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寻劫:千年追妻手札 > 第119章 番外 渊略(13)

第119章 番外 渊略(1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少年大婚过后,心性大变,惹无数朝臣非议。

    先是与朝中几位元老不成器的家族子弟们弄出了几件人命案子,又接二连三的寻了几位仕子文人出身的官员们的错处,将其发配边疆。

    更有甚者,少年将自己之前上奏几项利于百姓的策略亲手下令废止了。

    公输仪急着四处给少年收拾烂摊子,处理善后事宜,又派人将少年找到丞相府中,着实训斥了一番。

    少年却只丢下一句“随性而为罢了,何需舅父操心?”气得公输仪直跳脚,大骂少年不知其母用心,也有负自己的培养。

    少年大婚后不到一个月,便有人看见少年流连于染月城最有名的小倌馆,夜夜笙歌。

    我知道,少年的一切所为都是在故意而为,他的目的只是让我心里难过。

    当我看到他怀里拥着一个孱弱娇艳的小倌时,我的心里确实痛得厉害。他怀里的小人是那般的娇柔,不是女子,却比女子更美艳,足以惊艳世间任何一个男子。

    那一刻,我内心崩溃了……

    “太傅也好男风?不如让惊歌陪太傅。”少年一副纨绔表情的对怀里的小馆示意,那名叫惊歌的小倌便扭着身子朝我走来。

    我叹着气,愤恨的说:“太子这是要做什么?满朝的朝政你不理,却来这里醉生梦死?”我受不了,受不了看到他的怀里拥着别的男人!

    “朝政?”少年起身理了理原本凌乱的衣袍,脸上带着秋家人独有的阴柔之美,玩味着笑道:“朝政有舅父和太傅替我守着便好。”

    我终究没能将少年自小倌馆中带走,看着他调笑着拥着惊歌进入内室,我只觉一阵眩晕,竟不知是如何走出小倌馆的。

    夜晚微风微凉,我想到那年我生辰之时,也是这样温柔的夜,少年将我带到酒楼中,送了我一枚亲手所制的碧色玉章,让我永远不要离开他。

    这一切怎么就变了?

    我苦笑。

    自那日起,少年愈发的胆大,身边变换着不同的男侍,甚至还带着男侍们招摇过市,完全不在意众人的非议。

    少年更是将染月城中有名的纨绔结交个遍,太子府里众人夜夜笙歌,竟是将太子府变成了风月之地。

    秋恪是在少年大婚后第三月从边关返回的,得知自己心爱的女人被熙皇下旨赐婚嫁给了少年,秋恪身着战甲闹上朝堂,在朝堂上大闹了一番。秋恪指责熙皇说,自己在边关舍命浴血杀敌,才能保青丘百姓平安,没想到却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秋恪出了皇宫又闯了太子府,见少年正衣不遮体的与众人作乐,当场与少年刀剑相见,要取少年的性命。百十招下来,少年敌不过秋恪,早已挂了彩,嘴上却不依不饶,“烟儿着实是好,与蔷薇一般娇嫩多汁,可惜三弟你无福消受,哈哈哈!”

    少年是在众人的合力之下才保住性命的。

    秋恪只在染月城里呆了三日,便又回边关历练。我知道,秋恪这回是真真的恨上了少年,他今日饮下这仇恨,回了边关,只是等着未来某日自己强大到足以颠覆一切时,再来了结这心中的仇恨。也许是这份仇恨才让秋恪日后励兵抺马、纵横沙场,成为“青丘战神”。

    寝殿内,看着白布裹身的少年,我故意冷着语气问:“何必再去招惹他?你可知璃王日后必报此仇,太子有何打算?”让你夺人所爱!

    “沈太傅只知关心政事,便不能和本太子说些别的,我这一身的伤,沈太傅竟是视而未见吗?”

    少年原本依在枕上,现在却急急的坐直了身子,动作间过于用力,想来是撕裂了伤口,眼见着渗出了血,在白布之上缓缓晕开,如桃花。

    我急步上前坐在了床边,扶住少年。少年皱着眉,疼出了一身冷汗。

    “殿下的伤自有太医,可是这以后……呜……”未等我说完,少年已一个用力间,将我按倒,吻上了我的唇,唇齿间又传来了少年那熟悉的味道。

    只是少年的吻过于用力,竟让我一时无法喘息,我挣扎了两下,竟是未曾挣脱。

    少年抬起头,幽幽说着:“怎么,沈太傅竟是害羞了?”

    “你这是……这是做什么?”我心中羞愤,可说出的话却无半分指责。

    “哈哈”,少年大笑,“自然是轻薄沈太傅了!”

    少年欺身而上,动作狠绝,没有半分犹豫。

    而我,竟然从抗拒,变成了迎合。

    满门清贵的沈太傅原来也会扭动着腰肢,摆出那些娇媚诱人的动作啊!

    只是,我没想到会那般的痛,虽然少年自枕边拿出一盒药膏,在进入之前为我涂抺上,可还是椎心刺骨的疼,直疼得我流出了眼泪。

    此时,我才想起那日我与少年在湖水之中第一次亲热,事发突然,哪里备得药膏,便那般生生闯入,少年当时又是忍着怎样的疼痛,才能对我笑得出来。

    进出间,少年在我耳边轻声问道:“沈拓,你以为我堂堂太子,是为了哪般才甘愿让你欺在身下?”

    我缓缓闭上眼眸,却颈间一凉,我知道那是少年的眼泪。

    自那日后,我是少年的幕僚,也是少年的男宠。我痛恨这种身份,却又深陷其中。只有这样,我才能留在他的身边,守着他。即使,亲眼看着无数男人与女人在他身边穿梭往复,看着他与他们日夜荒唐。

    再后来,熙皇将凝儿送到我身边,让我收她为义女,养育教导。我本是抗拒的,我是欠着他们秋家吗?但凡烫手的山竽都会丢给我沈临渊。

    只是,凝儿被送来的那天,站在月桂树下,用清澈纯净的眼神望向我时,我却忍不下心将她送走。小女孩上前牵着我的手,嫩声嫩气的唤了声“爹爹”,我便应下了。

    那清澈的眼神与当年的少年如出一辙!

    我心下不禁自嘲,此生我与少年只会越走越远了,原本只是少年的太傅,现在又做了他妹妹的义父,辈份上竟是逾越不了了。

    此后十年,我一面教导凝儿,一面做着少年的幕僚和男宠。十年里,发生许多事,只是我与少年的关系,再无改变……

    就像那夜我对春思所言,我与少年终究回不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