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 > 第十九章 要走一起走

第十九章 要走一起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着那些人讲着流利的外语,陆终年握紧了自己手里的枪支。

    顾安宁的眼神微微的闪烁了一下,伸出手指悄悄的摘了几片树叶。

    看着人影渐渐的接近自己,陆终年对准前面几个人的脑门,准确的开枪。

    然后快速的变换自己的位置。

    看着自己前面的人倒下,那些人朝着刚刚陆终年所在的位置就是一顿扫射。

    “人在那里,抓住他?”

    陆终年看着那些人,变化着位置,不停的击杀,命中率高达百分之百。

    但是夜空中一发子弹似乎瞄准了自己的目标,极速的朝着顾安宁的心脏而来。

    陆终年一把抱着人,眼里闪过犀利的流光,侧身躲过。

    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子弹没入手臂,陆终年眼睛都不眨一下。

    “你快走!”看着那些追上来的人,陆终年沉声说到。

    “我不走,要走一起走!”顾安宁眼里有着固执。

    看着那侵染了衣服的鲜红的颜色,顾安宁眼神犀利,在夜里特别明亮,四处观望,最终锁定距离自己百米之外的某一个地方。

    一只手抢过陆终年手里的枪,眼底都是坚决。

    朝着自己锁定的方向直接就是一枪,然后接下来就是那些还在追击的人。

    如果说陆终年属于哪一种杀伐果断的话,顾安宁就是要那些人求死不能了。

    让陆终年靠在自己身上,娇小的身体支撑着他。

    陆终年看着动作凌厉枪法精准,特别是那双眼里,熠熠生辉的,这一分钟,陆终年竟然觉得自己离不开眼睛。

    树林里枪声依旧还在继续,但是很快手枪里就没有子弹了,看着那陆续上来的人。

    “走!”扶着人,朝着山下走去。

    看着后面紧追不舍的人,嘴角露出嗜血的笑意,看着自己手里的树叶,朝着后面发射过去。

    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后面渐渐的没有了追杀的人。

    “老大!”声音才刚刚出来。

    顾安宁的匕首瞬间抵上对方的脖子,声音戛然而止。

    “小嫂子,是自己人,是自己人!”猎鹰知道这个人的厉害连忙出声。

    顾安宁看着人,上一次就是这个人给自己处理的伤口,连忙放下匕首,看着人有些急切。

    “他受伤了,你快点给他看看!”顾安宁扶着人。

    “好的,嫂子,这边请!”猎鹰点头。

    “其他人员进去,没死的带回去!”陆终年发话。

    “是,老大!”其余的人进去了猎鹰和顾安宁先走了。

    在车上,猎鹰拿出医药箱给陆终年取出子弹,看着面无表情的人,顾安宁看着那鲜红的血液,觉得有些难受。

    “不要皱着眉头,我没事的!”伸出手抚平顾安宁眉宇之间的皱褶。

    “应该把那些人都杀了的!”顾安宁心里杀意一直没有停止过。

    看着猎鹰取出来的子弹,陆终年伸出手拿过来仔细的端详。

    “这不是我们国家的,你看看上面,有着特殊的标志!”猎鹰处理的伤口,说道。

    “这应该是东南亚的,只不过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的,这些人到底想要干嘛,并且恐怖组织一直集中在东南亚那一带,还不能确定就是那一伙的?”这就有些头疼了。

    “炙魂!”顾安宁喃喃的开口,只是声音太小,两个人没听见。

    “你说什么,嫂子,是不是担心老大的伤势了,完全不用担心的,老大的伤势没问题,就是最近不要碰水,你多照顾一下就好了!”猎鹰看着两个人有些猥琐。

    “我不是……!”顾安宁想说自己和陆终年不是哪一种关系。

    “唉,嫂子你不用说了,我们都是理解的,老大虽然老了,但是懂得疼人啊!啊!”

    话还没说完,陆终年直接一脚踢过去,警告的看了人一眼。

    “嘿嘿嘿,我不说了,不说了!”猎鹰可不敢再继续挑战陆终年的权威。

    “别听她胡说,你没事吧,刚刚受伤没有!”陆终年看着顾安宁,想起刚刚那一幕,说实话震撼有些大。

    陆终年觉得最美的不是春花秋月,而是顾安宁拿着抢拼命维护自己的那一幕,让人过目不忘,记忆深刻。

    “我没事!”顾安宁摇摇头。

    “累了没有,休息一会儿!你脸色有些不好。”陆终年看着人声音很温柔。

    前面的猎鹰身子忍不住抖了抖,原来你是这样的队长啊。

    平时对于他们,那是只要训不死,就往死里训。

    怎么就不知道关心一下她们。

    “我不累,你休息一下!”顾安宁摇摇头。

    “嫂子,还是你休息吧,要不然你怎么照顾老大呢!”猎鹰笑嘻嘻的说道。

    “你先休息一下,乖!”陆终年很自然的搂过顾安宁的头,让他靠在自己没受伤的另外一边。

    “休息一下,一会儿我叫你。”陆终年声音依旧温柔。

    看着陆终年的关怀,顾安宁点点头,乖巧的闭上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头有些隐隐作痛的。

    原本以为自己睡不着的,但是闻着身边熟悉的男性气息,很快就进入了沉睡。

    只是睡梦中眉头依旧死死的皱在一起。

    等着到了陆终年的别墅,陆终年抱着人上楼,把人安顿好了之后来到书房。

    “怎么样,查出什么线索没有?”陆终年眼里都是肃杀,那些人还真是胆大。

    “没有,等我们过去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服毒自尽了!”这种人一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一旦被捉住,就会服下隐藏在牙齿里的毒药。

    “看来还是有准备的!”陆终年眉宇之间有一些阴沉。

    “下去继续查,不要放过任何的线索!”陆终年不相信,那些人会一直这样神秘。

    “好的,队长!”身着迷彩服的男人点头。

    “下去吧!”陆终年挥挥手。

    “是,老大!”说完之后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出去了。

    犹豫了一下拿起电话,开始拨打。

    “喂,你好,我是凤倾!”男子的声音有一些稚嫩。

    “我有一个忙需要你帮助,帮我查一下海关那一边,最近有什么异样的人进来!”

    凤家在b市海上事业上基本上就是龙头企业,所以找他没问题。

    “没问题,老规矩,你是知道的!”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好的!等你的消息。”陆终年点头,挂断电话。

    放下手里的电话,朝着顾安宁所在的房间走去。

    “你说不说,说出那一批原料在哪里?”

    冰冷的手指一寸一寸的捏断自己的手指,再继续治疗,再继续捏断,无数次的反复。

    女子低着头看不清面目,但是十指连心,哪一种痛苦可想而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