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32第31章

32第31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1第31章

    萧琅回来了。

    禊赏堂里暖气很足。所以外头虽寒气逼人,他进来时,解去外头随意披着氅衣后,里头也就不过内外两层而已。月白缎里,石青外袍。只是绣春注意到,他这一回竟不似从前那样,松松垮垮随意而来,而是右袵擐带,竟穿戴得整整齐齐,倘若此时脚上再多一双靴话,简直便似要出门一般了。

    她立一边,看着他入了屋,便径直往那张已经铺了层短绒裘垫贵妃榻去,到了近前,脱鞋坐了上去。侍女兰芝忙过来,弯腰下去要替他卷裤腿,他飞看了眼面无表情绣春,避开了她手,低声道了句“我自己来”,便俯身下去,自己卷了,然后躺了下去,又顺手抽出本书,翻到了上次看到地方。

    一切都和从前差不多。但是倘若绣春再留意观察话,就会发现其实又有些不同。只是现她确实没心思多想别。尤其是,当她到了他身边,看清他双膝情况之后,一时什么都抛了脑后,只觉气恼无比。

    先前她凭他走路时那种僵硬和小心,便推测他情况不会好到哪里去。果然,此刻不但证实了她猜测,甚至比她想象还要严重。

    经过前段时间调理,他膝处肌筋早已经消肿,若非已经无法改变骨造微微变形,看起▲7,..来就与正常人差不多了。但是现,映入她眼帘这一双膝盖却又红又肿,不必伸手碰触,也能知道积液已经再度充满了腔窝。

    萧琅视线越过手上书卷上缘,偷偷看了眼她脸色,见她那双像用上好绒缎剪出眉皱了起来,目光盯着自己腿,不之色显无余,忽然竟微微紧张了下,仿佛自己小时候做错了事,即将要被母妃责备时那种感觉。

    他不动声色地把手上书稍稍举得高了些,这样正好可以挡住她看过来视线。只是手刚一动,一阵钻心疼便从膝处猝不及防地传了过来,他嘶了一声,放下书一看,她已经微微俯身下来,手正按了上头。

    她瞟了他一眼。改食指中指并拢,按压两侧红肿部位,立刻深深陷成一个指窝。松手,片刻之后,那指窝还未恢复原状,仍留一个浅浅坑。

    她眉皱得紧,手穿到他腿下,托了他腘窝处,道:“试着抬腿,到你能抬起来大程度。”

    萧琅不敢怠慢,忙放下书,照她指令抬腿。

    实情是,现坐卧着情况下,因为牵引疼痛,他几乎已经不能伸直腿了。

    他咬牙努力了片刻,觉到已经到了自己极限,却想抬得高一些,还用力时,听见她冷冷道:“行了,放下来吧。没叫你抬过头顶。”

    他有些尴尬。慢慢放下了腿。

    “疼吗?”

    忽然,他听见她又问自己。

    “不疼!”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立刻这样回答。话说完了,抬眼,正见到她斜睨着自己,灵动如水晶一双明眸里,带了掩饰不住讥嘲之意,一怔,终于讪讪地摸了下自己头,改口:“是有点疼。”

    绣春口气这才缓了些,道:“魏王殿下,我问你话,是要听你说实话,好知道你真实感受。这样有助于我判断你病情。并不是要你逞英雄。”

    萧琅望着她眼睛,这回终于老老实实地道:“是很疼。你没碰时候,就疼。你一碰,像有针密刺。”

    她唔了声:“你这个样子,只能像前次一样,先给你止痛了。”命他躺好,双腿放直,往他小腿下垫了个半尺高垫,好抬高他腿,然后自己去洗手,取了自己带来针包,到了他身边,像前次平驿站里那样做过那样,一边给他认穴扎针,一边问道:“怎么回事,你腿?原先不是已经好多了吗?”

    她问完,半晌没听他回答,便抬眼望向他。

    萧琅接收到了她目光里质疑和不满。想了下,一本正经道:“是这样,数日前一晚,我睡觉时,踢掉了被,正好屋里炉火灭了,我睡前又忘了关窗,那晚上风也大,次日早才被冻醒。大约便是这样冻坏了……”

    绣春又是意外,又是恼怒。

    这什么人啊,年纪一把了,睡个觉居然也睡成这副德行!

    “殿下!”她强忍住想掐他冲动,喉咙里出来声音都有些发僵了,“所谓养病,靠医三分,靠己七分,这道理你应该知道吧?我虽然是你医生,但我不可能一天到晚十二个时辰都跟你后头伺候你,还要提防你睡觉踢被子!我们当医生,白费力气倒无所谓。可你知道像你这样毛病,每发作一次便境况愈下。这次就算止住了痛,也慢慢消了肿,但每次造成内损伤却都是无法弥补!你到底还要不要你两条腿?”

    她说到后,口气里已经带了呵斥般严厉。听得边上侍女两眼发直,面现微微惶恐之色。

    殿下就算犯了再大错,那也不能被人这样拎着当小孩一样地教训哪!这个董秀,也太过僭越了。

    只是叫侍女们两眼发直事还后头。她们眼中那位高贵不可侵犯魏王殿下,现却一语不发地任由她教训,甚至,要是她们没看错话,他表情还带了些笑意?

    “你笑什么?我说错了?”

    绣春也发现了他不对劲,住了口,不地问道。

    萧琅一怔,笑意顿消,摸了下自己脸:“我没笑。”

    绣春哼了声,不再理他,只是低头下去,仔细地继续自己手上姜艾炙。

    随了她动作,双膝处,一种微微酸麻温热感渐渐取代先前针刺痛感,萧琅吁出口气,望向她,诚恳地道:“你方才话说得都很对。我以后一定会加注意。”

    绣春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随即垂眸,继续自己事。

    大约两刻钟后,她收针去灸,往手心涂抹了药膏,均匀抹他膝盖和后腘窝处,手法轻柔,口中道:“你这里红肿很是严重,暂时不能再推拿上药。除了吃药,白天自己记得擦这药膏,早晚各一次。要等消肿了,才能继续。”说罢直起了腰。

    萧琅以为她这样便结束了今晚治疗,慢慢坐起了身,默默望了她一眼。不想她说完那话,看了一眼自己脚,想了下,又道:“你膝处虽然暂时止住了痛,但好起来是个渐进过程,晚上说不定还会犯疼。膝处虽不能推拿,但我可以替你推下脚底和近旁穴位,舒筋活脉,好促进血液流动,这样晚上睡觉时,你可能感觉舒服些。”

    她改坐到了他榻尾,用侍女递过温热湿巾擦拭过他双脚后,一手托住他脚,另一手,他脚底板开始按压起来。

    他觉得非常舒适。她手就像带了魔力,随了点点压压,一阵酸麻感渐渐从脚底蔓延开来,往上爬满了他全身。他眼睛虽然还盯着手中书卷,那一列列黑字到底说什么,却完全没了概念。所有注意力只停了那双他脚底忙碌着手上。

    他舒服地几乎就想这样闭目睡过去了。

    那双手开始渐渐往上,继续抚揉着他腿。这一次,他觉到自己四肢百骸每一个毛孔随了她碰触仿似都舒张了开了,情呼吸,整个人甚至起了微微战栗。

    他不爱与人有过多肌体相触,能避则避。但是来自于她这双手碰触,他却一直不觉抵触,现……甚至是喜欢。

    所谓销魂,大约也不过如此吧?

    不知何时起,他视线已从书卷上挪到了那双游移他腿上手上,慢慢往上,掠过她胸前时,不受控制般地停留了片刻,后,停驻了她脸上。

    她正低头,专注而认真,所以并没觉察到来自于他偷窥。

    她脸庞白皙而秀美。这样一张脸,从前他怎么居然就一直被骗过去了,真以为她是男子?

    他怔怔地望着,看得有些出神。又注意到她两颊泛出了红晕,不知道是因为费力,还是屋里太热缘故,额头鼻尖沁出了细细一层汗。

    他觉得心疼了。正想开口叫她停住了,她却像是觉察到了他偷窥,蓦然抬眼看向了他。他心咯噔一跳,忙若无其事般地挪开了视线。

    绣春自然不知道对面这男人此刻种种心思,抬眼之时,见他目光正落自己侧旁那只洗手盆上,也没意。低头继续。

    屋里很热,她手上活也需费些力气,到了后,后背不但开始有出汗感,腰腹处也因了一直躬身缘故,坠涨感愈甚。自觉有些坚持不住了,再后推了数下,口中道:“今晚就这样吧……”

    她刚直起了腰,话还没说完,忽然觉到身下一阵波涛汹涌而出,小腹处随之一阵抽痛,仿佛被一只无形手提住了筋,腰便一下软了下去,抱住肚子,整个人慢慢地蹲到了地上。

    萧琅见她蓦得捂住肚子蹲了下去,唇色突然泛白,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她怎好好便成了这样,急忙下了榻,倾身问道:“你怎么了?”

    绣春又是尴尬,又是疼,见他凑了过来靠得很近,几乎能闻到他身上那种气息了,急忙摇头避开:“我没事,等下就好,你别管。”

    萧琅见她说着话时,额头汗滴不住滚滚落下,显见是疼出来冷汗,一时情急,哪里还听她,一把抱了她起来便放坐到了那张贵妃榻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