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掌玄生灭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这就完了吗

第二百八十二章 这就完了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张宇风怔了一下,飞退站定,看了她一眼,点头道:“好,如你所愿!”

    白绒儿眼神复杂,轻咬红唇。

    片刻后,她神色变得坚定。

    她娇躯缓缓升至半空,手上印决快速变幻。

    顿时,悬浮在她身旁的丹炉“嗡”地一颤,表面亮起一条条纵横纹络,似熔浆般,一下子将其点燃。

    整个冒出熊熊烈火,炙烤得周围空间隐隐都有些扭曲。

    白绒儿法决一引,清喝一声:“疾!”

    “呜!”燃烧的丹炉便如离弦之箭,迅疾无比的击向了地面上的张宇风。

    张宇风抬头仰望,

    见一个巨大的火球在眼中极速放开,

    他神情微微凝重,不敢怠慢。

    后退一步沉身中,一声大喝,

    体内的分身便代替了本尊,浮现在了表面。

    而他整个人却忽然闭上了眼睛,处在了一种静默状态。

    刚刚做完这些,

    燃烧的丹炉呼啸而至,

    “嘭”地一声打了正着。

    张宇风的身躯晃都不晃一下,整个人似老僧入定,又似磐石一般,岿然不动。

    但,这次的攻击显然不只是一次。

    燃烧的丹炉呜呜旋转,来而往返,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或撞或砸。如狂风暴雨般,极速击打,连绵不断。

    几百次下来,张宇风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模样无比凄惨,已没了个人形。

    但他依旧不动如松,任由攻击临身。

    半空中的白绒儿眼眸巨颤。

    似是终究熬不过自己的内心,白绒儿法决一收,

    燃烧的丹炉立即飞回,悬浮在她身旁不动。

    张宇风缓缓睁开血眼,抬首看向她,漠然道:“现在,你满意了吗?”

    白绒儿红唇张了张,作声不得。

    她虽极力压制,娇躯仍止不住的颤抖。

    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

    有张宇风的,也有她爹地的,还有那所谓的情意和可笑的决心。

    蓦然,她清啸一声,神色决然中带着一丝疯狂,法决一引,直指下方的张宇风。

    “嗡!”

    悬浮在她身旁的燃烧丹炉大颤,整个体积又膨大了几分,呜呜旋转而去,倒扣在了张宇风的头顶。

    其盖自开,涌出一股莫名力量束缚张宇风的同时,传出一股极大吸力。

    血人似的张宇风,抬头仰望,漠然视之。竟毫不抵抗,任由它嗖地一下吸了进去。

    白绒儿法决再变,做了个挤压的手势,眼泪滚滚而落,颤喝道:“炼!”

    “噗!”

    巨大的火浪自丹炉周身凶猛涌出。

    片刻之后,

    火焰缓缓熄灭。

    丹炉缩至小巧模样,重新飞回了白绒儿的手中。

    而白绒儿似是被抽去了全身的力气一般,手托丹炉落地时,几乎站立不稳。

    她眼泪落地更急,喃喃道:“都结束了……爹地,女儿终于为你报仇了!”

    观众哗然,几不可置信,纷纷忍不住直问:“这就完了吗……?”

    便在这时,

    擂台上,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道:“现在就哭丧,是不是太早了点?”

    白绒儿娇躯一震,心中似喜似怒,急目四顾。

    正见一个完整的张宇风,似是凭空出现,手握土黄色剑芒一拳打了过来。

    她心中惊怒,想要躲避已来不及,只得祭起丹炉往身前一挡。

    “铛!”

    张宇风拳头落在丹炉上,发出一声沉闷声响。

    丹炉砸回,直接撞在了白绒儿的腹部。

    “噗!”

    白绒儿喷出一口鲜血,飞出很远才跌坐在地。

    张宇风缓缓收拳回身,弹了弹衣袖,那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就连先前的伤势,都在斗姆泉的修复下恢复如初。且还抽空换了身干净的衣裳。

    却原来,他被收入丹炉炼化之际,身躯缩小,直接从丹炉出气孔中钻了回来。

    此技他从未暴露过,是故无人看得懂。

    当然,澜香除外!

    张宇风看着地上的白绒儿,神色一贯的漠然道:“再教你一条,不管敌人有没有死透,只要你还在战斗场地中,起码的警觉应该要有。

    刚刚我若想杀你,你早就身首异处了!”

    白绒儿一手撑地,一手捂住伤处,嘴角的鲜血触目惊心。

    她痛恨的看着张宇风,双目盈泪,呛声道:“那你杀呀,你为什么不杀?”

    张宇风摇头道:“我已经报仇,杀你已没必要。”

    白绒儿咬牙道:“留着我,总有一天会杀了你的!”

    张宇风无所谓道:“随便!”

    说罢,转身,正要离去。

    却突然不知想到了什么,脚步一顿,微微回首,又道:“不过,你战力如此渣渣,行走在外还是小心点好。莫要等不到那天,自己就先死了。”

    其实,白绒儿并没有他说的那么不堪。

    无非是有了那丝牵绊,才显得束手束脚。

    若没有这些,白绒儿的表现或能更加强悍。

    但,女儿心事,张宇风榆木脑袋,又岂能知晓!

    他话音一落,号牌上的数字再变,

    一团白光显现,裹着他的身影就要消失。

    却在此时,白绒儿朝他声嘶力竭地喊道:“张宇风,我恨你!”

    一如一年前,那个令她伤心欲绝的夜晚……

    张宇风身形一颤,下一刻,人就消失不见。

    云颠之上。

    黄重远目露疑惑道:“先前那青年着的是地路宫服,此女子着的是天路宫服,两人显然是天地二路的弟子。但与玄路的张宇风八竿子都打不着,为何与他有如此血海深仇?”

    说话间他目光看向了幕无忧,闫静,一心三人。

    其他三宗宗主也都向他三人看去。

    幕无忧微微一笑道:“他们的父亲同为张家镇驻守弟子。这么说,诸位宗主想必明白了吧?”

    四位宗主几乎同时一怔。

    其他三宗的宗主脸色立即黑了下来。

    他们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有所耳闻,岂会不知道张宇风就是斩杀他们各路驻守弟子的罪魁祸首?

    但先前已经应承过幕无忧,再追究就显得反复无常,出尔反尔了。

    不过,这不算什么,他们关心的还是另一件事。

    顿时,一个个将目光投向了黄重远。

    黄重远明白他们的意思。

    但此刻,他心里有些懊恼,悔不当初没有深入了解,此刻再想详查,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