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遇难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遇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果当时我没顶住压力,选择放弃白云英,白云英可能真的会被西蒙斯·洛克带走,我俩的姻缘,也将就此告终。

    然而我没有那么做,冲动的我,选择直面西蒙斯·洛克,甚至不惜与约克汉城决裂,直到后来坑了一把约克汉城之后,我憋着的这口气总算是舒坦了。

    在听到三国君主的同时称赞后,我一度以为自己是多么了不起的牛逼人物,可如今一看,才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儿,人家西蒙斯·洛克再不济,也曾经是敢于和妖精女皇硬刚的主,甚至为了精金矿,不惜与月光城撕破脸,这样一个霸道的君主,又怎么可能会因为区区兵临城下的小事,就认怂呢?

    他之所欲选择放下姿态,不是因为三国联军的威逼,而是看在他侄孙女的面子上,给我这个侄孙女婿一个台阶下。

    凡事就怕琢磨,越琢磨越透彻,越琢磨,我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儿。

    “敢向长老大人请教一个问题吗?”

    “你说。”

    “白云英知道西蒙斯·洛克和她的关系吗?”

    “应该不清楚”园田舞长老道:“她尚是婴儿时,她的父母就因为一次失误,葬身于地下城中,当时西蒙斯·洛克曾给陛下亲笔信一封,希望陛下能将她接回月光城培养,但陛下拒绝了。”

    “为什么拒绝?”

    “那时候的陛下,因为阿卡哈维的叛变,不得已屈身藏匿于精灵之森,自己和族人都自顾不暇,又如何有能力培养出一个出色的婴孩?”

    对了,我忘记了,那个时候刚好是妖精一族被赶进精灵之森的时候。

    “可他为什么要把白云英送进白家?”我不解道:“他自己抚养不好吗?”

    “由他来抚养?”园田舞长老嗤笑一声:“也不看看他那几个孩子都被教育成什么样子了,一个个实力不济,就知道吃喝玩乐,天天混吃等死,要是白云英在他手底下长大了,指不定会叛逆成什么样子呢。”

    “我看白家也不怎么样嘛。”

    “白家是不怎么样,但起码也出现过几位杰出的人才,况且整个约克汉城,真正被西蒙斯·洛克攥在手心里的,也就只有白家这一个家族。”

    我眉头一皱,狐疑道:“您是说真正完全听命于西蒙斯·洛克的,只有白家这一个家族?”

    “是的”园田舞长老端起茶杯,啜饮一口,轻叹一声,道:“难不成,你以为整个约克汉城都是西蒙斯·洛克的?”

    她瞥了我眼,摇摇头,道:“你想错了,西蒙斯·洛克是约克汉城的君主不假,但是他行事太过霸道,又不肯用阴谋诡计,他手下的一干家族,除白家以外,再没有第二个家族会完全听命于他。”

    “那为什么白家这么听话呢?”

    “白家是达赛城最遵守传统的家族,忠君思想很重,白家祖上曾辅佐过六代君主,到西蒙斯·洛克这一代,已经是第七代了,有这样的背景,白家哪里还敢忤逆君主行事?”

    竟然有这么深的渊源,我今天总算是长见识了。

    “好了,题外话也说了挺多,我再说几句公道话吧”园田舞长老面容严肃,沉声道:“你别看陛下对你残忍,实际上她对自己更残忍,只是她不说,谁也不知道,所以啊,你千万不要很陛下,她当时也不是有意要拆散你和艾米丽,只是光想着月光城的未来了。”

    “我能够理解你的意思,但我还是不能原谅她。”

    园田舞长老双眼一瞪,道:“你怎么这么顽固不化呢!”

    “这和顽固不化没什么关系”我强调道:“这是原则,谁欺负我,我记恨谁,谁帮助我,我念谁的恩情,虽然我这个人不算聪慧,但明事理,知恩仇,不过你放心,我虽然和妖精女皇有隔阂,但在大局面前,只要不侵害我的利益,我都会选择让步。”

    园田舞长老摇头叹息,末了,她缓缓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劝你什么,给你提个醒,那座有传送门的孤岛,陛下打算暂停深入探索。”

    “为什么啊?”我不解道。

    园田舞长老四下里望了望,确定没人后,压低声音道:“海底下,有建筑,是古代遗迹。”

    我也同样压低声音问道:“能确定是什么年代的古代遗迹吗?”

    “不好确定”园田舞长老道:“信息刚反馈回来,潜水艇就失去了讯号,再次打捞上来时,潜艇里的人都遇难了。”

    我心头一紧,追问道:“是遭到怪物的袭击了吗?”

    园田舞长老隐晦的摇了摇头,随即拿起茶壶,慢条斯理的给我斟了杯茶,同时呵呵笑道:“在廷议前辈陛下赶了出去,实在是你的遗憾啊。”

    这话听得我莫名其妙,刚刚不还在讨论潜水艇的事情吗,怎么一转眼功夫,就又重新变回廷议的话题了呢?

    正疑惑间,只见一个侍者,稳稳地端着果盘走了上来,盘子里呈放着十几种精美的干果糕点,而且是一看就胃口大开的那种。

    但我没有心思去吃,而是突然明白了园田舞长老转变话题的原因,这个侍者,大概是妖精女皇的人吧。

    呆滞数秒,我回过神来,顺着园田舞长老的话道:“是吗,那敢问长老大人,廷议都说了些什么事情啊?”

    园田舞长老嘿嘿一笑,道:“只要你肯和陛下重归于好,我倒是愿意把廷议的所有对话统统给你复述一遍。”

    听了这话,我苦着脸摆摆手,道:“若是这个条件的话,那还是免了吧,其他的都好说,原则不能变。”

    “哎,真是可惜啊”园田舞长老摇摇头,喝了口茶,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回吧,来人,送客。”

    离开园田舞长老府邸,我颇有遗憾,主要是和潜水艇有关的事情没有听全。

    既然园田舞长老说潜水艇里的人并非是被怪物杀死,那就很有可能是被同胞杀死的,若真是那样的话,这海底建筑的由来,恐怕就不止是古代遗迹那么简单了。

    那么,海底建筑到底是个怎样的由来?

    潜水艇里的人又是哪方先动的手?

    是地精?还是精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