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 17 章

第 17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幼儿因了不治,死于风寒坏症这样事,这个世代虽然算不上什么重大医疗事故,但此次病患者是大长公主爱女,真若有个三长两短,太医院众御医脸面过不去不说,事后多少必定也是要受些牵累。尤其是王元,此刻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个少年会有什么高明医术能扭转局面让小郡主起死回生。他正愁要面临责罚,先前这才死死抓住金药堂紫雪丹不放。心中本就犯虚,此刻见这名叫董秀少年主动承揽事情,一方面,觉得颜面被扫,暗中不忿。但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松了口气有人这样横插一脚,对他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一旦小郡主死了,金药堂罪名不过坐实了一步而已。

    此时已过凌晨了。场七八个御医,既然能成太医院里佼佼者,年纪普遍都不小了。自从小郡主出现坏症以来,几乎是连轴转地守这里,早熬得两眼通红,几个平日体质弱些,此刻连脚都有些站不稳了。只是大长公主不开口,众人便不敢离去,死命撑着而已。此刻见这少年处置完毕后,主动开口要求留下监护,他们自然是不好离去。萧琅看了眼御医们,见个个都形容憔悴,林奇也是疲乏不堪样子,便开口道:“诸位大人辛苦了。永平既服了药,也不必你们这么多人齐齐旁守着。暂且去歇一觉也可。”

    大长公主有些不…,..乐意,只见他开口了,也不好反驳,默不作声而已。林奇抹了把脸,道:“多谢殿□恤。”转头对剩下人道,“诸位可去太医院暂时歇一歇,我留下。”

    “我也留下!”王元接口道。

    他两个,一个是院使,一个是院判,既自己开口留下了,余下人对望一眼,抱拳作揖后,便纷纷离去。萧琅侧守至丑时初,等第二次灌喂小郡主药汁后,见并无恶化之态,这才出宫回了王府。

    绣春一夜没合眼,一直守小郡主身侧,不时察探呼吸脉搏。她偶有药汁外溢,但不是很严重,处置过后,再用温水一遍遍替她擦拭四肢散温。熬到天亮时,发觉小郡主人虽还昏沉不醒,但身体抽搐减少,呼吸稍稍平稳,脉数也降了下来,一时所有疲乏都不翼而飞。知道应该有所转机了。

    林奇昨夜之所以不愿离去,一是生怕小郡主出事,二也是存了探究绣春用药效果心思。先前一直侧与绣春一道观察。到天亮时,毕竟是年纪大了,实熬不住,坐椅上打了个盹,片刻后惊醒,见那个少年还守床边,便过去再次查看。一时又惊又喜,忍不住咦了一声,急忙唤醒边上正靠椅背上睡得东倒西歪王元,道:“小郡主有所好转了!”

    王元睁开还布满红血丝浮肿双目,一阵茫然。等反应过来后,猛地跳了起来,冲到榻前为小郡主看舌探脉,见病情果然稳定了些,一时呆住,怔怔不动。此时趴榻侧小睡大长公主也醒了过来,等知道自己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是欢喜不已,对着绣春连连道:“你今日还不能走!我女儿什么时候好,你什么时候才能走!”

    不用她说,绣春自己也是不会走。再次仔细查看小郡主病情,辩证无误后,稍微调整了下方子和剂量,这个白天便继续留此处观察。没多久,太医院余下众御医也纷纷过来,知道了这消息,纷纷低声议论开来。到了中午,针疗过后,已经昏睡数昼夜小郡主终于第一次苏醒过来,对着大长公主叫了声微弱“母亲”后,又闭眼睡了过去。大长公主又是欢喜,又是担忧,追着绣春问病情。

    绣春知道小郡主这是因了体虚无力才又睡去,并不十分担心。宽慰了她几句。太医们也都经验丰富,知道小郡主应是熬过这一生死关了,纷纷松了口气,气氛一下便松弛了不少。

    林奇此刻心中已经装了无数疑问。见小郡主病情既稳定了,这个董秀除了眼眶微微泛青之外,精神瞧着还好,再也忍不住,将她叫到了外殿,开口便问道:“董秀,你昨日说风温不属伤寒,何解?王院判所言并无谬误。不止《素问》《难经》,须知就连仲师所著之《伤寒论》中,亦将温病归入伤寒。”

    仲师便是张仲景。后世医家出于敬仰,提及他时,往往尊为仲师。

    绣春昨夜一夜没睡,原本该十分疲倦了。但此刻,或许是因为小郡主病情有所好转缘故,此刻十分兴奋,丝毫没有睡意。见林奇发问,剩余御医们也纷纷跟随而至,七八双目光齐齐投向自己,心知这是个极好机会。站这里医生们,堪称这个世代地位高杏林精英。倘若他们能够接受这种理念,往后无论是对普及温病概念还是病患者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福音她自然不是救世者,但自己力所能及情况下传播先进医学概念,这本就是医者天生使命与职责。

    绣春便道:“仲师《伤寒论》,发挥阐明了轩辕黄帝和岐伯等人《黄帝内经》中对话深奥含义,如同日星河岳,光照千秋,任凭后世百代医家钻研,而其中义蕴也仍未能探究穷。但是此书是专为伤寒而写,并未普遍涉及六淫邪气具体致病情况。后世医家,倘若不加钻研,只简单沿袭,将书中治疗伤寒法子用于变化不定病情,必定格格不入。这便罢了,之后流传极广《伤寒六书》,是擅自改变了仲师治疗原则和方法。后世学医之人,本就苦于仲师著作艰涩奥妙,纷纷尊奉这简明易学《伤寒六书》,师徒世代相授,流传至今,祸害无穷。甚至可以说,真正死于疾病患者,不过十之一二,而死于误诊,却占十之七八……”

    “信口之言!”一个脸圆圆太医忍不住开口打断,“少年人,你虽暂时止住了小郡主坏症,只这其中,咱们先前所下药力便不说,运气恐怕也占了大半。你怎好一棍子将这些典籍都打死?”

    绣春望去,见不止他,边上数人也都是这般不以为然神态。点了下头,道:“我知道你们都难以接受。但温病确实与伤寒是两回事。除了表现症状上舌相脉数有差别外,病因机理也完全不同。伤寒是风寒病邪,而温病是风热病邪。伤寒从体肤侵入,温病从口鼻侵入。入人体后,伤寒侵犯足太阳膀胱经,温病侵犯手太阴肺经。小郡主得是风温,初期被王太医施以辛温解表之剂,这才耗伤阴液,致使热陷心包。倘若一开始辩证得当,以辛凉解表之法,一两剂便可以见效,断不至于坏症到这样地步。”

    王元不服气地道:“你有何凭据来证你之言?我行医数十年,遭遇许多与小郡主类似症状风寒病人,以惯常之法,不知治好了多少,这你又如何解释?”

    绣春看他一眼:“想必同时也治死了不知多少人吧?”

    王元一滞,说不出话了。

    “王大人,我从头到尾,并没有指责你不对。从古至今,温病与伤寒便被混治。你辩证有误,这不怪你,因你不知道应当分而治之。且金药堂也确实有责任。我听说你是第三天给小郡主服用紫雪丹。倘若紫雪丹没出问题,说不定小郡主也不会坏症到这样地步。”她想了下,又道,“你不是问凭据吗?凭据就仲师《伤寒论》中,只是千百年来,医生们都选择视而不见而已。”

    众人一怔。林奇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道:“愿闻其详。”

    绣春转向他。

    “仲师《伤寒论》太阳温病条文里中,分明指出过,温病不可误汗。实际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不可辛温发汗,而当用清法。只是后人不加钻研,不予变通,这才致使今日之误。”

    余下太医尚议论纷纷之时,林奇却是陷入了沉思。

    此刻面前这个年轻人这一番话,虽有些惊世骇俗,但细细想来,却颇触动他心思。他行医半生,遭遇过无数伤寒病例。对于某些因了初期救治不力导致过汗亡阳病人,他试着用姜、附、木、芍救逆,往往有效。而某些病例不但无效,反而导致病人痉厥昏谵,比比皆是。经过长期摸索,他摒弃原先经方,逐渐试用生地、麦冬、鲜石斛、沙参、羚羊等,反而获得良好效果。此次小郡主病危,他并非主治。到了后期败坏之时才被召去会诊。他太医院里虽是院使,但此病患既由王元主治,出于业内默认行规,他也不好取代对方位子。虽后也照自己经验方给小郡主下药试过,但终究因了坏症已到了极其严重地步,收效甚微。

    对于自己经验方,他曾细想过,渐渐也产生了模模糊糊某种想法,但始终难以明白解析。此刻仔细分辨这少年方才关于温病与伤寒一番解析,竟似有眼前一亮豁然开朗之感,一时不禁陷入了沉思。

    绣春见林奇低头不语,目光定怔,不知道他想什么,剩下人则议论纷纷,都是不以为然之色。知道心急不来。她那个时空,温病学从萌芽到后形成被广泛承认完整理论体系与诊治方法,经历了漫长数千年时间。这次自己主要目还是治好小郡主,为金药堂赢得脱罪机会。当下微微一笑,转身要回去时,一怔。看见萧琅不知何时竟过来了,正立门边,似乎凝神听自己说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