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奶妈我饿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人渣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人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得不说,碎花小米的战斗力真的很渣,特别渣。在两个男人的围攻下,他很快就被打得满地求饶了。

    真的是……求饶。

    起初,看着碎花小米被打倒时,米花花还心疼得如刀绞一般,但后面的剧情让她愣了。

    碎花小米痛哭流涕的求饶,只要他们饶了他,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可是,小米不是说过他很厉害很能打,在哪里都特有面子的么?被人打就算了,或许偶尔会遇上一两个不相熟的,但……被打到哭是怎么回事?男人不是应该被打倒以后就更加勇敢的站起来,永远不服输的吗?

    “叫爹!”见义哥怪笑,“叫个爹听听。”

    碎花小米当然不想叫,可见义哥的拳头让他觉得,比起挨揍来,叫一声爹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毕竟就算是叫了,这混蛋也不可能真变成他爹啊。

    听到碎花小米叫爹,勇为哥也不客气了,直接上升一级:“叫爷爷!”

    既然爹都叫了,爷爷还难出口么?

    可见义哥不乐意了啊,白了勇为哥一眼:“你小子占我便宜呢?”

    勇为哥嘿嘿干笑了两声,踹了碎花小米一脚:“重新叫,叫我俩爷爷,”

    叫吧,反正第一次都叫了,还差第二次?

    寒冷知秋坐在米花花身边,语气格外平淡的说:“这就是你以为的男子汉大丈夫,男子气概就是用来跪在地上叫人爷爷的。”真服了冉冉,她怎么想得这招。

    对此,冉冉只能嘿嘿笑了,这可不是她一人的功劳,还有广大看戏爱好者的智慧结晶呢。既然你想破坏掉两人,硬把两人隔开当然不行,你越是阻挠,他们就越是有动力在一起啊。想让他们散个干干净净,那就要彻底破坏掉他们的形象才可以。米花花爱的是什么,你就要证明给她看,让她知道碎花小米根本没有那项特质。潇洒风度是吧?潇洒风度就是看见人家的螃蟹比自己大就腻腻歪歪还要跟两个妹子打架?男子气概是吧?男子气概就是被打得哭爹喊娘?出来混的,有面子有拳头是吧?那你还被随便店里两个吃饭的客人就揍得叫爷爷?至于有责任有担当……别急,继续。

    消遣了一阵子,见义哥收到冉冉投来的催促目光,也不再动手了,用脚尖轻蔑的挑起碎花小米的下巴,问他:“我听说你有个白富美女朋友?”

    听到这句,米花花心里猛地一激灵,想知道碎花小米怎么回答。

    碎花小米疼得浑身抽抽,只能用点头来回答。

    可显然见义哥不乐意了,一耳瓜子抽上去:“问你话呢,点毛个头啊,我割你舌头了?”

    碎花小米只能嘶哑着嗓子回答:“是,是有个……”

    “啧啧,白富美啊,还没玩过呢,什么时候叫出来玩玩?放心,我就玩玩,玩完了还给你,我可不想娶个千金小姐回家,养不起啊。”老天在上,这词儿是别人给他的,他自己绝对不会说这种话!

    碎花小米呆住了,虽然米花花在他心里只不过是个很好用的傻女人而已,但让他这么做,也未免太强人所难了。

    见碎花小米不吭声,勇为哥不爽了,一脚踩在了他的手指上,冷声道:“怎么着,不乐意?你都玩那么久了,还不能叫出来给爷爷玩?”

    “我……我没碰过她啊……”碎花小米叫冤,“她家管得严,我们也就白天在一起,出来不多久她就早早回家了。”

    “哟,照你这么说,她还是个雏儿?嘿,那更得叫出来玩玩了。我看你也是不顶用,管的严你就不能用别的法了?只要她肯出来,还能抱不到床上去?算了算了,看你可怜,你把人叫出来,我们玩够了扔给你,也让你尝尝。”见义哥的脚尖仍然挑着碎花小米的下巴,一颠一颠的,似乎很好玩。

    米花花全身的血几乎都凉了,惊恐的看向了寒冷知秋。

    饶是知道这一切都是冉冉安排的,但面对演技相当过关的见义勇为兄弟组,寒冷知秋的眼神还是冷厉了下来,拍拍米花花的头顶道:“你放心,谁也动不了你。”

    但米花花惊恐的源头不是这个,而是碎花小米。如果没有看到之前那些被打得哭爹喊娘的画面,她相信碎花小米这么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大男人绝对不会答应这种恶心的事情,可现在,她有点动摇了。

    见义勇为兄弟组留给碎花小米思考的时间并不长,没一会儿,他们就不耐烦了,开始用另一种方式问候碎花小米。

    比如,他刚才打碎的盘子,好好的白瓷盘子就这么碎了,盘子也很不爽的好吗?

    如刀刃般锋利的碎瓷片在碎花小米脸蛋上温柔的摩擦,只要轻轻一用力,就可以为碎花小米脸上添上一道能够代表男子汉的伤疤。

    “我说小子,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不敢?”勇为哥抬脚踢了踢碎花小米的屁股,意有所指的说,“说实话你小子长得到还人模狗样的——”他扭头对见义哥说,“老四不是就好这一口么,也别找他那个什么白富美女朋友了,把他带回去收拾干净,老四肯定高兴。”

    “就他这小身板?用不了一星期就得让老四给玩零散了吧。”见义哥鄙视的看着碎花小米惊恐瞪大的眼睛,“还别说,老四就待见他这样的,人是垃圾了点,可长得还行啊。”

    碎花小米又不傻,当然知道他们口中的“老四”待见的是他这种人的什么地方。估计一星期后,他就真成了碎花了。

    见两人开始给那个老四打电话,他疯狂的干嚎起来:“哥……别叫人……哥,我认了,你们说啥我都认了!”

    “你认啥了?”见义哥把玩着手机,懒洋洋的说,“你的话我听不懂啊。”

    “我叫她出来……我一定,一定叫她出,出来……”碎花小米说得很结巴,毕竟他还是有那么点羞耻心的。

    “那可是你女朋友。”勇为哥提醒。

    碎花小米全身发抖,抱住头喃喃自语:“没事……她为了我做什么都肯……女朋友……我以前交的女朋友跟我也不是第一次……就当她先前跟别的男朋友睡过了……”

    米花花脸色苍白,呆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的看着面前的屏幕,碎花小米那张被打得扭曲变形的脸似乎在不断放大。

    见她这样,寒冷知秋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住她,同时挡住了身后的屏幕。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