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奶妈我饿 > 第二百零五章 于太太,你露馅了

第二百零五章 于太太,你露馅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着耳机里头宫小楚连声试探冉鼎,冉冉能不急吗,再不过去就看不到好戏了。况且,她还是很想知道,宫小楚把主意打到鼎哥头上究竟是怎么想的,毕竟她和鼎哥可是亲堂妹啊,难道是觉得凭那点儿姿色可以迷惑得鼎哥六亲不认?

    看着醉眼朦胧似睡非睡的冉鼎,宫小楚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个冉氏的继承人,冉冉的堂哥,现在就在她眼前了。只要她再进一步,就可以造成一些既定的事实。

    冉氏的少奶奶?确实,她先前是很想做的,不过,她现在更想做卫修的太太。呵呵,冉冉你整天满世界的拖着卫修秀恩爱,如果有一天换做是你看着我和他秀恩爱,表情一定恨精彩吧。放心,我不打算做你的堂嫂了,只不过是给你的堂嫂送上一份小小的礼物而已。

    冉冉将耳朵贴在门上,可什么都听不见啊。喵的,你们随便装个门就行了,干嘛买这种隔音效果好的!

    可是,通讯器里再也没传出什么声音,这让,冉冉不得不怀疑宫小楚是不是已经进展到剥香蕉皮的环节了。

    “诶,你在干什么?!”

    王春红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冉冉一惊,喵的,光顾着屋里的热闹了,忘了那女人了。

    “你给我过来,你在干嘛!”

    王春红简直气急败坏啊,她跑去那边屋里一看,已经进屋十多分钟的卫修和于成红既没有在床上打架,也没有在沙发上运动,而是坐在窗边一边喝茶一边谈论一些她听不懂的东西。

    什么分子结构的材料怎么熔炼啦,什么固体粘着剂使用的晋级啦……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而那所谓的吵架,也就是两人意见不合的争吵声而已,要不是开着窗子,根本没人听见。

    等她走回来,就看到那个一脸斑的女佣没去大堂,反而在她女人房间门前呆着,她能不气么。

    冉冉心脏突突跳,大口呼吸了几下才勉强定下神来,按照第四套紧急预案计划的说道:“太太,你快过来!”

    “我过去干嘛!”王春红简直要气死了,这人到底是谁雇来的,明天就辞掉!

    “刚刚我要下去,就听见里头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砸门的动静……”冉冉一脸的惊慌,再配上她刚刚确实被惊吓出来的苍白,倒是挺有说服力的,“二小姐还在里头呢,不会有事吧?”

    叮叮当当的声音?砸门?王春红微愣,就算知道会有些动静,可还不至于闹到砸门的份上吧。冉鼎已经喝醉了,面对一个送到嘴边的不着寸缕的美人儿,不扑上去,难道还要打起来不成?

    见王春红疑惑,冉冉赶紧说:“真的,太太,我听见了,刚刚真的有人在砸门,小姐她不会有事吧?”

    应该……不会有事吧……王春红有点忐忑。可是,里头的不光是她女儿,还是冉氏的继承人啊。

    低头想了片刻,她最终还是板起脸来呵斥道:“胡说八道什么,她在里面休息怎么会砸门的,我看你真是不想好好在这里干了!”

    正说着,面前的门忽然开了,衣衫整齐到连一丝褶皱都没有的冉鼎神采奕奕的出现在门口。

    王春红被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问:“冉,冉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冉鼎反问:“于太太不是有事要忙么,怎么在我门口站着?”

    是啊,你不是有事要忙提前退场了嘛。

    王春红老脸微红,幸好有厚厚的粉底掩护,干笑着说:“忙完了,正好听说你不舒服,特地来看看你。”

    “我不舒服?”冉鼎挑起了眉,嗤笑一声道,“不舒服的是令爱吧,一直说头疼,不舒服,非要我陪她上楼来。我看在她喝了酒,又是主人家的份上,客客气气的送了她上来。结果呢?她竟然拉着我不放,非要我一直陪着她……于家的家教,在下今天算是领教了。”

    怪不得缠着冉先生呢,敢情是想要借酒装疯!

    一位跑到客房这边来醒酒的小姐磨起了牙齿。要不是看在冉鼎已经结婚的份上,她早就扑上去了,结果这个宫小楚还真是够不要脸的,竟然连人家结婚了也不放过。听说宫小楚这个妈当初就是第三者插足,还真是好家教啊。不行,这事儿非要告诉,露露她们不可!

    目送那位小姐悄悄的离开,冉冉低头无声的笑,不枉她以死相逼要鼎哥撑住。不然,怎么能等到正好有人上来醒酒呢?这可完完全全就是个巧合啊。楚楚啊,要怨,你也只能怨你为了掩人耳目非要大家一起举杯畅饮了。

    冉鼎去开门的时候,宫小楚躲在屋里没敢动。

    她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看似布了一个局,可人家入局只是为了来耍她的。冉鼎没有喝酒,更没有喝醉,他根本就是等着她自投罗网。

    甚至,当她以为可以用自己美好的身体来挽回的时候,冉鼎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直接避开了她去打开了门。

    如果门口只有王春红一人,或许宫小楚还会出来,可门口还有一个佣人,她怎么能出来?

    她是这个于家的千金小姐,是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大家闺秀,怎么可能会是一个脱光了自己去勾引男人的女人。

    冉鼎没说太多,把冉冉安排给他的台词说完,他直接绕过王春红就走了。一边走,他嘴里一边嘀咕:“浪费时间,你们母女两个的手段就不能再高明一点儿?”

    手段?王春红瞪大了眼睛,你竟然跟我说手段!挤掉原配自己上位,能从一个普通女人做到富家太太,这是她最得意的地方,如今竟然被一个小辈说自己手段差?

    “诶,这戏看得一点也不热闹,啧啧。”冉冉抱怨了一句,摇摇头,也转身离开。

    王春红彻底爆发了,尖叫道:“你个贱女人给我站住!”被冉鼎嫌弃也就算了,毕竟那是冉氏的继承人,可这个丑八怪佣人竟然也敢对她这么不客气?自打做了于太太以后,就没人敢这么对她。

    冉冉回头看向她,眼睛忽闪忽闪,很认真的说:“你知道吗,你露馅了。”

    露什么馅呢?那几位担心冉先生贞操的小姐们,这会儿已经上了楼,正好出现在楼梯口,也正好听见向来雍容大度的于太太的尖叫声。

    (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