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41 第 41 章

41 第 41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41第41章

    祖父屋子里灯火通明,门也开着,绣春进去,见他正立在桌边,低头看东西。略扫一眼,果然,就是那个魏王留下的那幅字。便咳了一声,抬步跨了进去,笑道:“爷爷,这么晚了,还不歇?”

    陈振朝她招招手,等她到了近旁,指着那个寿字道:“魏王这样的人物,才真真叫魏晋风流,风采着实叫人折服。你瞧这字……”

    绣春看了一眼,撇了下嘴,“还凑合吧。这字的好坏,也是随人身份的。他那只手写出来的,便是再丑,人家瞧了,也会赞声好的。”

    陈振不以为然诶了一声,摇头道:“这你就不会看了吧。这个字儿,写得确实好。笔法刚健,又见清逸……”

    “行啦,我承认他写得好,还专门写给您的,这样您总得意了吧?”绣春笑眯眯打断了他,“叫我来,做什么啊?”

    陈振这才从那幅字上抬起眼,坐回到了边上的一张柞榛木直背椅上,端了茶盏喝一口,“倒也没啥,就是说说今晚的事。这魏王殿下过来,虽是咱们先前没料想到的,只也算有过渊源,不算十分突兀。季家的季天鹏竟也会派刘东来送寿礼,你怎么想的?”

    绣春渐渐便收了笑脸儿,坐到了老爷子对面,开口♀,..道:“爷爷您说,我听着。”

    陈振看她一眼,带点花白的眉毛微微跳了下,“陈季两家,从前不但没有往来,甚至还有明面上的冲突。刚前些时日,定州那边出的事还没彻底平下去,这会儿季天鹏却差了人来示好。这礼,我收得扎手啊!”

    绣春哼了声,“何止扎手,他今晚演了这么一出,您等着吧,没几天,人人就都知道了,是咱们陈家生就了二两小鸡肚肠解不开,把季家当成敌手防着,人季家却宽宏着呢,主动上门求和。既恶心了咱们一把,往自己脸上贴金不说,往后要是再出个什么事,理还没论,咱们先就输了几分人气!他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陈振眉头渐渐蹙紧,手上的茶盏盖慢慢旋动,“方才送客之时,我瞧了个机会,朝衙门里的展老爷打听了下牢中陈立仁的消息。说他老子先前虽一口认下了所有的罪,只人证确凿,儿子也是逃脱不了的。这两日已经下了斩决,只等上报刑部,下发行文后便可结案……”他看向了绣春,“你既看到季天鹏与陈立仁私下往来,想必他们从前必定有过动作。如今事发,咱们没有举出季天鹏,是因除了你见了一眼,再无旁的佐证,朝小酒馆的跑堂打探,也是茫然不知当时何人。倘若贸然指他,不但不成,反会被定以诬告。但陈家这俩父子却不同,一个已自裁,另个眼见也没多少活头了,却始终咬得紧紧,一个字也不提。这其中恐怕没这么简单。”

    陈振说的,绣春也是想过,道:“我听说,季家从前曾费过不少心力想要窃得金药谱。他们密谋的,可能便是这事?”

    陈振道:“药纲是咱们金药堂的立命之本。咱们长久以来,之所以能压他们一头,靠的就是秘药。你的所想不无道理……”他沉吟片刻,忽然展眉道:“今日季天鹏不过送来两挑贺礼而已,倒把咱们弄得这么惶惶。倘若叫他知道,岂不正投下怀?他季家如今虽后头有人,但往后咱们多加小心,做好自己的事,静观其变。无事,以不变应万变,有事,则随机应变便是。”

    绣春微微一笑,点了下头。

    陈振看她一眼,“我听你姑父说,前些日你在药厂做得不错,不惧苦累,这很好。明日起,无事再多多过去,多留意里头老师傅老把式是怎么干活的。这做药啊,我跟你说,别看就那么点事,门道可不少呢。”

    陈振这话,绣春确实认同。恰前几日,逢春秋二季配制兔脑丸的春时,她见几十名药工往野兔腿上拴了绳,牵着在个大院子里来回奔跑,跑了至少两刻钟,这才将兔收拢,迅速砍头处理。当时有些不解,便询问负责的师傅。经他解释,这才晓得,这样来回奔跑过后的兔子头部充盈活血,兔脑中的激素得以充分发挥,用来配药作产妇催生之用,更有效果。乍听有些玄,细思之,却也不无道理。故此刻听陈振这样教训自己,便点头称是:“我晓得了。我要学的地方确实还有很多。”

    陈振满意于她的态度,端详她片刻,忽然叹了口气,道:“绣春,我掌了金药堂大半辈子,何尝不晓得这是桩艰难事?让你一个女儿家来守灶,更是难上加难。只是爷爷也没法子。这是陈家的家业,必定要有人接手下去的,你不会怪我今晚自作主张,强行推你出去吧?”

    绣春默然片刻,终于道:“倘若我能,我尽力。”

    短短几字,陈振却似听到了莫大妙音,目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点头道:“你肯这么说,我便放心了。咱们陈家是商家,却又与普通商家不同。要谋利,更要顾义。不敢说济世救人,却必须汲汲小心,因咱们所造之物,关乎百姓体肤,人命大于天,须时刻牢记正义明道,以信立本。这话,你可听懂了?”

    绣春起身到了他面前站定,恭敬地道:“孙女听懂了,也记住了!”

    陈振微笑点头,俄而,叹息了一声:“每一个金药堂的接承人,从上辈那里得到的第一段教训就是这个。想当年,我也曾对你伯父、你爹教导过这段话……”

    他的声音渐渐消了下去,神色转为惨淡。

    绣春压下心中的难过,忽然道:“爷爷你稍等。”转身飞快跑了出去,很快,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双崭新的黑面白底布鞋,在陈振惊诧的目光注视之下,递到了他面前,微笑道:“几天前才晓得您今日过寿,一时也准备不好别的礼,我又笨,只会做鞋。所以赶着做了一双,当做孙女的寿礼。”

    陈振接过,双手竟微微颤抖,只不住点头,道:“好,好……”再无别话。

    这布鞋,是绣春前头几天,悄悄量了他的旧鞋尺寸,然后趁空连夜赶着做出来的。此刻见祖父这欣喜样子,想起当初自己给父亲穿鞋时的一幕,不禁也是黯然。

    陈振小心地放下鞋子,抬手不经意般地掠了下眼角,看向绣春时,面上已然含笑,道:“不早了,你去歇了吧。明日起,爷爷便要叫人把咱们家门槛的铁皮再包一层了。”见绣春不解的样子,呵呵笑了,“不多包一层,恐怕就要被求亲的人踏破了。”

    绣春这才明白,自己是被老爷子打趣了,也不忸怩,只嘻嘻一笑,朝他扮了个鬼脸,“爷爷你也早睡。”告退而出。

    ~~

    萧琅回了王府,比平时要早些,径自去书房,稍晚,方姑姑亲自送了宵夜来,看了眼他,疑惑道:“方才金药堂的人来了,送了十瓶子的紫金膏。是你亲自去金药堂要的?”

    萧琅视线仍落在手中的书上,一笑。

    方姑姑见他默认,忍不住再问,“殿下怎的会去要那么多药膏过来?”

    “今日出宫早,所以顺道。”萧琅随口应道。

    方姑姑更讶了,“刚前日,陈家不是打发了人送来两瓶新制的了吗?蒋太医说估摸能用一个月。叫我下回叮嘱他们,不必一次送这么多瓶来。因时日搁久了,药效怕有失。这一下又来了十瓶子,当饭吃也够几天饱了。”

    萧琅一顿,终于抬起了眼皮。

    呃,怪不得自己先前开口后,陈家老爷子和边上那个看似管家的人面上仿似有过一阵微微错愕表情,原来是这个缘故……

    “送来就送来了,放着吧。”

    他摸了下鼻子,淡淡道了一句,继续看书。

    方姑姑瞥他一眼,忍住笑,“你不顾身份去闯人家的寿筵,会不会吓到别人?都见着了些什么人?”

    萧琅眼前再次闪过那一幕,他第一眼看到女儿装扮的她立在那里,半侧着脸,与自己两两相望。他是被她惊艳了,她却显见是被他给惊住了。周遭的一切光声和人物,仿佛都成了他们的陪衬……

    这种感觉……

    “殿下,殿下?”耳边传来方姑姑的声,萧琅回过了神。

    “殿下,在想什么呢?”方姑姑摇了摇头。

    萧琅略带不好意思地一笑,“没什么。”

    方姑姑看他一眼,再次摇头,“我晓得了。夜里还冷,你别熬得太晚。先前那个陈家女娃娃也说过,叫你要多休息,尤其不可熬夜。”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最后提了下绣春。

    萧琅点头道:“晓得。姑姑也早些睡。”

    方姑姑第三次摇头,径自去了。

    这可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她在一旁都有些心急了。

    ~~

    半夜时分,一个人影被推上了马车后厢,马车迅速启动,消失在了夜半的黑暗之中。

    陈立仁从麻袋里被放出来时,四顾,见是荒野。边上立了个人。接了晦暗的月光,看清正是季天鹏,顿时跪坐在了地上,低声道:“我半句没提到你!”

    季天鹏厌恶地瞟了他一眼。这个刚从死牢里被置换出来的人,蓬头散发,全身脏污,散着一股恶臭之味。

    “我知道。否则你怎么会在这里?明日会有人代替你去死的。”

    他冷冷道。

    陈立仁手脚发软,却强自撑着道:“少当家的,我之所以会落到今日地步,跟你也是脱不了干系的。要不是你设局害我欠下大笔赌债,我在金药堂好好的,怎会做出那样的事……”

    季天鹏呵呵笑了起来,呸了一声,“是你自己没用,怪我做什么?我捆你进赌场了?”

    陈立仁道:“是,前头这些就不提了。只说陈家老二的事。要不是被你逼着,我怎会叫人去烧了他?要不是有这事,我如今还过得好好的……”

    “滚你娘的蛋!”季天鹏打断了他,冷笑道,“你父子俩难道就不想让他死?他要是不死,陈老头子怎么可能会把金药堂交给你们?我只叫你们把药纲给我弄来。可没逼你们放火去烧他!”

    “好……好……都是我自己的错!”陈立仁破罐子破摔,索性无赖起来,“这些年我虽从金药堂里弄了不少钱,只大多都拿去清了赌债。我家的婆娘孩子也已回了乡下老家,如今我啥都没了,你要不帮我一把,天理也说不过去!”

    季天鹏轻蔑地道:“老子既把你弄出了死牢,自然不会让你饿死。”噗一声,往他跟前丢了袋银子,“这些你拿去。老家也不要去了,给我寻个地方好好藏起来,机灵点不要露头。”他顿了下,“你放心,等我拿到药纲,金药堂也垮了的那一天,我一定会让你重新回去掌管的!”

    陈立仁明白了过来,“你留下我,是觉着我还有用。陈家人才知道陈家事是吧?”他伸手拿过钱袋,掂量了下,“太少了。再给点。”

    季天鹏皱眉,伸手从怀里再掏出两张银票,投到了他脸上:“等着我消息!”

    ~~

    早春在一日日的晴好天气里很快到来了,万物复苏,身上的厚重冬衣也渐渐脱去,到处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陈振寿日后的这个月,陈家几乎没别的什么事,只顾应付登门而来的媒人说客了。隔个一两天,便有人登门问亲。正所谓好女百家求,何况是金药堂陈家的独生嫡亲孙女?正当二八妙龄,人又生得如花朵儿一般,有人爱慕求娶,那也是情理之中。陈振颇感兴趣,亲自认真接待媒人说客。只他眼高于顶,这般看下来,到最后竟觉没一个能入眼的,只觉自己孙女是天上仙女,凡间简直没一个男子能配得上。渐渐的,不知道哪里传出去的消息,说陈家的孙女要守灶,不嫁人,只招赘,立刻挡住了一大拨人的脚步,门庭渐渐这才冷落了下去。这日,等着绣春从宫中回来,陈振叫了她到跟前,瞪着眼问道:“我听说,是你自己叫人放出的话?说要招赘上门?”

    这话确实是绣春放出去的。实在是前段时日,来求亲的人太多,她根本还无意嫁人,不胜烦扰,干脆便使出了这招杀手锏。

    这世代,即便穷得叮当响,连个饱腹也混不上的男子,也绝不会轻易想着去当上门女婿。丢不起那个脸。

    “是啊,”绣春干脆承认,“您不是要我接您的事?我往后不招赘,要是嫁了人随了夫姓,还怎么守您的家业?”

    这个问题,陈振自然早就考虑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只有招赘才能彻底解决问题。只他也清楚,招赘恐怕难招到勘配自己孙女的男子,故而这段时日一直处于矛盾情绪之中。此时见绣春这么干脆承认,盯了她半晌,一时说不出话。

    绣春笑道:“在我跟前,您就别装了!我估摸着哪天就算我想着要嫁人,你也会千方百计不让我嫁,除非那男人肯入赘咱家。我还不知道您的心思?”

    陈振被戳破心思,顿时一阵老脸发热,咬牙盯着绣春,“没大没小!有这样跟爷爷说话的吗?”

    “是是!”绣春忙作出害怕模样,“是我不好,想错了您!爷爷您大人大量,千万别见怪!”

    陈振无奈摇头,忽然想起件事,问道:“明日要去城外西山庄子里采鹿茸,准备好了没?”

    陈家的参茸生意是个大项。诸多鹿茸中,以梅花鹿为上品,又以野生鹿之鹿茸为顶级货。只是鹿儿生性机敏,猎户野外捕捉采茸并非易事,所得鹿茸有限,故而陈家在城外西山庄子里便有个驯鹿场,里头养了数百头的梅花鹿。每年采两次鹿茸。所得鹿茸,与野生鹿茸分级售卖,质量最好靠顶的,称血片,中段切下来的称蜡片,靠近基部的一段,则称粗片,价格也相对便宜。明日由朱八叔带着便要过去。绣春也跟去。听祖父问这个事,忙停了玩笑,道:“是,都准备好了。”

    “你朱八叔是高手,好好跟他学着。”

    “是,晓得了。”

    绣春应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