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017章 遥寄余生(11)

第1017章 遥寄余生(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快穿:男神,有点燃!最新章节!

    “可是我看宋小姐过得很好,快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方了。”男人余光收回,继续喝汤,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着白瓷的汤匙,衬得整只手都如白瓷一般。

    “你叫我来,就是想和我说这个?”

    男人放下汤匙,将汤碗放下,转过身来。

    墨瞳里倒影着初筝的模样,他抬步靠近初筝,两人间距离不断缩短。

    直到面对面,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男人微微错开,错过初筝脸颊,鼻尖轻轻的嗅了嗅。

    “宋小姐身上的味道,有些熟悉。”

    “……”

    男人慵懒的声音继续响起:“那天晚上……是宋小姐吧?”打他的那个人,和她身形差不多,不过他也不是很确定。

    初筝镇定脸:“哪天晚上?”

    想诓我!

    没门!

    男人微微沉默下,然后起身,拉开与初筝的距离。

    “你叫什么?”

    “宋初筝。”

    男人挑眉:“宋小姐还真是诚实。”

    “嗯。”

    我就是这么诚实的人!

    像是这样的好人找都找不到。

    两个人其实都心知肚明。

    初筝之前在金色阳光外面,说出来的话,就是要让他去查。

    让他知道,宋家送来的人,不是宋嫣然。

    “宋家拿你来替代宋嫣然,你怨恨他们吗?”男人指尖搭在台子上,目光透过窗户望向外面:“你也是宋家千金,本该过着和宋嫣然一样的生活,却在乡下过了十几年,回来又被送到这里来,宋小姐,你怨恨吗?”

    初筝语气冷淡:“不。”

    男人回眸,带着几分好奇和探究:“为何?”

    初筝:“没必要。”

    那是原主的人生,不是她的。

    她为何要去怨恨。

    至于原主怨恨与否,她怎么知道。

    “那你怨恨我吗?”男人又问:“怨恨我将你关在这里吗?”

    “我想走就走。”初筝抬眸,迎着他的目光,不卑不亢的直视:“你真以为能关住我。”

    女孩子声音清冽,每个字都很平常,可是组合在一起,无端的透着嚣张。

    “哦?”男人语调微微拖长,墨瞳微微眯了下:“那宋小姐为何不走?”

    别墅里里外外都的保镖。

    真的要是连一个小丫头都看不住,那他也得提点一下了。

    初筝理直气壮:“这里挺好,有吃有喝有人伺候,为何要走。”除了办事不太方便需要爬墙。

    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

    为了前面的方便,克服一下翻墙,也是可以的。

    大佬不在乎这点小细节。

    “……”

    “先生。”白叔在门口叩了两下门。

    两人似乎有话说,初筝不用别人赶,自己走了。

    余烬盯着女孩子的背脊,若有所思的将手指搭在唇边。

    白叔关上门,走进来:“先生。”

    “她真的是在乡下生活十几年?”

    白叔愣了下,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余烬问的初筝。

    “是的。”白叔道。

    余烬慢条斯理的问:“你觉得她像是在乡下生活十几年的人吗?”

    “……”

    不像!

    宋小姐刚来的时候,哭哭闹闹,精神状态一直不太好,不过从气质上看,那个时候的宋小姐,确实像是在乡下生活十几年的人。

    但是自从这位宋小姐第二次自杀后。

    她身上的气质就变了。

    即便是真正的豪门千金,也许都没有她这样的气质。

    “先生,您怀疑她……”

    白叔之前也怀疑被掉包。

    可是这人一直在他眼皮子底下,怎么能掉包呢?医院之前的检查也没问题,确确实实是一个人。

    “有意思。”

    余烬压低睫羽,指尖捏着汤匙,搅了搅里面的汤:“什么事。”

    “先生,您受了伤,那边还去吗?”

    “去,为何不去。”余烬散漫的道:“不去他们还以为我死了呢。”

    白叔有些担心余烬的伤,但先生决定的事,他阻拦不了,只试探性的问:“那宋小姐?”

    “给她挑身好看的。”

    “……是。”

    -

    初筝看着送到自己房间来的礼服和首饰。

    “干什么?”

    白叔还是那么一副样子:“宋小姐,今天晚上先生要带您出席一场宴会,请您准备一下。”

    “他带我去,我就要去?”初筝靠着化妆台:“凭什么。”

    “……”

    凭什么?

    白叔被这个问题给搞得有点懵。

    以先生的身份,真想带谁出席,还用得着凭什么吗?

    不倒贴过来都算矜持了。

    现在这宋小姐竟然问凭什么……

    他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问题的啊!!

    管家好难!

    “宋小姐好好准备一下。”白叔微笑着颔首,然后迅速退出房间。

    初筝没兴趣参加什么宴会。

    自然不会准备什么。

    所以等到要出发的时候,初筝还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看书。

    “宋小姐您准备好了吗?”

    “我没说要去。”初筝翻过一页书。

    “……”

    如果初筝和他闹,白叔大概还有点法子。

    可是初筝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着,谁来也不好使的状态,白叔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白叔奈何不了初筝,他退出去,上楼去和余烬禀报。

    余烬没让白叔再来,而是亲自过来了。

    他换了一身比较正式的衣服……不是西装,就是比较正式的休闲服。

    看上去随意,但又不是特别随意。

    有几分缱绻的散漫气质。

    余烬走到沙发对面坐下:“宋小姐不想和我出门?”

    “不想。”

    “宋小姐,你还记得自己为何在这里吗?”余烬往后靠着沙发,懒洋洋的掀着眼帘瞧她。

    “记得。”

    “既然记得,那宋小姐,你觉得自己有拒绝我的权利吗?”

    初筝合上书,抬眸看过去。

    白叔站在旁边,看着这无声两人对视。

    余烬总是懒洋洋的样子,看上去没什么危险似的,然而事实却不是如此。

    而初筝周身都透着一股子冷意,直接拒人三尺。

    这两个人此时面对面坐着,白叔莫名有点心惊肉跳。

    像是看见两位大佬分庭抗衡的局面。

    初筝将书扔到桌子上,手往旁边的扶手上一搭:“你要邀请我?”

    余烬愣了下。

    片刻后,男人起身,还很正式的整理下衣服,朝着初筝伸出手:“有那个荣幸吗?”

    初筝看着递到面前的手,目光从他手腕,移到指尖。

    漂亮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一双手。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