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很像

第一百八十七章 很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也希望终年好好的,这孩子感情方面一直很淡泊,从小也没什么兴趣爱好,唯一的一次求我,就是想要去当兵,我一直很害怕,终年没什么牵挂,所以行事更加的肆无忌惮,现在终于有一个喜欢的人了,作为祖母,我也不会棒打鸳鸯的。”

    陆老夫人最心疼的就是陆终年了。

    陆终年只是不擅长表达,其实心地很不错的。

    陆老夫人也相信,即使结婚,那也是最好的丈夫。

    “那就好,等我先去把头发做一下,第一次见儿媳妇,总要有一点仪式感,并且,我上一次叫人给我准备好的镯子也应该去取回来了,给那个小姑娘作为礼物!”

    那块玉石是当初秦玉言参加拍卖会的时候花费了几千万的资金买来的,就是给这些小辈打造一些小玩意。

    “我这里也没什么礼物,我也想去看看有什么适合年轻人的,人家第一次来,我也应该准备好!”

    陆老夫人对于这件事情和秦玉言的想法一致的。

    就是想要给陆终年办好,给陆终年那个媳妇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走吧,母亲,我们也被很久没有一去逛街了,晚一点我给瑾年和陆离打电话,今天日子比较特别,大家一起吃个饭!”秦玉言很高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这边兴高采烈的,顾安宁那一边,把自己手机的样表处理好之后站起来打算去蒋冰雪的办公室请她过目。

    因为这个项目比较着急,所以顾安宁都是尽快的做好送过去。

    以免耽搁了进程,在工作上,顾安宁一直都是雷厉风行的。

    “叩叩叩!”看着紧闭都办公室,伸出手敲门。

    “进来!”说话的声音是一道温和的男声,不是蒋冰雪的,这让顾安宁有些好奇。

    基本上除了蒋冰雪的秘书,没有人能够呆在蒋冰雪的办公室里。

    因为哪里属于死人领地,蒋冰雪那个领地意识很强烈,绝对不允许别人尽自己的私人空间的。

    这个人,要么就是权利在蒋冰雪的上面,要么就是蒋冰雪非常的相信的。

    顾安宁推开门,看着那个在办公桌上安然的处理事情的人,眼里闪过了然,大概就是那个人吧。

    而正在处理事情的蒋契抬起头,在看见顾安宁的时候瞳孔有一些微微的收缩。

    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骨节发白,身子有些颤抖,直直的盯着顾安宁,不肯挪开分毫。

    “你好,请问一下蒋总现在在哪里,这里有一份样表,现在需要他的处理!”

    那些都和自己没关系,顾安宁态度恰到好处,既不热情也不疏离,很清楚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你是?顾安宁?”蒋契听说了,公司里新来的那个人。

    长着一张和温婉很像的面孔,就是蒋相思那张脸,虽然有着三分相似,但是更多的还是像他。

    但是顾安宁这张脸,可以说是有在八分相似,唯一不同的那就是眼里的神色。

    以前的温婉眼里看着自己的时候那都是暖暖的笑意和爱意。

    那一身气质蛋鸭出众,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般很温暖。

    但是顾安宁就不一样了,即使很努力的去掩饰了。

    但是蒋契这种经历岁月磨练出来的人眼睛看的很清楚,那身上的暗黑气质,嗜血肃杀。

    这个年纪,蒋契有些不明白,这个孩子经历了什么才会变得这样。

    “你好,我是蒋契!”蒋契看着人,嘴角微微勾起。

    虽然这个小姑娘给人的感觉不怎么好。

    但是蒋契心里深处就是对她感觉很奇怪,隐隐约约有一点喜欢,也有一点酸涩。

    “你好,蒋总!”顾安宁走过去,把样表放在桌子上,等着这个人处理。

    “这个是近期正在进行的项目,瑕疵的部分我做了调整,你看一下哪里还需要修改的。”

    顾安宁看着蒋契,同样的打量着这个人,一直想过蒋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往往视觉冲击来的更加的震撼。

    蒋契给人的感觉不像一个上位者那样冷冽,相反的,很温和。

    “你就是顾安宁!”蒋契嘴角有着笑意。

    看着这张脸,能够理解蒋冰雪为何不忍心,也理解为何蒋冰雪一直在给顾安宁制造机会了。

    当初蒋冰雪就很喜欢温婉,对于那个人有着谜一般的自信。

    现在看着这张脸,确实无论如何也是没办法狠心的。

    “我是顾安宁!”顾安宁点点头,没有那种见到上司的紧张,一派的淡然。

    “很不错,小小年纪,心性很不错!”

    蒋契看过很多人,但是像顾安宁这样能够完全把自己情绪处理好的人,真的不多。

    “谢谢蒋总秒赞,安宁愧不敢当!”

    顾安宁对于这个人还是比较好奇的,毕竟听闻公司那些人传言,这一位也算是痴情人。

    自从二十多年前妻子死了之后,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呵任何人传过绯闻。

    顾安宁觉得这样的感情很难的,果然,时间才是最能够证明一切的东西,包括情深。

    所以打心眼里,顾安宁是很敬重这个人的,至少做到了很多人做不到的。

    “小姑娘还很谦虚,我看一下吧,蒋冰雪刚刚有事情出去了,你在哪里休息一下,我尽快处理!”

    蒋契看着自己手里的项目,看着顾安宁做出修改的那些地方,不得不说,这个小姑娘的脑子还是很灵通的。

    至少考虑的问题就是当初那些接受项目的人都没想到。

    想要把一个项目完整的做好,各方面的原因都要好好的查看清楚,要不然很容易牵一发动全身。

    “谢谢蒋总!”顾安宁可不会委屈自己,找一个地方坐下等着审批。

    “很不错,你考虑的问题我觉很有道理,设计行业原本就是淘汰的比较快,能够给人眼前一新的感觉我也相信会很有视觉冲击,所以这个设计部就显得很重要!”

    设计部这里现在最大的空缺就是没有一个合适的领导者。

    “并且,设计的这一些样品很容易出问题!”

    蒋契看着样表上的数据和设计图,看着顾安宁的那些分析。

    “是的,咋看之下设计图确实很新颖,但是这样的作品容易烂大街,到时候这一个合作的项目能不能成功的进行到最后,确实很难说!”

    当时顾安宁修改的时候也是废了很大的功夫的。

    因为这个样品图已经和人家签约了,在原来的基础上自然不能够大幅度的改动,那就只能够从细节之处动手。

    为这个样品图不知道掉了多少的头发。

    “你很有天赋,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那个人也是这样,对于设计很狂热,并且天赋异禀,每一次她说的话我都觉得那是金玉良言!”

    想起自己的妻子,那个人确实惊艳了一个时光。

    自己很幸运在哪时候能够遇见她,虽然不能白头偕老,但是能够走一段已经很知足了。

    “蒋总说的是以前的温总嘛,确实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至少见过她的人都是赞叹,即使有一些人说的话不堪入耳。

    但是顾安宁相信那是羡慕的颇多,这人就是不肯承认自己不如人家。

    “嗯,就是她,我老婆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蒋契想起那个人,眼里依旧是爱意。

    “很多人对于温婉总裁的评价都很高,不难的看出来,温婉总裁很厉害!”可以说那个人为人处世应该很周到。

    “嗯,你长的很像她,看着你,我才发现原来她都已经离开我很多年了,我现在还是觉得很多东西依旧活在了昨天,我老婆依旧在,还有我的孩子。”

    蒋契有一点落寞,当初差一点殉情了,但是想起温婉死之前说的话,确实啊,还有两个孩子等着自己呢。

    当初温婉大概最挂念的就是蒋相思了。

    因为温婉死之前眼里就是遗憾,她说想要见一下自己的孩子。

    但是最终都没来得及看一眼。

    “有些人即使死了,你也会觉得她活着,因为活在了你的心中,你不死,她就永远不会消失。”

    顾安宁觉得死了的人才是解脱的哪一个,因为活着的人要继续接受煎熬。

    不过都要看你选择怎么样的生活方式了。

    “你看的很通透啊,她一直活在我心中!”

    所以后来的日子里,不管出现了多少人,但是都不是温婉,也没有人能够替代她。

    “爸爸!”蒋依依拿着文件走进来,满脸的笑意在看见顾安宁的时候直接不见了。

    “你怎么在这里!”蒋依依很不待见顾安宁,或者是潜意识里感受到了哪一种危机意识,感觉这个人会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抢走。

    看着对于自己很温柔的爸爸对着顾安宁同样的温柔。

    蒋依依更加的生气了,果然就是一个趋炎附势的狐狸精。

    以为这样自己的爸爸就会高看她一眼嘛,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蒋总,那我先去处理其他的问题,一会儿我过来拿样表!”

    顾安宁也不会想要和蒋依依相处在一个空间里。

    在她看来,这个蒋依依简直就是有病,或者说是被害妄想症,把自己看作是眼中钉肉中刺,巴不得把自己处置而后快。

    现在顾安宁不想要和这个人起冲突,因为没不要,但是这个人要是还是继续这样作死找自己的不痛快,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

    自己可不是什么任由人拿捏的软柿子,蒋依依最好不要惹到自己。

    “怎么啦,依依,有什么事情吗!”蒋依依的敌意蒋契很明显的的感受到了。

    “爸爸,那个顾安宁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听她胡说八道!”

    蒋依依很不喜欢顾安宁和自己爸爸接触。

    因为两个人看着更像一家人,感觉自己怎么样都插足不进去一样,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外人。

    这一点让蒋依依好很不高兴,因为这是自己的父亲,并不想要他和顾安宁有什么联系。

    “你这是干嘛,依依,我以前怎么和你说的,不管说话做事情都要考虑好分寸,你这是有分寸的人会干的事情吗,安宁不过就是和我说了几句话,你就这样大的反应是不是,我以前是怎么样教育你的,你是不是都忘记了?”

    一点也不成熟稳重,这样的性格即使蒋冰雪让位。

    蒋依依也不会在哪个位置上呆很久的,因为定性还不够,那些老家伙还不把她吃了。

    蒋契摇摇头,有些失望,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和蒋依依亲近不起来。

    很对时候都数努力的对她好了,但是就是没有哪一种血浓于水的感觉。

    “爸爸,你是不是还帮着顾安宁说,那个人就是一个狐狸精,你不知道她就是会使用这些手段。”

    蒋依依就是心里不平衡,巴不得顾安宁滚出这里不要让自己看见,免得自己闹心。

    “看来我以前都是白教育你了,依依,之前爸爸怎么和你说的,要抓住任何一个对你有好处的人,不要总是想着如何掌控别人,因为不是什么人你都能够去掌握的,你需要的是懂得怎么样去驾驭一个人,能够让那个人为你所用,这些才是你最应该知道的,而不是因为一些小事情就在这里胡闹,你这样没意思的。”

    自己这个女儿根本就不是顾安宁的对手,很多事情从一些细微的地方就看得出来,比如说这个对待让的态度。

    “爸爸,你就是帮着顾安宁是不是,谁才是你的女儿啊,姑姑偏爱顾安宁,现在你也是这样的,你们都喜欢顾安宁,你们都在维护她,你们是我的家人,你们知道不知道怎样我很难受啊!”

    蒋依依是真的很生气,自己最亲近的都维护顾安宁。

    “那是因为你没有一点自知之明,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玩为什么不喜欢你是吗!”

    蒋冰雪从外面走进来,看着那个无理取闹的人眼里都是冷意。

    “算了,小雪,依依年纪还小,你不要和她一般计较!”

    看着蒋冰雪,蒋契不打算再继续说蒋依依了。

    因为太清楚自己这个妹妹的性格了,那是完全的停不下来。

    蒋契也不想要再继续这个话题,所以直接结束,要不然真的不好收场了。

    “难道我说错了,你是不是还很委屈!”蒋冰雪不懂的什么叫做温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