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掌玄生灭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租赁

第三百二十七章 租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但见四人脸色扭曲,颇为狰狞,显然皆在承受无法想象的痛苦。

    其他三人的神态自然是真,张宇风的神态当然是假。

    没办法,若他显得自若从容,则太过另类。保不定还没进入紫翠宫,便会被人捉去解剖。

    这显然不符合他的本意。

    张宇风面上狰狞,心里却在盘算,心想着是一举成为亲传弟子,还是成为内门弟子。

    成为亲传弟子,自然更容易接近丹方,但太过引人注意,一不小心便会暴露。

    若成为内门弟子,虽说与丹方无缘,但胜在隐蔽,可日后缓缓图之。

    权衡了一番后,他心中有了计较,打定主意成为内门弟子。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

    他可以想象的到,截天宫一役后,定有许多人在找他,还是小心谨慎点好。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他的事早已引起了轰动,天地玄黄四路,几乎每个势力都有追捕他的影像玉简。

    追捕他的理由是半妖,人人得而诛之。

    但真实目的不言而喻。

    此事,张宇风出来的时日较短,尚且不知,日后就会知晓。

    十息刚过,张宇风立刻重新撑开护体灵光,脸上换上了如释重负、劫后余生的表情。

    观其他三人,也同样如此,没有一人超过十息。

    老实说,张宇风倒有点佩服另外的三人了。

    他是作弊,算不得什么本事。

    但这三人可是完全靠自身硬抗下来的。

    张宇风扪心自问,若与他们调换一下,自己能否抗下来是未可知。

    随着他们四人身上的护体灵光亮起,预示着这第一关的考核正式结束。

    众人的目光,又都集中在对面三人身上。

    “很好!”执事扫了还盘膝在场中的众人一眼,淡然道:“尔等已经通过了第一关。”

    现,可参加余下来的考核,冲击更高等级的弟子。

    也可放弃,就此定格。

    如何抉择,你们自行考虑,我给你们三息时间。”

    话音一落,他便开始计数,口中无情的缓缓报出:

    “一!”

    “二!”

    “我放弃!”那执事还未报完,却见那五短三粗的青年,站起身来,高声道。

    张宇风佯叹一声,同样站起身来,看着那执事道:“我也放弃!”

    那一胖一瘦的中年女子互相对了眼,齐齐站起身来,异口同声道:“我亦然!”

    四人放弃,众人并不意外。

    毕竟成为内门弟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想再进一步,肯定难如登天。他们不愿浪费时间自取其辱,完全可以理解。

    除了他们四人外,还有一些坚持了三息的也陆续放弃。

    余者或是心有不甘,还想参加剩下的考核,再博它一搏。

    执事淡淡点头,左右弟子立即而出。

    右边的弟子引导还未放弃的众人,融入右边未考核的队伍中,带领他们继续参加剩下的考核。

    而左边的弟子则走到放弃的张宇风等人身前,面无表情道:“你们随我来,我带你们前去登记并领取新进弟子物品。”

    说罢转身,朝一个巨大的白玉拱门走去。

    其内正是大阵笼罩,紫翠宫真正的所在。

    张宇风等人眼中皆隐有激动,连忙跟上。

    而右边的众人,则在执事与另一名弟子的带领下,通往了另一个白玉拱门,去迎接挑战第二关。

    临进之际,那放.浪女子转首看了张宇风的背影一眼,神色有些复杂。

    她没想到张宇风真的通过了第一关,还成为了内门弟子,心中没由得泛起阵阵酸味。

    直感觉面上火辣辣的,似是被人狠狠的抽了一耳光。

    带着一丝怨恨与恶毒,她的身形踏入了拱门内,消失不见。

    ※※※

    除主修之外,紫翠宫与截天宫的规章制度相差仿佛。

    对于弟子同样都是采用放养模式,赐下几层修炼口诀后,便让他们自行修炼。

    登记完毕,领了内门弟子相关物品的张宇风相互印证下,很快对紫翠宫有了大概了解。

    明白当下首要的,是找到一处落脚的地方。

    无论是外门还是内门弟子,紫翠宫自然有其住处。

    但那不是张宇风想要的。

    他的目标是亲传弟子的山峰所在。

    缘何?

    自然不是因为看中了其上的灵气更加充沛,而是另有目的。

    在付出了几块中品灵石与领路的弟子后,张宇风得到了亲传弟子居住地方的路线。

    御剑一路疾驰,不消个把时辰,便来到了目的地。

    随意选择了一座山峰,张宇风落了下去。

    收剑朝护峰阵外的两个守门弟子抱拳道:“新晋内门弟子澜风,欲租赁一间炼丹室,还请两位师弟行个方便。”

    那守卫弟子是两个青年,皆身着白衣,一看就知道是外门弟子。

    但他们神色,却是桀骜中透着不耐。

    其中一人朝张宇风喝道:“滚,我峰炼丹室满了,自去别处,莫来烦我们!”

    张宇风刹那愠怒,眼中寒光一闪,豁然朝二人扫了过去。

    这是怎样的一种眼神啊!

    二人直感觉煞气扑面,

    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立于尸山血海的远古凶兽,骇得二人咯噔噔退后了几步。

    另一人说话都不利索了,舌头打结道:“你,你,你待怎样?”

    张宇风神色阴沉,再不理会二人,转身就走。

    一直等他走出了很远,两人才收起了恐惧,平复了下来。

    那先开口的青年盯着张宇风远去的背影,面有愤恨,呸了一声道:“装模作样,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简直就是个孬.种!”

    另一个青年也是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

    这人啊,有时候就是贱!

    你不教训他,他还当你是懦夫。

    只有把他们打的痛了,打的狠了,他们才能深刻的认识到你不好惹。

    张宇风不是不想教训他们。

    若换做以前,他肯定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但今时不同往日,他又所图不小,不愿闹事引人注意,索性只有忍了。

    来到另一座山峰前,同样报出了目的。

    虽然此峰的守卫不像之前的那两人般态度恶劣,但也是以相同的理由,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他,让他再寻他家。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