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 83 章

第 83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83章

    今天药厂要做一批沉香化气丸,绣春一早便去了,正与许瑞福和另几个管事查料,还不知道前头事。忽见一个家人气喘吁吁地来报:“大小姐,不好了!老太爷晕了!”

    绣春大吃一惊,“怎么回事?早上见他还好好!”

    “魏王殿下来了,给他背书,背着背着,他就晕了!”

    绣春慌忙放下手上事往前头赶去,跨进会客堂,一眼看见祖父歪一张椅上,前头药堂坐诊刘松山比自己早到一步,正给他诊脉。祖父双目紧闭,一动不动,边上立着萧琅,神色紧张,看见绣春过来了,上前一步,张嘴似要说话,绣春已经一个大步到了陈振身前,“怎么了?”

    刘松山忙道:“老太爷肝阳上亢,上冒清空,加上年迈体虚,这才一时眩晕,歇养几天便无大碍。”

    绣春自己接过去搭脉查看,知道刘松山所说无误,只是见祖父仍双目紧闭一动不动,怎么放得下心?焦急唤道:“爷爷,你怎么样了!”

    陈振方才那一阵头晕目眩,倒也没装,被萧琅扶住安置下去后,很便缓了些回来,只一直闭着眼睛继续装而已,生怕自己一睁开眼,这个魏王就继续说提亲事。现听见孙女儿声音,眼睛微微睁开一道缝,瞧见10↖,..她望着自己一脸焦急,再瞥一眼魏王,他立一边,有点手足无措样子,立刻便又闭上眼,气若游丝,“春儿你来了……爷爷头痛得紧,气也喘不出来……”

    绣春实是不明白,萧琅背书怎么就把祖父给背晕过去了。现诊看之后,觉得应无大碍了。但见他这样子,也没心思想别了,与个下人一道,一左一右搀扶住他,先送回去躺下要紧。走了两步,回头看了眼萧琅,见他还是那样一脸受惊之色,立着怔怔瞧着自己背影不动,知道他大概也是被吓住了,便对他道:“殿下,今日恐怕要怠慢您了。我爷爷身子不妥,您先回去好吗?”

    魏王殿下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要命般地苦熬了三天三夜,后跑过来背书,竟会把陈老爷子给背晕过去。现自然是老人家身体要紧,见她回头和自己这样说话,忙道:“我无妨。”

    绣春朝他笑了下,叫葛大友送他,自己便扶了祖父离开。回了北院屋里,安顿好祖父,叫人抓一贴药去熬,自己坐他边上陪着,问道:“爷爷,你怎么了,好端端会晕倒!”

    对于自己谋算失策糗事儿,老头儿自然不愿多说,顾左右而言他。

    “莫非……竟是他背出了书?把你气倒了?”

    绣春忽然明白了过来,惊讶地望着祖父。

    陈振见被她猜到了,老脸一热,干脆闭上了眼睛。

    绣春又是惊讶,又觉啼笑皆非。见他闭眼不理睬自己,摇了摇头,也不继续削他脸面了。过了一会儿,药送来了,服侍他喝了下去。

    ~~

    陈振被这一气,当天精神头便不大好,不巧,当晚竟不慎又着了点凉。

    上了年纪老人,这种季节伤风,不小心话,说不定病情就会转为严重。绣春不敢怠慢,除了忙药堂事,有空便一直陪着护理,忙得也没空去想萧琅那头事儿了。过了几天,见陈振病情终于开始好转,这才松了口气。想起萧琅这几天都没动静,也不知道他做什么,心里正犯嘀咕,可就巧了,下午去药堂时候,伙计说外头有人找。绣春出去看了下,见来人竟是小太监张安。因为前段时候侍奉得力,归京时候,他与刘全便一道被带回了魏王府。

    张安现青衣小帽,看见绣春出来,态度恭敬极了,又左右瞧了下,飞递过了一封信,压低声道:“殿下命奴婢传给大小姐信。殿下说,让奴婢等到了回信再回。”

    绣春收了信,到了边上一个无人之处拆开,匆匆看了下,信果然是萧琅写。说这几天颇挂念陈老爷子病情,不知如何了,心里颇愧疚。本想再来探望,只估摸着他大概不乐意见自己,所以就没来,想着再过几天他好些了,再登门谢罪。后说,他很想她。

    祖父当时晕厥了,便一直没睁开眼,绣春后来想想,他当时大概就是真假半掺。估计是先前自信爆棚,觉得自己出了个绝世妙主意,定能难住对方,没想到才三天过去,人家就上门来交差。现看完信,眼前浮现出萧琅那天受惊样子,忍不住便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又有些不忍。略一想,提笔他信末加了一行字,重封了,出去递给张安。张安喜笑颜开地接过,转身便飞跑了。

    ~~

    绣春添那一行字,便是约他晚上过来相见。相会地点,就自家围墙西北角。那里靠近后罩房,有扇开出来小角门,正对着隔巷药厂,以前是供住那里下人们出入方便,后来觉得有安全隐患,便给封了,这两年,靠里一面一直上着锁。如今到了晚间,边上便没人走动,约他到这里来说话,十分方便。

    到了约定点,绣春已经沐浴换了衣裳,一个人拿了白天从管家那里弄来钥匙过去,打开锁,开了条门缝探头出去,看见不远处巷子围墙下果然有个人影,轻声咳嗽了下,那人便立刻往这边来,正是萧琅。

    绣春让他进了门,领了他到了近旁一处假山阴影里,刚刚站定脚,便觉一双手伸了过来,抱住了自己。

    他抱她抱得很紧,跟着低头,寻到了她唇,用力压了上来。绣春闻到了来自于他那种熟悉味道。被他那样带了股狠劲地亲咬,忽然觉得这些天,自己其实也挺想他,好像已经许久没见了一般。双手便反抱了回去。两人一语不发,默默地耳鬓厮磨了好一阵子,她这才被他放开了,只整个人还靠了他怀里,一只手不知何时,也已经滑入了他衣襟。

    “有想我吗?”

    他亲咬着她耳垂,低低地问。

    “嗯……”

    她软绵绵地不想动弹。仍那样闭眼靠着他,掌心继续摩挲他胸膛。

    那里暖得像火炉。手心下,是年轻男人隐含了力量般平滑紧实肌肤,来回这样摸着很舒服。她有些舍不得抽手,继续游移时候,指尖忽然碰触到了一粒仿佛小石子般凸硬,手停了下来,仰头看去,借了月色,见他正微微皱眉地低头看着自己,样子瞧着仿佛极力忍耐。便捉弄般地继续用指甲撩刮,听见他发出咝地一声,托着自己腰身双臂也蓦地收紧,嗤地轻笑,急忙飞抽回了手。

    ~~

    萧琅被摩挲着自己胸膛这只小手给弄得全身紧绷。想着她继续,又极是紧张这里是她家,自己是个不受欢迎人,这样趁了夜色溜进角门来偷偷相会,他从前何尝又想过这样事?正兴奋紧张着,冷不防被她再这样撩拨一下,全身汗毛都唰地竖了起来,又是痛苦又是畅之时,不想她一下又抽出了那双鲶鱼般滑溜手,整个人顿时僵了那里,一阵上不去,也不下来,双手不由自主,带了些惩罚般地,一下便狠狠勒住了她腰肢。

    月色下,她正仰着张脸冲着他甜蜜蜜地笑,带了些促狭,又仿佛向他讨饶。

    萧琅皱眉,继续盯了她片刻,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陈老太爷看着自己时那种恭敬下厌烦目光,终于忍住了想要继续下去念头,暗叹口气,双手改成扶正她腰肢,命令她站稳了。这才低声问道:“你祖父现怎么样了?”

    绣春呼了口气,站直身子停了和他玩笑。见他神情里带了关切,想起那天一幕,祖父真真是被眼前这个学霸给惊吓了,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握拳轻轻捶了下他胸口,埋怨道:“都怪你,没事背书那么做什么?就算你这么就背会了,忍忍再等个几天过来也好。那天吓到了我爷爷,你去了后,他又着了凉,躺了几天,这两日才好些。”

    “他还不准我和你见面。”绣春补了一句。

    “怎么办?”

    萧琅后悔不及。只怪自己考虑不周,一心只想早点把事定下来,这才三天便迫不及待地回去了。早知道会弄巧成拙,不如再多等等,到十日期限尾再登门,估计也就不会生出这些波折了。

    绣春想了下,还没开口,忽然听见那边过道上,传来一阵脚步声。急忙闭口,侧耳听去,听见巧儿声音隐隐传了过来,应是与边上人说话:“你真瞧见大小姐先前往这边来过?怎么不见人?老太爷方才叫她呢……你们再去别处找找……”

    绣春屏住呼吸,等那阵子脚步声渐渐远去了,看向萧琅,压低声道:“我要回去了。”见他默默望着自己,怎么舍得让他回去了再为这事烦心?便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我跟你说,我爷爷其实已经答应我嫁你了。他就只是想让你不痛而已。咱们想个法子让他松口就是。我后天要去城外金药园,你要是得空,也过去,咱们到时候再商量。”

    萧琅惊喜,立刻道:“我有空。”

    绣春笑了下,确定边上没人了,领了他照原路悄悄送了出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