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102章

第102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傅友德那日气急晕厥,经太医抢救,人是醒了回来,却口眼歪斜,半边身子麻木不能动弹,竟是中了风。本该落狱等待问罪,魏王毕竟宽仁,准其停置家中,限制自由。傅家昔日从党,或贬或谪,不乏为求自清,自己主动冒出来检举傅家罪行,后罗列出来竟达上百条之多。曾风光无二、一手遮天傅家,如今成了人人痛打落水之狗,这一消息甚至取代了北庭战事,成为近日上京之中百姓焦点之谈了。

    魏王去而复返,意外现身于紫光阁宫变现场,及时制止了这场政变,傅家倒台之后,他京中不过停留了两三天,安排好一切事项之后,与绣春分别,这次是真匆匆动身去往北庭了。

    萧琅离开后不过数日,绣春便觉得自己开始想念他了。好边上有萧羚儿作陪,很又是端午了,准备着过节,回了趟陈家,忙忙碌碌中,思念也不知不觉被冲淡了些。恰逢这节庆时,京中又出了件不算小事,吸引了她注意力。

    事情是这样。每年五月初端午前后,家家户户除了包粽子过节,稍微过得去人家,也会用艾草、蒲菖和八角大料来煮肉,祭祀祖先后,全家分而食之,取驱邪避秽之意。这种煮肉料包,药店里顺应时令,年年都有现成卖,因价格便宜,又方便,不少人便会去药铺里买包现$,..成。金药堂年年就有卖,百味堂自然也会卖。就这两天,却出了大事。接连有几十户人家,全家人相继出现了呕吐、腹痛症状,严重,后甚至呕血而死,已经死了两个人了。上京府尹接报后,不敢怠慢,立刻亲自查处,很查证,这些中毒人,全都吃了药包煮过肉。再查,发现药包均是从百味堂京中虹桥那边那家药铺里买来。

    府尹立刻派人对那家药铺进行搜检,查封了所有还库存中药包,叫精通医理人来辨认,后竟发现,药包中八角有问题,其中混杂了一些莾草。那些人正是吃了用这种药包煮过肉,这才相继出现了中毒症状。府尹大怒,立刻发布公告紧急叫停,下令查封季家药铺,命人捉季天鹏归案。

    绣春得知这消息时,陆续还有不少先前误食了这种混杂着莾草药包人出现中毒症状,金药堂里已经收治了不少人,刘松山忙不可开交,绣春也回来帮忙。

    莾草与八角,前者果实里含毒,后者是常用香料或药材,但两者属于同科同属植物,外观看起来非常像,一不留神,就容易原料里混杂进去。

    莾草果实,有八至十三分瓣,顶端较尖,像鸟喙状,往后弯曲,果皮较薄,味略苦,八角果实则多为八瓣,顶端呈较钝鸟喙状,果皮较厚,有较浓郁香气,味甜。中药里,除了这两种,黄芪和狼毒也因了外观相像,很容易被混淆。一旦用错,就是严重人命事件。所以金药堂收购原料时候,对这块管理,一向严格,专门有熟悉药性师傅把关监督着。

    季家先前一直用压低成药价格手段来与金药堂竞争,短期里,效果是不错,但成药价格低了,为了保证足够利润,自然要压低原料收购价格,供货商不满,于材料供应上,难免就马虎了,加上百味堂自身管理也有疏漏,时日长了,如此恶性循环下去,这才出了今日这样一件大事。

    也是季家时运到头了。倘若先前傅家还,出了这样事,赔偿苦主后,再疏通下门路,毕竟并非有意为之,估计这事,也就过去了。偏偏现傅家失势,傅友德形同废人,宫中太后也如同隐形,府尹也知道,这季家与如今魏王王妃陈家素来有怨隙,撞到这样事,不借机痛踩一脚讨好魏王王妃就算好了,哪里还会留什么情面?恰又有人此时举报,说去年里,季天鹏曾买通死牢里牢吏,用旁人换出了被批勾原本要斩首死囚犯陈立仁。府尹立刻提审牢吏,查证为实,两罪并问,将季家一干相关之人俱都捉拿归案。人证物证俱,一番严刑审讯之后,季家管家熬不住,对所做之事供认不讳。正所谓拔出萝卜带着泥,又认罪说,金药堂起先药库失火,烧了血竭、仙鹤草事,正是自家指派陈立仁做,因他是金药堂人,对药厂熟悉,正利于放火。季天鹏近见傅家失势,心知不妙,几天之前,已经派人找到了他,暗中将他灭口,尸体就埋乱葬岗中。府尹派人根据供词去找尸,果然城外野地乱葬岗里起出了尸,通知金药堂人去认,确证就是陈立仁。

    季天鹏杀人罪名坐实,入狱待判。季家人奔走无门,赔偿苦主之后,门店早关闭了,家门也紧闭,不敢出去一步路,因门外,天天有人上门哭号闹事,痛斥季家人黑心害了人命,自此百味堂一蹶不振,没一年,便关张了事,从此,京中内外,药行里再也无人提及这一度曾辉煌力压金药堂季家招牌。

    一个月后,这纷纷扰扰了多日百味堂药包事件终于平息了下去。长久以来竞争对手覆亡,且是用这种方式覆亡,陈振并未觉到多大高兴,想到对方为了压倒自家,不择手段,原来儿子死,季家才是真正幕后黑手,心情愈发低落,一时竟又卧床不起。

    绣春得知消息后,回陈家陪了他两天。第三天,她要回王府时,陈振叫住了她,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艰难地道:“春儿,你先前对我提过建议,我想了许久,觉着也是可行……这就把你姑姑一家人叫来吧……”

    绣春又惊又喜。

    她先前,便数次祖父面前提议,说姑姑一家,虽是外姓,却也是自家人。姑父许瑞福,从前做事虽有疏漏,但人却勤勉厚道,表哥许鉴秋人品不用说。既然自己已经嫁了人,建议祖父往后将金药堂转到表哥手上。他虽不善经营,但金药堂既然改成参股方式了,第一有各大管事,第二,往后有自己帮着,只要照着现有规矩来,想来也不会出什么纰漏。只是从前,老头儿对她这个建议不大乐意而已。她还想着往后再慢慢劝。没想到,他现忽然竟就转过了弯。

    见孙女惊喜地望着自己,陈振叹了口气,道:“季家如今落得这样下场,是罪有应得。我这几天也一直想,算是想明白了。你说得对,要兴家业,心存正道,这才是要紧,人蠢笨些也无妨。那季天鹏何等精明能干,后还不是这样收场?你去把你姑姑一家叫来吧。”

    绣春忍住笑,道:“爷爷!表哥只是忠厚了些,哪里是你说蠢笨!你放心,假以时日,再经些磨砺,他一定能成大器。”

    陈振自己倒是忍不住,跟着笑了出来,随即摇头叹道:“我每回见他说话,我就心急……希望如你说,日后他真能接承咱们陈家家业吧。”

    陈雪玉夫妇和许鉴秋一道过来,得知陈振这个突然决定,许鉴秋倒罢了,只愣那里一句话也无,陈雪玉夫妇却是如同中了大签,差点没跳起来,陈雪玉欣喜若狂,反应了过来后,慌忙按儿子让他对着外祖下跪表决心,又拉他起来到了绣春面前,不停说着好话。绣春笑道:“姑姑放心,只要能,往后我定会应承表哥。”

    陈雪玉又对着自己老父亲再三道谢,好话花样翻地说个不停,陈振忍着,后听得实不耐烦了,挥手赶她走,她这才欢欢喜喜去了。消息很传了出去,各大管事纷纷前来道贺,陈家自然又是一番热闹。

    ~~

    绣春自嫁给萧琅后,不用像寻常人家那样,媳妇须得每日早晚到婆婆面前侍奉。但每逢五、十之日,还是要入宫觐见。从陈家回来后次日,恰逢二十,一大早,叮嘱过萧羚儿过后,自己便坐车去往宫中。

    当日还有另些皇族女眷们也一道过来觐见。太皇太后因绣春善推穴拿捏,又懂养生之道,比起来,喜欢与她处。所以叫其余人各自散了后,独留下了她。

    太皇太后只知道萧琅出了京,却还丝毫不知道北庭变故,因萧琅也不,便与前几次一样,留了她一整日,直到天近傍晚,绣春这才出宫回王府。

    王府马车就停东宫门外。永寿宫宫人送她至宫门口。绣春登上马车,四五个王府随行护卫之下,往城西而去。

    天色开始擦黑,行经一半路时候,路边一道巷子口里,忽然涌出来了一群人,呼啦啦十几个之多,一下便堵住了马车去路,领头是个老太太,对着马车便跪了下去,口中不住哀声恳求,道:“王妃您大人大量,我老婆子知道我家孙子有罪,只我季家就这一点血脉,鹏儿若是没了,我老婆子也活不成了……求王妃开恩,饶了他一命……”说罢领了身后人,不住叩头,哀哭声一片,顿时惹来路人围观,指指点点议论不已。

    绣春人车里,很便明白了。这是季家老太太领了人拦自己路。扯开点马车帘子看出去,见是个白发苍苍老太太跪地上不住朝自己方向磕头。便对着近旁车窗外随从吩咐了一声,那随从便过去些,大声道:“季天鹏身上背了数条人命,证据确凿,杀人偿命,这是王法律例,谁人也不能例外。你们些让道回去,休要再此无理取闹。”

    季家老太太脸上满是泪,颤着声哀求道:“王妃你大恩大德,行个好吧!我老婆子知道我孙子从前做事不厚道,对金药堂多有冒犯。如今他也知道错了,求王妃放他一马,我老婆子来世做牛做马,一定报答王妃恩情……”说罢不住往地上磕头,砰砰作响,很,额头便血流满面。

    “王妃,要不我叫人把她们叉开!”

    边上随从向绣春请示。

    绣春看了眼前头那还不住磕头一干人,皱了下眉,道:“算了,回头改道走吧。”

    随从应了,吆喝一声,正要调转车头,惊人一幕发生了。只见前头那季家老太太忽然竟往自己身上不住浇淋什么液体,随后,手上拿出个火折,厉声号道:“王妃,您瞧瞧,我老婆子愿意代我孙子给您陪一条命,您就放过我孙子吧……”

    绣春看了一眼,脸色大变,急忙叫道:“,去拦住她!”却已经晚了,她话音刚落,只见那老太太已经打着了火折子,呼地一声,火苗便卷燃了她浇身上火油,不过片刻间,只见她整个人便已经被火吞没,站了起来,带了火苗摇摇晃晃,发出来自地狱般惨叫之声。

    这一幕太过突然,也过于惨烈,围观路人惊呆了,等回过神,唯恐波及自己,场面顿时大乱,路人纷纷四下奔逃。

    绣春也是大惊失色。

    季天鹏固然可恨,但他如今身陷囹吾,只等问斩,也算是善恶终有报。这季家剩下人,她也并没想着去报复,不想这个老太太竟会自己干出这样事。一时也惊呆了,眼睁睁看着一个火人宛如来自地狱,口中发着凄厉喊叫声,无头苍蝇般地往自己这边冲撞了来。

    王府随从终于从惊呆中反应过来,唯恐这火冲撞到了王妃,纷纷下马上前阻拦,正乱成一团时,靠前一匹马被明火惊到,嘶鸣一声,撅起蹄子,踢翻了近旁人,转身便朝后狂奔,带着其余几匹马也跟着纷纷撒开蹄子乱跑,套车上马跟着猛地转向,车夫一时不防备,整个人跌了下去,从地上爬起来时,见载了王妃马车已经往前飞奔而去了,大惊失色,慌忙厉声叫喊,众人追了上去。

    牲畜怕火,又从众,几匹失了驾策马沿着街道往前狂奔,转眼就把人甩了后头。等王府之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追上了,见马拉着车,静静停了前面巷子尾处,忙过去查看,惊得面无人色。

    马车里空荡荡,王妃不见了!

    ~~

    绣春恢复了意识时,感觉自己从头开始,大半个身子仿佛被套了一条袋子里,此刻正被人负肩上行动,头一直朝下,十分难受。

    先前马匹受惊,带了马车乱跑,她坐车上也不敢跳,等终于停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见车门被人推开,出现了两个陌生脸孔男人。她被那俩人掳了,醒来时,就是现这样子了,完全不知道身何处。

    她任由身下之人扛着自己行动,一动不动,唯恐对方知道自己醒来了,会再对她下手将她弄晕。忍着想吐感觉,侧耳听着四下动静,却只静悄悄一片,什么声都没有,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正绝望之时,忽然,耳畔隐隐听到一阵似曾相识钟鼓之声,仔细一想,顿时想起来了。

    这是位于皇宫东北角钟鼓楼方向传来报点声……

    难道,自己现竟又被人带回了皇宫?

    她略一凝神,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心随之怦怦跳了起来。

    她猜测很得到了证实。漫长得仿佛没有头无数七拐八绕之后,后,她觉到自己被人像丢垃圾一样地丢下了一个深坑一样地方,顾不得身上被这一摔疼痛,摘掉一直套住自己那条袋子,仰头往上看去,惊住了。

    这是一口丈来深枯井,井口狭仄。虽然已经有所怀疑了,但看到此刻正从井口探下来那张人脸,她还是吃惊了。

    借了月光,她看得清清楚楚,这人正是太后傅宛平!

    ~~

    傅宛平用一种无法可用言语来表述表情盯着此刻井下绣春,从喉咙里挤着发出了几声干笑,叫人听了,简直毛骨悚然。

    “魏王王妃……王妃……”她呵呵笑了几声,语气里充满了怨毒,“你没想到,你会有这样一天吧?以为我傅家失势,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绣春仰脸望着她,压下心中惊惧,一语不发。

    这个傅宛平,现看起来,精神状态处于完全不正常亢奋中。越开口,恐怕越会刺激她。

    傅宛平没等到她回应,仿佛心有不甘,头往下伸,道:“贱人,你就不想知道你现是什么地方吗?”

    绣春看了下井壁,谨慎地应道:“什么地方?”

    傅宛平再次呵呵地笑,笑声里充满了阴森得意。

    “我告诉你吧,这里是冷宫里废苑,住这里那个主儿,从前是先帝一个罪妃,几年前就已经死了。她就是跳进了你所这口井,后活活饿死,等被发现时候,尸体都已经烂得只半边骨架子了!

    绣春压下全身油然竖起汗毛,问道:“先前季家老太太事,也是你指使?”

    傅宛平冷冷道:“不错,是我叫人给她传话。我告诉她,只要她照我话做了,我就会把她孙子救出来。一个蠢老太婆而已,死就死了,也算死得有点用!”

    绣春忍不住,“傅宛平,你太丧心病狂了!”

    傅宛平不以为意地哼了声,“这地方,本来就没人肯过来,现是这样。你是魏王王妃又怎么样?现你不见了,所有人都会以为你外头什么地方,他们找啊找啊,可惜,就算把这上京地皮都翻了个遍,也休想再找到你!还有萧琅……”

    提到这俩字,她声调忽然变尖,“贱人!你很就要死了。但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去。我要让你活活饿死这口枯井里,一点一点地感觉着死去滋味。萧琅,等他回京后,你早就已经饿死这个地方了。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一辈子也别想知道!他只会和所有愚蠢人一样,以为你死了外头什么地方。可是就算找一辈子,他也休想找到你尸骨。他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外面苦苦找你时候,你尸体就躺皇宫这口枯井里,一动不动,被虫蚁一点一点地咬噬,一点一点地腐烂,直到后,只剩一具白骨……”

    她大约正想象着这画面,声音里,充满了一种报复极度感。

    绣春毛骨悚然,不再接她话。

    傅宛平发泄完了,后看一眼被困枯井底这个叫她恨得牙痒人,丢下了一句“三天后,我再来瞧瞧你死了没。”说完直起了身,命近旁两个心腹宫人将井口那块石头抬着盖回去,冷笑了声,转身而去。

    ~~

    绣春眼前变得漆黑一片。

    之前,她也曾有过被困井底经历。但那一次,萧琅就她身边,他们相互拥抱着取暖,她丝毫不觉得怕。甚至后来回想起来,那个冰天雪地里冻井口之夜,还充满了温情。

    现却不一样。

    就算傅宛平说那样,谁也不会想到,她竟会置身于皇宫冷宫里这口枯井之下。傅家虽然倒了,傅宛平也失去了倚仗,但宫中,她还是太后。她既然这样让自己活着留这口井中等死,那就一定是真。即便她这里喊破了喉咙,估计也不会有人听到。

    她压下心中那种因了黑暗而生出恐惧,贴着井壁,慢慢地坐了泥地上,双手摸到了自己一双赤脚。

    她脚上鞋袜,刚才被人扛肩上,意识到这里是皇宫中时候,便被她蹭着悄悄脱下丢弃了。先是左边鞋,隔一段路,是一只袜,再一段路后,投下另只鞋,后蹭掉了脚上另只袜子。

    但愿运气够好,她这样故意掉路上鞋袜能被有心之人看到。毕竟,皇宫中规矩森严,普通宫女,不可能穿她脚上那样质地和绣纹鞋袜。

    这是她后希望了。

    ~~

    绣春枯井底熬了一夜,后从井口盖石缝隙里透进来微弱光亮判断天明了。她扯着嗓子使劲地喊,后喊到喉咙沙哑,头顶还是没有半点动静。后她实没力气喊了,颓然停了下来。

    置身这样一个地方,她已经没有时间概念了。只能凭头光亮强弱变化来判断大概时辰。

    她开始感觉到肚子饿,口渴。

    仿佛过去了很久。头顶光亮渐渐消失,再次回来,再次消失,她置身于黑暗之中。

    她知道现应该是自己这里渡过第三个夜晚了。

    她觉得支撑不住了,想着就此睡去,醒不过来也好,就这样算了……

    迷迷糊糊中,此刻置身这个枯井和从前那口冰井仿佛重合了起来,她忽然觉得萧琅仿佛就她身边一样,一下仿佛又获得了力气。终于挣扎着醒了过来,继续用手摸索着井边石头缝里生出来青苔,抠下来,连着泥巴一道放进了嘴里,使劲嚼,直到嚼出满口唾液,后合着那口东西,贪婪地吞下了腹。

    无论如何,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放弃希望。就算是为了他,她也一定要坚持到后一刻。她绝不想让他回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倒这里,烂成了一具可怖尸骨。

    她接着抠,正要把找到东西再放进嘴巴里,忽然,头顶一阵声响传来,有泥沙扑簌簌地往下落,似乎是有人移走盖住井口石块。

    她以为傅宛平提前回来了,正想躺下去装晕死过去,耳边已经听到一个男孩儿声音:“三婶婶,你里头吗?”

    是萧羚儿!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y扔了一颗地雷

    jennylin119扔了一颗地雷

    innie扔了一颗地雷

    jessie扔了一颗地雷

    沃野无边扔了一颗地雷

    若相惜扔了一颗地雷

    碧波琉璃扔了一颗地雷

    下章就是结局章了。

    谢谢大家一路订阅到这里。非常感谢你们订阅支持。

    想看什么番外话,可以提出来,我会量满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