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恐怖小说 > 撞鬼后我能回档 > 第306章 诡丝之罗克的重视(求订阅,求月票!)

第306章 诡丝之罗克的重视(求订阅,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刚开始的时候,颜骏泽手中的恐惧石,光是那些脉络中的黑色都没有被填满。

    现在虽说黑色开始逐渐增多,且增加的速度也在加快,但对于罗克来说,这还不算什么。

    作为操控诡丝控制人吓人的老手,罗克曾经有过收集恐惧值最快的经历,而即便是现在,他惊吓孟家的恐惧值收集速度,同样也很快。

    现在看来,虽然颜骏泽的收集速度加快了,但还达不到让他震惊的程度。顶多是有点惊讶,毕竟刚开始那颗恐惧石中、代表着恐惧的黑色充盈得太慢了。

    而此时的曾家,三个人,每一个人都已经变得心惊胆颤。

    眼见颜骏泽这边似乎有了威胁,罗克放下了手中的诡丝线团,把一直放在身旁的恐惧石拿起来,心神沉浸在其中。

    雁南区,筑化市,孟家。

    折腾了一晚上,孟永寿总算把孟老爷子的尸体重新又送回了殡仪馆。

    赶来帮忙的人中有人给孟永寿暗中提醒,既然老爷子有了异样,那就拖不得了,不能再弄进冰棺里还摆放三天,否则说不定会整出更大的事端。

    这个建议孟永寿不得不接受,说实话,他也很怕昨晚上的情景再次发生。

    匆匆与殡仪馆联系,一大清早就插了个队,把孟老爷子的尸体运进了火化间,一把火变成了骨灰盒抬了出来。

    因为墓地早就选好,一切安排妥当,请来的阴阳先生各种法事、各种符箓开道,一路敲敲打打,把骨灰盒请上了坟山,请进已经预留好的孟老爷子的墓地里。

    关于孟老爷子诈尸的事算是告一段落,而同一时间孟永寿的儿子孟航也表现出了极其怪异的行为,将他姐姐孟婷婷吓得不轻。

    但当时楼下孟老爷子诈尸的事闹得很热闹,孟永寿的妻子潘雅同时被儿子和孟老爷子的事给吓坏了,不敢伸张。

    得知儿子也变得异样后,她在惊恐的孟婷婷的带领下,母女俩悄悄来到儿子卧室,见孟航倒在地板上已经没有了意识,不过满嘴是血,电脑桌上果然洒满了键盘塑料,还有半截牙齿。

    潘雅和女儿合力将儿子抬上床,叫来了孟永寿。

    孟永寿虽然很震惊,但楼下老爷子的事闹得更大,他让潘雅联系家庭私人医生后,匆匆离去处理诈尸的事。

    私人医生赶来一看,发现孟航只是嘴里磕了硬物导致出血,身体特征平稳,属于熟睡状态,也不像是昏迷的迹象。

    留下一些消炎药后,叮嘱接牙的事还要去医院才行,私人医生离去。

    等孟永寿把老爷子下葬安顿好后回家,一家人坐在屋里这才有时间认真分析起来。

    孟航此时已经睡醒,脑袋晕沉沉的坐在一旁,捂着嘴一言不发。

    孟永寿看了他一眼,道“你昨天什么时候睡的?”

    “我不记得了,只是感觉很累很累。”孟航回答。

    潘雅忧心忡忡的盯着儿子,毕竟昨晚发生的事都太离奇了。对于她来说,孟老爷子诈尸事小,要是儿子这里出了什么问题,潘雅是宁愿折命都要换儿子平平安安的。

    “我感觉……”孟永寿分析道“小航和老爸在昨天晚上同时出事,很有可能是老爸诈尸,对他产生了某些影响,所以跟着产生了异常。”

    “你是说……被附灵了?”潘雅惊道。

    “不是。”孟永寿摇头,“应该就是被影响了。现在再观察一下,毕竟老爸已经入土为安,什么怪异事件都过了。我花很多钱给他购置了别墅、超跑、仆人等等,今早已经全都烧了寄给他。希望他老人家不要再来打扰后辈们的正常生活。”

    潘雅立刻双手合十,抬头向着天花板,嘴里悄悄说着什么。

    一家人各有各的心事,散去后各自休息。

    昨晚上都没有睡好,孟永寿和潘雅是一夜未睡,此刻早就累了。

    打着哈欠,两人回到主卧室。

    孟婷婷没有立刻离开弟弟的卧室,看着他缺了一半的门牙,调侃道“今天先休息,明天我陪你去医院。”

    站起身正要出去,瞟了一眼电脑桌旁摆放的鱼缸,鱼缸内一只金鱼已经翻起了白肚,飘浮在水面一动不动。

    这鱼缸是接通电源的,随时供氧,还有淡蓝色的柔和灯光,但好像自从放在这里养鱼以来,孟航就从来没有管过。

    反正他对养这些东西没有一点兴趣,整缸金鱼就是都死光了也与他没什么关系。

    “多久没喂食了?”孟婷婷蹙着眉头走过去。

    “不知道,我没注意。”孟航躺回床上,虽然吃了消炎药,但他的嘴里还是很痛。

    加上又没休息好,此刻迷迷糊糊的他只想睡觉。

    躺在床上侧着身子,看着孟婷婷走到鱼缸前,好像伸手到鱼缸的侧面拿了一包鱼食。

    因为背对着自己,所以孟航看不见孟婷婷喂鱼的动作,只是看她双手在忙碌。

    过了片刻,差点睡着的孟航忽然惊醒,见孟婷婷还站在鱼缸前,似乎一直没有离开。

    他不知道时间过多久了,也懒得看手机,开口叫了一声“姐。”

    孟婷婷没有转身,仍是站在鱼缸前一动不动。

    孟航感到诧异,从床上爬起来,又叫了一声“姐”,但对方还是没有转过身来。

    孟航没有再出声,直接下床穿好拖鞋,对着孟婷婷走去。

    “姐?喂了就行了,赶紧回去睡觉,这鱼有什么好看的。”

    孟航一边说话一边靠近孟婷婷身侧,在走近之后他猛地愣住。

    只见孟婷婷并没有在喂食,而那袋鱼食实际上被整包丢进了鱼缸里,现在已经沉到了缸底。

    此时的孟婷婷双臂的袖子都在滴水,她两只手分别抓着金鱼,正放进嘴里撕扯。

    孟航看过去的时候,她右手抓着的金鱼刚好鱼头被硬生生咬断,正在咀嚼。

    “呕!”

    这一幕使得孟航胃里一阵翻腾,差点就吐出来。

    “姐,你……你在干什么?”

    孟婷婷仿佛什么也没听见,目光直视前方,将手里剩下的半截鱼身塞进嘴里后,立刻又再次伸进鱼缸里,大半截衣袖都被水浸透。

    她出手的速度极快,而且定位精准,手伸进去的瞬间,原本躲藏在假山里的其中一条小金鱼被惊吓游出,只是一刹那就被孟婷婷抓在手中,从水里抽回手,再次把金鱼往嘴里塞去。

    孟航赶紧伸手拦住了她。

    “姐,你疯了!?”

    孟婷婷的动作停止,缓缓转过身,面向孟航,她的眼睛在这一刻狠狠地鼓起来,死死地瞪着孟航,像极了鱼的眼睛。

    主卧室内。

    孟永寿脱掉外衣倒在床上,扯过被子盖上身体,对潘雅道“快睡了,我们这个年龄休息不好,很容易生病的。明天我让李医生推荐一些补品食物,一家人好好调理一下。”

    潘雅嗯了一声“你先睡,我上洗手间。”

    等她从卧室的洗手间出来时,孟永寿那里已经响起了呼噜声。

    屋里的光线太强,潘雅怕影响孟永寿的睡眠质量,过去将落地窗帘全部拉上。

    但拉上后卧室里却太黑了,她又将窗帘中间敞开一道缝,使得有些许的光亮照进卧室,但不至于影响休息。

    做完这些潘雅打了一个沉重的哈欠,换上睡衣,坐在床上……

    时间流逝。

    孟永寿的呼噜声很响,他感觉自己睡了很久,迷迷糊糊中右边身子都有些发麻了,自然而然想要翻一个身。

    翻身的时候孟永寿的眼睛微微眯起,仍旧有很浓的睡意。

    等完成了这个动作后,他正要入睡时,忽然睁开了眼睛,刚才眼睛微眯着翻身的时候,所看到的一幕场景重新浮现在脑海里。

    就在刚才翻身的瞬间,他好像看见妻子潘雅了。虽然光线有些暗,但那人很像潘雅。

    稍微探起身回过头,映入眼帘的果然是潘雅,此刻潘雅穿着睡衣坐在床沿,纹丝不动。

    孟永寿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后,开口道“老婆,你怎么不睡?我感觉我都睡一觉了,你坐多久了?”

    潘雅没有回答他,仍旧这样坐着。

    孟永寿心下诧异,睡意很快消失。

    他坐了起来,探过身去,推了推妻子的肩膀。

    潘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仿佛坐着就已经睡着了。

    “你这是干什么?”孟永寿和她并排坐起来,双脚伸进拖鞋,侧头看了潘雅一眼。

    屋里光线较暗,但能看见潘雅并没有睡,那双眼睛是睁着的,只是潘雅把盘着的头发放了下来,从侧面看过去遮住了部分脸颊,看不太清楚。

    孟永寿的心里忽然有种古怪感觉,再次侧头瞥了妻子一眼,一股莫名其妙的惊恐开始爬上心头。

    他慢慢站起,眼角余光一直在妻子的身上,缓缓走到落地窗前,一点一点的把窗帘拉开,充足的光芒照射进卧室,使得他的视线变得清晰起来。

    拉开的窗帘透进来的光芒,正好照射到坐在床沿的潘雅脸上。

    孟永寿定睛一看,陡然间遍体生寒,感觉自己仍在做梦,并没有真正的醒过来。

    目光中,坐在床上的潘雅裂开嘴,眉角弯起来,脸颊的腮帮子微微鼓出,她在笑,很使劲的笑。

    看得出来,潘雅的笑容很用力,可以说已经用力到了极致,并且一直保持这个模样没有一点变化。

    这副笑容没有任何亲近感,反而给人一种阴冷恐怖的感觉。

    此刻的孟永寿就是这种感觉,想到自己刚才一直在熟睡,而妻子保持这副模样竟然一直就坐在他的身旁,那种说不出的后怕使得孟永寿全身都冒出了鸡皮疙瘩,四肢一片冰凉。

    他站在落地窗前,再也不敢靠近潘雅。

    而此时的潘雅目光直视前方,脸上的诡异笑容没有任何改变,乍一看去,仿佛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大型的瓷娃娃。

    孟永寿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了,注意力全部放在潘雅身上,他的身体紧贴着窗帘和墙壁,小心翼翼的往卧室门的方向移动过去。

    好在潘雅只是保持这副诡异笑脸的表情,并没有其他表示,仍是面对着前方,脑袋没有跟着孟永寿的移动而转动。

    靠近卧室门口,孟永寿伸出手,就快要碰到门把手时,这扇卧室门忽然被打开。

    孟永寿一惊,赶紧缩手。

    只见卧室门只是被推开一小半,哒哒哒哒的声音响起,就像有一个人四肢触地,正在爬行。

    不多时,一个长头发的脑袋从门口下方探了进来,随即这人双手撑着地,有一半的身体爬进了卧室。

    这脑袋抬起来,看到了站在门边一脸惊恐的孟永寿,她的嘴角缓缓裂开,露出嘴里没有咀嚼完的金鱼尾巴,眉角弯起来,脸颊腮帮子也微微鼓出,这副笑容,竟然和坐在床上的潘雅一模一样。

    “爸……爸,你要去哪儿?”

    ……

    天盟区,高河市,曾家。

    曾世友和他的老婆田晓霞以及儿子曾子明,三人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言不发,心情郁闷。

    过了很久,曾世友终于开口“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随时注意身后有没有动静,不能把自己的后背长时间暴露在那怪异的眼皮底下。”

    “到底是几只怪异?我们现在已经撞见三只了!”田晓霞忧心忡忡道。

    曾世友一愣,随即重重叹了口气“有可能……是任何人,总之都要注意,不能让人从身后靠近你。”

    “妈……”曾子明嗓音有些颤抖,伸出手握着母亲,显然开始不知所措,“我不可能不出门啊。”

    “肯定要出门的。”曾世友道“我们都还要上班,但现在情况很特殊,必须先请两天假,你那酒吧暂时不要过去了。”

    “对。”田晓霞也点头道“酒吧里人太多,这怪异如果出现,只有你自己才能看见,在人多的情况下,很容易就能靠近你,根本防不胜防。”

    “就这样吧,这几天我们轮流睡,不能一起睡着,否则发生意外无法反应。”曾世友拍了拍儿子肩膀。

    就在此时,哗啦一声从厨房内传出,似乎是汤匙什么的掉地上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

    曾子明站起来,看了父母一眼,吞了口唾液,往厨房的方向缓步走去。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