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 21 章

第 21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萧琅正要上马,听见有人背后叫,回头见李长缨竟来了,整个人裹得似只毛粽子,一口气跑到自己跟前站定作揖不停。知道这个外甥是个混日子,今天竟这样赶早来找自己,有些惊讶,停住,咦了声:“长缨,怎是你?”

    李长缨点头哈腰,凑过去小声道:“是我啊舅舅,我有事找你,就耽误你片刻,借个地儿说话可好?”

    萧琅看他一眼,见他露出来鼻头冻得通红,双目闪闪发亮,满脸兴奋之色,便把手中马缰交给边上侍卫,领了他入内到大门边茶水房里,问道:“什么事?”

    李长缨关上门,到了他近前,陪着笑脸道:“舅舅,是这样。你也晓得,你外甥儿老大不小了,却一直没什么正经事儿干。这人一没事,难免就闲得慌,我家里也被我爹娘时不时捶骂。其实我冤啊,不是你外甥儿不想上进,实是没给我机会啊!如今羽林卫里不是正要人手吗?这正是个好机会。舅舅,你也不想让我这么一直厮混下去是吧?你就体恤体恤你外甥儿想上进不易,帮我说句话可好?只要你肯帮我说话,那个李邈必定会买你面子。”说完,眼巴巴地望着萧琅。

    萧琅虽常年不京中,但自己这个外甥声名狼藉,他却也略知一二。只是一来,他年纪比自己其实也就小了≮≦,..那么四五岁而已,二来,上也有大长公主和长安侯,他自然不便多说什么。没想到此刻他竟撞到了自己跟前开口求这事。略微沉吟,便道:“长缨,你想上进,这是好事,舅舅自然支持。只是羽林亲卫队职责重大,必须经严格考试,有资格者才能进入,这是规矩。且卫尉卿李邈向来严苛,舅舅便是开口,你若通不过考试,恐怕也没什么用。”

    李长缨听他拒绝,心里不平,嘴里便嘟囔着道:“什么考试!我空有一身好武艺,只是不爱念书罢了!结果第一关文试便被刷下来了,实是不公平!”

    萧琅微微一笑,打量了下他,想了下,道:“那这样吧,除了亲卫队,我知道翊卫队里也有几个不错位子空出来。你若肯去,我举荐你过去。你还年轻,只要真有本事,做个一两年后,舅舅再举荐你入亲卫队,如何?”

    羽林卫分亲卫、勋卫、翊卫三等,翊卫品级低,一般只做后备用。李邈一听,大失所望,哪里肯去,立着不动,不点头。

    萧琅知道他素来眼高手低,见他不愿去翊卫队,也不勉强,抬头看了眼开始朦白窗外,拍了下他肩,道:“你好好考虑下,什么时候想去了,随时可以来找我。舅舅还要赶早朝,先去了。”

    李长缨见他说完就要走,极不甘心,脱口而出道:“舅舅,你要是不帮外甥这个忙,可别怪外甥不替你保守秘密了!”

    萧琅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他一眼,略微挑眉,“什么秘密?”

    李长缨见他一脸莫名之状,心想真会装蒜。几步跑到了他身畔。

    “舅舅,外甥儿跟前,您就别装了。你跟那个董秀事儿,瞒得了别人,可瞒不了我!”

    萧琅听他忽然提董秀,加糊涂了,“什么瞒不了你?”

    “舅舅!”李长缨压低了声,挤眉弄眼道:“你可真有福气,回京没多久,就得了董秀那样标志人儿,外甥羡慕得紧。我晓得舅舅你不欲让外人知道此事,外甥自然会替舅舅好好隐瞒……”

    萧琅听他没头没脑地说出来这一番话,神情猥琐至极,语带隐隐威胁之意,很便明白了他意思。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和那人被这样扯到了一处。又是惊诧,又是恼怒,打断了他话,“你哪里得来这消息?”

    他话很短,声音却已经隐隐带了丝严厉。李长缨抬眼,见他正盯着自己,神情不复方才温和,目光里隐然含了丝威怒。以为是秘密被自己戳破了,所以恼羞成怒,虽有些畏惧,却也仍硬着头皮勉强道:“舅舅,既然都是同道中人了,还有什么不可说?那个董秀难得一见清俊,你不收用了才真是暴殄天物。我知道舅舅和我不一样,爱惜名声,反正外甥不会出去乱说,舅舅你放一百个心便是……”

    萧琅摇了摇头,看他一眼。

    “长缨,你既自己提到了,我便以长辈身份诫你几句。你素日所为,我也略有耳闻。既有此等癖好,你若寻得同好之人,再如何厮混,自然也与外人无干。只是我听说你从前曾做出过强迫他人之事。往后倘再不加自律,必定招祸上身。至于那位董秀,我与他不过见过数次面。其人精通医道,是个难得医才。却不晓得你是哪里得来消息,捕风捉影便到我面前这般诋毁他名誉,”他声音蓦地转为冰冷,“被我查到捏造谎言之人,定不轻饶!”

    李长缨脖子一缩,慢慢低下了头去。

    他听了出来,萧琅话里话外,似乎真和那董秀没什么关系。可是为什么昨天董秀却对自己说那些话?

    “啊!难道他竟是骗我!”

    李长缨忽然醒悟过来,瞪大了眼,“一定是!舅舅!我被他骗了!他竟敢骗我!这次非要他好看不可!我绝饶不了他!”

    “谁骗了你?”萧琅略微蹙眉。

    “就是那个董秀啊!他狗胆包天了!”李长缨怒气冲冲,狠狠一拍大腿,“就是他自己说!说他是你人,我信以为真,这才放了他!”话出口,才惊觉说漏了,慌忙捂住了嘴。

    萧琅眸光微动,“到底怎么回事!”

    李长缨见瞒不住了,心一横,索性把昨日之事挑拣着说了一遍,后道:“舅舅,我不过是想摆桌酒水谢他而已,他路上却对我搔首弄姿,我一时把持不住就动了心思,不想他却又装腔作势起来,后还说舅舅你跟他好了。我一听,信以为真,哪敢跟舅舅你抢人,立马恭恭敬敬地送了他走。不想他竟是拿你做幌子骗我来着!”一边说着,一边拔腿就要走。

    萧琅错愕,嘴巴微张无法闭拢,惊讶简直无以复加。眼前忽然闪过数日前那个少年背对自己向七八位御医解释病理时一幕。丹青墨染般乌发以一青笄整齐束于头顶,露出小半段洁白后颈,背影纤若修竹,声音娓娓,抑扬顿挫,充满了自信,却并无半分居功之傲……一抬眼,却见李长缨已经到了门边,立刻低喝一声:“你给我站住!”

    李长缨住了脚,转身摩拳擦掌道:“舅舅,你放心,这等狗胆包天之徒,反了天了!我这就去找他!看我怎么教训他!”

    萧琅自然知道他接下来想要干什么,禁不住踌躇了。

    按说,这个董秀为了逃脱,竟把自己这样拉扯出来做幌子别倒罢了,竟还是这种有损他名声事,深究起来话,确实不当。他理当恼怒才对。但是很奇怪,此刻他竟觉察不出自己有什么怒气,或者说,怒气是有,但不是针对他,而是自己面前这个外甥。一想到那样一个人,差点就要被他玷辱,心里忽然十分不,面色便沉了下来,说话声音也就跟着冰冷了。

    “长缨,这个董秀,是我人没错。”他慢慢地道。

    嗄?

    李长缨下巴掉了下来。

    “你给我听着,先前你不知道就算,如今你知道了,往后要是还敢再对他有什么非分之念,你自己晓得。”

    他淡淡地道。

    “舅舅……你,你方才不是……”

    李长缨傻眼了,舌头都有点打结。

    “这是我私下里事,容不得旁人非议。这次且不怪你,下次倘若你再拿出来说道,或是对外人提及,叫我听到只言片语,也定饶不了你!”

    李长缨见他微微眯眼盯着自己,眸光带了刀锋般寒锐。许是身上衣裳裹得太过厚重,后背竟阵阵发潮,哪里还有半点先前想要威胁念头,慌忙低头下去,连声应是。

    萧琅看他一眼,声音终于有些缓和了下来,语重心长道:“长缨,你这样京中蹉跎,确实不妥。翊卫队你既然不愿入,灵州军中尚缺一参军,职位不低,颇适合你,不如派你过去历练,等有了资历,回来不愁不出头。我这就去跟你父母商议下,想来他们应会同意。”

    李长缨闻言,大惊失色,慌忙摆手不停:“别啊我亲舅舅!我听你,我去翊卫队!我要去翊卫队!”

    萧琅唔了声,点头道:“你愿意去也行。只是你进去后,须得给我打起精神好好做事!倘若表现好,自然会提你入亲卫队。”

    “是,是……”

    李长缨见他说完话,转身便往外去,擦了把额头汗,急忙跑过去殷勤开门。目送他翻身上马,一行人身影很消失黎明前微光中后,愣怔了半晌,懊丧地哎了一声,终于也无精打采地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