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封少太霸道:鲜妻乖乖受宠 > 第1215章 履行妻子的义务

第1215章 履行妻子的义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浅不想跟这个不要脸加死倔强的人说话,伸手就要把他从自己肩上推开。狂沙文学网她可不想扶着封爵这么高大的一个人,累得慌。

    想要把封爵从自己上挪开,谁知他忽然一把拽住秦浅的胳膊将她往怀中一带,低头就吻上小丫头粉粉的唇瓣。

    四周的人很多,看到这一幕时纷纷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两人。

    秦浅的小脸蹭的一下就红了,轻咬着粉唇有些不好意思的瞪了封爵一眼。

    唇上传来一阵刺痛,秦浅轻哼一声赶忙推开封爵,捂住自己的嘴唇。

    “你干什么?”她有些生气。

    封爵笑着说:“这不就好了吗?”

    秦浅没听懂封爵这话什么意思,仔细一看才发现封爵嘴唇上也有血迹。这当然不可能是封爵的,他这么大个人了还没蠢到自己咬自己。

    那就是她的血了。

    秦浅一肚子的怒气。

    那边的军医见封爵脸色依旧十分难看,跑上来又往封爵手里塞了一瓶药:“将军,这是剩下的,您赶紧吃了。”

    “无妨,我没事。”封爵轻tiǎn)着嘴角的血迹,迈开步子走向秦浅。

    秦浅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一脸防备的盯着封爵。

    “好了,不折腾你。”封爵笑了笑,没有再去欺负秦浅。

    入夜之后山里面的毒瘴特别严重,张副尉之前就是没发现所以才被困在这里面久久出不去,封爵也是被困住之后才发现的。

    趁着现在毒瘴没加重,必须尽快出去。

    一行人走的非常快。

    莫少将察觉到封爵体不适,连忙走过来:“将军,我背您吧。”

    封爵英俊的侧脸及不可见的抽了一下,十分傲的拒绝了:“不用。”

    “可将军现在的体状况恐怕走不出这座山。”莫少将指着那几个昏迷不醒被下属背着的人,说:“大家照着这个速度应该很快就能走出去,可将军现在的体状况……很容易拖大家后腿……”

    封爵一把将边上的秦浅拽到怀里:“浅浅扶着我就是了,赶紧启程。”

    “将……哎……算了……”莫少将知道封爵这人好面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后吩咐其他人动。

    至于秦浅,则悠悠瞥了一眼封爵:“我什么时候说要扶你的?”

    “为夫如今都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不扶我谁扶我?”封爵笑着反问。

    秦浅冷冷的哼了声:“你不是有力气的吗?为什么还要我扶着?”

    “你在我边我才有力气,你不在我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封爵说的一本正经。

    秦浅发现几天不见他说话的功力越发见长了,想要吐槽,可莫少将他们已经走出很远了,秦浅怕封爵吸入的瘴气太多影响到体就没有跟他吵架,扶着他快步往来的方向走。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但秦浅可以明显感觉得到封爵的子越来越重,还有莫少将等人行动的脚步也变得越来越慢。

    秦浅有种不好的预感。

    瘴气变严重了。

    所有人的脚步都变慢了。

    最先发现这一况的是秦浅然后是随行的军医,他们感觉到体不适后又服了几颗解药,可毒瘴覆盖的范围太广了,加上一行人的运动量比较大,吸入体内的毒气也越来越多,所以才导致行动缓慢。

    “你还好吗?”秦浅抬头看了封爵一眼。

    封爵低头:“你亲我一下估计会好很多。”

    “切。”秦浅不屑的哼了声。

    封爵笑笑,没有再说话。

    天已经渐渐入了夜,封爵的脸色变得很不好,若不是秦浅的眼睛锐利还真的看不出来他的变化。

    不仅是封爵,就连莫少将他们那些进来就吃了解药的人,脸色也都渐渐开始变化了,变得有些青有些紫,粉色的嘴唇也变得越来越干越来越黑,这是中毒的征兆。

    “不行,再这样下去的话肯定会出事的。”秦浅心中一乱,她忽然停下脚步。

    “怎么?”封爵狐疑的问。

    秦浅没有说话,而是踮起脚尖凑到封爵唇边亲了一口。封爵正要奇怪好端端的秦浅怎么忽然就亲上自己了,直到小丫头的舌尖撬开他唇瓣的时候封爵才意识到口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秦浅的血可以抵御瘴气。

    “你……”

    “别说话。”知道封爵想要说什么,秦浅想都没想就打断了他的话,十分认真的说:“你们已经在山里困了这么多天了,必须早点出去,否则会有危险,我来的时候就看到有好些个被毒气毒晕死在半路上的人,我可不想你有个三长两短。”

    “你确定你的血有用?”封爵十分严肃的问。

    秦浅:“有没有用我不知道,但这毒瘴对我没用是真的。”

    秦浅全上下值钱的东西就这一血了,她不受毒瘴侵害肯定和这一血有关系。而且封爵之前吃过她的血,脸色明显好了许多。

    喂封爵喝完血后秦浅移开他搭在肩上的手。

    男人眉头一皱:“不准亲别人。”

    秦浅楞了一下,呆呆的看了封爵两秒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封爵的话,她忍不住笑了:“你看我像那种随便的人吗?”

    “总之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对别人动手动脚。”封爵态度十分强硬。

    秦浅嘴角弯了弯:“军医那边有针筒,我可以从血管里抽一管子血出来,怎么可能挨个咬破唇亲一口,你这是傻了吗?”

    封爵:“……”

    他抱住秦浅柔软的子,“谢谢。”

    简单的两个字,包含着浓浓的心疼和愧疚。

    秦浅笑着说:“你不用跟我道谢,其实事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跟我也有一定的关系。我呢,现在就想你们这些人好好的,至少别再死人了,我看了心里难受。”

    “委屈你了。”封爵很心疼。

    秦浅笑着说:“没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我既然有这个能力自然得多承担一点,谁让我是你的妻子呢。”

    谁让我是你的妻子呢……

    这一句话让封爵非常感动,小丫头长大了,不仅知道替自己分担责任还知道是他的妻子了。

    封爵大笑:“回去记得履行妻子的义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