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掌玄生灭 > 第六十六章 现世

第六十六章 现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却不是钟秀英又是何人?

    张宇风心中一突,硬着头皮再次抱拳道:“张……”

    话才刚刚出口,便被钟秀英笑着打断道:“好了!莫要乱套近乎,叫我姑姑还不如叫我师娘。”

    顿了顿,她语气一变,肃然道:“说吧!你为何而来?”

    张宇风吃了一惊,神色阴晴不定,心道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与自己那个便宜师父有一腿不成?若真是如此,那这一趟有戏了。

    他心中一喜,毫不迟疑道:“师娘,弟子为美颜丹而来。”

    钟秀英闻言并不吃惊,神色看不出喜怒。

    只见她取了一壶灵酒和一个玉杯,自斟自饮一杯后,道:“说下去!”

    “弟子有位朋友,因伤,发丝半截银白。曾听闻师娘的美颜丹有唤发青春之效,遂想讨要一颗,价格任开。”张宇风沉声说道,心里做好了被痛宰一顿的准备。

    钟秀英不答反问道:“你的那位朋友可是女子?”

    她把玩着手中的玉杯,抬起美眸看向张宇风,眼神有些严厉。

    “是!”张宇风如实回答,心里却有些疑惑,不知她问这个做甚?难道美颜丹只能女子服用。

    “可是名唤澜香?”钟秀英再次严厉的问道。

    张宇风一怔,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硬着头皮答道:“是!”

    “可是你的红颜知己?”钟秀英说着,身上徒然爆发出一股惊天威压,笼罩着张宇风。似乎张宇风回答若不让她满意,便会将张宇风压成肉泥。

    张宇风顿感呼吸不畅,做声不得,骨骼咯咯作响,头上似顶了一座大山,直「欲」将自己压得趴下。

    他豁然看向钟秀英,双眼如欲喷火,自己并未触犯于她,竟不由分说的朝自己动手,难道有了实力便可以不讲道理,为所欲为么?且澜香是不是自己的红颜知己,与她何「干」,凭地多管闲事?

    张宇风蛮劲发作,咬牙坚持,即使拼的骨头碎裂也不低头。

    “倒是有几分骨气。”钟秀英扫了一眼张宇风,摇了摇头道:“只有骨气没有实力也是枉然,我要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嘴上这般说着,威压却松了一松,气势凌人道:“说!”

    张宇风顿感呼吸顺畅了许多,压力也是大减,已经能开口说话。

    但是张宇风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冷着脸,将头撇向一边,对她理也不理。

    “骨头倒是挺硬。”钟秀英冷笑一声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

    说着威压重新合拢,比之之前,更要强上三分。

    张宇风身体一沉,眼看坚持不了多久,他心中憋屈,自己恭恭敬敬拿出诚意讨丹,不给也就罢了,还几次三番羞辱于自己,当自己泥捏的不成?

    同时,他心里也升起一股无力。纵使自己机缘不断,刻苦努力,面对实力高出自己一大截的修士,也是生死不由心,连动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当真悲催。

    想起黑衣罩头的澜香,张宇风心中一声叹息,愧疚难当。

    他的脸色忽得平静,一股莫名的力量在他体内运转,衣袍咔嚓嚓胀破撕裂,「裸」露在外的皮肤迅速变红,肌肉高高隆起,身影逐渐拔高,转眼间便化作了一个身高九丈的红色巨人。

    红色巨人初现世,钟秀英眼睁睁的看着俊秀的张宇风变成了一个狰狞的巨人,大惊失色。睫毛颤抖的厉害,心神一阵失守,威压顿时不稳。

    张宇风眼睛通红,神色狰狞,双手握拳,胸膛上的肌肉与脖颈上的动脉竟相喷张,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

    “吼!”

    声动四野,响彻云霄,徐徐传出很远,抒发出张宇风心中的郁气。

    这还不算完,

    趁着威压松动之际,他身形一跃,右臂握拳开弓,轮着沙包大的拳头对着钟秀英就是一拳。

    女子又如何?

    师娘又如何?

    不是对手又如何?

    张宇风的灵台已经完全失守,

    心中,

    眼中,

    只剩下杀意,

    誓要灭掉眼前令自己深痛恶觉的人。

    “放肆!”

    钟秀英终于回过神来,一声断喝。

    也不见她如何动作,身子一闪便出现在了还未攻来的巨人头顶。

    只见她曲指一弹,一颗清心丸便化作流光飞进了巨人口中。

    她小小的身影更是直接探出手掌,拍在巨人的天灵盖上,自身灵力化作一股清泉,源源不断的灌入巨人体内,并娇喝道:“醒来!”

    化身为巨人的张宇风,保持着攻击的动作顿在空中,双眼中的血红迅速淡了下去,化为了清明之色。

    他身体颤了一颤,额头离开了钟秀英的手掌,翻身朝地面坠落。

    在坠地的过程中,张宇风全身的肌肉像扎破了的气球一般干瘪下去,至落回地面,又重新变回了正常人的大小。

    张宇风单膝跪地,全身上下几乎只无片缕。

    他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喘气,流下的汗水几乎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摊水迹。

    片刻之后,张宇风才缓缓恢复了正常。

    他赶紧取出了一套衣服遮住了躯体,重新立起身来。

    钟秀英早已飞身落回了原来的位置上,一直冷眼旁观着张宇风的动作,没有丝毫避讳的意思。

    待张宇风停止了一切动作,她冷眼扫了一遍张宇风,开口道:“难怪可以几次三番番在他人手中逃得「性」命,原来你不但可以修炼,还有如此强大的练体功法,隐藏的真够深的。”

    张宇风顿住身行,低眉垂目,不言不语。

    钟秀英再次冷笑一声道:“若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撼动于我,那真是大错特错。年轻人,一点屈辱都受不了,如何能走的更远?若不是刚刚见你失去理智,我又与你师父有些「交」情,你便会被我以不敬之罪当场打死。而且打死你之后,我还一点事都没有,你信是不信?”

    虽然她刚刚出手帮助过自己,但张宇风对她半点好感皆无,不愿再听她废话下去。

    当即象征「性」的拱了拱手道:“长老若无其他吩咐,小子这就告辞了。”

    说着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张宇风连对她的称呼都变了,可见真的将她恨上了。

    至于钟秀英会不会将自己的秘密说出去,张宇风并不担心。

    若她想,刚刚在自己变身的时候,就会将自己擒住,强行「逼」问,或将自己扭「交」给天宫。

    但她没有,连问都没问,可见秉性不坏,也不是多舌之人。

    “站住!我这里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钟秀英豁然站起,怒声道。

    张宇风脚步一顿,缓缓转身,脸色平静地看着她道:“那你还想怎样?”

    似乎意识到自己情绪太过激烈,钟秀英语气一缓道:“你不想恢复澜香的发丝了?”

    张宇风神色一喜,并没有注意到她话中的歧意,迅速转身,上前一步,兴奋道:“师娘,你愿意卖我一颗美颜丹?”

    钟秀英重新坐了下来,把玩着杯中的灵酒,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宇风,似乎刚刚发怒的人不是她一样。

    “刚刚不是挺有骨气的吗?怎地脸变得如此之快?”

    张宇风一阵尴尬,也顾不得她笑话,急道:“一颗美颜丹多少灵石或贡献点?弟子这里还有些底子,应该可以购买得起。”

    钟秀英不答,轻轻抿了一口灵酒,抬眼看着张宇风,再次问道:“澜香是不是你的红颜知己?”

    “还来?”张宇风脸上的喜色消失,缓缓沉了下去。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低眼垂眉,又不说话了。

    钟秀英见他不答,自顾自道:“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咯?”

    张宇风仍然那副样子,没承认也没否认。

    “啪!”

    钟秀英豁然将手中的玉杯摔得粉碎,酒水四溅。

    张宇风吓了一跳,不知道这女人发得什么疯。

    抬眼看去,只见她满脸气愤,掀开珠帘,走到自己的面前,指着自己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侄女天仙一般的人儿,又倾心于你,你竟还不满足,处处沾花惹草。”

    张宇风哑然,竟无言以对。心道自己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澜香和余萍萍的身影在眼前闪过,他忽然感觉心中一阵茫然。

    “给我滚,以后不要再来这里了,丽华那傻妮子也别想再见到了。”钟秀英伸手一指门外,徒自气愤难平道。

    张宇风心中闪过一丝难以言明的愧疚,不知怎的,却对钟秀英的感观好了许多,再也没有一丝恨意。

    但他不可能真滚,他说过要助澜香恢复原来的相貌,便不会轻易退缩。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将头撇向一边,胸口起伏不断的钟秀英,神色诚恳道:“师娘,我对丽华仙子的心坚如磐石,天地可鉴。澜香是我的朋友,朋友有恙,我不可能坐视不管,还请师娘成全。”

    说着作了一揖,深深的拜了下去。

    钟秀英见他神色真诚,没有一丝做作的成份,脸色终于有所缓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