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掌玄生灭 > 第二十七章 逆天

第二十七章 逆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渐渐的,当浑浊之气行至四分之一的时候,他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

    “呼!”顺利的,几乎是毫无阻碍的,浑浊之气一下子冲过四分之一的位置。

    激动,兴奋,颤抖……张宇风恍若做梦,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毫不迟疑的,他立刻极速运转功法,生怕下一刻梦醒,就又要被打回原形。

    没有让他失望,浑浊之气一气呵成,终于在体内作了一个大周天运转。

    “噗!”仿佛冲破了一层隔膜,立即让人有种脱凡入圣的感觉。《升仙决》上面讲的很清楚,这是正式踏入修仙界,达到了练气第一层的标志。

    张宇风激动的无以复加,畅快之下,继续作大周天运转。

    一圈,两圈,三圈……直至运行了三十六个周天才停了下来。此时,他已经达到了练气第一层的巅峰,随时都可以突破第二层。

    张宇风豁然站起,引声长啸,啸声回荡整个洞府,经久不绝。

    长啸过后,两个张宇风都痛哭不已,那哭声真是闻着伤心,听者流泪,叫人心碎。

    哭了一会,不知想到了什么,两个张宇风又哈哈大笑,大笑了一会又哭,如此反复,像得了失心疯一般。

    这个中的辛酸,除了他自己,又有谁能了解?

    “老爹,小欣……你们看见了吗?我能修炼了,我再也不是废物了。你们放心,待我修炼有成,立马就为你们报仇。”张宇风低声抽泣,好一阵,才平复下来。

    正当他擦拭脸上的泪痕,忽然瞄到了对面分身,神色一怔道:“你怎么没有眼泪?”

    分身也正在擦拭眼睛,闻言张了张嘴,指着自己道:“你问我?”

    张宇风哑然失笑,有一种自己问自己的感觉。他们的心神,包括一切感觉都有联系,就好像一个人的脑袋生在两副身体里,自己不知道,分身怎么可能知道?

    不过分身哭则哭,脸上却没有一滴眼泪,这就让张宇风有些疑惑了。似乎分身偶尔表现出一点不同的地方,也是来源于分身本身的身体。

    从莫名其妙得到这具分身后,他便一直没时间好好去了解一下分身的情况,除了知道它是第二个自己,拥有灵识,可以合体,可以修炼外,张宇风对分身的本质情况基本一无所知。”

    他不是傻子,已经隐隐猜测到分身可能就是九彩神物演化而来,可是九彩神物有何神异无人可知。

    两个张宇风相视一眼,决定先压下对浑浊之气的疑惑,以后修炼的路很长,有的是时间来研究。但对分身的了解却是迫在眉睫,谁知道它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危害?

    不过这里不是了解的地方,还是去练术室吧。这般想着,两个张宇风一起走了出去。

    练术室非常空旷,只有石壁,四周都被阵法包裹,只要力量不超过出窍期,是破坏不了一丝一毫的。

    南面的石壁是测试力量的,分身走上前去,倾尽全力一拳打出。

    “嘭!”石壁下凹三分,但瞬间又恢复原样。只见其上立刻显现“筑基初期”的光字,只存在片刻便又消失不见。

    “嘿嘿!”张宇风笑了一声,道:“只有练气一层却相当于筑基初期的修为,这分身的力量不简单啊。”

    末了,他又想测试一下合体后的力量。于是,两个张宇风不说二话,瞬间重叠在一起,朝石壁打出了一拳。

    可结果却令他有些傻眼,还是筑基初期。

    “这筑基初期该有多强大?自己本身也是天生神力,全身力量也有两千斤。加了两千斤的力量还是筑基初期,会不会搞错?”

    张宇风有些愤愤,错开分身,自己一拳打向墙壁,墙壁上顿时显示“练气九层”。

    他略一沉吟,道:“分身有将近六千斤的力量,加上自己两千斤的力量,那筑基初期可能是相当于五千斤到八千斤的力量。”

    张宇风咧嘴一笑,对这力量很是满意。至少现在对上易不凡,单凭力量,张宇风有把握一拳打到他生死不知。

    “眼下便来测试下分身的防御如何?”张宇风一心二用,令分身站着不动,本尊携两千斤的力量一拳打向分身的胸膛。

    “嘭!”

    “嗷!”两个张宇风同时一声鬼叫,右手皆红肿一圈,都疼的呲牙咧嘴跳将个不停。

    甩了甩手,两个张宇风相视一眼,神情凝重。

    分身的防御稍试出深浅,张宇风的两千斤的力量打在分身上像挠痒痒一般,半分没有伤到,反而是本尊的手打的痛的不行。

    但让他凝重不是这个,而是分身的胸膛没事,手掌却诡异的肿了。再结合不久前修炼的时候,分身的眉心刺痛,本尊眉心也刺痛,这说明什么?

    说明无论他和分身那一方受到伤害,没有直接受力的也会有同样的伤势,受伤的痛感也将扩大一倍。可以说他们是一荣具荣,一损具损。

    这种猜测或许有些偏差,但应该八九不离十。

    这下张宇风不淡定了,分身可以修炼了,也拥有强大的力量,可是本尊却还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先不说在修炼路上被人杀了,即使平平安安,百年之后还是要老死,到时候分身岂不是也要跟着一起死?

    “绝对不行!看来本尊还是得创造一本修炼的功法啊!”张宇风无奈,随即道:“到时候让分身用灵识查看一下本尊的情况,再徐徐图之吧,创造功法毕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他一念即定,也不庸人自扰了。取出从天宫领取的宝器,即一把长剑,三尺长,两尺宽,通体泛白,剑身如幽幽清泉一般水波粼粼,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他曲指一弹,叮咚一声,剑身发出一声轻吟。

    “好剑!”张宇风由衷的赞叹道:“比之丽华仙子的碧玉和余萍萍手中的无名剑也不逞多让了,以后便叫你幽泉吧。”

    由于天生神力的原因,他本不喜欢用剑,更喜欢刀,棒,棍,锤类直来直去的厚重武器。但是对于这把生平见过最好的长剑,他也是极为欢喜的。

    张宇风手握幽泉,比划了两下,走到分身近前,在分身手臂上轻轻割了一下。长剑划过,手臂上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更别说流血了。

    “没事?”张宇风失声,道:“幽泉看上去如此锋利,竟破不开分身的皮肤?”

    他有些不信,加大了力气,又在手臂上割了一下,还是没事。再加大力气,再割,仍然没事。

    如此反复试验,到了最后,分身站着不动,张宇风使出全身力气,在分身身上各处,狂劈,砍,刺,撩,划,累的气喘吁吁,却连分身头发丝都斩不断一根。

    “变~态!”张宇风不停的喘着粗气,将手中的剑扔给分身,道:“自己散开防御,将皮肤割开一点看看。”

    分身自不会反驳,接过幽泉,狠狠的在手臂上一划。

    皮肤终于被割开了半分,但在刹那间又愈合如初,被割的地方半点痕迹都没有。

    要不是分身就是自己,皮肤有明显被割开的感觉,张宇风都怀疑是不是仍然没有破开。

    没血,自动愈合?张宇风震惊非常,这也太过逆天了。霎时间,他想到自己从来没检查过分身的人体特征,暗道大意。要是分身徒具人表,不具人形呢?

    分身二话不说,直接盘膝下来,闭上眼睛,内视自身的人体器官,骨骼,血液等。半晌后,分身睁开了眼睛。

    有内脏,有骨骼,有一切人体该有的特征。除了…没有血液。

    “这是怎么回事?”张宇风迷茫道:“没有血液怎么活的?分身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思索了一阵,毫无头绪,张宇风叹了口气道:“罢了,也许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透。管它什么存在,至少可以确定分身对自己有益无害就是了?”

    这般想着,他心中一阵轻松,随即眼睛又有些火热。分身防御如此之强,以后与人战斗岂不是不管防御,只管横冲直撞的攻击即可,那还有谁是自己的对手?

    想是这样想,不过他也知道,他的分身不便暴露。而且仙家法术奇妙无比,未必就不能破开自己的防御了。

    不管如何,分身无论力量,还是防御,测试的结果都让张宇风非常满意。

    他心满意足的唤回分身,重叠后,眼睛在身上转了一圈,越看越是欢喜,一时玩心大起,拿起幽泉,又朝着左手臂砍了下去……

    “噗!”

    鲜血飞溅,张宇风“啊”地一声大叫,手中长剑立马仍在一旁,想也不想的捂住了伤口。

    “真是乐极生悲!”张宇风破口大骂,旋即摇了摇头,苦笑不已。

    刚刚一时心喜,没想到分身与本尊合体后,首先受力的居然是本尊。若不是在最后关头,他手上收了力气,又弹出分身来挡,这条手臂非斩断不可。

    不过,付出了鲜血的代价,也让张宇风收获了一份、在不暴露分身的情况下,运用分身的能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