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 59 章

第 59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绣春恨自己手贱,怎么就忍不住去翻人家的隐私,结果就把自己给绕了进去。这下好了,该怎么出来都不知道。至于僵在她对面的魏王殿下,更是羞悔难当,倒不是后悔画了那些画,而是后悔自己怎么就这么粗心,见不得人的东西,就该藏藏好才对。这样被她一头撞破了,可怎么办才好?

    终究久经沙场。他定了定心神,眼睛盯着还掉在她脚前的那副美女画眉图,讪讪地道:“这是我空闲之时,照着画谱临摹而作的……”

    这神来一语,也挽救了绣春。她嗯哼了声,顺势便弯腰下去拣起了画,一边飞快卷回去,一边一本正经地道:“临得不错。殿下果然妙笔丹青。”说完,若无其事地插了回去。

    僵掉的空气,随了这两人心照不宣地各找台阶下,总算又活了回来。只脸还是各自有些发红。萧琅搓了搓手,正想着该怎么再继续下去时,门外传来脚步声,一下人过来了,开口问:“殿下,可否这会儿就更衣?”

    萧琅忙道:“对,对,就这会儿。”一边说,一边急忙转身,拔脚就走。

    人去了一个,那种难言的窘状顿时便也消了。绣春略咬了下唇,瞟了眼那堆美女图,想象他作画时的样子,心里忽然便涌出了一丝想要发笑的念头,极力-☆,..忍住了。也不敢再四下乱动,只正襟危坐地等着。

    过了一刻多钟,等萧琅换了衣裳回来时,绣春脸上的红晕早已经消退,他看起来也比较正常了。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与从前差不多。魏王殿下半坐半卧,绣春坐他榻侧的一张矮墩子上。但是与从前又有些不同。殿下两手空空,没拿什么道具。她低头工作时,他的视线从那双在他腿上灵巧活动的手上渐渐转到了她的脸,定定地望着,再也没挪开过。

    她几次抬眼,发现他都在看自己。被自己察觉后,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躲开。目光沉静,又带了几分叫人沉醉般的温柔。不知道怎么回事,渐渐竟然开始心慌气短了起来。

    四下里静悄悄的,彼此的呼吸声似乎也清晰可闻起来。

    她的手心开始发潮,发热,手腕也开始僵硬,动作变得机械起来。两颊之上,刚刚才消下去的红晕隐隐又浮了上来。

    仿佛受了蛊惑,萧琅一直凝视着面前的她。

    这会儿的她,脸蛋红红的,垂着眼睛,睫毛偶尔扑扇两下,显得这样的温婉可爱。

    本来以为,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可以与她靠得这么近了。没想到现在,阴差阳错的,她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这不就是他所想的吗?

    “绣春。”

    他情不自禁地开口了。

    绣春停了手中的动作,抬眼望着他。

    她的一双小手,就这样轻柔地停在了他膝上,像两只洁白而乖巧的白鸽,与他肌肤相贴,他清晰地感受着来自于她手心的温热与柔软。忽觉勇气倍增。

    “你方才看到的那些画,其实不是临摹的。是我照着你的样子画出来的。你喜欢吗?”

    他凝视着她,柔声问道。

    ~~

    绣春没想到他忽然竟又主动提这件事。而且这样直白。

    或许真实,永远比遮遮掩掩更具撼动人心的力量。

    倘若方才,她还觉得又窘又好笑的话,这一刻,心底忽然竟就有些软了下去。

    他把她画得这么美,或写意,或工笔。连她自己也没想到过,她在他眼里,竟能如此千姿百媚。乍见到画中人时,连她,在那一瞬间,竟也有呼吸被她美丽夺走的窒息之感。

    她怎么会不喜欢?

    ~~

    她仰头,被动地迎着他的目光。微微张了下嘴,却说不出话来。

    “绣春……”

    他的目光愈发温柔了。又低低地叫了她一声。声音轻软得仿佛一朵云絮,让她浑身肌肤起了一颗一颗细细的颗粒。

    ~~

    萧琅已经坐起了身。他微微俯身向着她,凝视着她,手慢慢地朝她靠了过去,最后轻轻搭在了她那双仍覆在自己腿上的手背上。

    来自他掌心的温度,仿佛一块烙铁,将她惊醒了。她下意识地想抽手,手刚一动,只觉手背一紧,立刻被他反手包握住了。

    他握住她手的力道并不特别大。似乎怕惊吓到了她。但她竟觉自己手臂力气都被抽光了一般,竟无力挣脱开来,只能任由他这样包握着。

    她不安地飞快抬眼,这才惊觉不知何时起,他靠自己竟已经靠得这么近了。她有些僵硬地梗着脖子,与他目光相交,眼睁睁看着他的脸朝自己一寸寸地压下来,近得甚至已经能闻到他身上刚刚沐浴过后的那种味道……

    “殿下,裴副将回了,要向您复命!”

    正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萧琅身形一滞,绣春如梦初醒。低低地轻呼了一声,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呼地站了起来,仓促地道:“今晚差不多了……就这样吧……”

    她说完,转身匆忙卷了自己的东西,飞快而去。

    “殿下……”

    刚才传话的人现身了,恭敬地等着他的答复。

    殿下这会儿谁也不想见。殿下现在就想杀个人。

    “嗯。知道了。这就过去。”

    萧琅终于从喉咙里挤出这么一句。

    ~~

    萧琅是个行动派。三天前,他在朱雀镇做出那个决定后,当时便派人用快马传令到十八个军镇。

    这晚过去的第二天,距离最远的那个军镇的军医们也赶了过来。人员到齐,绣春开始授课。

    她不惯在人前显摆自己。但在这种情况下,知道授课者的头顶光环与授课内容的权威性是成正比的。所以开讲前,先安排裴皞对着众人介绍了一番自己先前在上京时的“丰功伟绩”,治好了小郡主、太皇太后的眼,等等等等,再把林奇拉出来扯虎皮大旗,表示接下来所授的内容,都经这位太医院最高长官认可。宣传完后,这才开始授课。用尽量能让军医们理解的方式,介绍了细菌、消毒、传染病隔离等基本概念。

    她讲述的这些内容,在时下的医生们听来,无异于天方夜谭。大半天过去,有质疑,有争辩,有讨论,到最后,基本还算顺利,至少,大多数人不再明确表示反对。

    绣春的目的,就是普及在外伤处置中的这几点基本要求。倘若军医们真能身体力行,对于伤员来说,就是做了一件大好事。至于别的更细分的内容,在目前这样的医疗条件推广,并不现实。所以她也没提。

    按照计划,明天向军医们示范自己的规范操作,介绍一些简单而具实用效果的外科紧急处置方法,比如急救伤者的搬运方法、紧急止血、人工呼吸、心肺复苏术等,然后把授课内容整理成册,交给萧琅,令行禁止,那么她这一趟灵州之行也不算白来。然后,她也可以打道回府了。

    ~~

    夜幕降临。

    吴军医看到魏王过来,见到自己,脚步一顿,明显露出怔然表情的时候,心情颇有些惴惴。

    他早就从裴度那里得过指示,一旦上京来的那个陈郎中到了,他就可以让出位置。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裴度的话,他不敢不听。所以昨天得知消息后,立马就称病,连今天的授课,也不敢去参加。不想就在刚才,那个陈郎中竟找了过来,说是魏王的命令,让他继续回去做他原本该做的事。

    他虽然还是不明其中情况,但凭了直觉,总觉得背后有猫腻。所以此刻等到了魏王,见他露出这种表情,似乎并不知情的样子,急忙迎了上去,小心地解释道:“殿下,是陈郎中传的话,说您叫我回来的。”

    萧琅心中掠过一丝浓重的失望。

    但很快,他点了点头。

    吴军医终于松了口气。替他推揉的时候,忍不住就提起了今天白天的事。

    “我听说,今天陈郎中的授课内容,极是新颖。不少人颇觉心得。对他也十分佩服。明天他还要示范一些急救手段。也是闻所未闻。听说其中有项内容,叫什么人工呼吸。就是靠嘴对嘴地吹气,把因了溺水等缘故的气闭之人救活。大家伙都颇期待,明日我也要去瞧瞧。”

    吴军医说话的时候,萧琅微微出神,脑海里不由自主地便浮现出了昨晚的那一幕。

    也是在这间书房里。当时情难自禁。那样的美妙氛围之下,他差一点就亲吻到了她的嘴。

    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了所以裴皞大概抓破了脑袋也不会明白,自己不辞辛苦来回数千里运军需骗郎中哄世子最后胜利完成任务兴冲冲地连夜想到上司跟前邀功时,上司为什么用那种爱理不理的表情来应对自己?完全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的感觉。

    人工呼吸?

    嘴对嘴?

    萧琅终于回过了神。看向吴军医,状似无意地问道:“陈郎中有说过,要用谁来示范人工呼吸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