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玩家凶猛 > 第九十三章 阳台

第九十三章 阳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公寓楼里,毒虫的数量,稍微超出了李昂的想象。】八】八】读】书,.2√3.¢o

    读品犯罪、与贫困,并称为菲律宾社会的三大痼疾。

    在杜特尔特发动扫毒战争之前,就已经有读枭靠着金钱与权势的大棒,敲开上层社会的大门。

    下至菲律宾基层警员,上至菲律宾司法部长黎利马,半数的菲律宾行政执法机构都有涉及读品利益链中,

    菲律宾的一亿总人口里,有三百七十万涉读人员,而且这一数字每天都在疯狂增长。

    贫困,贪腐,落后,愚昧,每一项因素都在推动读品的扩张。

    没有受到过基础教育、没有经过父母好好管教、没有正经工作、没有希望可言的菲律宾青年人甚至少年人,很大一部分成了毒虫,

    不少人为了得到更多的资金去购买读品,甚至加入了各类帮派,主动进入到这条黑色利益链中。

    这座公寓楼里所住着的所谓“平民”,实在很难界定他们真的只是稍微涉毒的普通人,还是读品利益链中的成员。

    十七八岁,十四五岁,甚至有十二三岁的菲律宾人,在楼道中游荡。

    他们手上要么拿着手qiang,要么拿着砍刀,三五成群,高声喊叫着。

    塔玛·里亚迪在特种作战小队进入楼房之初,为了减少手下的损失,

    特意利用广播系统,告诉楼内所有居民,只要杀死或者消灭一名特种作战干员,就能免除所有房租,并从他那领取一百万的菲律宾比索,或者是同等价值的读品。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特种作战小队被正规的帮派分子打散之后,这些瘦弱矮小的少年人就壮着胆子走出了房间,在走廊中闲逛。

    他们拿着手qiang,拿着砍刀,用刀刃不断敲击着走廊里的陶瓷墙壁,发出叮咚脆响,眼眸里尽是对金钱的渴望。

    一个穿着红衬衫的瘦弱少年,粗暴地踹开了某间房门,

    他拿着砍刀冲进屋内,扫视一圈,看见了地上隐隐残留的血迹,血迹残留指向了卧室,

    红衬衫拿着砍刀,悄无声息地趴在了地上,通过卧室门缝看到了什么。《八《八《读《书,.2■3.o⊥

    他兴奋地爬了起来,跑到走廊,手掌还扒着门框,极为兴奋地,朝着肆意游荡地同伴们大喊道,“这里有人!”

    “哪有人?”

    “来了来了!”

    一群人乱七八糟地喊叫着,乌泱泱地冲进屋内,挤在一起,用刀柄粗暴地砸开卧室大门。

    卧室的门后面是一名年轻女性,卧室的床上,则躺着一个面色发黄的年老妇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草药的味道。

    女性瞪着眼睛,对着这群少年叫道:“你们干什么?!”

    她名为利加雅,按照菲律宾的习俗,她通常被称为“欢乐”

    红衬衫的少年盯着欢乐看了一会儿,脸上闪过笑容,一把将其推开,来到床前,趴在了地上。

    床底下,仰躺着一名特种作战干员。

    他的右臂与左腿已经被子弹打伤,血流满地。

    干员费力挣扎着试图端起qiang支,红衬衫急忙从地上弹了起来,抱住欢乐,朝床底下喊道:“你要敢开qiang,她就没命了!”

    说罢,红衬衫朝左右同伴使了个颜色,两名少年蹦到床上,翻到另一边,侧着身子,将床底下的干员拖了出来。

    干员试图抬qiang反击,却被人一脚踹开手上qiang械,脸上也挨了几脚,一颗牙齿飞了出去,脸庞瞬间肿了起来。

    “扒了他的外套!”

    红衬衫放开欢乐,少年们高高兴兴地将干员拖到客厅,

    有的人扯下了干员的防弹衣给自己穿上,有的人摆动着干员的对讲机,有的人举着沉重的手qiang来回耍弄,

    红衬衫看着兴高采烈的同伴,转过身去,看向强作镇定的欢乐小姐,邪笑着说道:“你是在窝藏他吗?”

    欢乐摇了摇头,看着这张曾经熟悉、现在却无比陌生的面孔,生硬地说道:“他有qiang,是他胁迫我的,卡卡,你应该回家去了。”

    昵称为卡卡的少年看着欢乐穿着的衬衫,以及衬衫下那干瘪但轮廓清晰的身躯,舔了舔嘴唇,

    欢乐并不是涉毒人员,她住在这栋楼里单纯只是为了这里廉价的房租。

    卡卡曾经喜欢过欢乐——作为一个纯真的少年的时候。

    但幻想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

    欢乐这么一个没有工作的女性,怎么才能养活的起自己,甚至还有钱拿出来给她重症在床的母亲治病呢。

    答案不言而喻。

    卡卡盯着欢乐,眼睛有些发红,欢乐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有些颤抖的身躯顿了一下,

    她艰难地说道:“别在卧室。”

    卡卡咧嘴一笑,将砍刀插在腰间的束带上,拉着欢乐走向了阳台。

    此时,那群少年还在对着干员拳打脚踹,在听不到任何惨叫之后,他们意兴阑珊地拿起了砍刀,准备割下干员的脑袋。

    哒——

    qiang声,短促而决绝的qiang声,在门框边响了起来。

    那里立着一根黑黢黢的qiang管。

    拿着砍刀正要下劈的少年,被一qiang爆头,身体抽搐着,摔倒在地。

    还未等这群少年消化完这起发生在眼前的死亡,有一声qiang响。

    第二人应声倒地,同样是一qiang爆头,血雾弥漫。

    被溅了一脸红白之物的同伴,刚想要惨叫,就被一颗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子弹命中鼻梁,整张脸都凹陷了下去。

    哒,哒,哒,哒。

    一颗子弹,一声qiang响,一条性命。

    客厅里的少年何时承受过这样的恐惧,他们或是爬在地上向沙发攀爬,或是站起身来朝卧室跑去。

    但竖在门框边的qiang口,仿佛长了眼睛一般,追踪着他们的身体轨迹,坚定而平缓地向他们投递出弹头。

    qiang声终于停歇,客厅尸横遍野,此时距离第一声qiang响,过了还不到三秒钟。

    阳台上,还保持着撕扯腰带的姿势的卡卡,拉着欢乐蹲在了地上。

    阳台的落地窗前,刚好摆放了一堆纸箱,里面摆放着一些杂物。

    踏,踏,踏。

    军靴踩踏在血泊的脚步声在客厅中响起,李昂嗅着这浓郁的血腥味儿,喃喃自语道:“还差一个。”

    还差一个,

    阳台上,卡卡身躯陡然一颤,他掏出手qiang,贴着纸箱想要射击。

    然而,客厅里空无一人,卡卡下意识地抬头看去,看见李昂不知何时已经贴到了阳台边沿。

    黑洞洞的手qiangqiang口,正对着卡卡的脑门,这一瞬间卡卡想起了很多事情。

    他那个抛妻弃子、不知道在哪里鬼混的父亲,那个靠给人洗衣服赚钱贴补家用结果累到生病死去的母亲,

    那个整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弟弟,那个给自己一片彩色贴纸、把自己拖入深渊的所谓“帮派大哥”...

    那些人,那些事。

    如果那天,他没有接受帮派大哥递给他的彩色贴纸,说不定他就不会染上读瘾,也就不会失学,带着本应前途光明的弟弟,住进这座该死的公寓。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像母亲临死前叮嘱的那样,好好学习,带着弟弟去城里找一份体面的工作。

    啊,差点忘了,他的弟弟也死了,就在客厅,就是刚才举刀的那个。

    啪——

    消音手qiang的沉闷qiang声响起,卡卡的额头出现一个血洞,脸上还凝固着属于少年的、讨好性质的笑容。

    又一具尸体倒地,李昂看也没看一眼,对着蹲在地上,满脸是血,因为惊吓过度而口不能言的欢乐说道:“你没事吧。”

    “啊,我,我没事。”欢乐结结巴巴地说道。

    “很好。”李昂点了点头,走回客厅,将那名鼻青脸肿的干员从尸体堆里拖了出来,稍微帮他包扎了一下伤口,将其放在客厅沙发上。

    “帮我照顾一下他。”

    李昂随口吩咐道:“等到什么时候qiang声彻底不响了,你再把他送到医院,可以么。”

    “呃,好的。”

    欢乐点头如捣蒜,看着李昂熟练地从那些少年的尸体上,扒下shouliudan、震撼弹、步qiangdanjia等装备,推门离去。11...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