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34第34章

34第34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34第34章

    暂且让咱们魏王殿下自管横躺竖卧地去想个够,再说回绣春。交代完事,出了王府,想到这么顺利就卸了差事,往后再不用去面对那个人,心情顿时松了许多。至于他腿疾……

    老实说,绣春自觉并不比太医院里太医们高明多少。目前也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彻底根治法子。那位接替蒋太医,她相信他绝对只会比自己心力。所以自己也就不存所谓中途弃病医德问题。这样一想,她觉得轻松了。

    今晚因开始得早,结束得也早。此时才不过戌时多。但因了冬夜寒冷,大多数人此时都已回家钻热被窝,街面上便黑沉沉静悄悄,除了偶有几个缩着脖子还路上赶路人,便只剩酒楼客栈门里仍透出灯火了。

    马车忽然减速,渐渐停了下来。绣春探头出去询问。那车把式已经下车,俯身下去检查了,歉然道:“怪道我听它蹄声不对,原是马掌掉了一个。近旁没几步过去街上便有家铁匠铺。董先生要是不急,可否容我先去把马掌钉一下?很便好。”

    这车把式爱马如命,舍不得让马光着蹄子路上磨。绣春反正也无事,便点头。车把式道了谢,牵着马往边上一条街拐去,果然没多会儿就到了那家铁匠铺前。铁匠还没睡。与这车把式是老相℃∵,..识。开门见竟是王府马要钉脚掌,哪敢怠慢,忙点火干活。

    接送绣春这辆马车外面看起来很是普通,里头布置却很舒适。车厢里还燃了炭炉,烧着上好无烟银炭,暖洋洋十分舒服。反正钉个马掌很,绣春便没下去,只车里等。随手掀开窗帘子往外瞧了几眼。见铁匠铺紧挨过去几家,是个小酒馆。门口透出昏黄灯火,此时还没打烊。

    她看了几眼,正要放下帘子,忽见里头出来个人。借了灯火,恰瞧见了那人脸,是个二十多年轻男人。他停酒馆门口,左右看了两眼,便往东迈步而去,身影消失了夜色中。

    绣春乍一眼,便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仿佛哪里看到过。一时却又想不起来。正使劲想着,酒馆门口又出来了一个人。这个人穿得很是厚实,头戴一顶狐皮帽,帽檐压得低,几乎遮住了半张脸。但绣春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竟是陈立仁!见他匆匆往自己这边方向走来,很便从马车旁过去了。

    这个陈立仁,和前头那个往相反方向去人,虽一前一后出来,中间也隔了一会儿空,但绣春凭了直觉,总觉得这俩人应是一块。只是,前头那个年轻男人,到底是谁?

    她坐了回去,脑海里再度仔细回想。忽然,灵光一动,想了起来。

    数月前,自己北上途中平镇上偶遇了一个人,好像叫……季天鹏!

    是那个季天鹏,没错!

    但是,这两个人,一个是百味堂少当家,一个是金药堂里得势重要管事。同行冤家。谁都知道,金药堂和百味堂两家从来不来往。他们怎么会这个辰点,恰恰一齐出现了这家不起眼小酒馆里?

    绣春心怦怦直跳,手紧紧地捏了一起,很竟觉到了潮汗。

    难道……

    她费力地吞了口唾沫,长长呼吸了口气,极力定下了心神。

    ~~

    马掌很便钉好了。车把式调转方向,顺利将绣春送回了陈家。绣春道过谢,看见边上药堂还没打烊,想了下,便过去。孙兴如今已经升为站柜伙计,正与另几个人一道忙着打烊。见她来了,忙打招呼。绣春一边帮着收拾摆外药材,一边装作无意地问道:“方才可瞧见过陈三爷?”

    孙兴应道:“三爷方才是恰来过,瞧着刚外面回来,看了一圈,便走了。”

    绣春嗯了声,等打烊完毕,便从药堂后头过去,回到了自己住屋。

    次日傍晚,陈振回来了。

    他这个年纪,身体又每况愈下,本来极少外出了。只是这一回,定州那边出了件事。年初时,大一间药堂街对面开了家百味堂铺子。所售普通成药,无不比金药堂便宜个两成。比如藿香丸,金药堂售十钱,则百味堂售卖八钱。诸如此类,均是如此。寻常买药之人,自然赶着便宜去。一年下来,金药堂若非还有秘制药丸撑着门面,简直是举步维艰。管事叫苦不迭,数次来上京与陈振商议对策。

    陈家药铺里成药,货真、价实。每年春秋两季去祈州药市采购原料时,向来只取地道上等药材。买三七,要瓷实铁骨,不要发泡松疏。买地黄,要圆厚皮薄,切开油润有光泽。有时只选取药材贩摊上上面几层所谓头水儿货。有回配乌鸡白凤丸,恰只剩二十来只纯种乌鸡,不够一料所需三十八只。许瑞福听了下头管事建议,便用带杂毛乌鸡代替,觉着不过一次而已,想来无妨。药都出来了,被陈振知道了,大怒,当即命人撤回已经送出成药全部销毁,严厉责罚了许瑞福等人。自此众人再不敢掉以轻心。

    这样制出来药,加上低限度利润,价格自然不轻易打折扣。陈振不欲与对方斗价,只命那管事做好自己事而已。不想数日前,两家药铺伙计却因拉客起了冲突,大打出手,伤了对方一个人。气势汹汹地告上了衙门。陈振得知消息,这才不顾年迈,亲自赶过去处理,这才回来。

    绣春等到了天黑,许久后,等人都陆续从北大屋里出来散了,自己进去。看见祖父正坐那里,独自对着一盏油灯出神,灯火里照出他憔悴样子,心里忽然掠过一丝不忍。咳嗽了声,向他问起定州那边事。

    陈振道:“我托人衙门里走了关系,赔了些钱,已经没事了。”

    绣春点了下头。照自己先前所想,把昨晚看到一幕说了出来。

    陈振起先有些惊讶。但很,便哼了声道:“你可知道,咱们陈家与季家先祖,百年前本是同门师兄弟。后出来些事,季家先祖与咱们祖宗结怨,从那会儿开始,他家人便憋着股气要压过咱们陈家。百味堂这两年由季天鹏执掌,此人虽年轻,却颇有手腕,又攀上了傅家大树,动作愈发多了。若非咱们金药堂牌子硬,恐怕早落下风。他笼络咱们人,也不算奇怪。我只是没想到,这人竟是立仁……”

    他沉默了下去。

    “葛老爹南下,究竟怎么样了?我爹事,该怎么办?都过去这么久了!”

    绣春打破了静默,开口径直问道。

    陈振看她一眼,捏了下手骨,发出一串清脆格格之声。

    “告诉你也无妨。了。”

    他招招手。绣春到他近前,听他说了一遍,恍然,一直有些找不着着落心这才放了下去,想了片刻,道:“我晓得了。等抓到凶手那一天,血债定要血偿!”

    陈振微微叹息一声。

    绣春见他面上露出疲乏之色,便道:“那你歇了吧。我先去了。”

    陈振点了下头。看着她转身离去,忽然道:“你从前既与那个季天鹏见过一面,他与陈立仁又有往来,你须得多加小心。去宫中时,我会多叫几个人跟,别地方,哪也不要去,前头药堂那里,也不要露面了。”

    绣春点了下头。

    ~~

    这一场祖孙叙话之后,很便进入腊月。年年这时候,陈家都是忙碌异常。各地药铺管事纷纷入京报账。每天一拨拨人,账房里灯火彻夜不息,门槛都要被踏平了。

    人人都忙,绣春却过得很是规律。除了每两日入宫一次外,照陈振吩咐,哪里也不去,只蹲自己屋里核校书稿,乏了,便去后头炮药房里帮忙。每逢入宫,也是完事后便飞离去。有几次远远碰到了魏王,刚看到他袍角,立马便改道。实避不开,也不过低眉敛目与宫人一道等路边,等他到近前,朝他见了礼后,低头匆匆而过而已,压根儿连对方脸都没瞧见过。

    如此一晃眼,到了腊月十五,这一天,陈家传出了个重磅消息,说先前讯息有误。二爷虽没了,他女儿却还活着。葛大友南下,已经寻到了她。确认无误后,正带了往上京来认亲。因路上经过别地药铺,有事耽搁了,为叫老太爷高兴过年,特意先派脚先回京报讯。

    此消息一出,没半天便传了个遍。说老太爷听闻后,当即老泪纵横,激动不已。陈家之人,上从姑太太一家,下到门房打杂,无不议论纷纷,猜测着这位唯一冠以陈姓陈家孙女,到底是个什么样人。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也是1点左右二。谢谢大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