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药天香 > 第113章

第11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魏王萧琅这一年,已是四十有一,蓄了一把美髯,成功升级为中年美叔一枚,比之当年,魅力值不减反增。陈王妃也三旬中年纪了,瞧着却不过二十七八少妇样子,容颜依旧姣好,举手投足间,艳光愈发四射。多年以来,他夫妇二人心心相映,恩爱有加。若说真有什么缺憾,大概就是缺儿子了。

    陈王妃早些年里,为此曾费了不少心力。奈何生了女儿之后,无论再怎么折腾,肚子始终再无消息。再过几年,太皇太后便时不时送来得子秘方,王妃压力可想而知。反倒是做丈夫魏王,一直安慰妻子,只她始终心结难解。数年之后,见药石不但无效,反倒把她折腾得面无人色,连夫妻房中之事到后也变了味道,她竟似生出躲避之意,心中本就不爽,某日回府,恰遇到本已归乡荣养方姑姑回来,一送得子汤药,二是得了太皇太后吩咐,正劝王妃该为王爷纳侧妃开枝散叶,魏王终于忍无可忍,勃然大怒之下,把汤药给掀翻泼了地,冷脸叫人送走方姑姑,后拖了王妃回房,关上门后,二话不说摁她身下大行男道,痛滚完了好几趟床单,后对着她道:“生不出儿子,必定是我缘故。说不定就是与当年解毒之药有关。你瞧二皇兄,他夫妇不是也没什么动静吗?你无需自责。且咱们已经有了齐儿。齐儿就是上天赐∴,..给咱们大宝物。等她大了,咱们给她招个驸马,不也是半个儿子吗?我明日便去对太皇太后说明这事!往后,倘若再叫我知道你瞒着我吃那些苦得要死人药,我就真去纳个侧妃,好叫你知道,便是换个女人,我也照样得不了子!”

    这一番半是柔情半是威胁话说出来,当场便把王妃感动得泪水涟涟。自此随了丈夫话,消了继续折腾心。

    建平七年,萧桓逊位,萧羚儿登基继位,改年号天元。次年,魏王便主动撒手放权给十五岁少年皇帝,从监国之位上退下。这十年来,他夫妇二人真正是像当年他写给她那封情书中所说那样,“微雨竹窗夜话”、“暑至临溪濯足”、“花坞樽前微笑”、“抚琴听者知音”,逍遥如同神仙。

    是年年初,他夫妇二人从灵州归京,回来就是为了庆贺齐儿十六岁生辰。当时,做母亲没想过于排场,做父亲,却恨不得要叫天下人知才好。后魏王府郡主那场十六岁生日宴,办得场面之盛大,倾动京华。不但皇帝封她“乐平公主”之号,连远北庭唐王王妃也不远万里地送来了一匹小红马做贺礼。齐儿喜欢得不得了。不幸是,没多久后,有一次她骑了小红马去城西外祖公家金药园小住,出去游逛时,小红马不幸被一条毒蛇咬伤发狂,找到之后,不治而亡。齐儿伤心地哭了好几天,魏王夫妇闻讯,心疼不已,亲自赶到金药园接她回,百般安慰,却不见她露欢颜。王府里过了没两天,齐儿便又说要去金药园陪外祖公。

    她外祖公便是陈振。如今已经近八十耄耋之年了。老人家这些年,越活越精神。如今除了耳朵有些背,与他说话须得大声之外,别都好。这两年嫌京中闹腾,一直住金药园里,与齐儿好得不得了。

    魏王夫妇听女儿说要再去金药园小住陪着外祖公,拗不过她,便亲自送了她过去,陪着一道住了两天。见她到了这里之后,每天牵着老外祖公手园里慢慢进出,翁孙俩有说有笑,情绪比王府里要好许多,便也放心了下来,照她心意让她小住,只严令她再不许独自去往附近林苑,又让随从务必小心跟随,夫妇二人这才离去。

    齐儿从前过去金药园,一般多住个三五天,也就回来了。这一趟,住下去竟不说走了。魏王夫妇屡次派人接她回,都被她以陪伴老外祖公理由给拒绝了。他夫妇俩知道陈振老迈寂寞,又喜欢齐儿,齐儿既然自己愿意长久陪伴老人家,他们虽也想念女儿,却没有阻拦道理,便由了她一直留下。如此直到两个月后,连附近行宫修缮也完了,她这才告别了老外祖公,回到了京中王府里。

    这一趟城外小住,魏王夫妇见女儿回来后,容光焕发,眼中嘴角无不泛着滋滋笑意,甜美胜从前,瞧着彻底从失去心爱马儿阴影中恢复了过来,心中很是宽慰。

    这段时间里,他夫妇二人,也挺忙碌。除了别杂七杂八事,爱女婚事,也正式被提上了日程。

    自从过了十六岁生辰后,上门来提亲人便络绎不绝了。萧齐儿自己身份贵重自不必说,又得皇帝堂兄盛爱,谁若能娶了她,便如迎福回家。越国公、梁国公、定国公、成国公,京中十八家至今保有公爵衔位门第,但凡门中有适婚子弟,无不上门提亲,殷勤表达举家以事尚公主为荣意愿。

    ~~

    从前萧齐儿还小时,魏王殿下时不时会绣春面前提招婿,这两年,随了她年龄增大,他便闭口不提了。到了现,王府里三天两头有人上门提亲,只是无论是怎样门第,也不问对方子弟样貌人品,绣春每回跟他商议一家,他便摇头拒绝一家,话里话外意思,就是没有一个能让他看得上眼,觉得堪配自己女儿男子。

    绣春起先还当真,后来次数多了,便也琢磨出了丈夫心思。其实不是别人不好,而是他舍不得嫁女,生怕女儿被别男子夺走心态作祟而已。

    猜到了他心思,绣春暗自偷笑。倒是想起了当年自己嫁他时一幕。那会儿,祖父陈振可不就跟他现一模一样?只是她也没他跟前戳破他心思。女儿反正才十六岁,她也舍不得这么早嫁。留身边再养个两三年,到时候有了合适人选,再挑一家嫁了也不晚。

    绣春打定主意后,有一天,找了个机会,便把自己意思跟丈夫说了。

    萧琅原本正有些犯愁,怕绣春早早就要把女儿婚事定下。现得知她竟有晚嫁女儿意思,喜出望外,哪里会说不好,自此这才定下了心神。

    ~~

    齐儿那趟回城后,每隔十天半月,便再会去金药园看陈振一趟,一般都是当天就回。夫妇俩觉得女儿这么体贴孝顺,心中很是欣慰,也就不大过问她行踪。

    一转眼,半年后了。下个月初十,就是魏王四十二岁生辰。他自己是没什么意,但妻子绣春和女儿齐儿却与往年一样,提早开始替他预备礼物,母女俩还瞒着他有商有量。魏王装作不知道,心里其实美滋滋,只等着到时候收礼做寿星公了。这天他外出归来,绣春不,说是鲁国公府上有喜事,被邀了去,要晚些才回。

    妻子不,萧琅问了下人,得知女儿家,正好他街上那家老铺里带了她爱吃杏仁酥回来,便拎了过去。到了女儿住地儿,叫侍女不必惊动她,自己径直找了去,门外时,看到齐儿正独自坐厢房窗边,低头认真做针线,瞧她手上东西,好像是双男人鞋面。

    自家王妃针线上就不行,到了女儿这里,是变本加厉。萧琅极少看到她动针线。没想到现,她闷头一个人竟做鞋,有些讶异,叫了一声“齐儿”。

    萧齐儿正专心致志地和针线搏斗着,不妨忽然听到自己父亲声儿,心一跳,手便跟着抖了下,一根指头被针尖刺了下,手一缩,哎呀了一声。魏王身上肉也跟着一疼,忙一步跨了进去,“小心些!疼不疼?”

    萧齐儿没料到自己爹神出鬼没,这会儿竟忽然现身,反应了过来后,整个人猛地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把手中针线往边上针黹篮里一塞,飞扯了块布盖上,自己跟着站到了跟前,慌慌张张地看向了萧琅,口中道:“爹,你怎么这么早回了?”见他眼睛盯着自己手指,一脸肉疼模样,忙摇手道,“我没事!不疼!”

    萧琅瞄了眼她身后针线篮,忽然顿悟。

    很就是自己生日了。莫非女儿做这双鞋,就是送给自己生日礼物?所以看到自己现身,她才这样急着要遮掩?

    萧琅越想,越觉得对头。心中顿时充满甜蜜之感,便也不戳穿她了,装作没看到,咳嗽了声,递过自己带给她糖果。萧齐儿看见自己爱吃糖果,笑得眼睛完成了月牙儿,连声道谢。

    萧琅再说了两句闲话,心想还是不要耽误女儿做鞋功夫,点了点头,叮嘱她不要累着之后,转身背手,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对于无意发现女儿这个小秘密,魏王心中十分珍惜,也忍着不去和绣春提。倒是真正开始期盼自己生日早些到了。心想到了那天,等齐儿递过那双她亲手做鞋,他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露出十分惊喜样子,这样,女儿和妻子才会真正高兴。

    盼啊盼啊,终于盼到了初十那天,魏王过生日。白天过去,送过了后一位客人后,晚上一家三口围坐一起,高高兴兴地吃了一顿饭。饭后,王妃命人抬上了礼物,是一架紫檀琉璃面四叠屏风。

    屏风本属寻常,不寻常之处,便是琉璃面中,镶嵌了四幅当年魏王年轻时,灵州山居中养伤时所作图。这么多年,王妃一直精心保管,现挑了四张出来,请工匠嵌入琉璃面中,做出了这架带了两人美好共同记忆屏风给他当生日贺礼。

    萧琅又惊又喜,起身到了屏风前,看过自己早忘记了年轻时画作,和妻子相视而笑,心中一阵温暖。

    萧齐儿也凑到了近前,欣赏过琉璃屏风里镶嵌画作后,啧啧称赞,把老爹夸得犹如神仙下凡,萧琅哈哈大笑,照单全收。

    “爹,女儿送给您礼物。”

    萧齐儿双手递过一个锦盒,期待地看着父亲。

    魏王急忙接了过来打开,正准备坐下去立马换上脚试试女儿给他做鞋子,忽然愣了。

    锦盒里,不是鞋子,而是几册书。

    “爹,这是女儿给您找一套孤本,您瞧瞧,喜不喜欢?”

    萧齐儿笑眯眯地看着父亲。

    魏王脑子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了。

    自从那天过后,这么些天以来,他满心以为女儿给自己礼物就是那双鞋,没想到,竟是一套孤本书……

    “爹,你不喜欢?”

    萧齐儿见他盯着书,一语不发,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不安地看了眼边上娘。

    魏王立刻反应了过来,摸了下胡,哈哈笑道:“喜欢!齐儿送给爹,爹怎么会不喜欢!太喜欢了!”说完拿了出来,翻了两下,不住点头称赞,后抬头道:“爹确实一直找这套孤本,没想到齐儿竟先给我找到了。爹太喜欢了。”

    他后这几句,确实是真心话。

    萧齐儿终于松了口气,再次和娘亲对望一眼后,高兴地道:“爹喜欢就好了!我也是听娘说,爹你想要这套书,所以这才托我皇帝哥哥给找来!”

    萧琅呵呵笑道:“齐儿有心了。爹今天很是高兴。收到了你和你娘好礼。”

    萧齐儿看一眼娘,再看一眼爹,露出丝促狭笑,嘻嘻地道:“爹喜欢就好。今天是爹好日子,我就不你俩跟前凑了,爹和娘好好处处,女儿先走啦!”

    她说完,朝自己娘挤了下眼睛,甜脆笑声中,人便一溜烟地去了。

    绣春和丈夫对视一眼,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

    夫妇二人携手回房后。萧琅一时来了兴致,叫绣春拿出她收藏当年所有旧日画。两人凑灯下,一张张地翻看,指指点点,回忆着当初画画时地点和场景,后看到那张她戏作忍者神龟摇扇图,想起当时一幕,两人都是捧腹大笑。笑完了,萧琅把妻子揽入了怀中,深深嗅了口她身上熟悉香气,叹了声:“一晃眼,齐儿竟都这么大了……我也老了……”

    绣春笑道:“殿下你就算老了,也是神龟里英俊那只。”

    烛火跳跃光中,她眉梢眼底流露出万种风情,娇媚无比,萧琅只觉百看不厌,凝视她片刻后,忽然做出生气样子,冲她皱眉道:“还敢骂我!行,现我就压你这只龟婆,咱俩谁也逃不开!”说罢真一把抱她起来送至床榻之上,放下了帐帘。

    夫妻一番温存过后,萧琅忽然想起那双鞋,提了下那天所见,后疑惑地道:“莫非是我看错了?齐儿做不是男人鞋?”

    绣春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事,略微蹙眉,想了下,安抚丈夫道:“我哪天寻个机会,去问问齐儿便知道了。”

    萧琅点头,夫妻二人又说了些话,安歇了下去。

    ~~

    女儿长大。这小半年来,绣春旁观,渐渐本就觉得她和从前似乎有些不同。自己也曾青春年少过,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本就想着有机会和女儿谈下心。现从丈夫处听说了这事,心中愈发存了疑虑。先悄悄找了齐儿身边几个近身侍女打听她近外出行踪。侍女们表示,公主金药园里时,每次出去,近侍虽不能近身靠近,但都有老太公一道陪着,两人同进同出,并无什么异样。

    自己祖父,越老,脾气便越像小孩,活动之时,不喜欢身边有人跟着。被他看见了,就要发老大脾气。所以绣春一直叮嘱随从们远远跟着而已。现听侍女说法,自家女儿似没什么异样。但那双男人鞋……

    过了两天,绣春寻了个机会,和萧齐儿闲话时,提了一句,说是自己有天经过她房,无意看到她好像做男人鞋,见她脸色陡然一变,便笑着,柔声道:“齐儿,鞋子做了,你是想送给谁?跟娘说说看,没关系。”

    萧齐儿两只春葱小手紧紧绞一起,起先不承认,见绣春一直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终于吱吱呜呜地道:“是……是做给外祖公……”

    “是吗?娘这就去问问你外祖公,咱们齐儿手艺如何。”

    绣春起身,作势要走,萧齐儿呜了一声,一把扯住她,道:“娘,我要是跟你说了,你可不要生气,不能叫我爹知道!”

    绣春笑道:“娘你还信不过吗?”

    萧齐儿点头道:“我信得过。”当下关了门,扯着绣春坐到了床帐里,红着脸,说一句,停一会儿,大半天过去了,终于把事情嘀嘀咕咕地说了出来。

    ~~

    “娘,就是这样……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可是我还不敢让他知道我是谁。我怕他知道了,就不敢和我好了……还有爹爹,那么多国公府来说亲,他都看不上眼,说他们配不上我,要是让他知道了叶少棠就只是个翊卫队正,他一定会反对……那可怎么办……”

    萧齐儿望着绣春,一脸沮丧表情。

    “等等……”

    当娘太过惊讶,以致于连脑子都有点跟不上思路了。

    “你是说,半年前小红马出事那会儿,就和他认识了?”

    “是……”萧齐儿轻声嗯了声,“要不是他救了我,我说不定已经毒蛇咬了……”

    绣春倒抽一口凉气,勉力压下心中惊骇后,继续有些不可置信地追问,“你那会儿金药园里住了那么久,就是因为他被派行宫里执事?你们后来时常见面?”

    萧齐儿一张小脸红得像块布,哼哼着道:“也没怎么见……就几次……每次都是我去找他……他很忙……我就和他说几句话而已……”

    “娘你放心,我和他什么都没做!真!”

    萧齐儿见自己娘脸色愈发凝重,赶紧这样说道。

    “你外祖公也知道了,还顺了你话,装作是金药园老管家,每次他过来找你,外祖公就替你们打掩护?”

    萧齐儿雪白整齐牙轻轻咬了下红滟滟唇,嗯了声,“外祖公可喜欢他了……说他是好孩子,还说比当年爹要好上许多……娘,你千万不要怪外祖公!都是我逼他冒充老管家!”

    绣春呻吟了一声,伸手扶住额。

    她简直要晕了。

    她这个娘,当得有多失败!十六岁女儿开始瞒着自己恋爱了,她竟然也都丝毫不晓得!

    “娘,你怎么了?你不会怪我吧?”

    萧齐儿见她露出这种表情,怯怯不安地望着她。

    绣春呼吸了口气,勉强压下因为这个突然消息而致震惊之后,想了下,对着女儿和颜悦色地道:“齐儿,娘知道了。你放心,这事娘暂时不会你爹知道。但是从现起,你也不要再和他见面了。”

    “可是娘,我真喜欢他!他对我很好很好,和他一起,我真很开心!娘,你也不高兴我和他一起吗?”

    萧齐儿怔怔地望着自己母亲,一双眼睛中,慢慢地开始有盈盈泪光闪动。

    绣春叹了口气,道:“齐儿你别误会。娘不是反对你们事。只是这关系到你终身,咱们一定要谨慎。娘意思,是你先不要和他见面了。娘会找人去打听下他底细。倘若他真忠诚可靠,对你也是一心一意,别管他是什么身份,就算你爹不肯,娘也一定会帮你。”

    萧齐儿睁大了眼,露出欢喜之色,急忙道:“娘,我刚才跟你说过了,他是茂州人氏……”

    绣春摆摆手,止住她话,道:“这些我知道。我再去打听确证。”

    萧齐儿终于点了点头。

    绣春再问了些话,确定都盘问没有遗漏了,终于稍稍放下了心,正要再叮嘱几句,侍女外头传话,说王爷回府了,应了声,便起来,拍了下女儿手,道:“那先这样吧。娘心里有数了。你记住我话,没我允许,暂时不要和他见面!”

    萧齐儿轻轻嗯了声。送她至门口,忽然扯了下她衣袖,忸怩道:“娘,求求你,先不要让她知道我是爹女儿,好不好?我怕会吓到了他。”

    绣春看向自己女儿,跨出门前,对她微微笑道:“娘晓得该如何。还有,他若真用心去喜欢你,便不会被你身份吓得逃跑。倘若那样话,他便也不值得你去喜欢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沈石榴扔了一个地雷

    graia扔了一个地雷

    碧波琉璃扔了一个地雷

    若相惜扔了一个地雷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地雷

    breathesky27扔了一个地雷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地雷

    ll扔了一个地雷

    一粒大米扔了一个地雷

    vbai99扔了一个手榴弹

    vbai99扔了一个地雷

    玉玉扔了一个地雷

    娇羞乱扭扔了一个手榴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