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吞海 > 第十六章 阿橙是个好姑娘

第十六章 阿橙是个好姑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荷库林的密林中。

    “拉荷降临摩撒。”

    “黑色的云与黑色潮水席卷一切。”

    “摩撒英勇的儿女们啊。”

    “父神会指引你们。”

    ……

    有妇孺在给受惊的孩童们唱着摩撒族代代相传的歌谣。

    但妇人的声音却因为之前那场灾难嘶吼过度,有些沙哑。

    好在怀里的孩童同样在经历奔波之后,精疲力尽,就这样眼角还带着泪痕,沉沉睡去。

    魏来轻轻走到了妇人的身旁,将十来枚刚刚采来的西玛果递给了妇人。妇人满目感激,想要起身道谢,却被魏来按住,妇人微微犹豫,却终究不敢忤逆魏来的意思,再次点了点头,终是收起那西玛果,将其中的大半都放入怀中,只选出三两个看上去最小的果子,小声的吃了起来。

    魏来也不觉有他,便有带着果子走向下一位瘫坐在地的摩撒族人,将怀里的果子又分出些许,给他递了过去。

    “摩撒!”可就在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道恭敬的声音,魏来转过头,却见来者赫然便是那位摩撒族人的首领摩塔,身边还跟着名为拉延朵的异族少女。摩塔脸上的神情还算恭敬,但那异族少女的眉宇间却是写满了对魏来的不满,甚至怀疑。显然,在此之前,她的恳求未有得到魏来的应允,让少女在心中不由得对魏来的身为摩撒神使的身份有了些许怀疑。

    经历约莫一个多时辰的逃亡与追逐,摩撒的族人终于暂时摆脱了虫潮的追击。

    在确定短时间内虫潮并无追上来的可能之后,这位摩撒族的首领便安排着自己的族人在此处暂时休整了下来。而这场举族逃亡来的太过突然,在毒虫们的威胁下,逃难的摩撒族人几乎未有来得及收拾半点财物,而大多数摩撒族中的男性,更是在之前与毒虫的战斗中收了或大或小的伤势。

    而整个逃亡过程中魏来只是在为摩撒族人开路时出过几次手,其余大多数时候都是那三位天阙界的弟子在苦苦支撑。此刻那三人精疲力尽,正在不远处调养内息,而摩撒族人们经过此战,自然是对于三人的神使身份深信不疑,此刻三人的身旁有不少虔诚的信徒簇拥着,宛如众星拱月一般。

    这三人的心头当然将魏来恨得牙痒痒的,却也知之前他们或许可以靠着这些摩撒族的族人威吓魏来一番,可如今摩撒族人的主要战力大都受了些伤势,而他们更是为了保护这些摩撒族人而灵力耗尽,根本不可能能与魏来为敌。而魏来既然未有表现出要对他们出手的意思,他们自然也不会愚蠢到去惹魏来这尊瘟神,双方此刻保持着默契,罕见的和平共存着。

    魏来有些奇怪的看了看着忽然到访的摩撒族首领一眼,下意识的从怀里将采来的果子递了上去。

    摩塔连连摆手,然后便颇为焦急的对着魏来说了一大通魏来并无法听懂的摩撒族语。

    魏来听得头大只能连连摆手,示意对方自己无法听懂他到底再说些什么。而这样的意思传达到那看上去已经年过四十的男人耳中,男人脸上的神色便愈发的着急,他又是一阵着急的比划,可魏来却没有那般悟性,还是只能连连摆手。男人经过那场大战,又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家园,心情自然低落,言说半晌魏来未能领会真意更是让他焦虑无比,一时间脸色涨得通红,却又无可奈何。

    “洞呼山!”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一旁传来,却是那位天阙界的门徒罗苦连。

    他的脸色有些泛白,瞳孔的深处闪烁着恶毒的光彩,却被他极力压抑着,在脸上极尽所能的撑起一副和善与真诚的模样。

    孙大仁与阿橙也被此处的异动所吸引靠了过来,而罗苦连却依然看着魏来,继续言道:“他们想让你,或者说让我们带他们去洞呼山。”

    “去那里做什么?”孙大仁不解的问道。

    罗苦连对于自己的话被打断有些不满,却还是接着说道:“相传每个数百年,名为拉荷的恶魔便会降临此处,只有带着摩撒的族人去往他们的神山,得到他们父神的庇佑,他们才能从这场天灾中幸存下来。”

    “这样吗?”孙大仁听闻此言点了点头,眉宇却依然皱着,显然是对于罗苦连所言之物有所怀疑。

    而这时,魏来却忽的出言说道:“罗兄当真是宅心仁厚,方才为这些摩撒族人抵挡虫潮的英姿魏来此刻回想还历历在目。但魏来的修为孱弱,不敢有罗兄这般的大志向,恐耽误了这些摩撒族人前往神山的时间,反倒是拖累。有道是能者多劳,罗兄还是另寻帮手吧。”

    说罢这话,魏来却是没有半点迟疑,转身便要离去。

    罗苦连见状脸色一变,心底更是有怒气翻腾。

    在那虫潮到来之前,他便有意给魏来提及了关于这山河图中的秘密。告知其这些摩撒族人的生死事关此行所得的造化,以他听闻过的关于魏来的传闻来看,这个少年行事虽然狠辣,但在对待弱者时却表现出了无谓的仁慈。这样的家伙罗苦连见得多了,既然他知晓了关于山河图的秘密,又恰巧又虫潮来袭,那魏来想来定然会做出些为这些摩撒族人抵挡虫潮的事情来。如此一来,虫潮一过,魏来等人必然在与毒虫的争斗中消耗严重,这时他再出手,说不得便能将这个天阙界的心头大患除之后快。

    可让罗苦连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看上去才十六七岁的少年,心性却远比他想象中还要残忍,竟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摩撒族的族人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他的面前。那时,作壁上观的罗苦连反倒坐不住了。这些摩撒族人每一个都代表着天大的机缘,死一个机缘便少上一分,在沉下心神观察了魏来许久之后,见对方自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出手的意思后,罗苦连终于按捺不住,领着自己的两位同门出了手,将这些摩撒族人带到了安全的居所。

    只是那些毒虫虽然无法对他们构成性命之忧,却数量庞大,他们有需要顾念那些孱弱的摩撒族人,一番下来,没有坐收到渔翁之利依旧罢了,反倒是自己灵力消耗严重,此刻不得不想办法与魏来联手。

    念及此处的罗苦连压下了心底的怒火,皮笑肉不笑的言道:“魏兄说笑了,你的本事罗某是见过的,莫说是在下,就是我天阙界中那些将星榜上的青年俊杰也不见得能比魏兄强出多少。”

    “是吗?”魏来的眉头一挑,不冷不淡的应道。

    罗苦连见状,咬了咬牙,沉默了一会,方才又言道:“我知道魏兄对我与天阙界都有所成见,这并不奇怪。但魏兄要明白,既然来了这山河图,咱们为的都是机缘,魏兄此刻弃我而去,我等自然会失了机缘,可魏兄何尝不是错失了这天大的好事!?”

    “反倒若是你我联手,咱们便可成为这山河图之行中最大的赢家,岂不美哉?”

    “哦?”魏来听闻这话,眉头又是一挑,脸上露出了意动之色。“那不如罗兄就好好与我说上一番,这机缘到底是如何得来?”

    罗苦连的也知魏来绝不会那么轻易的被他说动,他故作犹豫的沉吟了一番,然后一脸挣扎的言道:“不瞒魏兄,这洞呼山上存在一位神祇之事绝非这些蛮夷臆想出来的事情。他们口中的摩撒父神确实存在,只是因为某些在下也无法知晓的原因被困于神山之上。只要我们能将他的子民带上神山,他便会根据我们带去摩撒族人的数量给予我们不同的奖励,而这份奖励便是这山河图中最大的机缘。此举即可护这些摩撒族人周全,亦可取得天大的造化,魏兄有甚好推辞的?”

    “既然罗兄知道了这些,而摩撒族人此刻也将罗兄当做了他们的神使,罗兄不应该即刻启程前往神山吗?怎么如此好心还要将这样的机缘分给在下?”魏来却反问道。

    罗苦连面露苦笑:“魏兄这就说笑了,以我们的修为对抗那些虫潮便捉襟见肘,而神山之上还有各色妖物拦路,单凭我们三人之力很难带着这么多摩撒族人走到山巅,故而才需要寻求魏兄帮助,只有你我联手……”

    罗苦连这样说着,可话未说完却被魏来忽的打断。

    只见魏来面露冷笑,声音也在那时低了下去:“那既然如此,我又为什么要让罗兄来与我分一杯羹呢?”

    罗苦连的身子猛地一颤,脸色煞白。

    “魏来!你不要太过分了!”他身旁的另一位天阙界的门徒上前,指着魏来的面门喝骂道。

    但罗苦连却伸出手拦下了身旁激动的同门,一脸微笑的看着魏来:“魏兄当然有本事以一己之力走到神山之上。”

    “可魏兄却不要忘了,是走到神山之巅的摩撒族人越多,那位神灵的赐福方才越珍贵,魏兄的修为罗某自是心服口服,但此行多有妖物拦路,尤其是神山之上奇兽妖物可谓层出不穷,魏兄不知对方根底,对方若有心奇袭,魏兄或许能凭着强悍的修为将之击败,但这些摩撒族人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如此一来,即使魏兄走到了神山之巅,可剩下的摩撒族人又能有多少呢?”

    “而我们虽然修为比不得魏兄,可关于神山上的各色妖物却有详尽的资料,到底是要杀我们,还是要与我们合作,魏兄自行斟酌吧。”

    说罢这话罗苦连便没了半点再多言的兴致,他缄默收声,将自己的脑袋高高扬起,双眼合拢,一副引颈待戮浑然不惧的模样。

    魏来沉眸盯着眼前的天阙界弟子,周围那些摩撒族的族人们虽然听不懂双方在说些什么,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弥漫在双方之间的那股肃杀之气,一时间众人都沉默了下来,紧张的盯着眼前这双方于他们看来都是神祇一般的人物。

    这样的紧张持续了约莫十余息的光景,众人都暗觉气息凝固之时。

    魏来却忽的展颜一笑,言道:“罗兄这是什么话,罗兄既然愿意将这样天大的好事与在下分享,在下岂能过河拆桥呢?”

    ……

    摩塔与众多摩撒族的族人一般都无法听懂魏来与罗苦连的对话,但在最后看着双方笑逐颜开,他也暗觉这两位神使似乎已经冰释前嫌,准备一道带着他们前往洞呼山。这当然是天大好事,准确的说,应当是不幸中的万幸。

    哈克部落的族人失去了家园,传说中的末日荷托也突兀的降临,本应就此流离失所,甚至家破人亡的哈克族族人却遇见了摩撒的神使,这让摩塔的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父神果然从未遗忘过他的子民,只要这些神使能消除相互间的芥蒂,那在他们的带领下,摩撒族一定会逃离这千万年来被困在荷库林中的诅咒。

    一想到这些,摩塔心中稍慰,他看了看周围睡得正香的族人们,看着他们被篝火照耀着的侧脸,男人们手握着枪斧,妇孺们恬静安详,他的双拳紧紧握住,在心底暗暗说道:父神,我一定会把他们都带到你的跟前。

    这时身旁忽的传来一阵脚步声,摩塔抬头看去,却见那位穿着橙色长衫的女性摩撒正缓缓走到一位男性摩撒的身前,附耳说了些什么,然后二人便起身走向密林深处。摩塔一愣,脸上露出了揶揄的笑容:“原来摩撒之间也有凡人的情爱。”

    他暗暗想着,却不敢去深究摩撒之间的事情,只是在此沉眸看向眼前的火堆,目光怔怔的出神。

    ……

    “魏公子觉得阿橙做得对吗?”走在密林中,低着头的少女忽然轻声问道。

    魏来愣了愣,侧头看向一袭橙衣的女子,平静应道:“我爹常说世事皆有对错,却也无对错。”

    “对错由人而定,却又因人而异,姑娘只要自己觉得是对的,何必在乎旁人怎么看。”

    旁人?

    阿橙在心底叨念着这个字眼,不知为何总觉得从魏来口中说出这两个字,让她莫名有些不舒服。

    “但平心而论,我并不想与姑娘为敌。但姑娘既然做了选择,那走出山河图后,你我恐难免会有一战,当然,也有可能等不到那时了。”魏来并不知晓此刻眼前女子心底所想,只是自顾自的再言道。

    阿橙愣了愣,眉头皱了起来。

    “公子还不明白吗?”

    她这样问道,却让魏来有些疑惑:“明白什么?”

    “公子所太子心中根本不存天下,只是为了一己私欲而装出一副仁厚的面孔。阿橙以往愚钝,这些日子在重压之下,太子确实做出了些让人不忿的事情来。但公子可有想过,若是一开始公子便给殿下足够的支持,或许殿下就不会做出这些事情来?”阿橙缓缓言道。

    魏来一愣,笑了起来:“姑娘的意思是袁袖春今日之状都是在下之过了?”

    “不是。公子误会了!”阿橙心头一惊,下意识的便赶忙解释道:“我并无半点苛责公子的意思,只是……只是想要告诉公子……”

    “殿下其实也并没有公子想象中那般十恶不赦。”

    “袁袖春是否十恶不赦那不是我这一介草民可以评判的事情,我只信我看到的东西,就像姑娘或许见过那位太子殿下仁厚的一面,所以对他才有不同的评价,但我未曾见过,所以无法与姑娘一般感同身受,还望姑娘见谅。”魏来平静的回应道,并无半点恼怒与愤慨。

    于此之后,魏来一顿,又言道:“姑娘若是叫在下前来是为了再做说客,恐怕选错了时机,夜色已深,明日我们还要赶路,还是早些休息吧。”

    这话一落,魏来便没了言说下去的兴致,转身便要离去。

    阿橙见状,心头一紧,也顾不得其他,声音不觉大了几分:“公子现在可不是一介草民,公子是州牧唯一的外孙,又有翰星大会在前,如今的宁州早已视公子为魏来的主人,公子的一举一动牵动着的是宁州数百万户人的身家性命!”

    “公子可有想过若是真的与朝廷为敌,宁州会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会有多好父亲失去儿子,多少妻子失去丈夫,又有多少二女失去父亲?即使是这样,公子也要这么做吗?”

    似乎是被阿橙的质问说得有些动容,魏来离去的脚步一顿,身形停下,回头看向阿橙,问道:“那以姑娘的意思,魏来该怎么做?”

    暗以为终于说动了魏来阿橙赶忙再言道:“殿下确实绝非如魏先生那般肯为黎民苍生舍弃性命的大仁大义之辈,但也比那些只知党同伐异的金家一脉强出百倍,古来明君也并非都是完完全全心怀天下之人,只要有人好生辅佐,殿下未尝不能成为大燕的中兴之主!”

    这话说罢,似乎是觉得说服力尚且不够,阿橙不待魏来回应,又接着言道:“就像是这些天阙界的门徒,虽为利来,但公子却也不能否认,他们也确实救了这些摩撒族的族人,为己与为公只要能把握还分寸,并非完全不能共存!”

    阿橙的脸色在说完这话后微微有些泛红,她很少会有机会用这样急切的方式说完这样一大段话。

    然后她便盯着魏来,用一种极为期待甚至隐隐透露着迫切的目光。

    但让阿橙失望的是,在数息的沉默之后,魏来还是极为果决的摇了摇头,然后再次转身,要迈步离去。

    “为什么!?”阿橙困惑的问道。

    “姑娘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我爹说,不同的人看不同的事情,会有不同的感受,姑娘总愿意去相信人好的那一面,这很好,真的很好……”

    说道这处魏来顿了顿,声音忽的压得很低:“但可惜的是……”

    “我早就没了这种本事。”

    “只是希望,那个叫袁袖春的家伙,不要让姑娘也失去这种本事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