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24第23章

24第2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绣春跟林奇身后出去,迎面便见一行人正沿着那道抄手廊往这方向过来,待稍近了些,认出前头正是魏王萧琅。见他不急不缓地行来,越来越近,脑子里不由自主便蹦出了自己昨日李长缨跟前拿他扯虎皮事儿,虽然笃定他应该还不知道这事情,但心里还是有点发虚,脚步便迟疑了下来,悄悄退到了走廊边灯火找不到昏暗处,垂手立着不动。

    前头林奇已经迎了上去。绣春听见他与萧琅说话,问他今日怎比往日早归了些,对方应道:“今日折子少了些,亦无大事,便由两位阁老处置……”随了话声渐近,绣春觉到面门轻轻掠过一阵走路拂起微风,随即是股似曾相识淡淡清爽味道,一瞥,见一袭玄氅袂角已从自己身前掠过了,抬眼,只剩个灯影中背影了。稳了下心神,便随前头一行人进去。

    里头跟进来伺候人不少,萧琅仿似也没注意到绣春。绣春便仍仍垂手立角落。见他解下外头罩着大氅,露出里面素缎朝袍,辉煌灯火映照之下,人看起来精神奕奕。边上方姑姑接过了,询问晚饭吃了没,萧琅道:“寅时中宫里用了碗点心,现下还不饿,先让林大人做事吧。也好早些回。”

    林奇忙道:“寅时到此刻也过去好几个时辰了,殿下先用饭要紧。我再等等无妨。”

    2♀,..

    萧琅目光掠过一直立角落处绣春,随即笑了下:“我不饿。还是先随你们事吧。”说罢往边上相连一间衣室去,方姑姑便命人抬去预先调好一桶散着腾腾热气药浴汤,随后领了几个侍女跟去服侍。

    绣春已经听林奇说过,每次健疗时,他先须将双腿浸药桶里一刻钟,估计这时刻也顺带去洗澡了。见林奇开始挽袖洗手,便凝神边上等着。约莫两刻钟后,萧琅回来了,换了件宽松檀青色常服,赤脚,趿一双黑缎面软底鞋,半躺半坐地仰到了那张宽大梨木贵妃榻上,随即有侍女上前替他卷高裤管,绣春瞥了眼他腿,大约是刚从热汤里拔出来缘故,从足部开始往上,皮肤泛出婴儿般淡淡粉红色,似乎还蒸腾着热气。

    林奇坐到了榻侧。手心已经抹了紫金膏擦热,均匀涂抹于他双膝前后及上下各数寸位置,招呼绣春到近前观看自己手法后,便开始推拿。

    过程其实很简单,就是推拿摩压穴位,让方才药浴中那些药物和紫金膏药力渗透进去,作用于患处。只是这手法及效果,却是因人而异。就如同同样一管毛笔,有人写出字矫若游龙,有人写出字却春蚓秋蛇。绣春留神观看,见林奇推拿,采用按揉、弹拨、提拿、擦摇等手法,部位以双膝及周围为主,重点取犊鼻、鹤顶、膝眼、阳陵泉等穴位。侧默默看了约莫一刻钟后,林奇停了下来,对着绣春道:“你来试试。”

    方才林奇推拿时候,那个病人一直安静地半靠贵妃榻上,一手枕后脑,一手执了卷书看。听到林奇开口,绣春下意识地望向他,见他略抬了下眼皮,随意扫了自己一眼,便又把目光落到了手中书卷之上。

    他这样散漫态度,让绣春心虚症顿时不药而愈。想来那个李长缨不可能蠢到这么就去他面前揭他“老底”地步,他应该还没机会知道自己曾摆了他一道。顿时压力大减,应了一声,挽起衣袖,净手之后,挖了些药膏掌心,搓热之后,坐到了林奇方才位置上,照着他指点继续推拿。

    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唯一不足就是后续力不足,容易手酸,但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林奇见她手法熟练,取穴精准,十分高兴,站一边笑道:“我果然没找错人。往后你都这般就行了。”

    绣春并未抬头,只应了声,继续手上动作。渐渐地,他腿上药物被彻底吸收,掌心所触皮肉开始发热,他两腿其余部位皮肤也恢复了润白本色,再继续半刻钟,终于微微吁了口气,停住了手。

    萧琅放下手上书卷,坐了起来,侍女替他放下裤管,他趿鞋站了起来,对着林奇道谢,然后转向一边早已起身绣春,道了一句:“有劳了。”灯火之中,他容色皎然如月,眼中含了温和笑意,绣春只消看一眼,脑子里便又蹦出了自己往他身上抹黑那件事,竟起了一阵负罪感,心虚不敢与他对视,忙垂下眼避开了视线,口中一本正经地道:“能为殿下效劳,是我荣幸。”

    萧琅略耸了下眉头,带了丝不置可否味道。随即请下人带林奇与她一道去用茶点。林奇推辞,绣春没兴趣再留下,两人谢绝了,各自净手后便告辞。萧琅也未再留,送他二人至禊赏堂外廊上,被劝留步了。那个方姑姑代他继续送林奇,绣春跟后头。林奇一边走,一边便道:“如今天气转湿寒,我走后,姑姑要督促殿下保重身体。隔个晚上,睡前可饮半盏虎骨酒,祛风驱寒,效用颇显。”

    方姑姑叹了口气,“唉,这么大人了,还跟小时候一样,对自己一点都不上心。这趟回来,我起先见他那样子,差点没落泪。从前外头这些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来。好容易回我边上了,不消你说,我也会盯着……”

    听这方姑姑说话口气,绣春估摸着她应是从前闵太妃身边人,想必萧琅是她看大只是乍听到有人用这样口气去说那个人,还是极其意外。忍不住便回头,瞧见那个魏王殿下正转身往里去背影滞了一下,估计也是听到了自己前头那俩人说话声,顿时又觉好笑。怕被他发觉自己偷看他反应,赶紧扭过了头。

    方姑姑送出他二人后,再看了眼绣春,便转身往里。绣春出了王府大门,陈家车夫与那俩家人便驱了车过来。绣春与林奇道别时,林奇道:“董秀,殿下健疗,重恒持,这我不说你想必也知道。我走之后就有劳你了,中途不可停下。”

    绣春自然清楚这一点,立刻道:“林大人放心。我既应下了这事,必定会心力。”

    林奇这才终于放下心,二人道别后,各自上路。

    ~~

    林奇告假次日批了下来,因老家之事不等人,又已经找到了适合代替者,自然不再耽搁,派了人到陈家通知后,当日便收拾行装出京了。打发走林家下人后,绣春回了自己屋里,继续一边回忆,一边编写着那本温病条例,正涂涂改改时,巧儿给她送了碟鲜果子来。绣春道了声谢,由着她自己边上转来转去,一会儿帮着殷勤磨墨,一会儿夸她字写得好,又拐着弯地朝她打听昨晚去魏王府经过。

    绣春瞥她一眼,猜到她应是受了陈振指使来打听。便放下了手中笔,耐心地把昨晚经过说了一遍。巧儿听完,急着去回话,寻了个借口走了,到了陈振跟前,把绣春方才话学了一遍。

    陈振确实想知道绣春去了王府后到底都干些什么,偏自己又拉不下脸去问,这才叫巧儿去打听。听了之后,对于让她去替个陌生男人推拿腿脚之事,略有些不,只又听说边上有姑姑和侍女们随同,这才稍稍放下了心。沉吟之时,见巧儿要走,忽然想了起来,叫住了问:“你方才没说是我叫你问吧?”

    巧儿眨了下眼睛:“老太爷你不是叮嘱过吗,叫我别提是你。我就没说。”

    “嗯,去吧。”

    陈振挥了挥手。

    巧儿不知道这老太爷葫芦里卖是什么药,眨了下眼睛,费解地转身而去。

    ~~

    隔天傍晚,到了该去魏王府时候了。这一回,除了前头那俩家丁中一人,老太爷另派了许鉴秋同去,叮嘱他务必照管好董秀来去。

    许鉴秋自小力气便大,书读得不好,对习武却十分痴好。他娘陈雪玉不让他学,只逼他读书。他自个儿便偷偷跑去隔街武馆里蹲看,为此少没挨陈雪玉骂。后还是陈振开口,说文不成,习武强身健体也好,这才拜师学艺,如今练得一手好拳脚,寻常几个汉子难以近他身。他见老爷子这么叮嘱了,自然一口便应了下来,护着绣春出门了。只是这安排,却惹来了陈雪玉不满。觉着这董秀不过是个来投奔外人,虽说前次解了陈家围,但也不至于让自己儿子沦到跟班地步,和长袖善舞陈立仁相比,显窝囊。

    因前次出了那纰漏后,她男人许瑞福为将功补过,如今做事愈发勤勉,此刻还药厂,没人可让她唠叨,便与身边吴妈诉苦。

    “姑太太,依我看,老太爷这是想栽培少爷呢。你想,宰相门房七品官,何况如今去是监国王爷王府?若不是这机会,咱们怎么可能和王府里头人近亲?少爷多去个几趟,倘若结识了一两个王府里人,日后大有好处呢。”

    陈雪玉听了这话,觉得又有理,这才欢喜了起来,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好被你点醒。等阿秋回来,我再好好提点他一番。”

    吴妈又压低声道:“姑太太,你当也看得出来,咱们老太爷如今对那个董秀很是器重。他就一个外人而已,往后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姑太太何不笼络下他?一来,不好叫他成了陈家父子人,二来,倘能叫他老太爷跟前帮咱们家少爷多说好话,岂不是好事?”

    陈雪玉点头,道:“果然是这个理儿。我晓得了。”

    ~~

    再说绣春一行人,到了魏王府,其时天刚擦黑,那魏王自然还没回。如前回那样,让许鉴秋和另个家人茶水房里候着,绣春仍去禊赏堂等。但这一回,却没像前次那么顺了,绣春一直等到戌时末,这才等到萧琅回府。等他沐浴兼泡完药汤,又小半个时辰过去,这才见他再度现身。

    “久等了,”萧琅仰坐下去后,对着绣春致歉道,“今日事多,回来得晚了。”

    绣春早等得不耐烦了。只是林奇先前也说过,这个病号就是因为早出晚归,怕另个年迈太医吃不消,这才让她代劳。面上自然没显出什么,反而愈发恭敬了,平声道:“殿下日理万机,为国事操劳,我等也是应该。”

    萧琅看她一眼,没再说话,往后靠定,顺手从边上立着那架紫檀雕花书格上拿了本书,屋里很便静寂了下来。

    绣春一边搓热自己抹了药掌心,一边指挥边上那个圆脸侍女将他裤腿卷高。再命他放平腿,然后照前次林奇手法,先以按揉法施于大腿股四头肌处,着重膝上部。

    股四头肌是人体有力肌肉之一。连上数月前平驿站那一回,这已是绣春第三回看到他身体了。他下肢没有一般武夫那般孔武鼓贲肌肉,但修长劲瘦,触之隐隐可觉其下隐藏着力量。线条干净而匀称,很是好看,就和他人一样。唯一遗憾,就是膝关节处微有变形,破坏了整体线条流畅,否则可称完美了。

    绣春收回目光,静心敛气。先取股四头肌处鹤顶、梁丘、血海、伏兔四穴,揉按约五分钟后,改用按揉与弹拔法交替作用于韧带和内外侧副韧带,再提拿委中和承山穴,后命他转身过去俯卧。见他终于把目光从手中书卷转向自己,便解释道:“林大人推拿法里是没这个。这是我自己创习出来。对你有好处。”

    萧琅没说话,看她一眼,便很听话地翻了个身,趴了下去。

    绣春继续抹了药膏手,以提拿法施力于他大腿后侧腘窝与小腿处,重点委中穴。

    方才两人位置他高她低,又是两两相对,他虽手中握卷,但绣春总是有些拘束,此刻换了个体位,他剩个后脑勺对着自己,绣春一下觉得自了许多。见他趴榻上,似乎开始闭目养神了,略一闪神,脑海里便又浮现出了那日事。

    照目前这样子看,他似乎对此还浑然不知。只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万一哪天这事被他晓得了,到时候恐怕就难看了。比起出自旁人之口,倒不如自己趁早向他坦白估计接下来还要经常打交道,也省得每回都这样提心吊胆。况且,她对这个人虽然算不上了解,但凭了感觉,只要自己态度放低,强调那日迫不得己,估计他就算生气,应也不会真拿自己如何。再说了,自己现是他医生,他总要给几分面子。

    绣春打定主意,见方姑姑正好不边上,是个绝好机会,便对近旁立着几个侍女道:“你们出去一下。我有项独门手法,不方便叫人瞧了去。”

    那几个侍女一怔,对视一眼,随即望向榻上萧琅。见萧琅恍若未闻,仍是闭目不动,便齐齐应了声是,鱼贯出去,带上了门。

    绣春见人都走了,鼓足勇气小声道:“殿下,方才我支走她们,其实是有件事要跟你说。”

    萧琅微微睁眼,目光落他视线正对过去那张书格上,随即又闭上了,淡淡唔了声,道:“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送积分,25字一分,无上限,多话多送。@@##$l~*_*~l$##@@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