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被成语绑票后 > 章151 是人是鬼都在秀

章151 是人是鬼都在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二人来之前,会议室内明显已经有过一番简单的碰头交流。

    看到马斌和余逸,陆浩拿起茶杯,滋溜了一口,“小江,开始吧。”

    年轻人赶忙收拾心神,招呼了二人坐下,望向余逸:

    “你就是翠平居委会,实习巡视员余逸?”

    余逸点头答是。

    并按照马斌之前交待的,递上了身份卡。

    身份验证后,年轻人把记录本往前翻了两页,看到原本拟定的那些辛辣问题,皱了皱眉,果断舍弃。

    缓和语气道:

    “余逸,关于卢玉遇袭受伤一事,你可知情?或者说,有什么想要解释说明的?”

    黑衣美妇那如春风拂柳般轻袅摇曳的青葱十指,骤然一顿,像是十根尖锐的冰棱。

    自在门来的那位金刚铁刘海狐疑的看了小江一眼,重重哼了声,将刚拿起了一个橘子重新摔回了果盘里。

    南鸿心无旁骛,目无余子。

    自顾自拿手撸自己头顶扎起的丸子,撸得极其投入。

    万翠花老太太笑眯眯的,仿佛已经睡着了。

    陆浩蹙眉,重重看了年轻人一眼,心中极其不悦。

    这个江聪是真傻还是假傻。

    之前通过气的,还特意早早把他叫过来,就差直接明说要把余当场拿下了,他是没听明白吗?

    嗯,来的比想象中温和了些。

    “我承认,跟我有关。”

    余逸出其不意的开门见山,吸引了大家注意。

    而后,深吸了一口气,早有腹稿的台词,噼里啪啦一气呵成:

    “……先有女弟子方蔓,受卢玉邪恶思想影响,脚踏几条船事实所迫,争风吃醋,利用他人,诱杀另一名女弟子刘纯艳,使其白日高坠,引发强烈社会关注,舆论哗然;

    再有八宝妃丰茹蕊,得卢玉点拨,修行斩三尸邪术,用自其处所得噬灵石乳、安民香氛、耄耋回春散残杀肢解修行者一名、普通人两名、重伤修行者一名,造成极其严重的社会影响;

    后有卢玉本人妄图用方蔓下药、纵横帮偷运、蛇莲双卫收尾抢夺的方式,绑架两名未成年。

    绑架未遂后,卢玉又准备杀方蔓灭口,遇到赶来相阻的翠平居委会首席治安长刘尔,暴力袭击刘尔,造成刘尔重伤昏迷。

    以上种种,有是被我本人侦破,有是遭我本人破坏,就来阻拦他杀人灭口的刘治安长,也是我的好友,是我喊去的。

    卢玉恨我入骨。

    无论公私场合,多次扬言必杀我。

    据说其之前从不食鱼,但之后顿顿必点‘鱼翅’,还要咬碎吞下!

    可见恨之烈。

    而我本人,尽管也是受害者,对他的恨不比他恨我少半分,但还是接受了领导的意见,接受了证据不足的事实,同时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心态,以无限的包容与善意,同意暂时撤销指控,前提是卢玉三天内必须离开中州。

    天可怜见,他没走前,那些威胁我的话,真如乌云盖顶,半夜都不敢一个人去厕所,瑟瑟发抖流泪到天明。

    好不容易走了,我昨晚赶紧出来碧沙滩透透气。

    谁知这卢玉,居然睚眦必报,胆大包天到如此地步。

    不但无视山主的禁令,逾期不离开,更是直接要在我商都区的地盘上,行刺我一个商都区的居委会工作人员!还是一个普通人!

    散尽天良人神共愤啊这是!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这还是不是我社会主义的天啊?

    综上,卢玉此人,私藏一级违禁品,男女关系混乱,散播淫秽思想,败坏社会风气,破坏他人家庭,绑架未成年少女,重伤修行者,殴打普通人,行刺居委会工作人员,目无法纪,心无伦常,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不破功不足以平民愤!

    不砍杀不足以泄天威!

    翠平居委会实习巡视员余逸,烦请各位领导,为我做主!为所有受害者做主!这片朗朗晴空做主!”

    啪嗒。

    江聪呆了呆,手里的笔掉了下来。

    南鸿嘶的一声,差点把头顶的丸子给扯下来了。

    万翠花老太太看了余逸一眼,笑容更盛了些。

    黑衣美妇不仅十指冷如冰棱,眸中的浅浅笑意也已完全消散。

    同为欢苦楼十二如意王,余逸骂卢玉简直头顶长疮脚底流脓,一肚子男盗女娼,岂不是同样在骂她

    倒是那位金港铁刘海眼神怪怪的,重新把橘子拿起,捏着兰花指剥了起来。

    这一连串词整下来,虽然不押韵,但气口稳,词量密,吐字清晰,是不是下一季的《中国有嘻哈》可以运作一下?

    保底二十强吧。

    就连情知今天这关难过的马斌,也忍不住哧的一乐,心情稍微放松了些。

    陆浩面沉似水,茶杯在桌子重重砸了一下。啪。

    “余逸,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同学聚会,快手直播?谁给你的胆子,在这里胡言乱语哗众取宠?我再问你一次,你是如何埋伏、诱骗、袭击卢玉并造成其重伤的?还不从实招来!”

    直接扣罪名定调子啊。

    余逸眯了眯眼,抬头看向这位素昧平生的陆大队长。

    马斌站起来道:“陆队长,我可以作证,余逸……”

    “坐下。我没问你。”

    “陆队长,我有点小小的不同意见。”

    南鸿结束划水,伸了个懒腰,果断甩出一叠材料,在座每人丢了一份:

    “这是方蔓的最新口供。

    她推翻了之前的所有供词,供述了大量有关卢玉的违法犯罪事实,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证实确凿无疑。与这位余逸先生方才的……嗯,陈述的比较吻合。

    所以陆队长,我们警方可以作证,余逸先生并非胡言乱语,更非哗众取宠,他说的话,还是真实可信的。

    也因此,关于他说卢玉伺机报复特意潜回来寻仇一事,我个人认为比较合理可信。”

    南鸿今早特意争取了这个与会的机会,就是来搭救余逸的。

    本来他半点把握也没有。

    因为这事搞太大条了。

    虽说余逸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事件发生在约定的三天时间过期之后,占了不少主动。

    全程也没发现有动用到任何违禁武器的痕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干了一票这么大的,也没留下把柄口实。

    但关键是卢玉实在是被折腾得太惨了。

    不仅遍体鳞伤鼻青脸肿,下体更是沾满了屎尿,大热天的,绿头苍蝇嗡嗡。

    也不知道精神受了什么刺激,迷瞪瞪的,神志不清,很是惊恐慌乱,嘴里翻来覆去的只有一句话:

    “余逸!余逸!你是余逸,饶了我,求求你……”

    一个跟自在门七大行走公羊大宗师有交情,东宇新区居委会山主黄老鬼有旧的响当当人物,本身还是欢苦楼的十二如意上师,被不明不白地整得神志恍惚,道基大大受损。

    这件事,整个中州市,没多少人能够担的下来。

    他南鸿显然也不在其中。

    直到今天早上新鲜出炉的一份口供,带来了最大的反转和利好。

    不说肯定能一举凑效,扭转局面,最起码多了几分斡旋的筹码。

    功臣却是余逸那位其貌不扬的同学金铮。

    金铮跟方蔓只见了不到一个小时。

    他离开后,方蔓不吃不喝,呆滞了一天。

    然后突然就开始翻供。

    推翻之前大包大揽,开始一条条一件件的坦白,程度非常激烈,甚至在很多地方,有故意攀咬卢玉之嫌。

    而最终出来的,就是众人面前的这份沉甸甸的口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