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掌玄生灭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龙啸天?

第三百三十六章 龙啸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化身白绒儿的张宇风,只感觉周身和身份玉牌同时一热,便穿过了漩涡,踏进了丹道塔第七层中。顶点x23us

    甫一现身,他没有立即移步,而是双目暗藏警惕,扫视四周。

    只是让他略怔的是,里面别说危险,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略微思索了下,他很快释然了。

    这丹道塔第七层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能进的就那么几个。

    估计除了白绒儿每天进出外,其他有资格进的几个老家伙也不会没事天天往这里跑。

    如此更好,这更方便他行事了。

    张宇风暗自松了口气的同时,脸上隐有激动,立即上前,查探起这里的所有来。

    第七层呈八面菱形,里面的空间颇大。

    一鼎古朴高大的火红丹炉外摆放在中央位置,几个坐垫整齐的置于地面围了丹炉一圈。

    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布置,所以显得异常空旷。

    张宇风的关注点也不是这鼎丹炉,而是围起整个第七层的八块巨大玉璧。

    其上波光粼粼,光芒流转。

    不用想,阴阳两丹之术,必藏在其中两块之上。

    张宇风没有迟疑,立即走到一块玉璧之下,聚起精神力,直接探入了其中。

    无形中仿佛一声轰鸣,“化婴丹”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立即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然后是密密麻麻,一连串的金光小字。

    这块玉璧上收录的,赫然便是一枚助人化婴的丹方。

    不过,这枚丹方神则神矣,却并不是张宇风想要的。

    他连看都懒得看,精神力直接从这块玉璧中退出,然后快步走到另一块玉璧下,查看起来。

    这块玉璧上收录的是一枚叫做《离火丹》的丹方。

    顾名思义,就是保护修士不受火焰伤害的丹药,看起来也很是神异。

    不过,仍然不是张宇风想要的。

    他立刻再次换到了下一块的玉璧前查探。

    《生骨丹》,

    不是!

    下一个。

    《增寿丹》,

    不是!

    再下一个……

    张宇风一连查探了六块玉璧,均是些外界难得一见的丹方,却均不是他想要的。

    来到第七块玉璧前站定,张宇风心中忐忑的同时,也有些希冀。

    只剩下两块玉璧了,若招魂丹收录在此,必在这两块玉璧之上。

    平复了下心绪,张宇风展开精神力,探了进去。

    霎时,整个人忽然愣在了当场。

    空的!

    第七块玉璧居然是空的!

    一个字都没有!

    张宇风刹那间失魂落魄,心中不停的碎念:“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的双眼瞬间通红,猛地抬头看向第八块玉璧。

    而后快步走到跟前,聚出精神力,带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探了进去。

    只是,他注定要失望。

    第八块玉璧如那第七块一样,也是空的,一个字都没有!

    张宇风如遭雷击,整个人瘫软在地,神色痛苦,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自他耳边响起道:“你找的可是这个?”

    这声音很是熟悉,张宇风浑身一震,寻源望去。

    只见半空中,一个白发白须白袍的身影缓缓凝实,手里还托着一枚光芒流转的卷轴,神色淡漠的看着自己。

    “龙啸天!”张宇风下巴都差点惊掉,一下子弹跳而起,忍不住失声惊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与此同时,碧月峰,后山。

    “嗖,嗖,嗖……”几十道破空声响起,化作了一个个人影落到了张宇风所在的炼丹室外。

    这些人有男有女,身上皆留有岁月的痕迹,一个个目光深沉,气息强大。

    赫然全是紫翠宫的出窍老怪。

    为首之人是一个龙头凤眼的虎须大汉,气息雄浑,面色威严。

    正是紫翠宫的宫主,金洪。

    他目光如电,看了炼丹室一眼,挥手轻喝道:“围起来!”

    立刻有大半人散开,将炼丹室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并都调起体内的灵力,含而不发,随时准备出击。

    金洪向一旁的梅友投去询问的目光,道:“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梅友拱手行了一礼,道:“此人仍在里面,不曾离开。”

    “好!”金洪神色慎重,对左右吩咐道:“留几个守在门外,其他人跟我进去。”

    说罢,龙行虎步,率先向炼丹室里面走去。

    在他身边的人立刻再次分成两波,一波守在出口,一波跟上了他。

    其实,对付一个小小的金丹,他如此安排,实在是多此一举。

    但据说张宇风此人狡诈多端,战力强悍,能人所不能,他不得不多做布置,严阵以待。

    炼丹室石门大开,众人已经得知是白绒儿所为,是故并不感到惊奇,一行人径直踏入其内。

    来到丹炉旁站定,金洪朝梅友使了个眼色。

    梅友怔了下,心中苦涩。

    据玉简上介绍曾言,张宇风此子可是能力战道成期的人物。

    若里面真的是他,拼起命来,自己首当其中,生死还真是两说。

    但宫主之命又不得不从,无奈,他只有硬着头皮上前了。

    身为出窍老怪,梅友气势还是有的,想让他好好叫门,把张宇风请出来,是不可能的。

    左右都是这个结果,梅友把心一横,上前对着石门就是一拳轰出。

    “嘭!”

    石门瞬间碎成粉末,向里面轰去。

    其内,正盘膝于石床上,研习白绒儿炼丹手札的张宇风,豁然睁开了眼睛。

    两手握着的玉简,也从眉心上拿了下来,冷冷的看着门外。

    挥散石灰,几步走进来的梅友,刚好对上张宇风的目光,心中顿时就是一个激灵,立刻调集体内灵力,暗自防备。

    张宇风心中冷笑,面上却无异色,只冷目凝实着梅友,道:“你是谁?为何闯入此间毁我石门?”

    见张宇风没有动手,梅友暗自松了口气,定了定神道:“我是宫中长老梅友,宫主法驾亲临,有事想向你求证,此刻就在外室,出去吧。”

    说罢,目光盯着张宇风,侧身让出了道来,等着。

    张宇风一听,脸色立刻变了,貌似惶恐的不得了。

    他立刻收起玉简,跃下了石床,快步向外走去。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