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 > 第二章 走或者死

第二章 走或者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安宁现在一把扣着人的脖子。

    “我说了,带我走,要不然,就一起死?我是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可以试试。”

    陆终年走神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这个女的速度,这样的速度即使就是他最尖锐的队员也做不到。

    那种孤注一掷的勇气,是很多人没有的。

    看着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女人。

    小张看着顾安宁的行为都打算动手了,陆终年打了一个手势就停止了。

    “开车!”低沉的声音里面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小张有些惊讶,陆终年居然就在妥协了,要知道,这个人一直都是心狠手辣的,更何况是那些威胁自己的人。

    “我叫你开车。”陆终年黝黑的脸上面无表情。

    “是是是。”老大都发话了,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陆终年其实也不知道是那一瞬间触动了自己,也许是哪眼里求生的渴望。

    “唔!”顾安宁疼得手指都有一些颤抖了,眼里闪过一丝痛苦,身子有着轻微的颤抖,看得出来一直都在隐忍。

    陆终年看着人,看着那明明痛的要死却还在固执的人。

    最终叹了一口气,脱下自己的衣服,在顾安宁惊讶的目光中给她披上。

    “下来,我带你走!”这样的姿势是真的太暧昧了。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顾安宁的警惕性很高,这种对自己才是最有利的场面。

    如果自己一单离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可控制事情自己是没办法预料。

    看着顾安宁眼里的警惕,陆终年的眼神有一些幽暗。

    “老实一点,不要想着其他,否则我让你的脑袋搬家!”顾安宁的眼里都是狠毒。

    “小贱人,快出来,不出来一会儿我们兄弟几个弄死你。”

    “就是这个小贱人还真是厉害啊?抓住田请一定要弄死她?”

    听着远远传来的声音,顾安宁的身体有一些紧绷。

    “张毅,下去解决那些人。”听着那些骂骂咧咧的话语,陆终年有些不耐烦的皱起眉头。

    “是,老大。”看着后面的人,张毅有些不理解,自家老大什么时候这样好说话了。

    “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让你的脑袋搬家?”现在顾安宁头脑有些不清醒。

    那种蚀骨的感觉再一次袭来,顾安宁死死的咬着嘴唇,眼里都是痛苦。

    “放手。”陆终年看着即使痛苦却依旧坚持的人冰冷的声音有一丝急切。

    因为现在顾安宁的七窍已经有一些血液露出来,这就说明药物快要发挥到极致了。

    这个小女人是不是傻。

    “我……嗯……”最终还是忍不住嘤咛出声。

    陆终年一把拿掉她的匕首,把衣服给她披好。

    然后跳进前面的驾驶座,踩着油门极速而去。

    顾安宁感觉自己要死了,看着周围都是有些恍惚的。

    咬咬牙,她觉得有些不甘心,因为她还是没有找到过去,她不知道自己是谁,她不想要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之前的记忆都没有了,但是只要想着程家人那些恶心的嘴脸,眼里有着坚韧。

    那些人就是想要自己死,自己就是不能死。

    陆终年看着后面那个疼得意识都模糊了却依旧再坚持的人,嘴角死死的泯着,真的不知道什么的意志力才会做到这样。

    其实陆终年真的就是一个冷心冷清的人,那些人的死活都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看着这个小丫头眼里那求生的欲望,那种对于生命强烈的渴望,还是有一些触动他,心里有一丝揪疼。

    无数的枪林弹雨里经过,身为军人,也看过无数人,但是那一双眼神是真的最让人触动的。

    “猎鹰,到我这里来一趟。”现在去医院已经来不及了。

    再继续拖下去,这个人就没有了,他竟然有些不忍心,真是见鬼了。

    “是。”电话里的女声非常的爽快。

    陆终年咬咬牙,看着顾安宁,直接闯过无数的红绿灯。

    简直就是鬼迷心窍,这一种事情放在以前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再坚持一下。”陆终年菱角依旧冷硬,只不过眼里露出的那一丝关怀让顾安宁有些恍惚。

    想不到那些人还没有一个外人来的真实。

    紧紧的咬着牙齿,被那种感觉折磨的生不如死,指甲已经深深地掐紧手心里,车里一时间血腥味非常的浓郁。

    陆终年的别墅也是在郊区,所以距离的不是很远,几个大转弯就到了,别墅门口已经有人等着了。

    一个急刹车,路虎车猛然的停下,现在顾安宁疼得蜷缩在一起了。

    “老大,有什么吩咐。”猎鹰看自己老大,这种人就是没事喜欢折腾你,不管刮风还是下雨。

    “去看看那个女人怎么样了。”看着现在没有动静的人,陆终年有些急切。

    “是?”看着后座里面衣衫褴褛的人。

    “这一位是?”这倒是奇怪了,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活阎王有这样好的心肠,真是匪夷所思。

    “不该问的你就不要问,赶紧给我救人。”

    在耽搁下去,这个人也是差不多废了。

    “是,老大!”猎鹰收起自己的好奇心走上前,伸出手弯下腰打算抱起人。

    但是那个一直没有动静的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眼里闪过嗜血,就这自己手上的匕首,直接抵在猎鹰脖子上。

    眼里有着杀意。

    猎鹰根本来不及反正就直接被人控制了,眼里有着意外,这些年也算出生入死的见过不少的场面。

    但是今天这样一个让自己措手不及的还是第一次,这个女人即使昏迷灵敏性是真的太逆天了。

    这样的反应不说一般人,就是这些长年累月接受特殊训练的人也不一定有。

    顾安宁现在有些神志不清,一旦闻到陌生的气息,就会展来攻击,那似乎就是身体的本能。

    看着匕首马上就要没入猎鹰的脖子,陆终年上前一步握着人的手指。

    “放松,她是来救你的。”看着狼狈不堪的人,即使走到这一步,是真的还是没有放弃。

    顾安宁感受着这个似乎有些熟悉的气息,有一瞬间是茫然。

    这种气息让她想起了那个人眼里的关怀,那是第一次不是从别人的眼里看到鄙视和恶心还有害怕。

    “放松,我带你走!”陆终年的声音没有了之前的冰冷,也许是怕吓到人,有些不易发现的温柔。

    顾安宁的神情不在紧绷,但是身子确实有一些摇摇欲坠,陆终年连忙扶着人。

    顾安宁倒在陆终年的怀里,身子还是忍不住抽搐,那是忍受痛苦太久了,身体的条件反射,即使那个人昏迷了,那些痛苦依旧存在的。

    陆终年赶紧拿掉她的,推开猎鹰,也不打算假手于人了,直接一把抱着人。

    “跟着我来。”自己对于药物这一些倒不是很有研究,这一点猎鹰比较权威。

    猎鹰深吸几口气,背后现在还是有些发凉的,刚刚她是真的没有感受错,这个人是真的想要杀了自己。

    站起身子,看着那个已经昏迷的人,看来也不是一个多简单的。

    顾安宁已经被春药折腾的缘故,有因为淋雨,身上的伤口已经发炎,有些甚至已经化脓,并且开始持续的高热,处理完了,已经是后半夜了。

    “老大,差不多了。”猎鹰脸上都是虚汗,这小丫头身上的伤口是真的太多了。

    “很难想象的到一个女孩居然能够承受这样的痛苦,这样的耐受性是真的很少见。”

    “这个小丫头也是能忍,这双手看样子似乎当初也是经历过重创的,估计应该是被人生生的折断过,即使后来处理的及时,但是一旦遇见这一种阴雨天气,还是有的煎熬的。”

    猎鹰觉得自己如果走到这一步未必或有这样的勇气。

    “嗯!怎么样?”但是陆终年却还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来了一句。

    “刚刚是我疏忽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猎鹰觉得自己有些尴尬。

    “有些危险往往都是无知的,猎鹰,不要总是觉得自己是无敌的,下去吧,所有训练加倍。”陆终年的话语才刚刚说完,猎鹰那张脸直接就是垮了,但是又不敢反驳。

    这一次确实就是自己太疏忽了。

    “是,老大。”猎鹰点点头,很快消失早夜色里。

    而陆终年的眼神放在床上是小女人身上,墨色的双瞳更加幽深了。

    拿出电话。

    “影,给我查一个人,我把资料给你,尽快给我答案。”说完挂断电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