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掌玄生灭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恩断义绝

第一百八十一章 恩断义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他闭上了眼睛,扬起头,平静的道:“动手吧!”

    “父亲!”朱荣抬首悲呼,泣不成声。狂沙文学网

    朱逢源却不为所动。

    张宇风压下心中翻滚的杀意,深吸一口气道:“不必了!你有一个好儿子,我不杀你,杀你也怕脏了我的手。”

    说罢,他一脚跨上夜空,就要离去。

    却听见朱荣大声哭喊道:“父亲,不要!”

    张宇风蓦然回首。

    只见朱逢源睁着眼,嘴角冒出涓涓鲜血,带着一丝解脱,缓缓倒在了朱荣的怀中。

    “啊!啊!啊!”

    朱荣抱着自绝心脉而亡的朱逢源,悲天抢地,痛不生。

    张宇风脸上闪过一丝怜悯,不忍再看,低下眼,正回转。

    朱荣豁然抬起泪脸,看向他,带着一丝冷漠道:“等等!”

    张宇风张了张嘴,还来不及说些什么。

    却见朱荣张手一吸,摄寒刀于手,划过一道白芒,径直割下了怀中朱逢源的头颅,掷向了半空中的张宇风。

    张宇风下意识伸手接过,心神巨颤。

    朱荣带着无限恨意的看着他道:“从此两不相欠,恩!断!义!绝!”

    张宇风看了看手中的头颅,又看了看变得陌生的朱荣,嘴唇蠕动半晌,却做声不得。

    见他还不离去,朱荣神色徒然变得狰狞,咆哮道:“滚!”

    张宇风喉咙发堵,口剧烈起伏,再不停留,愤然转破空而去,消失在夜幕中。

    寒风起,夜已浓,灯火通明的庭院中,徒剩下朱荣抱着他父亲的无头尸体痛哭流涕。

    ……

    夜空中,张宇风泪涕齐迸,一口气狂飞了数十里,突然凌空停了下来。

    痛!

    好痛!

    心口像刀割一般,直让他难以呼吸。

    “自己做错了吗?”

    他自问没错!

    大仇不报,实在枉为人子,如何慰问在天之灵?

    可是,

    因此让自己的发小和兄弟失去父亲,变得和原来的自己一样满是痛苦和仇恨,又绝非自己心中所愿。

    奈何啊,天意如此!

    走到这一步,他也不曾后悔。

    “要恨要杀,由他们来吧!”

    张宇风仰起泪脸,努力压下激dàng)的绪,辨了辨方向,朝着记忆中‘家’的方向飞去。

    ……

    生不回,死不归,人去楼空家成灰。

    张宇风浮在半空,看着轮为废墟的张家府邸,心中悲凉,泪水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滑落。

    这里曾经有疼他的老爹,有慈的德正管家,有陪着自己长大玩耍的小欣,有许许多多童年美好的记忆。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一去不复返了。

    落下地来,张宇风踏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了进去。

    在轰倒的张府正堂处,他双膝重重跪地,痛哭道:“老爹,小欣,我回来了!”

    手臂一挥,白光闪过处,一座祭台落在了面前。

    张宇风摆上蜡烛,点上三只燃香。

    随即又是一挥,十颗头颅,叠加着落在了祭台上。

    “仇人皆已经伏诛,你们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张宇风泪水模糊了双眼,俯下去,连磕三个响头,哽咽抽泣着,良久不见起。

    四野静谧无人,只回dàng)着他若有若无的哭泣声。

    夜色如墨,冷风轻卷而过,凭添了几分寒意。

    突然,

    一阵风袭来,

    烛光随即而灭,兀自冒着青烟,袅袅飘dàng)升起。

    张宇风不自打了冷颤,哭声戛然而止。

    他抬起头,左右看了看,心中疑惑,不知这风从何而起。

    正当他准备再次点燃蜡烛时,

    眼角的余光,透过十个人头的缝隙中,却见对面,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黑影,似乎正朝着自己望来。

    “谁?”

    张宇风一声低喝,偏过头,再看过去时,却什么也没有。

    “难道自己眼花了!”

    张宇风心中疑惑,慢慢收回视线,再次点燃蜡烛时,却又透过人头的缝隙,看到了那个黑影。

    张宇风寒毛乍立。

    这次,他没有立即偏过头去,眼睛死死的盯着黑影。

    而黑影也似乎坦然不惧,与他静静的对视。

    “到底是人是鬼?”

    张宇风心中毛骨悚然,双目慢慢泛红,睁开天眼看去。

    只见黑影还是黑影,在他的破妄天眼下,一点变化也没有。

    他双眼骤然一眯,

    两道红芒激而出,合为一点,通过人头缝隙,闪电般击向了黑影。

    黑影动也不动,任由红芒击来。

    却见红芒径直穿过了黑影的体,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而黑影完好无损,连晃也没晃动一下。

    张宇风再也无法淡定,豁然起,抬眼看去。

    果见黑影再次消失不见。

    他天眼乱扫,将整个废墟探查了一遍,未有所获。

    张宇风不脊背发凉。

    若是修士还好,至少看的见,摸得着,即使再强,也可以斗上一斗。

    若是其他什么灵异脏物……

    想到这里,张宇风不寒而栗,他最怕这种未知的东西。

    恰在此时,

    眼角的余光,又撇见了祭台上的人头。

    张宇风直感觉它们徒然变得狰狞恐怖,让他更加毛骨悚然。

    “大仇得报,老爹和小欣也祭拜过了。夜已深,若回去晚了,怕是赶不上明天的秘境之行!”

    张宇风抬头看了看天,心中为自己找了个借口,慌忙腾空而起,落荒而逃。

    而他不知道的是,

    在他刚刚飞走后,那消失的黑影,再次在原地显现,这次却清晰无比。

    只见他一黑衣罩头,看不清容貌岁数。只是通过体的轮廓,看的清是个男。

    这黑衣人抬首看着张宇风离去的方向,久久不动。

    ……

    时已半夜,张宇风从天而降。

    刚刚落入仙舟的夹板上,

    却见舟门自动分开,里面传来方魁梧的声音道:“进来吧!”

    张宇风默了默,抬步走了进去。

    舟门在后缓缓闭合,嘎嘎声中,正好迎上了方魁梧关切的目光。

    他连忙上前,抱拳恭敬的叫了一声:“师尊!”

    方魁梧目光在他上扫了一圈。

    见他安然无恙,不松了口气,颔首笑道:“事都办完了?”

    张宇风点头道:“都办完了。”

    方魁梧也没问他去办了什么事,含笑道:“那就好!时间很晚了,赶紧歇息去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