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混在皇宫当侍卫 > 第454章 噩耗

第454章 噩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葛岩如今脑海之中,居然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离奇的身世。自己的生父合龙孝天是双木南天的结拜义兄,两人合营合龙孝天祖上传下来的天一镖局,后来合龙孝天夫妇因为押镖被劫,双双死于非命,留下葛岩被双木南天收养。葛岩现在的名字也被人称之为合龙山石。

    当年葛岩年幼,依照合龙孝天生前遗书,天一镖局转交给了双木南天管理,而双木南天膝下无子,只有一女。葛岩自然而然,就成了天一镖局唯一的接班人。

    可是多年来,葛岩一直被寄养在深山老林里面,是最近才被双木南天接到镖局里面来的。陌生的环境,显得有一点格格不入。葛岩感觉这里所有的人,都有些怪怪的。

    葛岩来到这里之后,一直被双木南天寄予厚望,又是义兄之子,临终托孤,自然是娇身惯养,什么都给予最好的。偏偏如此优越的条件下,葛岩反而不思进取,培养成了一个好吃懒做的浪荡子。

    葛岩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就接受了这么一个人设,一脸懵的情况下,关键是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发挥不出来,实力极差。

    葛岩感觉在自己的灵魂深处,自己应该不会这么弱才对。怎能在此受人嘲笑?这段时间里,葛岩经常窝在这属于自己的小院子里,苦练天一镖局的基础炼体拳法——王霸拳。

    然而,身体的基础实在太差,即便葛岩如此勤奋,足足半个月的时间里也才从手无缚鸡之力,勉强练成如今这个模样。这样的实力,别说以后接任总镖头、娶娇妻纳美妾了,就连一个小小的镖师都打不过,肯定是没有出头之日的。

    葛岩回想到这些不由的苦笑,自己什么都没有,还穿越成了这么一个天天被人嘲笑的废材。穿越后唯一拥有的能力就是喝酒喝不醉!

    虽然葛岩原本也很喜欢喝酒,也因此交了一批性格豪爽的朋友,但是这种千杯不醉的能力,在这到处都是强者的世界里,并没有什么卵用!

    废材的身份,注定着孤独,葛岩两年中只能已酒为友,嗜酒如命。

    “葛岩哥!出大事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从院外传来。

    葛岩听到这个声音,脸上显露一丝笑意。因为他听出来,声音的主人正是成铁。

    成铁是个孤儿,其父也是天一镖局的镖师,据说也在葛岩所父母被劫镖的那次被人所杀。成铁失去唯一的父亲,只能被镖局收养,同病相怜之下,成铁和葛岩短时间内成了好兄弟。

    这半个月的时间,也只有这成铁才会和自己说说话。不过即便这个铁哥们,也比葛岩实力要强悍很多,人家已经是合格的小镖师了,跟随押镖已经十几次。

    葛岩拎着自己心爱的酒囊,开了院门,身穿灰衣,身材敦实,面容憨厚的成铁跳了进来。

    “成铁,什么大事?”葛岩有些好奇,镖局大大小小的事物,根本不可能和自己这废材有什么瓜葛,成铁怎么来通知自己?

    “所有人都在议事厅集合,就等你了!”成铁说完就拉着葛岩跑。

    一盏茶后,两人已经到了议事厅。大厅内黑压压的坐满了人。

    大厅的正中央,一个长条檀木桌,桌上放着一柄戴鞘长剑和一封书信。葛岩看到长剑,脸色一黑,因为那是义父双木南天的剑。葛岩一来这里的时候,就见过这把长剑,所以印象和深刻。

    所有人都面色凝重,大厅最上首一美妇身穿紫色衣裙,头戴玉饰,生得肤白胜雪,青丝如瀑,朱唇秀目,尽显雍容华贵之气、沉稳端庄之态。她就是双木南天的结发妻子,也就是葛岩的义母,名叫西唐雪嫣,葛岩一直称呼她雪姨。

    此时雪姨,眼眶微红,脸色苍白。其身后站着一名身穿红色劲装的十八九岁少女,容貌嫣然就像年轻版的雪姨,只是脸上多了几分稚气,少了几分沉稳。这位少女名叫双木玉蓉,虽然只比葛岩早几天出生,但是却坐稳了干姐姐这个名头。

    雪姨的左边下首坐着一位慈眉善目,足有六十余岁的老者,头发灰白相间,身穿灰色布衣,虽简练平淡,却难掩其历经沧桑,沉着稳重的气概。这位老者就是天一镖局的账房管家,镖局内数一数二的高手,所有人都尊称他“乔叔”。

    葛岩一躬身道:“雪姨、乔叔,晚辈给两位见礼!”

    大堂内除了雪姨和乔叔,所有人都投来鄙夷的眼神。

    “合龙山石,你死到哪里去了?我娘召集大家,你怎么最后一个到?”双木玉蓉指着葛岩,完全不顾其脸面就直接喊。

    这双木玉蓉嫣然大小姐身份,葛岩什么大小事情,她都要评说管教。葛岩见了她就感觉后脊梁骨都发凉。

    “是呀!太不像话了!”

    “简直就是目无尊长!”

    “浪荡惯了,废人一个,镖局早晚要毁在他手上。”

    ……

    大厅内,众镖师纷纷直言不讳的嘲笑。

    这些话,在葛岩耳边早已习惯,压根不理会双木玉蓉,脸上表情也丝毫不变,指着桌上恭敬问道:“雪姨,这不是义父的随身佩剑吗?义父前几天才押着镖,出发去了神皇城,佩剑怎么会出现在此?”

    雪姨听到此话,眼角已是泛起晶莹泪花。

    乔叔此时悲声道:“你义父的镖被劫了,我等接到飞鸽传书,昨天火速赶往现场,却并未找到总镖头的尸体,在现场只捡回这柄钉入树干的天月寒铁剑。”

    这消息如同五雷轰顶一般,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大厅内顿时嘈杂起来。

    原本傲气凛然的双木玉蓉,悲声道:“娘,是真的吗?爹爹究竟怎么样了?”

    雪姨此时悲痛万分,并未回答。

    乔叔拿起桌上的那封信,语重心长的道:“总镖头说过,只有情况危机的时候,才会放飞信鸽,一旦我们看到信鸽,即可拆阅其在密室放置的密信。”

    乔叔的话音落下,大堂之上所有人都沉默下来,仿佛一根针落地,都可听闻。

    “玉蓉,将密函读给众人听吧。”雪姨恍若空谷幽兰的声音响起。

    双木玉蓉面露悲色,接过信件念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