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废柴医妃 > 一百一十章 你就这么对待她?

一百一十章 你就这么对待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锦秀终于做回了自己,看着铜镜中那副美得让人窒息的容颜,她不禁陷入了沉思。

    如今金木土三魂已经归位,形躯和玄魄皆也已就位,可她除了承下这副皮囊之外,为何没有一点点上古界的记忆?

    雾虚幻境中的那一幕再一次浮现在眼前,小夜抱着她,他们在花树下激吻缠绵,那时,她笑若花开。

    为什么?为什么会一点记忆都没有?

    她缓缓拿起两块一模一样的琉璃牌。一块是当日在夜玄凌的地宫中发现的,一块是在白离然的沧澜宫中,月玲珑特意拿给她的。

    她数过这些琉璃牌,白离然有四十九块,渊无忧五十块,他们都喜欢把这牌子仿作宝贝似的挂在寝宫周围。

    这东西究竟代表着什么?

    锦秀在对着铜镜发呆的同时,阿罄领着冬儿和雪儿也在对着她发呆。

    阿罄递给雪儿一个眼神,主人最近太奇怪了?这是修了什么御容术?

    雪儿:不知道诶。不过真的很漂亮哦,如果我要是个男的就好了。

    阿罄,冬儿:晕倒。

    更倒霉的是君冥绝!自从他从锦秀那里,把凤冰洛的形躯拖回镇魂阁之后,他的人生简直可以以一部血泪史著称了。

    清晨早起,他发现镇魂塔内的环境卫生,是从没有过的干净整洁。他唤来冷漠,眼睛瞟了一圈空空如也的镇魂阁,努力平静道,“这都你干的?”

    冷漠瞅了瞅脚底下能照见他的地板,小心翼翼地后挪了两步,“非也,”他嘿嘿一笑,“都是姑娘收拾的。”他也不知道这称呼合不合适,琢磨着是不是叫阁主夫人更为妥帖些。

    “那些精魂瓶呢?”

    “都在仓库里……保存完好,一个都没开封,爷完全不用担心。”冷漠觉得自己回答的十分到位,不由自主地往他们家爷跟前又凑了凑。

    君冥绝捏捏眉心,冷漠忽然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内个……夫人说,爷喜欢裸睡,夜半容易着凉……”

    “滚!”冷漠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掌拍出了门外,他摸摸后脑勺,一脸懵逼。

    “哥哥,”凤冰洛端着餐盘从后面走过来,边走边道,“可以吃饭了。”

    君冥绝抖了抖唇角,“吃完饭,立即、马上,把所有的琉璃瓶都给我恢复原位,”他靠近她,音调忽然提高了许多,“还有,记得,以后不要叫我哥哥!我不是你哥哥!”

    自从她醒来,那张小脸每次见了她,都跟催熟的柿子似的,不是哥哥就是奴家的,每次都能叫的他冷汗直流。

    见她低着头戳在自己面前,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君冥绝也没办法,只好接过餐盘,“行了行了,快吃饭!”他有些悻悻然,想起从前那个不羁倜傥的锦秀,再回看如今这张唯唯诺诺的脸,他总结出了一条哲理。

    脸,当真是与欢喜无关的一种存在。就好比如意草,看着好看,闻着却是臭的。

    这厢君冥绝刚拿着筷子吃起饭来,那厢已经有大颗大颗眼泪滚落,阴湿了桌布。他的筷子僵了僵,“怎么了这是?”

    “呜呜,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君冥绝抬头望了望房八,自己上辈子到底干了什么缺德事?

    他最怕女人哭,一哭他就不知所措,只好拿出耐心,从袖子里摸出手帕,昧着良心安慰道,“怎么会?我一直喜欢你,很喜欢你……”

    “阿哊?”一个奇异的嬉笑声忽地从窗子旁传来,君冥绝打了个冷颤,就见一花脸猫蹲在窗台上,对他晃出一口白牙,“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哈!继续表白,继续……”

    君冥绝:“……”他的一张脸,已经僵硬的不能再僵硬,瞪了一眼锦秀,“老子的酒都被你抢光了,你就这么空手来的?”

    锦秀知道他的意思,跳下窗台后,从身后变戏法似的拎出两坛女儿红,“来看看冰洛,这个给你的。”

    “这还差不多!”君冥绝接过酒坛,指了指锦秀,与凤冰洛道,“她叫傻姑,人丑,智商低,脑子里经常养鱼,跟你有的一拼!”

    “……”

    “……”

    “姐姐,你的脸……”凤冰洛不着痕迹地往君冥绝身后躲了躲,毕竟眼前那张脸实在是骇人,乌漆吗黑的,跟钟馗附体似的。

    锦秀却是大方一挥手,“无妨,天底下有冰洛妹妹一个美人儿就够了,弄那么多干什么!”

    君冥绝,斜视四十五度睨着锦秀,那眼神翻译过来就是,你要低调,好歹也弄张面具啊?抹锅底灰,亏你想得出来?

    锦秀:嗯,今天就是来找你给我弄一张人皮面具的,一般成色就行,要阳刚一点的。

    君冥绝:你那张底子,撑不起阳刚的面皮儿。

    锦秀:唉!没办法,我这么美,我做错了什么?

    君冥绝抖抖肩膀:假扮男人上瘾了你还,就不怕哪日遇见了同寝的断袖……

    锦秀:你什么时候变这么无耻的?

    两人一来一回打着哑谜,凤冰洛觉得这场景略微有些尴尬,毕竟三个大活人戳在屋子里,谁也不说话,跟被人点了哑穴似的,感觉的确不怎么好。

    于是她招呼着君冥绝,“哥哥,还不快给人倒茶?”

    又走过去将锦秀扶坐在椅子上,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傻姑,快坐。”

    锦秀尴尬地咧了咧嘴角,推说,“内个,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二位了哈,”她欲走,君冥绝却是扯了她的袖摆,端起空茶壶,吩咐凤冰洛,“没水了,去倒一壶来。”

    在凤冰洛的心里,女人就是应该遵守三从四德,应该对男人的指令无条件的遵从。她可没失忆,但不想回凤府也是真的。她就觉得自己这条命是君冥绝救回来的,她应该无以为报生死相许什么的。

    当然,那人需不需要她生死相许得另说。

    对于君冥绝的吩咐,她表示美滋滋,因为这样的口气,和她心底的目标比较接近。家里来了客人,夫君招呼媳妇去倒茶……

    “可是,”冰洛摇了摇茶壶,“里面水是满的啊?”

    “凉了,再烧一壶热的。”君冥绝敲着桌子吩咐。

    “哦!”于是冰洛颠颠儿的烧水去了。

    “君冥绝,”冰洛一走,锦秀瞪了他一眼,“你觉不觉得自己很过分?她没有家人去给予她关爱,她把你当成了唯一的期待,你就这么对待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