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尚书大人易折腰 > 第589章:没有

第589章:没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谢元娘心一提,怎么又说起这个了。

    可知道又不能不面对,这个问题她就是没长脑子也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用力的摇头,“没有。我们没有说过这个话。”

    说谎。

    顾远还不了解她,一看就知道她在说谎。

    “你想得开不代表庭之想得开,我只是担心你。”顾远心里酸的不行了,面上还要寻一个合理的理由。

    谢元娘原本就心虚,哪里会发现这理由不对,说到这一点,她还在为顾庭之辩解,“他不是那样的人。”

    好吧,顾远心更酸了,庭之不是那样的人,那他是那样的人?

    谢元娘这边完全没有想到她已经犯了极大的犯误,见二爷不说话,还以为他不相信,“其实前几天他有来过信,信里也问候了我和湛哥,并没有说别的。”

    “其实我还是了解他的,就是在梦中时的了解,在知道我要嫁给二爷的时候,他都没有做什么,现在我嫁给了二爷,成了他的小婶婶,他更不会做出别的事情。”

    “他是敬重二爷的。”

    谢元娘觉得这样解释更贴切,“并不是因为在乎我,而是因为二爷。”

    话说的反反复复,不过最后这一句算是安慰了顾远受伤的心,小丫头了解别的男人,虽然那个男人是他的侄子,现在说来是个晚辈,不过也让他的心里极不舒服。

    “庭之确实是个有分寸的人。”明明气的不得了,还要夸对方。

    顾远觉得一会儿要写信去西北,让某些人再加大训练,不然也不会有心思还关心‘长辈’。

    “是的,他就是一个有分寸的人,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们之间什么事也没有。”谢元娘听到二爷信了,松了口气。

    顾远咬紧牙,点头,“他是不错。”

    因为‘不错’这两个字,顾庭之在一周后就收到了二叔写来的信,加上边关又有战乱,让他忙的自顾不暇,根本没有旁的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过年了,边关又有战乱起来,今年过年的气氛并不是太好,送过年礼之后,谢元娘只回了一次孔家,其他哪里也没有去过。

    年后回孔家时,遇到了同来的谢文惠,这是两个人生产之后第一次碰面,谢文惠瘦了很多,比没有怀孕时还要瘦,气色看着也不好,站在她身边的郭客看着也低迷了许多。

    听到谢元娘的声音,郭客才抬起头看过来,裂开嘴角对谢元娘笑了笑。

    谢元娘回了一个笑,男子就都去了前院。

    留下女眷呆在孔老夫人这里,孔氏面上带着笑,人看着也喜气,“母亲,姝姐有身孕了,今儿早上我出府时才收到的信。”

    孔老夫人嫌弃的看了她一眼,“那你该留在府上回信,怎么还过来了?”

    也不怪孔老夫人嫌弃,谢遗姝那是最不招人待见的,此时这么多人在,孔氏偏还要提起来,像是成心恶心人似的。

    孔氏就是想示威,想让小舒氏看看她的女儿就是乡野间长大又如何?还不是嫁进将军府,现在也有身孕了?

    她追去边关被人嘲笑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让人羡慕了?

    孔氏也不在乎母亲拿话刺她,抿嘴一笑,“这一年来姝姐的事一直让母亲担心着,如今得到了好消息,我怎么也得第一时间告诉母亲,才能放心。”

    “我担心什么,从小也不在我身边长大,我见过几次?再说是你们谢府的姑娘,真要担心也是你们谢府担心,我这个外祖母操那个没用的心做什么?”孔老夫人一点面子也不给,“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样的话怎么能说得出来?”

    在晚辈面前就不给面子,孔氏也一时愣了。

    谢文惠也不想看母亲在这里丢脸,“外祖母,你抱抱衡哥吧。”

    她说完,还扫了谢元娘一眼,对上谢元娘错愕的神情,谢文惠终于露出了第一个笑容。

    谢元娘被恶心到了。

    谢文惠抢不到湛哥的名子,然后现在是衡哥吗?

    她为什么这样做?

    是想报复?

    谢元娘并不是在乎这个名子,而是谢文惠这种恶心人的举动,她笑了,目光冰冷,落到了她怀里抱着的孩子身上。

    “表姐怎么了?”谢文惠一转身,挡住了谢元娘的目光,“表姐不喜欢衡哥就算了,又何必用那样的目光看他,他还是个孩子。”

    屋里众人一愣,看向谢元娘,孔氏的目光带着犯劲,“元娘,你要干什么?”

    小舒氏不同意了,“姑奶奶这话可不对了,惠姐一句话,众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怎么就直接指责上我们元娘不对了?”

    她的语气顿了一下,又慢声细语道,“元娘在你身边养大,也不知道这些年在谢府是怎么过的,是做妹妹的,又不是亲生的,日子难熬啊。”

    孔氏要真在乎这个,也不会厚着脸皮一直蹬孔府的门,她捏着嗓子微微一笑,“不是亲生的就是没办法,掏心掏肺的对她好,最后也换不来好。”

    “行了,一人少说一句。”大正月的就对上,孔老夫人脸色不能再难看,“孩子是好孩子,只是这衡哥又是怎么回事?不是叫业哥吗?”

    话题被带走了,孔氏这次没敢再顶着来,小舒氏也好奇这个。

    谢文惠笑着解释之前,还是不忘记挑衅的看谢元娘一眼,才开口,“持之以恒,衡字叫着也顺嘴。”

    “家里长辈同意了?”孔老夫人可没有被三言两语就打发了。

    谢文惠愣了一下,她点点头。

    只是回应的动作太小,又有些犹豫,孔老夫人失望的看着她,“惠姐,你也要和外祖母说谎吗?”

    “外祖母,我没有。”谢文惠没想到会被看出来,“我是和郭客商量过的。”

    孔老夫人手一拍桌子,“郭客?你就这么直呼自己男人的名子?一点规矩也没有,没有人教过你吗?”

    谢文惠的脸白了,她手里还抱着孩子,半弓着身子把孩子递给孔老夫人。

    孔老夫人挥手,“把孩子抱起来吧,这样抱着孩子也不舒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