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 14 章

第 14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陈家供奉御药,与太医院之人及掌管御药房太监都很熟悉。宫中人,比如御药房大太监司徒空有时也会亲来陈家。陈家下人也不至于没见过世面。陈振此时眼目虽未完全恢复,耳力反倒比平日聪敏,立刻听出那下人话声里不对劲,问道:“可是司徒公公来了?知道是什么事?”

    下人道:“不是司徒公公!是太医院林奇林大人学生孙用过来了。说出了大事!此刻正被三爷陪着前头花厅,三爷命我赶紧来知会老太爷。”

    此言一出,一屋人都是一惊。陈振霍地起身,身体跟着微微一晃,被边上葛大友一把扶住了。他伸手,扶了下自己额,随即定了下来,摆摆手,沉声道:“去看看吧。”

    葛大友搀着陈振,一行人匆匆往前头南院会客堂去。绣春压下心中疑虑,收拾了东西,因不方便也跟去前头,便回了自己暂时住那侧院。也无心做别事了,只竖着耳朵留神外头动静。等了许久,外头静悄悄,一直没听到陈振回来动静。终于忍不住出去,想找巧儿打听一下。路过自己姑姑陈雪玉一家人住那院落前时,正看到他夫妇跟了个陈振身边小厮急匆匆往前头去,似乎是被叫去有事,脸色灰白一片。目送他夫妇二人背影消失后,错眼间,见自己那个表哥许鉴秋还呆呆地立院里发怔∈,..,忍不住走了过去朝他打听。许鉴秋吭哧了半晌,终于把话说清楚了原来真出了件大事。

    事情是这样。

    六天之前,大行皇帝梓宫出殡,大长公主府永平小郡主回来后,随太皇太后入宫陪住。当晚微微起热。由太医院另一大医王元主治。王元诊察后,断定小郡主感了风寒,需辛温解表,便以惯常麻黄汤治之发汗,不料不但不起效用,反而出现了坏症,病情加重。两日后呼吸急促,高烧不止。王元又改用桂枝汤,亦是无用。到了今日,第六天,小郡主已然病得失去痛觉,四肢弛软,小便带血。按照往前经验,风寒之症若败坏到这样地步,接下来两到三天之内,除非奇迹出现,否则必死无疑。

    大长公主封号朝阳,乃太皇太后女儿,也就是唐王萧曜亲姐。她与驸马先是生了个世子李长缨,十五年后中年之时,才又得了这个永平小郡主,如今六岁,自然爱惜若命。见好好掌上明珠不过发了点热,几天功夫便奄奄一息命垂一线,闯入宫中到太皇太后面前哭诉,要拿王元问罪。王元呼冤,说自己前后所用这两个方子,都是医典中治疗伤寒经方。从古至今,医生无不奉方而行。若真有问题,那便极有可能出发病第三天后被当做辅药“紫雪丹”上。

    紫雪丹是风痰门药。用于积热温毒、热闭神昏、小儿急热惊痫之症等,此时也被当做风寒症辅药来用。因炼造过程特殊,价格昂贵。几种紫雪丹里,又以金药堂陈家品质为上,故御药房紫雪丹一直由陈家供应。

    此事非同小可。太皇太后当即命太医院医官到御药房查验剩下库存紫雪丹。经尝辨,所剩十五丸里,其中有十丸,外色与寻常无二,但捏开蜡皮后,发觉气味与味道都不对。尝之,后判定系减味所致。太皇太后大怒,当即便要命人去封陈家药铺捉人。幸而当时林奇也。

    林奇与陈振虽算不上深交,但平日也有往来,十分赞赏金药堂严谨做药态度,向来怀了好感。觉得此事蹊跷。便出言劝阻太皇太后,说金药堂长期供奉御药,从无差错,此次必定事出有因,不可一棍子打死。且当务之急是小郡主病,先治好病才是重中之重。太皇太后依了他话,勉强按捺下怒气,命众医官极力抢救小郡主。林奇出来后,便派了自己这个学生火速赶到陈家通报消息,好让他们有个准备。

    “据林大人说,小郡主坏症,已到十分严重地步,凶多吉少,恐怕也就这两三天内事了……倘若真有个好歹,那个王元为推卸责任,必定会抓住紫雪丹不放,到时候金药堂……”

    许鉴秋耷拉着脑袋,一张脸涨得通红。

    绣春听完前因后果,人也是愣了原地。此刻之心情,简直难以言表。

    ~~

    紫雪丹她自然知道。与虎骨酒、治中风牛黄再造丸以及妇科白凤丸一道,被并称为金药堂四大镇店之宝。据说紫雪丹配方早来自古时上方典籍,后人根据配方造出了此药,但无论怎样试验,均无法达到古籍中所记之“色鲜紫如霞”程度,功效自然也打了折扣。还是一百多年前,陈家一位极具智慧先祖广阅典籍,经无数次失败之后,终于发现了其中秘诀:配制此药十数味药材中,有几味药性太活,合一起则变色。要制出真正紫雪丹,需掺入微量纯金粉,既压制变色,又可激活药性,就此造出了真正紫雪丹。面世之后,价虽昂贵,功效却极好。直到如今,陈家也一直沿用这个秘法。这添加金粉后一步,只有陈振与陈仲修知道。他传给了绣春,所以绣春也知道但是现,恰恰却就是陈家引以为荣紫雪丹出了问题,而且还牵涉到了皇家郡主性命安危!怪不得方才陈雪玉夫妇二人脸色如丧考妣。许瑞福是制药厂主管,现药出了事,他自然首当其中。

    ~~

    陈家南大院那间议事厅里,林奇派来通报消息学生已经匆匆去了。此刻里头虽聚了十数人,气氛却异常压抑。除了陈振还端坐着不动,连见惯了场面葛大友,面色也是有些变了。供奉御药出了问题,这一点已经被确证无误了。因那学生说,林大人曾亲自尝药,发现确实与从前药味不同。纯正紫雪丹,甘中带苦,而那五枚药,却是苦大于甘。

    陈雪玉夫妇很赶了过来。许瑞福惴惴不安地站定,回话道:“今年做过两次紫雪丹。第一次是三月里,第二次是上个月。”

    “每一批紫雪丹出去前,后你自己可都颗颗检验过?”陈振追问。

    许瑞福额头汗涔涔地下,抬手用袖子擦了下额头,吃吃地说不出话。

    “你说啊!一定都检验过!你做了这么多年,哪一回不是这样!跟爹说啊!一定是有人药出去后动了手脚,想要陷害你!”

    陈雪玉见丈夫不应,急得狠狠拧了丈夫一把。

    “你给我出去!”

    陈振蓦地怒喝一声,倾身向前,死死盯着自己眼前那个还模糊女婿,厉声道:“说,到底有没有颗颗检验过?”

    许瑞福只觉耳边似爆开了一个雷,吓得腿一软,跪了下去,颤声道:“爹,我实话说吧……这药金贵,三月里做那一批,是颗颗检验过。上次那一批,做了总共五十颗,那日我正要去检验,正好被一友人叫去赴席,我想着这药都做了这么多年,从来没问题,一时大意,便……便……”

    他说不下去了,只俯身下去,叩头不止。

    陈振目瞪口呆,一时胸肋气胀,连话也说不出来了,砰一声往后靠回了椅背上。

    “许姑爷,供奉用御药,岂可如此大意?如今恰就出了事,倘若小郡主有个不测……”

    陈存合忍不住说了这一句,脸色也愈发难看了许瑞福做事出了差池,若是别事,哪怕死了人,以陈家之势,也能摆平,他自幸灾乐祸。但这回,事情出到了皇家郡主身上。若金药堂真就此倒霉,他也必定跟着竹篮打水一场空。

    “!去把上次参与做这药人都叫来查问!从炮药到后合药!统统叫过来!”

    葛大友回了过神儿,匆忙下令。下人急忙出去,片刻之后报:“老太爷,大管家,其余人都来了,只少个孙虎!昨日下工后,今早便一直没见到他来!”

    葛大友闻言,心蓦地一沉,知道大约不妙了。这个孙虎,虽是外乡人,被熟人介绍来。但陈家药厂已经做了两年多,平日闷声苦干,又有妻子一家人,怎会做出这样事?

    “去他家中找!”葛大友勉强压下心中不安,急忙吩咐下去。

    很,消息便传了过来。据邻人说,孙虎一家昨半夜便搬走了,不知去了哪里。

    听到这话时候,连陈振也是微微变了脸色。众人纷纷怒骂声中,他蓦然开口,一字字道:“事已至此,只能极力补救。立仁,你与衙门人熟,速去报案,请官府协助追查此人。大友,你去找御药房司徒空,请他务必帮忙转圜!不必心疼银子,该使就使!”

    葛大友和陈立仁急忙应了下来,一番准备后,各自带了人匆匆出门。半日过去,先后回来了,脸色却都十分难看。原来那些人,平日里虽拿了陈家不少好处,瞧着关系不错,此番陈家真倒霉了,又是与皇家小郡主性命攸关事,谁肯出头帮忙?推推,躲躲,唯恐避之不及罢了。

    ~~

    这个消息如何隐瞒得住?当日,金药堂药铺大门虽还开着,客人也依旧往来如织,只后头整个陈家,却已到处开始弥漫大树将倒前惶恐惊惧气息。药厂关停,工人解散,下人们暗地里纷纷开始收拾细软,以备天庭之怒砸下来时,自己可以第一时间逃跑。绣春过去炮药房取鲜石斛用于配老太爷药时,见平日热闹非常偌大一个地方,此刻只到处堆了些处置了一半药材,人全走光了。朱八叔独自坐一张矮凳上叭滋叭滋地闷头抽着旱烟,巧儿一个人水池边收拾着被人洗了一半丢里头药材,清瘦背影,看起来异常孤单。她听到脚步声,回头见是绣春,一把抛下手上药材,跑到了她面前,开口便问道:“董秀,你医术那么好,你说,小郡主一定会好起来,是吧?”

    绣春望着她充满了希望双眼,说不出话。

    后世,一场外感风寒极少再能夺去人性命。但这个世代,所谓伤寒,却是时人死亡率高疾病之一。绣春随父亲行医多年,对此自然深有体会。以她经验,倘若前头医治无效,到了第七、八天,坏症严重,对老人和孩子来说,通常就意味着死亡。

    见绣春不应,巧儿眼中希望之色渐渐地消失。她眼睛红了,哽咽着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得这种病孩子,十个里通常只有五六个能好……我小时候有个哥哥,他也是得了这病死了……”

    身后朱八叔磕了磕烟灰锅,起身慢慢往里头去,背影佝偻。

    巧儿还哽咽,绣春脑中却忽然闪出了一个念头,心一跳。她怔怔想了片刻,丢下巧儿,猛地转身大步而去。

    ~~

    陈振北屋里,此刻空落落无人。葛大友还外四处奔走打听消息。绣春进去时候,看见自己祖父正站门口,手上拄着拐杖,面对夕阳而立。听到她靠近脚步声,他出神片刻,摇了摇头,缓缓道:“你走吧。趁着此刻还能走。免得遭牵连。”

    说这句话时候,他表情还很平静,但声音听起来却苍凉无比。

    绣春停了他面前,径直道:“老太爷,能不能想个法子,入宫去看王太医诊病记录?”见他一怔,立刻又道:“我从前随家父行医时,见过许多医生错把风温当成风寒来治。病死人里,大部分其实都是死于医生错治。小郡主病,我虽知之不详,但从目前听来消息推断,有可能是误诊倘若小郡主得真是风寒,以麻黄汤和桂枝汤治病,即便紫雪丹减味,已是无法痊愈,也绝不会败坏到逆传心包地步。所以我怀疑小郡主感染是温病。”

    “温病?”

    陈振还是没反应过来。

    ~~

    风温是一种完全独立于风寒之外疾病。两种疾病症状虽相似,但起因及波及脏腑经络却完全不同。而自古以来,风温就被归入风寒。千百年来,医生们师徒相授,用治疗风寒方法去治风温。直到近代清朝,嘉庆年间吴瑭总结前人及自己经验,写出了一本《温病条辩》,从那时开始,温病才被看做一种独立疾病进行治疗,从而挽救了无数人生命。

    这个世代医生,同样也还没意识到风温这种疾病独立性,一直沿用风寒方法去治风温。绣春从前便曾与父亲探讨过这个问题。陈仲修起先并不接受。后来随了她用自己方式治愈病例增多,这才渐渐相信。他原本是想将此发现编撰成书以济世人。只是可惜,书未成,人已去。

    ~~

    此时,绣春越想,愈发觉得自己判断存可能。

    “是!”她飞道,“具体我此刻没空多说。但我说,都是真。倘若能实证,小郡主坏症是因为太医错误用药所致,紫雪丹即便减味,咱们罪名也是微不足道了!”

    “老太爷,你一定要信我!”后,她这样道。

    陈振还是觉得无法完全理解她话。但是眼前这个他只能看到模糊光影少年人,她说话时那种口气,却让他不由自主愿意相信他而事实也摆眼前,除了相信他,自己此刻几乎已经没旁办法了!

    “好!我就信你一回!我让人去找林大人!请他帮忙!”

    陈振一顿拐杖,做了决定。

    ~~

    傍晚时候,坏消息再次传来。因小郡主病情毫无好转迹象,林奇奉命一直守她身侧,无暇脱身。被派去找他传话人空等了一个下午未见其面,只能先传出消息给宫外陈家人,说有时机了再递话。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绣春自己屋里,却是心急火燎。先前她还没什么感觉,一旦有了这种想法,简直恨不得立刻进宫亲自去查看病历运气好话,说不定还能挽救小郡主性命。倘若再耽误下去……

    她屋里走来走去,焦躁不安之时,忽然想到了一个人。眼前一亮,便如黑暗大海大海中茫茫行船人看到了灯塔,心一阵怦怦乱跳,热血涌上了脸面。

    去找那个曾路上遇到过魏王!她不是曾帮过他吗?他应该能够回报自己达成这个心愿。不为什么,因这就是她此刻感觉。况且,现除了他,她也实想不出还能去找谁。

    ~~

    绣春并没有告知陈家人自己去向。此刻,陈家各色人也都黑夜暗霾中为自己明日而各怀心思,没有谁会留意她。她出去后,朝人打听,先去了魏王府。那里却是大门紧闭。绕到侧门后,正遇到一个开门送人出来王府门房。他要关门前,急忙上去道:“这位大爷,魏王殿下可府中?我与他有故。烦请帮我传报一声。”

    那下人用看傻子似目光打量她,后不耐烦地道:“殿下还宫中!没回!”说罢砰地关了门。

    绣春无奈,只好又绕回了大门。远远地等着。

    她只能这里等。宫门附近有卫兵把守,根本不容许一般人靠近。她要是去那里等,估计人没等到,下场就是被当成别有用心者给抓起来。

    初冬夜,乌沉得特别。她出来时候,忘记了穿上厚衣裳。她立夜风中等了没片刻便觉周身有些发寒。后蹲到了墙边一个避风角落,抱膝缩着,一直睁着眼睛留意着前头动静。

    四周渐渐沉静了下来,直到街面上再没车马行人经过。已经很晚了。绣春估计将近十点多了。她也已经冻得手脚僵硬,连耳朵都开始麻木。蹲黑暗里时候,忽然觉得自己这样等下去很傻。那个魏王,皇兄刚死,幼帝继位还没几天,他身为皇叔,现想必繁忙异常,说不定就留宫中不回来呢?

    绣春被这个念头打击到了。呵了口气,暖了下自己手指,正扶着墙角准备起来,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一阵车马声。她精神一振。循声望去,见一辆辕头上挂了魏字照明灯大马车正从皇宫方向那条路上来,边上是一丛骑马侍卫。

    他出来了!那个魏王!

    绣春心再次怦怦地跳。一下站了起来,正要到近前,不想那行车马速度很,转眼便从她面前风一般地掠过。

    这机会要是失去了,等他进去,想通过王府下人再见到他,简直比登天还难。

    她急了,拔腿追了上去,后不顾一切地大声喊道:“魏王殿下,是我!咱们平见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