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紧张的顾安宁

第一百九十三章 紧张的顾安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吃东西吗?”不知道为什么,顾安宁就是有些不安。

    不是那种威胁生命的,就是不想要尝试,或者说就是害怕尝试,那是一种对于未来未知的恐惧。

    “老婆,你在怕什么,老公不会害你的,你要相信老公是不是,老公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傻老婆,一天想什么呢!”

    看出顾安宁的不安,陆终年低下头在顾安宁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表示安慰。

    “就是有些不习惯,以前你请我吃饭都是在家里亲自做给我吃的,第一次这样讲究仪式感,我心里有点慌!”顾安宁都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你不要怕,你只要记得,我是不会害你的,你这个傻瓜总是喜欢多愁善感,做人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不要让自己难受,在这里吃饭怎么啦,只要你喜欢,我们在这里吃一辈子。”

    这里好像还是陆家的产业来着,又不是吃不起。

    “行行行,你说了算,走吧,我们进去吃饭,我是真的饿了!”

    门口人来人往的,顾安宁一点都不想要成为别人的观察对象。

    不就是吃饭,自己是真的有一点战战兢兢了,疑神疑鬼的,这样真的不好,因为陆终年是不会害自己的。

    所有的人都可能对自己不好,但是陆终年绝对不会背叛自己。

    顾安宁就是有这个自信,很相信陆终年。

    “你这个傻瓜,走吧!”陆终年牵着顾安宁的手指,紧紧的握着。

    嘴角微微勾着,以前以为自己没机会了,想不到峰回路转。

    这个人还是回来了,陆终年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珍惜。

    一定要给这个人最好的一切,因为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顾安宁了。

    “那是谁!”两个人的身后,红狐和季流年也陆续的跟着走进来。

    红狐看着那个背景,总觉得很熟悉,走上去想要看一下,但是一眨眼,人就不见了,红狐有些着急。

    那个背影,很像很像月影,即使知道那个人不在了。

    但是没有看到人的消息,红狐怎么都不会相信自己老大就这样死了。

    月影的背影她看过无数次,没有任何人能够给她那一种感觉,只是一个背影,红狐就知道是不是那个人。

    “你看到谁了,这样着急!”季流年一把拉住人。

    顺着红狐的方向看过去,眼神微微有些闪烁,刚刚那个人。

    还是自己没记错,应该就是陆终年,来这里的话,应该就是带着顾安宁来见家长的。

    只是红狐看着顾安宁的反应是不是有些大了。

    两个人似乎不认识,这一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认识啊。

    “那个人好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季流年,你能不能和我进去看一下!”

    红狐的身子有一些颤抖,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人。

    但是就是希望能够见一下,等待的太久了,似乎都要忘记了那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

    “好的,你是不是认识那个人,是谁啊,你要告诉我,我才有准确的目标好不好!”

    季流年拉着红狐的手指,这个人一直都是坚强的。

    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人脸上除了那永远的嚣张之外的脆弱。

    “很熟悉的人,叫顾安宁!”红狐隐瞒了月影的身份。

    因为记得月影有一个名字,虽然基本上不用。

    但是还是记得,就是叫做顾安宁,因为星影就输叫做唐安然的。

    “顾安宁!”季流年的瞳孔有一些微微的收缩。

    看着自己怀里的人,要是顾安宁,那就是真的那个人了,因为陆终年的老婆,还真的就是顾安宁。

    并且还是一个失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的人。

    对于以前的事情一无所知,曾经季流年也是探查过的,但是这个人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般,没有任何的资料。

    但是这个人对于陆终年还是很不错的,至少两个人相处的很好。

    这一点季流年就不想要再管了,总不可能皇帝不急太监急吧。

    陆终年的老婆他自己都不担心,那也和自己没关系啊。

    对于红狐的事情,季流年很清楚,因为红狐就是影子小组的,不知道顾安宁就是影子小组里面的哪一位。

    如果是影子小组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那样神秘莫测的一个组织。

    对于是身份保密性很强,能够和红狐认识,顾安宁着影子小组的地位应该不会很低。

    季流年很好奇,陆终年这一位老婆在影子小组到底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你帮我查一下好不好,我想要知道她是不是顾安宁!”

    不知道为什么顾安宁活着不会去,红狐只想要那个人好好的活着。

    过去的就过去了,只要顾安宁好好的,其他的无所谓了。

    当初那个人为了影子小组牺牲了所有的,一心一意为了影子小组活着,现在未必不好,因为顾安宁终于为自己活着了。

    “那个人的身边的男人是谁?”想起那个男人,红狐总觉得应该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半会儿,实在是想不起来。

    “你瞎担心那些做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季流年看着红狐脸上的着急,自己都是一团糟,还有心思担心别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傻子。

    “要是顾安宁还活着,我姐姐知道的话一定会很开心的,但是我却不知道我的姐姐在哪里,我找不到,完全的没有那个人的消息!”

    多么的希望自己的姐姐和顾安宁还活着。

    “一定会的,你姐姐一定在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等着你的,你不要伤心!”

    看习惯了这个小丫头嚣张跋扈的模样,现在这样楚楚可怜的模样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放心吧,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一定会给你查清楚的,一定会让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好不好,不要伤心了,开心一点好不好!”

    季流年伸出手揉了一下红狐的长发,能够在遇见这个人也是不容易。

    当初不可一世的红狐已经在慢慢的转变,在变得更加的活的更像一个人。

    以前的日子回不去那就不要回去了,自己一定会好好的爱着这个傻丫头的。

    “嗯,谢谢你!”依靠在季流年的怀里,红狐心里很平静。

    以前和这个人正针锋相对,现在满满的接纳了这个人。

    才发现,其实这个人很不错,就是有时候古板了一点,其他的都还好,自己也能有接受。

    “走吧,说好的我请你吃饭的,这一家的海鲜不错,你不是很喜欢吃海鲜嘛,我带你好好吃一顿!”

    因为接下来又没时间了,又要开始继续出任务了,没时间陪着这个傻丫头。

    以前总觉得陆终年谈恋爱和养一个女儿差不多,心惊胆战,面面俱到的。

    现在看看,其实大家都差不多,顾虑都是一样的。

    也都是加倍的对着她们好,因为陪着她们的时间太有限了。

    “好!”红狐点点头,她相信季流年会给自己一个答案的。

    自己只需要等着就好了,因为潜意识里,季流年这个人一直都是说话算话的,不会欺骗自己的。

    “傻子!”过去了那就是过去了,即使现在的顾安宁活着。

    也应该不是以前的顾安宁了,就好像现在的红狐一样,再也回不去影子小组了。

    酒店里面,

    “这个小混蛋是不是骗我的,我是真的会生气的,现在都几点了,还不来,是不是存心耍我们的。”

    秦玉言等的实在是没脾气了,因为看着时间,都超过约定的时间半个小时了,陆终年依旧没来。

    “要是拿着这件事情寻开心小,我一定扒了那个小混蛋的皮,这是存心气老娘是不是,一把年纪了,我容易吗我!”

    秦玉言简直就是欲哭无泪,看着自己老公眼里有着埋怨,都是你的好儿子。

    “和我没关系,儿子一直都是你在教导,我了不敢说话!”

    陆挚诚连忙表忠心,自己这老婆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性格。

    “不要着急,再等一会儿,我老人家说什么了,想要媳妇就不要怕等,我就不说哪一种怕等的人!”

    陆老夫人依旧坐着,脸上有着笑意,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见到孙媳妇,要不然还真的有些不甘心。

    “不要担心,终年既然答应了,那应该就是差不多了,这个弟妹是跑不了的,就是你们到时候不要太吃惊!”

    陆瑾年喝着茶,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奶奶脸上都是温和的笑意,只是希望两个人到时候不要太惊讶。

    “你什么意思,你见过终年那个媳妇!”秦玉言就有一些不舒服了,看样子就是自己不清楚啊。

    “见过,挺不错的一个小姑娘,就是运气不好,走过一些弯路!”

    自己个弟弟的性格陆瑾年很了解,希望自己的母亲和奶奶不要反对,要不然到时候不好收场。

    “你这孩子,瞎担心什么,我和你奶奶一直都是讲道理的人,不会和终年那媳妇过不去的,我对你弟弟没要求,只是希望儿媳妇是一个女孩子,因为而受不了其他的刺激!”秦玉言就是这一点最基本的要求。

    “这一点母亲完全没可以放心,因为我不会是男的!”

    真的不知道自家母亲怎么会有哪一种别致的思想,一般的人不会想着自己的儿子早晚带一个男人回家的。

    这些年让秦玉言担惊受怕的不是陆终年找一个什么样的人,而是害怕陆终年直接找一个男人了。

    “这不是你那表妹吓得,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秦玉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母亲你啊,看什么不好,你和表妹说那些,表妹那一张嘴巴,直接说到你怀疑人生!”

    陆离摇摇头,那个唯一的表妹陆离也是招惹不起的,那就是一个软刀子。

    “咳咳咳,这不是觉得无聊吗,你们又不陪我,只能去找你的表妹了!”

    秦玉言有一些不好意思,现在的这些小年轻学会的就的与时俱进了,自己可不能落后了。

    “怎么还不来,我真是望穿秋水啊!”秦玉言看着门口的方向,直接就是望眼欲穿啊。

    “不要着急,终年办事情一直都很稳妥,不会有其他的事情的,也许就是路上耽搁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时间段路上堵的很,等等吧!”

    陆挚诚安慰着自己的妻子,这就是一个火爆的性格,想到一出那就是一出的。

    等着陆终年带着顾安宁来到包房,推开门,里面吵闹的声音戛然而止。

    全部齐齐的看着门口的方向,想看看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是你!”最先反应回来的就是秦玉言和陆老夫人。

    顾安宁看着这一桌子的人眼里也是惊讶,看着身边的陆终年,看着陆终年眼里的笑意,差不多能够猜到这就是陆终年安排的。

    难怪一路上笑得那样的阴阳怪气的,任由自己怎么问那就是不说,难怪在自己来这里吃饭,果然,这样的场合不注重仪式感都不行。

    看着那些人,顾安宁有些退缩的心思,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回头啊,这样的场合太尴尬了。

    虽然知道和陆终年在一起早晚会有这一天的,但是没想到这一天回来的这样的措手不及,自己安全一点准备也没有啊。

    现在退不能退的,完全的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啊。

    看着身边似乎很高兴的人,顾安宁伸出一只手直接掐在陆终年的腰上。

    陆终年的笑意停顿了,看着顾安宁,伸出手握住顾安宁的手指,知道这个人很不安,但是这件事情早晚都要面对的。

    “母亲,父亲,奶奶,这是我女朋友,顾安宁!”

    陆终年牵着顾安宁走过去,介绍她给陆家人认识。

    “安宁,这是奶奶,这是母亲,这是父亲,这一位不用我介绍你也应该认识,这是哥哥,这就是小妹陆离,以后有事情就找哥哥或者陆离知道嘛!”陆终年指着人一个一个的介绍。

    “嫂子好,好久不见了,嫂子越发的漂亮了,啥时候来陆家,大家一起在家里吃个饭啊!”

    陆离看着顾安宁笑嘻嘻的,态度很热情。

    毕竟是自己的哥喜欢的女孩子,陆离懂得分寸,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哥哥这样的情绪外泄的,以前都是冷厉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