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掌玄生灭 > 第四十七章 玄妙

第四十七章 玄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修炼中,她分出一股神识在体外,时刻关注着张宇风的变化。

    时间就在等待中悄然过去,转眼已经是一个半月。

    这一「日」,正在修炼的余萍萍忽然心有所感。她睫毛轻颤,睁开了美眸,情绪略显激动地看向了大茧,隐隐透着一股期待,还有一丝紧张。

    “咔嚓!”大茧身上出现了一丝裂痕,伴随着连绵不绝的咔咔声,裂痕越来越多,转眼间布满全身。

    随着“嘭”地一声响,大茧炸开,一个赤「裸」的人影直接弹坐起来,神情呆滞,茫然四顾,正是张宇风。

    “你醒了?”张宇风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的情况,耳边便响起一声惊喜声。随即便有一个温软的娇躯,扑进了自己的怀里,哭泣道:“你真的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娇躯紧紧的抱着自己,就像昏迷前一样,熟悉而温暖。

    张宇风心里闪过一丝柔情,抬起右手,轻缓地抚摸着余萍萍的秀发,默然不语。

    余萍萍察觉到张宇风的动作,哭声嘎然而止。不过,并没有阻止他,只是心脏砰砰乱跳,贴着张宇风胸膛的脸发烫的厉害,羞地无地自容。

    这一刻,她感觉放开张宇风也不是,接着抱着张宇风也不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张宇风显然也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回过神来,没有继续抚摸她的秀发,显然也觉得有些尴尬。

    他干咳一声道:“那啥?能不能先放开我?我要穿衣服。”

    “啊?”余萍萍一声惊呼,立刻松开了抱着张宇风的手。

    似乎为了验证张宇风的话,余萍萍美眸扫视了他一眼,又是一声惊呼,连忙捂脸转过身去,口中碎道:“流「氓」,无耻!”

    张宇风有些无语,心想:“是你扑过来的,我都没计较你揩了我的油,看光了我的身体,你反倒说我流氓无耻了。”

    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迅速取出一套衣服,遮住了身躯后,对余萍萍道:“好了!”

    余萍萍转过身来,脸上还徒自留着红云没有散去,看着张宇风的美眸中闪动着惊异。

    她刚刚惊鸿一瞥,看见了张宇风脖颈上挂着的指环,又见张宇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的衣服,很是好奇。

    张宇风被她看的心里有些发毛,强自镇定道:“怎么了?”

    余萍萍伸出玉一般的手指,指着张宇风的胸膛,道:“我刚刚看见你脖子上挂了一个指环,而且,石室中并没有你的衣服,你是从那指环中取出来的?难道你真的可以修炼?拥有灵识吗?”

    还不等张宇风回答,她又接着说道:“是了,你若不能修炼,如何连续斩杀四人?哎呀,我真笨,竟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对了!”她取出一个指环递给张宇风道:“这些都是你决斗胜利的战利品,长老让我交给你。”

    说着,她将张宇风昏迷后的情况讲了一遍,又道:“至于对手的积分全部划入了你的身份牌中。”

    张宇风默然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两位长老的恩情记在了心里。

    对于余萍萍的问题,他本想找个理由搪塞过去,见她这般说,也就作罢。既然她这样认为,那就这样认为吧,事实本是如此,只是有些出入而已。

    张宇风已经将她当成亲近的人,对亲近的人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下接过指环,只是告诫她道:“萍萍,我的情况有些特殊,一时半会也没办法跟你说清楚。你只需切记,莫要将我能修炼的事情宣扬出去,就让别人继续认为我是天生神力好了,明白吗?”

    余萍萍见他完全将自己当做亲近人的模样,心中一甜,看了他一眼,郑重道:“我知道了!”

    “咕噜……”

    这时,一阵饥肠饿肚的声音从张宇风腹部传来,余萍萍美眸扫来,狐疑地看着他。

    张宇风单手摸着后脑勺,尴尬不已,道:“我昏迷了多久?许是很久没有进食,肚子有些饿了。”

    余萍萍抿了抿红唇,笑道:“你昏迷已经有一个半月了,饿了很正常,只有到了金丹期才可以完全辟谷。”

    说罢,她玉手一翻,一瓶辟谷丹便出现在了她的手中,直接抛给张宇风,努嘴道:“喏,给你!”

    张宇风接过玉瓶,瞥了一眼她手中的指环,也不客气,直接倒出一粒,吞了下去。

    完了后,他咂了咂嘴道:“没有任何味道!”

    此情此景和余萍萍第一次给他辟谷丹时一模一样,两人相视一眼,皆咯咯笑了起来。

    “咕噜……”两人还没笑完,又是一阵饥肠饿肚的声音传来。

    二人双双一愣,余萍萍美眸再次盯着张宇风,狐疑道:“才刚刚吃过辟谷丹,为何还在咕咕叫?”

    张宇风双肩一怂,颇感无奈的道:“我也不知道,只感觉肚子还是很饿。”

    “那…那就再吃一颗吧!”余萍萍有些迟疑,道:“兴许是你昏迷太久,体能消耗太大,一颗不管用。”

    只是这话连她自己都不太确定,一般情况下,一颗辟谷丹都能管一个月不用进食,吃了一颗还肚子饿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张宇风微微颔首,只能如此了。

    他再次倒出一颗辟谷丹,胡吞下肚,细细感应体内变化。

    余萍萍一直盯着张宇风的神情,眼神带着一丝询问。

    片刻之后,张宇风迎上她的目光,摇了摇头。

    不等余萍萍再说,张宇风又倒出一颗吞了下去。

    静待片刻,感觉还是不够,倒出再吞。一直把整瓶的辟谷丹吞完了,饥饿感仍未消散,只是稍微有些缓和。

    余萍萍目瞪口呆,见过别人这样吃豆子的,没见过别人这样吃辟谷丹的。

    她艰难的吞了下口水道:“辟谷丹我没了,就算是有,估计也不够你吃。若要填饱肚子,只有去仙食楼了。”

    张宇风苦笑,点了点头道:“也好!萍萍,你先去外面等我,我大伤初愈,还需稳固一下自身。”

    “嗯!”余萍萍乖巧地应了一声,不便打扰他,只是关切的看了他一眼,款款起身,轻移莲步,走出了洞府。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一个没说要陪他去,一个也不一定非要她陪,却都理所当然的这般认为,显得一点都不突兀。

    待余萍萍走后,张宇风脸色凝重。

    他记得自己昏迷前,被刘伯扬全力一击,分身破碎倒入自己的体内。

    按理说,他与分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分身破碎,自己应该死了才是。

    如今不但没有死,反而感觉实力有所增强,这是怎么回事?

    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张宇风盘膝坐好,闭上眼睛,精神力探入体内。

    他首先要做的便是探查一番自身的情况。

    精神力在体内游走一圈,只见体内经脉,骨骼皆恢复了巅峰状态,完好无损。

    若要说与受伤前有所不同的,便是体内多了许多星星点点。他当然知道那些星星点点是什么,那是九彩神泥,他分身粉碎成的物质。

    张宇风心念一动,试图调集那些星点聚成分身,召唤出来。

    可是,这次重叠没有再显,取而代之的一阵剧烈的疼痛。

    张宇风赶紧停止了动作,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隐约明白了,他与分身似一体而非一体,非一体又似一体。

    总之其中的玄妙他也是似懂非懂。

    但是他却明白,分身是可以被打破的,分身破碎了他不一定死,而本尊死了那就是真死了。

    在刘伯扬一击中,本尊之所以没有跟着碎裂,应该是分身抵挡了大部分攻击后,又倒入体内护住了本尊全身,不然决没有幸免的可能。

    至于伤势的复原,应该是那些星星点点的作用。他对分身的一切知之入微,岂能不知道那些星点即使聚集起来,也比原来的分身小了一圈。

    分身再次救了自己一命,张宇风暗叹一声,分身救自己一次便少一圈,长此以往,是不是会有消失的一天?

    他不敢再想下去,分身作为自己最坚强的护盾和本尊实力的来源,是绝对不允许消失的。

    实力,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根本。

    想到提升实力,张宇风又有些牙疼。如今分身破碎,其识海也无法吸收玄气和让本尊进入,他的修炼将进入慢无可慢的「日」子。

    当务之急便是重新凝聚分身。

    可是分身的凝聚也得吞噬玄气,让本尊慢慢从天地中转化玄气,这得何年何月才能完成?

    没办法,时间再久也得去做,张宇风颇为无奈的收拾了下心情,目光落在了余萍萍给的指环上。

    “自己打生打死,还差点丢了性命,应该有点回报吧?”张宇风精神力一张,探入了指环内。

    首先看到的,是他的身份玉牌。

    张宇风心中一动,精神力卷起身份玉牌出现了自己的手中,稍一探查,便发现贡献点有七千之多。

    “这些人当真富裕!”张宇风感叹了一句。要知道他们还都是外门弟子,除了澜香的,三个人就有这么多,若是内门弟子和亲传弟子那还得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