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掌玄生灭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恨你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恨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张宇风直接无视,目光略过她,看向了对面的白志辉。狂沙文学网

    白志辉知道他的意思,对着白绒儿的背影,柔声道:“绒儿,这是我跟他的事,你不要掺和,下去吧!”

    “我不!”白绒儿绪激动,突然张开双臂,作守护白志辉状。

    她美眸盯着张宇风,目露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杀我爹地。他已经为当年之事感到后悔了,且在我家祠堂供奉了你父亲的牌位,每烧香,夜夜忏悔。看在我爹地这般诚心的份上,放过他吧?”

    “笑话!”张宇风不为所动,冷哼一声道:“若我杀了你爹地,也如他这般,你答不答应?”

    白绒儿顿时凄然,眼泪夺眶而出,“是我们对不起你,我们向你道歉。若你不解恨,我今生愿意为你做牛做马,来替我爹地赎罪,只求你饶我爹地一命。”

    见白绒儿梨花带雨,哭成一个泪人,张宇风直感心烦意乱。

    他突然抬手一张,精神力随之喷涌而出,瞬间笼罩住白绒儿。

    白绒儿呼吸一窒,顿感闷气短,全动弹不得。

    白志辉手一伸,嘴巴张了张,到最后,却只剩下一声叹息。

    白绒儿倔强的看着张宇风,脸上毫无惧色。

    张宇风与之对视,神色冷漠,五指慢慢弯曲。

    随着他的动作,白绒儿闷哼一声,嘴角冒出鲜血,涓涓滴落。

    张宇风熟视无睹,控制白绒儿的手臂往旁边一甩,白绒儿顿时像断线风筝般向地面坠落。

    他下手自有分寸,并没有伤了白绒儿的命和根基,只是让白绒儿失去了行动力,省得她叽叽歪歪,再行阻挠。

    “你从小就是这样,听不得人劝阻,容不得人忤逆。张宇风,若你敢杀我爹地,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白绒儿声嘶力竭,话音刚落,便轰然砸落在地。

    张宇风的心狠狠的被揪了一下,片刻后就恢复了正常。

    他转首看向白志辉,冰冷无道:“你是自行了断,还是要我动手?”

    白志辉淡然一笑道:“每位修士都有自己的骄傲,放马过来吧,我也不会手下留。倘若你被我杀了,也怨不得人。”

    话落,他神色一肃,张嘴吐出一鼎丹炉,迎风便长,瞬间化为了三丈大小。

    丹炉斜挂在两人头顶的中间位置,喷出大片紫色火焰,朝张宇风汹涌扑来。

    张宇风神色波澜不惊,弹出两臂,心念一动间,焚天炎瞬间从他掌心冒出。

    两手斜向上齐推。

    焚天炎随着他的动作,化为两片火浪,悍然激而去。

    “噗嗤!”两种火焰半途相撞。

    紫色火焰不敌,瞬间倒卷而回。

    焚天炎去势不减,直吞没了整个丹炉。

    白志辉脸色一变。

    还不待他收回,却见黄色火焰中,丹炉融化变形,化作了一滴滴铁水,嗤嗤滴落。

    “噗!”白志辉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丹炉是他的本命灵器,丹炉受损,他的心神也跟着受了些伤。

    正当他打算舍弃丹炉,另使术法对付张宇风之时,却徒感识海一疼,眼前一花,体和脑袋便分了家。

    “不!”

    看着白志辉无头的尸体从高空坠落,斜坐于地上的白绒儿张着手,凄厉的喊道。

    随着嘭的一声,尸体砸落在她不远处。

    白绒儿立即跪爬上前,俯于尸体上大哭起来。

    半空中,张宇风提着白志辉的头颅,看了眼地面的景,叹了口气。

    正转离去,

    却见白绒儿豁然抬首,满脸泪痕夹着无限恨意的看着张宇风道:“张宇风,我在此发誓,上穷碧落下黄泉,我白绒儿,必杀你!”

    “随便你!”张宇风无喜无悲,俯视她道:“你要是有能力,随时可以来杀。”

    言罢,再不停留,转破空离去。

    白绒儿跪在白志辉无头的尸体旁,眼泪止不住的滑落。

    看着张宇风离去的背影,她双手握拳,声嘶力竭道:“张宇风,我恨你!”

    伤心绝的大喊声,在夜空中徐徐传出很远,悲痛,绝望,无助……

    还没飞远的张宇风,动作微微一顿。

    黑暗中,只看得到他的背影,看不清他的表。

    片刻后,他再次铁石心肠般的离开,往朱府的方向飞去。

    朱府。

    今晚的朱府格外安静,不知是不是和白府一样、在猜测张宇风要到来后,都将不相关的人等都给屏退了的缘故。

    此时,在朱府假山流水环绕的庭院中,一名着白袍,脸上布满小旮旯的青年坐于圆形的石桌旁,一遍又一遍的温着灵酒。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张宇风阔别十年的兄弟朱荣。

    石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灵灵菜。

    在朱荣的跟前和对面,分别摆放着一只空玉杯。

    跟前的玉杯自然是留给他自己的,对面的玉杯却不知道是留给谁的。

    隐藏在夜空中的张宇风,自然知道对面的玉杯就是给他的。

    他万般不愿碰见这种景,却还是避免不了。

    看着朱荣神色认真,没有丝毫不耐的一遍一遍温着酒,张宇风坚如磐石般的杀心忽然有所松动。

    他不知道呆会该怎么面对朱荣,也不知道今夜来到朱府到底是对是错?

    但有些事必须要去面对。

    张宇风收拾心,默了默,从夜空中一步踏出,落到了石桌的不远处,神色颇为复杂的看着朱荣。

    察觉到面前的动静,朱荣抬眼看去,见是张宇风,顿时大喜道:“风少,你怎么才来?等你很久了!”

    他似乎不知道张宇风此来的目的一般,连忙起走到张宇风的旁,捉张宇风的手臂夹于两手之间,拉着他就往石桌上拽。

    朱荣一边走,一边哈哈笑道:“来来来,你我兄弟十年未见,今晚要好好痛饮一番。”

    张宇风露出笑容,由着他拉着坐下。

    朱荣赶紧绕到对面落座,替张宇风和自己斟满灵酒,随即双手举杯,笑道:“来,先干为敬!”

    说着仰头一饮而尽。

    张宇风同举,也一饮而尽。

    “哈哈,痛快!”

    朱荣伸手拭去嘴角的酒水,兴奋的看了一眼张宇风,道:“再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