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三十四节 宫变(2)

第一千两百三十四节 宫变(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深夜的建章宫,宫阙森森,影影绰绰,四下一片漆黑。

    但对曾在这宫中日夜值守十几年的霍光来说,哪怕闭上眼睛,他也能知道每一个宫阙的走廊宽窄、方向,每一座庭院的门户。

    “这里是天梁宫的南部……”从甬道出来后,他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自己的位置。

    然后,他就笑了起来:“天助我也!”

    天梁宫是这建章宫中最适合隐蔽地方,通过天梁宫,走鼓簧殿,只需两刻钟,他就可以接近建章宫的核心玉堂殿附近。

    但他知道,他不能这样做。

    因为,现在的玉堂殿,必然是大军猬集,戒备森严。

    “一刻钟后发信号!”霍光转身对一个他的亲信家臣吩咐:“其他人随我来!”

    于是,他率着这秘密潜入宫阙的数百武士、家臣,披甲执锐,顺着僻静的宫阙回廊,一路向着天梁宫秘密前进。

    路上,他自是遇到两支小规模的巡逻卫队。

    但被霍光轻松解决,然后他命自己的亲信,换上还带着血的宫阙卫兵衣甲,继续保持着原本的巡逻队伍。

    而他本人,则带着剩下的人,在那两支卫队掩护下,悄然进入天梁宫,并解决了天梁宫里的十几个留守的宦官、宫女,将他们的尸体藏到天梁宫的树木与盆栽之中。

    此时,宫外喧哗声大作。

    数不清的人马嘶鸣之声响起。

    霍光在这植物茂盛的天梁宫中,侧耳倾听着,然后大笑起来,宫外的太子,果然按照约定,发起了攻城战。

    而这正是他想要的!

    “玉堂殿是绝对不能去的!”霍光召集自己的亲信们说道:“强攻玉堂殿,等于自杀!”

    这是事实!

    哪怕现在,太子攻城,会吸引走许多守军。

    但,玉堂殿及其周围,起码至少还有两千以上的全副武装的汉军精锐保卫。

    他们的战斗力是毋庸置疑的!

    霍光很清楚,自己带入宫里的这点人,哪怕占尽优势,也会被那些精锐的禁军碾的渣都不剩!

    霍光知道,自己唯一的胜算,只有一个地方。

    “我们去石渠阁!”霍光冷着脸道:“诛杀挟持天子之贼!”

    太孙刘进,现在被安排在石渠阁。

    这是霍光通过自己在宫中的秘密渠道探知的消息。

    也是他唯一得到的情报。

    虽然,那可能是一个陷阱。

    但,事到如今,霍光却不得不赌,拿自己的命来赌这一把。

    成功,则可以抢到一线生机!

    不然,死无葬身之地!

    …………………………

    金日磾走上宫阙城楼,几位负责守城的军官立刻迎了上来。

    “叛军的攻势怎样?”金日磾问道:“守军可需要增援?”

    “明公,您请放心,叛军再强,也休想动摇建章宫宫阙半分!”一位校尉拜道:“末将愿以项上人头担保,叛军将一无所获!”

    高大坚固的建章宫宫墙,就是他的依仗。

    即使守军只有两千人,但敌军即使两万,也别想轻易动摇这坚固的宫阙。

    何况,叛军缺乏各种重型攻城武器,而且进攻的强度也远远不够。

    金日磾听着,走到宫阙的箭楼墙垣之侧,命人向宫阙下丢下一根火把。

    火光迅速落下,在落地的刹那,短暂的照亮了宫墙下的一小块区域。

    几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卧于这宫墙一角,一具被摔得粉碎的云梯的残骸散落在地面上。

    转瞬,火光熄灭,一切重回黑暗。

    而在此刻,远方的叛军,新一波的攻势又在积蓄力量。

    “这不对劲!”金日磾审视着自己所见所闻的这一切:“叛军在送死!”

    “霍子孟的性格,是绝对做不出这种不智之举的!”

    他和霍光相处二十年,彼此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他很清楚霍光的性格,不动则已,动则必倾其所有。

    而现在,宫外叛军却不是这样。

    他们看上去,进攻的很果断,但实际上,就像无头苍蝇一样,没有明确的思路和决心。

    这哪里是霍光能做出来的事情?!

    但……

    霍光这样做的目的何在呢?

    金日磾陷入了深思之中。

    “若我是霍子孟……”金日磾思虑着:“当如何行事?”

    他看着远方黑暗中,越发迫近,喊杀着而来的叛军,思绪渐渐深邃。

    “时间越来越急……”

    “天一亮,不能攻入建章宫,便要为鹰杨将军与建章宫守军夹击,更将面临军心涣散,士气崩溃的绝境……”

    “我该如何破局?”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是了!”金日磾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若我是霍子孟,必伏以奇兵,破釜沉舟,做决死一击!”

    “我曾经做过奉车都尉十八九年,这宫中内外,上上下下,尽皆熟悉……”

    “我知道,这建章宫墙高兵多,正面强攻,必无希望!”

    “所以……”

    金日磾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若这宫中有我的内应,与我里应外合……”

    “那我便可以命人佯攻一地,自己则率主力,潜藏到内应所在之地,命其打开宫门,暗中潜入宫阙,伪作汉军巡逻兵马,接近玉堂殿……”

    “不!”

    “玉堂殿太过招摇显眼,而且有重兵防御,贸然进攻,胜算为零!”

    “我只能退而求其次!”

    “太孙!”

    金日磾脸色大变,因为他知道,比起天子所在的玉堂殿,被秘密保护起来或者说软禁起来的太孙刘进所在的地方的防御力量就大大不足了。

    若是有内贼报信和引路,霍光秘密潜入,以他对建章宫的了解,是可以做到秘密靠近和接近太孙所在之地,然后发起袭击。

    只要太孙一死,那么太子现在的处境就立刻得以扭转。

    因为,当今天子一共只有五个儿子。

    其中,长子是太子据,而剩下四子中,齐王早夭,昌邑王身体不好,燕王根基太浅,而且母族不强,不可能承继大统,最后的小皇子刘弗陵年纪又太小,不足以托付国家。

    换而言之,只要袭杀太孙刘进。

    甚至更进一步,狠下心来,干脆杀光所有竞争对手。

    那么,太子就成为了天子唯一的选择。

    于是,天子就算再不愿意,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下来。

    而这是霍光最好的破局之路,也是他唯一可以选择的生路!

    金日磾相信,若他与霍光异地而处。

    他必选这条路!

    不惜代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