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 62 章

第 62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 62 章

    萧琅低头凝视着这个正被自己牢牢锢住的女人,胸间阵阵血潮翻涌。仿佛生怕眨眼间她便会再次消失,臂膀收得愈发紧了。

    方才,他还在外头,与身边的将军们瞭望雅河两岸,听着他们各抒己见之时,被他派去护送绣春的叶悟竟突然出现了在他的面前,对他说,她回来了,此刻就他的大帐之中。

    他立刻翻身上马,疾驰于月下的星野之上。越靠近她,他心中便越紧张。

    叶悟说他并不清楚她回来的目的。他也不敢肯定。可是有一点他知道,在那样断然拒绝了他之后,她忽然转回来,绝不可能单单是为了再拒绝他一次。

    如果不是拒绝,那么,又是为了什么?

    原本已经凉成了灰烬的心奇迹般地再次热了起来。他恨不得插翅立刻赶到她身边才好。可是当他真的飞身下马步入大帐,看到她的那一刻,他忽然又开始忐忑了。直到他看到她朝自己慢慢举起了手中的长剑,把剑尖对准了自己的咽喉。

    老实说,他有些惊诧于她的这个举动。但也就是在那一刻,他的心终于落定了,迅速被一种突然而起、前所未有的幸福感紧紧地攫住。

    那个拒绝了他的绣春,绝不会对他做出这∵□,..样含了强烈挑衅与隐隐诱惑的放肆举动。或许她自己还没意识到,可是作为男人的他,却强烈地感觉到了她向他传递过来的意味她已经扯下了原先那张一直隔在他与她之间的幕布。

    能做出这种举动的,才是真正的她。

    她愿意向他袒露自己了。

    ~~

    他身上的战衣,犹带夜的凉意,猝然这样贴住她温软的身体,叫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下一秒,腰间肌肤却被来自于隔了层衣衫的他掌心的滚热温度熨得发烫,脸庞也跟着热了起来。

    来时路上,对于因了自己这个突然决定而生出的所有彷徨与否定,在这一瞬间,再次变得那么微不足道了。可是即便这样,她竟还是觉到了紧张,从看到他进来的那一瞬间起第一次,她在这个向来对她千依百顺的男人面前,觉到了紧张。

    她下意识地微微扭了下,略作挣扎。他像是醒悟了过来,略一犹豫,终于放开了她,可是仍那样直直地望着她,眼中带了丝毫不加掩饰的欢喜之色。

    就在几天之前,在那个弥漫了枣花芬芳的初夏温暖黄昏里,面对他那样的告白,她还习惯性地再一次拒绝了他。现在,却又突然地回来,站在了他的面前。

    为什么?

    在他这样的目光注视之下,她忽然觉得自己头脑空白了,先前想好的所有能够用来解释给他听的理由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她睁大了眼,承受着他的笑容。紧张地努力想着,该怎么开口才好。因为看起来,这会儿她要是不开口,他也一定不会说话的。

    从见到这个人的第一眼起,没有哪一个病人会像他这样,给她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那个灯光昏暗、显得有些陈旧的驿站房间,因了这个人的笑容而朝霞初举。当然,最让她印象深刻的,并不是他的音貌,而是他面对自身肢体病痛时的那种态度。忍耐、坦对、豁达。这在病人,尤其在多年沉疴的病人身上,极少能见到。

    后来,这个原本只是萍水相逢印象不错的病人,渐渐与她发生了许多或主动或被动的交集。终于有一天,她清晰地意识到,他似乎不再只是她的病人那么简单了。不止她感觉到他对自己有些不同,自己对他,似乎也有了些不同。

    她为他治病,就像对待她每一个病人一样,尽心尽力。但是只有她自己清楚,这种尽心尽力里,终究还是带了些不同的感j□j彩,他与她别的病人并不一样;她有了困难,第一时间总是想到他。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有能力帮助她,或许也是因为她潜意识里就知道,他一定愿意帮助她。

    毫无疑问,他极其出色。能得到这样一个出色男人的喜欢与追求,有时候,作为女人,她也会被心底里的那种小小骄傲所左右,甚至会有意无意地在他面前表露出来。但是大部分的时间,她还是在为自己的这种改变而感到惶惑。

    顺应彼此相互吸引的荷尔蒙反应,这是最自然的选择。但抛弃自己现在很容易就能预见的平坦未来,在排除万难之后,与他终于走到了一起,往后就一定能上演王子与灰姑娘的幸福生活?

    在这方面,她从来就不是个义无反顾的勇往直前者。

    理智与情感的争斗,最后理智占了上风,所以她遵照了她的内心,几天之前,在他终于向她当面表白之时,拒绝了他。

    当时的拒绝,完全是出于一种她认定的习惯。她已经习惯了去拒绝他的靠近,并且觉得是对的。

    真正让她开始重新正视内心的,最初是来自于叶悟的那一番话。

    她理解他的情绪,对他并无不满。难得有情郎,这话她也清楚。但真正勾动了她心思的,还是他说的另一句话。

    这个男人,他竟然在这种时候,把自己最得力的死卫派到了她的身边,只为护她的周全。

    虽然此行,身边也有萧羚儿同行。但她清楚,他之所以这么做,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应该还是为了自己。

    当她清晰地意识到,一个男人,他愿意把她的安危置于自己的安危之上,她会如何做想?

    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做了。他曾不顾自己的旧疾,下冰水救起了她。他也曾在鹿场发生意外的千钧一发之时,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她。但那时候,在她意识到这一点前,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被他救了,他也并没因为救自己而出现什么严重后果。所以她无需担心,有的,只是对他的感激。

    而这一次,情况却完全不同。

    到这里不过寥寥数天,她便前所未有地感觉到了他在此地的威望和重要性。哪怕他出现在她面前的这寥寥几次,仍如往日一般的闲适,她也体味到了一场生死大战来临前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与紧张。

    他只是不习惯在自己面前表露而已。

    在铁与血的战场之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这一次,因为他的这个无意举动,迫使她不得不去想,万一因为自己的缘故,让他在战场上受到了意外伤害,到时候她该如何去面对?

    那晚上,在叶悟走了后,她便一直在不停地问自己。

    她不愿去想象那一幕,却控制不住自己的不安和焦虑。最后她迷迷糊糊睡去,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心脏跳得几乎快要从胸膛里蹦了出来。

    她梦见了在杭州的那个夜晚,她坐上苏家的车离开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家,回头最后看一眼时的那幅景象。

    那时候,月夜下的家还是那样的安静,父亲在里安眠,美好得像一幅油画。转眼间,等她回来,家园和父亲一道,已经消失在了火海之中。

    错过了,永远也不可能再回头。

    所以她回来了,再次站在了他的面前。

    或许,真的没有一条一条的理由可说。

    只是她改了主意,想回来而已,就是如此简单。

    ~~

    她仰脸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舔了下自己已经发干的唇,终于挤出了她的第一句话:“我……回来了……”

    他的眉眼舒展,笑眯眯地望着她,点头:“我知道了。叶悟刚刚对我说过。”

    沉默了片刻,她再开口说第二句话:“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你对我说过的话……你真的很好。能得你这样的垂青,我想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不会动心……”

    她垂下了眼眸,停住了。

    他眼中的笑意更浓了,柔声问道:“那你呢?”

    绣春深深吸了口气。

    “是!”她抬眼,坦然地再次对上了他的眼睛,“我也动心。”

    “所以你回来了?”

    他的声音也愈发温柔了。

    “殿下,你不该让叶悟离开的,他的职责是保护你,”她顿了下,答非所问,“我不希望你出任何的意外……”

    “绣春。”

    他再次打断了正在为自己回来的这个举动而进行艰难解释的她,眉眼笑得愈发好看了。

    她停了下来,略微茫然地望向他。

    “我想亲你。”

    随了这忽然的一声,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他再次揽到了怀里。下一刻,他的唇便毫不犹豫地压到了她的唇上,紧紧地与她黏在了一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