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封少太霸道:鲜妻乖乖受宠 > 第1214章 咬一口

第1214章 咬一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莫少将说:“解药庄岩来的时候带有,就是和君家交手的时候都掉了,我现在就派人回去找。狂沙文学网”

    很快庄岩就把解药找回来了,包装的非常严密没有任何损失,暂且还能用。

    莫少将就想着赶紧进山找封爵,但他拒绝让秦浅一道去,说是她是个女孩子体质差可能扛不住瘴气。

    秦浅心复杂的。

    其实那瘴气对秦浅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就是味道不太好闻罢了。

    但为了装装样子秦浅还是得找随行的军医要一颗解药,和莫少将一道进山。

    那两个和秦浅待了一夜然后蹲在角落多了一夜的两个士兵见秦浅也要进山吓得魂都飞了,连忙说自己体不好要求先回地方驻扎点休息。

    莫少将也没bī)着他们一块去,就同意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莫少将总觉得那两个人怪怪的,特别是看秦浅的表,瞧着非常奇怪,他想要问秦浅昨晚发生了什么,可秦浅走的特别快根本就不给莫少将开口的机会,他只好不问了。

    五明山山内瘴气特别严重,若不是提前吃了药还真的会昏迷。

    一行人刚进入毒瘴地带就看到好几个人歪着子躺在地上,上没有一点伤口,但明显没了生气。

    再往前走遇到的人也越来越多,他们遇到几个穿着霍军衣服的男人,也是中了毒。

    “好像还没死。”军医高兴坏了,迅速做了心脉复苏还喂了解药,“不行,人已经进入假死状态,怕是醒不过来了。”

    “让开,我来。”秦浅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莫少将,走上去。

    莫少将诧异的问:“你确定可以?”

    “应该可以。”秦浅二话不说就把指尖划破,滴了一滴血到男人嘴里。

    军医看到这一幕后嘴角狠狠抽了抽,有些无奈的擦了擦额前冷汗:“小姐这是?”

    “试试,说不定有用呢?”秦浅声音很轻。

    军医默默黑了黑脸,一句话没说,而是加大药量。

    惊奇的是那几个人居然醒了,军医都吓坏了,准确的是被这药效给吓到了,没想到效果居然这么强,能直接让中毒昏迷的人醒过来。

    莫少将想要跟他们打听封爵的事,问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个字,莫少将最后放弃了,还是自己去找吧。

    整整寻了半,下午太阳最大的时候四周瘴气消了许多,莫少将他们在附近发现了篝火的痕迹,显然之前有人在这里停留过。

    会不会是将军他们?

    一行人加快了步伐,最终在五明山山脉内发现了封爵他们。

    他们脸色都很不好,嘴唇是紫黑色的,中了毒。

    军医吓得连忙掏出解药跑过去:“将军,这是解瘴毒的药,赶紧服下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封爵刚想把药接过来,却无意中看到跟在莫少将后的秦浅,他帅气的脸瞬间沉了沉,药也没吃就快步走上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

    忽然被吼了一句的秦浅吓了一大跳,张了张嘴指着前面的莫少将:“是他带我来的。”

    莫少将气得当场说不出话来了,愤愤不平的回过。

    封爵直接把手里的药塞秦浅嘴里。

    秦浅急忙捂住嘴唇,想要吐出来。

    “吃下去。”

    男人一声冷呵吓到了秦浅,她只能把到嘴的药吞进肚子里,小声说了一句:“这药对我没什么效果,这瘴气也是,完全不受影响。”

    “谁说的。”封爵板着脸,一副要生气的样子。

    秦浅只能默默闭上嘴巴。

    军医见封爵把药给了秦浅又急忙塞了两颗过来:“将军中毒的时间比较长,必须要多吃几颗解药,否则走不出这五明山。”

    “我没事,先把药给其他人。”封爵拒绝了。

    军医皱紧眉头:“将军……”

    秦浅走过去,拿了一颗药后对军医说:“你先去看看其他人的况,药我会让将军吃下去的。”

    “好吧。”军医叹了一口气。

    秦浅看了一眼手中的解药塞到封爵嘴巴里。

    封爵说:“吃这个没什么用。”

    “你怎么知道?药效可好了,之前他们吃都有用呢。”秦浅说的一本正经。

    “药效一般,来的时候我有吃。”

    “啊?”秦浅楞了一下:“吃了药还中毒?”

    “所以我才说吃这药没多大效果。”封爵看了一眼周围的其他人,对莫少将说:“必须在天黑前出去,入夜的话瘴气会加重。”

    秦浅诧异的问:“你怎么知道?”

    封爵沉默的看着秦浅,眼神直勾勾的。

    秦浅忽然间觉得自己这个话白问了,封爵进来这么久都没出去怕是因为入夜之后瘴毒加重。

    “可是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我们现在动也出不去啊。”秦浅有些纠结。

    封爵:“出的去,只要我们速度够快就出的去。”

    秦浅能说啥?

    肯定是走呗。

    她拉着封爵就要走,结果人还没动就感觉肩上一重,之前还好好站着的封爵忽然倒在秦浅的肩上,吓了她一大跳。

    “你怎么了?”她诧异的问。

    封爵扶了扶额头:“有点晕。”

    秦浅当场无语了,把手指伸过去:“咬一口。”

    “你手脏吗?”封爵忽然问了一句。

    秦浅微眯着双眼:“你还敢嫌弃我手脏?”

    “难道不脏吗?”封爵反问了一句后见秦浅脸色变了变,他又补充了一句:“这里不是家可没地方洗手。”

    秦浅有些恼怒的往封爵上踢了一脚:“给你咬就不错了,还敢挑三拣四的,有本事你自己走出去啊。”

    她这一脚踢的不轻不重,若是平时的话封爵铁定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还会直接抓住秦浅的腿将她整个人往怀里揣,可这会儿他是真的没有力气。秦浅明显感觉到肩上的重量越来越大。

    她不敢再去打封爵了,把手往口擦了擦:“这下干净了吧?”

    封爵还是皱眉:“明明有更简单更干净的办法为什么一直要我咬你的手。”

    “别人就行为什么你不行?”秦浅生气的反问。

    封爵:“我是你丈夫,能和别人一样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