。但辅以针灸,对于放松眼肌,归正中枢神经,效用也是十分明显。

    绣春见葛大友也望向了自己。明白这种时候,自己说什么也没用。涉及老爷子眼目,事关重大,对方凭什么相信自己这个刚来没多久炮药房杂役?她想了下,缓缓点头。

    “好,那你先去看看那个胡二娘眼睛!若真有用,我便信你!”葛大友后一声拍板。

    ~~

    胡二娘四十多。正如方才刘松山说那样,小半月个前,一觉睡醒,眼球忽然开始持续轱辘转动,自己完全无法控制。他家人起先以为撞邪,请了法师作法驱邪,却是无效。无奈之下,数日前到了金药堂求医。吃了一贴药,稍有好转,今日便又过来了。见刘松山面带微微冷笑一边袖手旁观,替自己看眼睛是个小后生,有些不乐意,却也无可奈何。

    绣春察看了她舌苔,见苔黄,舌干红少津,再请她伸手过来搭脉。胡二娘咕哝了几声,不情不愿地伸臂过来。绣春静心诊脉,察得脉细弦。

    “大婶子,你发病前数月,月事是否量少色淡,且时常头痛腰酸,口干想喝水,夜间易出汗,性情也急躁易怒?”她问道。

    胡二娘见被她说中,怔了下,她边上陪着过来儿媳妇儿急忙点头:“说是。娘前些时候是爱发脾气。小先生你看怎么治?”

    这妇人正处于年期,得了典型年期综合症。至于眼球震颤,估计也是综合症所引发。先前刘松山虽也诊出她肝火旺盛,只这已是表现,故用药并未达及根源之处,效果自然有限。当然了,当着众人面,她也不会多说什么。只微微点了下头,道:“这是肾虚肝旺之症,先前刘先生所开之方也是对症。只你若是信得过我,我再替你用针灸疗目,应会好得。”

    胡二娘自得了这怪病,连门都不敢出,痛苦不堪。方才被绣春一语道出那些暗症,心中便有些信服了。此刻听她说要替自己针灸眼睛,微微有些担心,一边控制不住地转眼睛,一边问道:“不会有事吧?”因了这模样滑稽,惹得边上几个来抓药客人捂嘴偷笑,胡二娘恼羞成怒,跟着吼了一声:“笑什么笑?都滚出去!”

    这胡二娘就住附近,平日便以泼辣闻名。众人见她恼了,慌忙噤声。

    绣春道:“我师傅从前时常教导,说为医者,见彼苦恼,若己有之。大婶子放心,就算无效,也绝不会伤害你眼目。”

    胡二娘松了口气,点头道:“那好,我就豁出去让你治!”

    绣春一笑,写了张配制药液用方子,让伙计捡拾药材后以纱布包裹,用两碗水上炉煎煮,同时准备两个开成两半核桃壳,壳须完整,不能有裂痕,一道投入同煮。完毕后,叫人再去折两条细柳枝来备用,巧儿自告奋勇去了。

    众人见状,纷纷莫名其妙。莫说店铺里人,便是来抓药客人,也纷纷围了过来看热闹。刘松山心里愈发觉得这小子是故弄玄虚,只是等绣春回去取她自己那个针包时,还是忍不住去看了下她开方子,见有党参、川穹、党参、黄芪、夜明砂、密蒙花等药。

    绣春取了自己针包来时,巧儿也已经折了柳枝回来。趁着煎熬药液功夫,绣春削平柳枝,做成一副眼镜形状架子,两端再分别拗出一个钩托,用以插药艾。片刻后,取出浸药液中煮好核桃壳,待稍凉仍温热时,嵌套眼镜框中,隔着药核桃壳点燃了药艾,命胡二娘端坐闭眼,把眼镜戴上。如此灸约莫两刻钟。等完毕后,摘下眼镜,仍令胡二娘闭目,绣春净手后,按摩她睛明、攒竹、太阳、四白四穴,后取专用于精穴极细毫针,刺入这四穴至合适深度,加两侧耳边阿是穴位,引刺补泻,一刻钟后收针,叫胡二娘睁眼,道:“大婶子,你试着双目向左、向右、上下各转一圈试试。”

    胡二娘依言转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边上媳妇儿已经惊喜地大叫出声:“娘,你自己能转眼睛了!”

    胡二娘被提醒,眨了下眼睛,这才发觉原本一直呈紧张拉扯感觉眼目四周松弛了下来,困扰自己半月之久眼睛乱转症状竟消失了。自己可以控制眼球。大喜过望,一下从椅子上弹跳而起,对着绣春连连道谢,口称神医。

    边上众人方才还当看热闹,此时见胡二娘竟真被治好,也都惊叹不已。巧儿是高兴,朝着绣春竖了大拇指赞好,那刘松山也是怔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太好了!,跟我来!”

    葛大友大喜过望,催着绣春要去后头给陈振看眼睛。绣春望了眼刘松山,见他不动,便给胡二娘开了副调理综合症左归汤,收针后,教巧儿投入烧沸苦参黄柏汤中消毒,自己便随葛大友往后头去。

    这是她第一次踏入陈家后院。一路穿廊过庭,后到了老太爷所居北大屋院落。站门口向里望去,一道能容四五人并排走平整青石路笔直延伸至正屋大门,两边栽几株松柏,此外别无他饰,四下静悄悄一片,显空落。

    绣春被葛大友带入屋里时,看到陈振正独自坐一扇窗前。窗牗半开,风从外吹入,拂动他略显凌乱花白发须,他一动不动。听到葛大友介绍绣春,说她刚前头药堂用以前所未闻之法治好了一个罹患眼疾妇人,并未露出什么别神色。只是将他那双眼底淤红已经转成略紫之色眼睛缓缓转向绣春,开口道:“管治吧。若治好了,我不会亏待你。”

    ~~

    两个儿子接连先他而去,白发送黑发。自己这个血亲上祖父,他那人前从不表露脆弱和内里锥心之痛,就昨夜之时,绣春已然感受到了。她可以想象这两三天,他独自一人时都是如何渡过。现,她看到这个老头子,却与昨夜那个月夜下失声痛哭老人已经迥然不同了。他双目虽然无神,嘴角却仍紧紧绷着,肩背也仍挺得笔直,说话语调亦平缓但透过他话声,绣春却能清楚地感受到此刻他那种想要恢复目力渴盼。

    他是金药堂掌舵之人,现这种时刻,就算再伤悲,他也比谁都清楚自己应当如何就这一刻,绣春对面前这个老者忽然萌出了一丝敬意。

    不管别事怎样,单就作为金药堂主人一项,他表现也值得她敬重。

    “是。我会量。”她沉声应道。

    ~~

    第一次针灸治疗十分顺利。绣春望闻问切之后,除取承泣、太阳、鱼腰、内迎香这四处目侧或近旁相牵穴位为主穴外,另取身体之风池、膈俞、肝俞、太冲、太溪、足三里为辅穴。眼周穴以毫针斜刺,刺至有针感扩散至整个眼区后停下。内迎香用粗毫针剌血,出血约两三毫升,不留针。风池穴直刺,反复探寻,使针感向眼区放射。余穴针之略深,待得气明显后,均用平补平泻手法。如此留针两刻钟。结束之后,绣春问道:“药铺里有龙脑冰片吗?”

    龙脑冰片是半透明类白色颗粒状晶体,气清香,味清凉,嚼之慢慢融化,以大而薄、色洁白、质松、气清香纯正者为佳。来自南洋诸国,上等冰片,价格堪比黄金。寻常药铺极少见到。陈家供奉御药,自然不惜成本采购。听到绣春问,葛大友忙道:“有。前回采购了一批上好冰片供奉御药,还有些剩,存细料库里。”

    绣春道:“甚好。让老太爷原先服那味方剂再加丹参、三七与冰片,每日一剂,早晚分服。”说罢写下剂量。

    治疗暴盲症时,时常配合使用罂粟碱、尼莫地平等扩张脑细血管药物,以促进淤血排流。此处没有。好中药里这三味药配合使用,也有相似效果。

    葛大友问了声,得知这三味药效用,听着有理,不敢怠慢,急忙亲自去取。

    老头子此时已经被个小厮从榻上扶着慢慢坐了起来。绣春一边收拾自己针具,一边道:“明日这时候我再来。十日为一疗程。切记戒躁戒怒,”她看了他一眼,又补道,“亦不可过于伤悲。肝气平顺了,有利于眼目恢复清明。”说罢也没看他了,转身离去。待她脚步声去后,陈振忽然问近旁小厮:“这董秀,是男是女?”

    小厮一怔,随即应道:“老太爷,自然是男。只是长得清俊了些。”

    陈振闻言,略微皱眉,沉吟不语。

    ~~

    接下来几天,绣春定时过来给老爷子治疗。为了方便,葛大友安排绣春搬到北院靠近老太爷居所一个侧院里住。反正陈家人少地方大,空院多是,收拾出就是一个。绣春搬了过来后,不时便能遇到自己姑姑陈雪玉一家和早晚过来探望老爷子那对陈家父子。这两家人对待她态度,对比十分微妙。陈雪玉是把她当菩萨一样地看待,不时叫人往她院里送吃用东西。陈存合父子见了她,面上虽也带笑,绣春看来,那笑意多少却带了几分勉强。尤其是到了第五天,传出好消息,说老太爷一早睁开眼,眼前仿似能看到了些晃影后,这俩人笑便难看了。到了第十天,绣春检查老太爷眼睛,见眼底原来水肿消退,出血基本吸收。伸手指到他眼前,他也能分辨出是几个手指了。

    陈雪玉高兴坏了,葛大友也十分高兴。因陈振催得紧,便打算这几日南下。刘松山到此刻,对绣春也是心服口服。见她并不居功自傲,对自己仍是恭谦有礼,不禁为自己当日说那些话汗颜。见老太爷眼睛有所好转了,诚心与她一道商议汤剂。

    绣春见有效,心里自然也是高兴。这么些天来,她渐渐与老头子也有些相熟起来。此刻做完一次诊疗后,听他开口朝自己道谢,便道:“老太爷不必谢我。吉人自有天相,我力而为而已。明日起改两日施一次针,想来慢慢便会好……”

    她正说着话,外头匆匆进来一个下人,面带稍稍讶恐之色,喘息着道:“老太爷,大管家,宫……宫中来人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