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学霸小甜妻 > 1432,甘之如饴

1432,甘之如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童翘笑笑,应该是她想多了,“没什么,继续。”

    陆靳深吻住童翘的唇,略带薄茧的大手在她嫩滑的肌肤上游走,点燃一簇簇暧昧的火焰。

    童翘在陆靳深的带领下彻底的放飞自我,由着他深埋进她的身体里。

    一个婉转嘤咛。

    一个肆意驰骋。

    两人忘我缠绵。

    一室痴缠,淋漓尽致。

    仿佛这天地间只有他们俩,索求、热烈和激情,这些足以让她忘却一切,只为他呼吸和悸动。

    一场酣战过后,两人相拥着耳鬓厮磨,低笑亲吻,身体里的情潮还没褪却,却因为再一次的亲吻,热浪再次沸腾,又是一场天翻地覆的激战……

    童翘不知道陆靳深要了她多少次,只记得他动作狂野,似乎像久经饥饿的猛兽,看见她这块香肉,便肆意的拆吞,丝毫不懂得怜香惜玉。

    虽然快被他碾压成渣,但是童翘却爱死了跟他彻底纠缠的那种刺激和热烈。

    这才是真男人!

    ……

    翌日,快到中午童翘才幽幽转醒,醒来床上已经没了陆靳深的人,她动了动自己的胳膊,酸得有些抬不起来,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昨晚春宵一夜的旖旎画面在脑海里一一闪过。

    原来和喜欢的人睡,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

    即便被他折腾得浑身酸痛,也甘之如饴。

    童翘掀开被子,看着雪白的肌肤上那些触目惊心的暧昧痕迹,有些目瞪口呆,低声喃喃,“这也太狠了吧?”

    童翘起床,洗漱好,换了一件长袖雪纺衫和黑色小脚铅笔裤,将身上的痕迹掩盖,只是脖子上的草莓却是没办法了。

    大夏天,总不能让她戴围巾吧?

    算了,这两天待家里不出门了。

    童翘打开房门便听见楼下传来说话声,听声音有些陌生,童翘站在栏杆处往下看,看见沙发上坐了两个年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人,一男一女。

    陆子谦正和他们在说话。

    陆靳深坐在一旁相陪,许是感受到了她的视线,他抬头朝楼上看来,问:“醒了?”

    童翘“嗯了一声,随着陆靳深问话,那两位老人也抬头朝她这边看了过来。

    陆靳深站起身来,望着童翘说:“下来,给你介绍两个人。”

    童翘犹豫了一下,脖子上都是痕迹怎么见人?

    但是那两位老人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她也不好推迟,只能硬着头皮下楼了。

    陆靳深视线指了指沙发上的两位老人,给童翘介绍,“他们是子华的爸妈,徐叔,刘姨。”

    童翘笑着打招呼,“徐叔,刘姨。”

    刘聆凤笑着说:“你就是靳深的妻子,翘儿吧?”

    童翘点头。

    刘聆凤点点头,“不错,一看就是一个好姑娘。”

    徐德昌有些不苟言笑,探究的目光一直落在童翘身上。

    陆子谦有些担忧的视线落在童翘脖子上,仰着小脑袋,一脸天真的问:“童翘,你的脖子怎么了?是不是被蚊子咬了皮肤过敏?”

    饶是童翘脸皮一向不算薄,这会儿也红了脸,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个……我……”童翘将求救埋怨的视线看向陆靳深。

    陆靳深一派沉静,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感觉,且大言不惭的对陆子谦说:“大概是,你以后最好别在她房间吃零食,那些装零食的包装袋遭蚊子。”

    陆子谦撇了撇小嘴,在心里嘀咕:明明童翘吃的零食比他吃的多,怎么都怪他?

    但是碍于陆靳深的威严,不敢顶嘴,陆子谦不情愿的点点小脑袋,“知道了。”

    陆靳深的话骗骗小孩子可以,但是徐德昌和刘聆凤都是过来人,怎么可能会信?

    徐德昌朝陆子谦招招手,“子谦,到徐爷爷这儿来。”

    陆子谦扭扭小屁股从沙发上滑下来,从刘聆凤的身边跑到徐德昌跟前,“徐爷爷。”

    徐德昌抬手摸着陆子谦的小脑袋,视线却看着陆靳深,“教育孩子需要以身作则,说谎可不是什么美德。”

    童翘本来就挺尴尬,这会儿徐德昌这样一说,她羞得想钻地缝。

    陆靳深点头,语气尊敬,“记住了。”

    刘聆凤嗔了徐德昌一眼,“老头子,你瞎说什么呢?”之后又看向陆靳深和童翘,“他就是这个臭脾气,你们甭搭理他。”

    徐德昌老脸一扳,一脸正色,“我怎么又臭脾气了?我说的是事实。”

    “上纲上线了是不是?”刘聆凤微瞪了徐德昌一眼。

    徐德昌哼唧一声,转开头和陆子谦说话。

    刘聆凤起身,来到童翘跟前,语气温和,“陪阿姨去花园走走好吗?”

    童翘点头。

    两人并肩出了别墅朝花园走去。

    路上,刘聆凤一脸歉意的说:“我家老头子就那个脾气,你别往心里去。”

    童翘笑着点头,“虽然场面有些尴尬,但是我还蛮喜欢徐叔的性子,心直口快,不藏着掖着。”

    刘聆凤愣怔一瞬,随即笑了起来,这次她的笑和之前礼貌性的笑不一样,看得出来是发自内心的笑,“我说他就是那茅坑上的石头,又臭又硬,性子比驴还倔,到你这里倒成了心直口快了。”

    前方有一条排水沟,童翘见刘聆凤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怕她没看见,忙出手扶着她的手臂,“小心,有水沟。”

    “嗳。”刘聆凤应得甚是甜软,看童翘的视线又多了一分喜爱,沉默走了几步,说:“老头子因为靳深将子谦的身世告诉你了正生闷气呢。”

    童翘说:“刘姨你放心,我一定对这件事守口如瓶。”

    刘聆凤点头,“我信你,但是我家那口子吧,脾气有点倔,一时半会儿那口气只怕难以消化,你多担待。”

    “没事,徐叔会生气很正常,子谦是他的孙子,他忍着不相认,就是希望他过得好,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我能理解徐叔的心情。”

    刘聆凤没想到童翘这么善解人意,这么好的女人,定能好好善待她的孙子,她停住脚步,握住童翘的手,“你是个好孩子,值得靳深喜欢,阿姨希望你们幸福。”

    童翘知道刘聆凤和徐德昌对陆靳深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们是徐子华的父母,而徐子华又救了陆靳深的命,昨天他们才领证,今天两位老人就来了,想来肯定是陆靳深安排的,应该是想两人的婚事征求他们的同意。

    得到刘聆凤的祝福,童翘心里特别高兴,剩下来只要搞定徐德昌就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