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呈祥录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他的怒火

第二百四十二章 他的怒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曦月看着陆琮牛饮茶水的模样,满是心疼。

    “我去唤人再送一壶茶水来,而且你身上的伤口也需要处理。”她说完站起身要出去唤人。

    陆琮赶忙伸手搂住她,低声道:“不必,让我多陪你一会儿。”

    林曦月闻此,随即顿住,仍由他抱着自己。

    将手里的茶壶放下,她回想起方才在外面看到的禁卫军,忍不住出声问道:“你会来尤家别院是为了?”

    “抓人。”陆琮既是庆幸,庆幸负责抓捕尤兵的人是他,所以才能得知曦月在此,看他又忍不住要责备自己,若不是他没有管控好,尤家别院又怎会起火失控,导致曦月陷入危险境地呢?

    想到提议要“火攻”的王将军,陆琮忍不住阴沉脸色,动了折磨人的心思。

    敢违背他的命令做事,那便要承受他的怒火。

    京郊官道上,正骑马往外逃的王将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回头往尤家别院的方向望了一眼,看见远远升腾起来的浓烟,心里松了口气。他就不信,这样的大火,还不能夺了尤兵的命。只要尤兵死了,他也能……

    心里还没想完,耳边忽然传来踏踏马蹄声。王将军忽觉心中慌乱,忍不住顺声望去,待他看到那黒泱泱的禁卫军,终是忍不住变了脸色,重重甩着马鞭,快速往前逃窜。

    只是,仍他跑得再快,也抵不过训练有素的禁卫军。

    套圈从后方甩出,直接套住前面窜逃的人马,王将军还没反应过来,连人带马直接狠狠摔倒在地。

    等他挣扎着再爬起来时,面前已经指满了利枪。

    连拉带拽,人被压去关押之地,而就在那里,他看到本该已经死了的尤兵。

    尤兵居然还活着,他气息微急,心中思索该如何尽快除了他……

    王将军正想着要如何对付尤兵,却不知自己已经惹火了陆三少。

    “想什么呢?为何要抓那人?”林曦月在陆琮眼前晃晃手,让他思绪回归。

    陆琮放缓了神色,“此人与秋闱舞弊一案有关,他或是其中主谋。只不过,事情却有些奇怪……”

    “如何奇怪?”林曦月拿手把玩着他披散着黑发,轻声问道。

    看着她的小动作,陆琮忍不住扬起嘴角,由着她胡乱摆弄,“尤家别院的火,或是我手下的一名将军放的。他先前提议‘火攻’,我没有同意。然在我去京中领兵时,尤家别院却起了大火。”

    “那如今这人在哪儿?”林曦月手上动作一顿,抬头望着陆琮,脸上带了气,“原来今日遭的罪,都是他造成的。”

    “等我赶到时,他已经逃了,不过我命了人去追,想必这时候应该已经抓住了。”陆琮揉揉曦月的脸颊,“若这火真是他放的,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听着这话,林曦月微一颤,仿佛已经看到了那人的惨状。

    落在陆琮手里,想来不会太好过。

    毕竟在上一世,陆琮在京中的名声可不太好,至于不太好的首要原因,便是他下手太过狠辣。

    虽她没有亲眼见过他处罚他人,但确实就陆府内部来说,下人们最怕的人就是他。

    察觉到曦月的微颤,陆琮想起她在冰窖里被困了许久,之后又一直泡在水里,不知有没有着凉。

    他伸手往她额上一探,“身子可有觉得不适?”

    “没,就是累了。”林曦月摇摇头,轻打了个哈欠。

    就在这时,外面有规律的鸟啼声响起。林曦月仔细听了会儿,便知是有人再唤他。

    尤家别院的火虽灭了,尤兵被抓住,但还有太多事情要去处理。

    先是不知,原来皇上将秋闱舞弊一案交由给了他处理,所以上一世,在她嫁入陆府后的那段时间,陆琮整日不归家。

    她先是有所怀疑,之后又听到外人的议论,便误以为他是不想见到她。

    可现在想来,他是手头接了麻烦的案子,实在是无空回府。

    一时间,林曦月百感交集,幸好老天让她重过一世,让她再次遇到他,也让她解开了上一世深藏心底深处的一个个心结。

    “我困了,要去睡了。”她从他怀里站起,想要朝内室走去,也好让他离开去处理要紧案件。

    没等待陆琮的回应,林曦月忽觉腰上一紧,随后脚下抬空,她再次落在他怀里。

    陆琮抱着曦月往内室走去,轻手将她放上被褥,看着她柔声道:“等你睡着,我便离开。”

    “好。”林曦月眼神微眨,闭眼朝里偏过头,随后一滴泪从眼角无声滑下。

    待到曦月呼吸平稳,确认她已经睡着了,陆琮这才起身离开。

    翻身下马的那一刻,陆琮眼神一凝,气息转换,不复先前在别院时的柔和,满身的冷冽之气,让周身之人都忍不住打了寒颤。

    王将军,自求多福吧。恩铭在口中低喃一句,想到接下来即将有的场景,忍不住抿嘴,咽了下口水。

    在主子手里,从没有嘴硬之人,有的只是主子不想让他张口。

    若是主子命人动手倒还好,可一旦他亲自上手,那事情可就不太妙。

    今日,曦月姑娘遭了这么大的罪,主子压抑在心中的怒火怕是都是燃在王将军身上了。

    牢狱中,王将军被拎出时,他嘴里还叫喊着“冤枉”二字。

    他看到坐在前面的陆琮,先是声音一顿,虽有又加大了声音叫喊道:“三少,为什么抓下官,下官做错了什么?”

    话音落下,一声冷笑从陆琮嘴里传出,尽管声音不大,可传在王将军耳里,却让他忍不住噤了声,脸上装作的困惑也随即转换成了慌乱。

    陆琮缓缓抬起头来,幽深黑亮的眸子牢牢盯着他,一眨不眨,看着似是平静,可他一下一下敲动的手指,却显示了他的不耐和怒火。

    想到陆琮曾经对待犯人的手段,王将军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终是反应过来:“三少,求求您,饶了我这一次吧。”

    他真是魔怔了,怎敢对着三少装傻呢?三少虽年纪不大,可手底下对付过的人,却不是少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