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礼物

第二百一十九章 礼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并且,王青这个孩子她一直很喜欢,很爽朗的一个人,做事情不拘小节。

    顾安宁这一边,下班之后打我电话给陆终年,因为先说一声,免得陆终年把饭菜做好了,到时候浪费。

    今天答应秦玉言过去吃饭的,虽然还是有一点紧张。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婆婆,顾安宁打心眼里想要和人好好相处。

    “喂,老婆,我在路上,一会儿就到了,你到公司门口等我,不要走远了,外面太阳很大,记得带上早上我给你的伞,不要晒到自己了,你不是对于紫外线有一些过敏!”

    一接电话,陆终年就开始絮絮叨叨,顾安宁嘴角弯起一个弧度,眼里有着笑意,手指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长发。

    “你这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一句话成功的让陆终年脸色漆黑了,。

    这个不知好带的傻丫头,自己好心好意的提醒。

    还不是为她好,她到好,直接想要气死自己。

    “我还以为你是想我了,才给我打我电话!”陆终年语气有些微微的幽怨。

    “噗呲!哈哈哈哈,陆叔叔,你好可爱啊,简直太可爱了。”

    顾安宁听得忍不住笑出来,站在公司门口一点形象也没有。

    “你这丫头,就喜欢打趣我是不是,小心我收拾你!”

    陆终年的语气有一些恶狠狠的,真应该给这个丫头一点厉害试试。

    要不然都有些肆无忌惮了,但是心里深处还好有些高兴的。

    这样肆意的人儿就是自己宠出来的。

    即使有时候会很郁闷,但是不可否认的就是心里很高兴。

    “哈哈哈,收拾我,陆叔叔,你舍得吗!你舍得收拾我嘛!”

    顾安宁语气有一些娇软,听得陆终年心里发软。

    “好,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陆终年看着前面的路,嘴角勾起,眼里都是温和。

    是啊,很多人都说陆终年薄情,可能是没见过现在的他,现在的他满心满眼都是顾安宁。

    所有的深情都赋予了顾安宁,一辈子也只想要把顾安宁好好的娇宠。

    “我事项和你说,晚上不用做饭了,中午的时候妈妈打电话给我了,叫我们晚上回去吃饭,我想着你也有几天没去了,我们还是去看一下,你和我去挑选一下礼物,上一次我没准备,这一次不准备一下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去蹭饭了!你给我说一下,奶奶和妈妈喜欢什么!”

    顾安宁觉得就这样空手去是真的不好意思。

    还是带着礼物去,因为那两个人对自己很不错,顾安宁也想要表现的好一点。

    “你去就是最好的礼物了,不要花费那些心思了!”

    陆终年觉得就是自家母亲太闲了,才会把注意都等我到顾安宁身上。

    所以顾安宁去就是最好的礼物,其他的就不要操心。

    “这可不行,上一次不知道就算了,这一次你说什么我都要准备,要不然我不好意思去,你到底要不要陪我去!”顾安宁很坚持,绝对不可以就这样放弃。

    “行行行,你说了算,我带你去,我帮你好不好。”

    陆终年连忙答应,心里很高兴。

    看着顾安宁给自己的家里人挑选礼物,这一种感情很奇怪。

    “这还差不多,我可还记得你上一次糊弄我,这一次要是在这样我就生气了!”顾安宁轻哼一声。

    “哪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舍不得就是糊弄你了。”

    陆终年对于顾安宁基本上没什么秘密,除非不能说的。

    上一次选择隐瞒,还不是因为担心这个傻丫头紧张。

    那样的情况也不错啊,至少陆终年觉得很圆满。

    “陆叔叔,不要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到哪里了,小心一点,我们晚一点再说!”顾安宁不想要陆终年分心其他事情。

    “你怎么就想着和母亲吃饭呢,上一次不是很紧张,现在不紧张了?”陆终年可是舍不得的。

    “你这话说的,难道我不应该去!”

    顾安宁挑眉,那怎么样也是自己的婆婆。

    以后还有很多时间相处,现在熟悉一下没什么吧。

    “是不是担心母亲不喜欢你?”陆终年总是能够一语中的。

    “滚吧,不要和我说话,挂了?”说完之后直接挂断电话。

    心里知道就好了,非要说出来,就不知道自己会害羞嘛,真是的。

    陆终年有些无奈,自家小丫头还真是傲娇,说实话也不行。

    顾安宁没等两分钟,陆终年就过来了。

    还没等陆终年下车给她开车门,顾安宁已经自顾自的打开车门进去了。

    “不是叫你打伞了,何必这样和自己过不去,不知道我会心疼!”

    看着顾安宁脸上的汗水,陆终年从一边拿过湿巾给顾安宁擦汗。

    女孩子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啊,何必呢。

    “切,这一点算什么,完全的快要承受好嘛,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娇软?”

    顾安宁有些不满,自己是不是给他什么错觉了。

    “还不是因为心疼你,你还不高兴了,就这样一个老婆不好好珍惜那不是罪过嘛!”

    陆终年叹气,自己这媳妇什么都好,就是不会什么风花雪月。

    原本以为自己以前也算是薄情冷心得,但是顾安宁这是更加的不食人间烟火了。

    “得了,换一个话题,母亲和奶奶喜欢什么?”

    顾安宁眼里都是好奇,以前很少给人买礼物的。

    位数不多的就是唐安然过生日的时候顾安宁送的东西。

    不锅很了解那个人,很清楚她喜欢什么,这个一点都不担心。

    但是和秦玉言见过不过两次面,说真的,了解的太少了,所以不太清楚那个人喜欢什么。

    “我母亲喜欢字画,奶奶的话钟爱茶?”自家人喜欢什么,陆终年很清楚,有时候只是不说,并不是不关心。

    “你父亲呢?”顾安宁想起那个人。

    “可以忽略!”因为具体的不是很清楚,所以可以忽略。

    “你确定你是一个真的儿子?”这样不负责任的回答顾安宁有些无语,还有这一种操作。

    “你买什么他都喜欢。”自己老婆都买礼物了,那个老头子还想要怎么样,有礼物就不错了。

    不应该挑三拣四,自己都没机会挑三拣四的。

    因为老婆没送过自己的礼物,想到这里有一些怨气了。

    “老婆,你都没送过我礼物呢?”陆终年觉得自己有些苦逼,那是自己的老婆啊,凭什么自己没有礼物。

    自己才是她最亲密的人啊,这样是不是有些伤心了。

    “你还需要什么礼物,我不就是最好的礼物,或者说,你这是嫌弃我,觉得我不是最好的,是不是,陆叔叔?”顾安宁朝着人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一些调皮的意味,看着陆终年恨不得把人楼过来揉一下,自己的老婆果果然就是一个小妖精。

    “哪里,你不嫌弃我就不错了,我哪里还敢嫌弃你!”在陆终年看来顾安宁就是最好的,自己虽然不多,但是年纪大了,这一点是无法遗忘的事实。

    “哎呦,陆叔叔也有这样有着自知之明的时候啊,你这样让我真是开心!”果然,男朋友什么的,还是暖一下比较好。

    “开心就好。”陆终年也在慢慢的发生转变,以前严肃沉默,现在和顾安宁说话也比较跟得上节奏了。

    “那可不,我那天不开心!”和陆终年在一起的所有的时光都是自己最开心的,因为这个人对于自己不一样的。

    “你这丫头,存心让我高兴!”陆终年很乐意听到这样的话语,没那个男人不喜欢这样的,把自己的老婆保护的很好并且满足,那也是需要一些时间和精力的。

    顾安宁以前很满意安全感,经常在枕头底下藏着一把匕首,那时候陆终年不是不清楚,只是不想要点穿,因为想要慢慢的引导这个人,慢慢的走出来。

    欲速则不达,陆终年这种人,最不缺发的就是耐心了,他要慢慢的等着顾安宁走出来,在走进自己的世界出不来,那时候自己就是这个傻丫头的唯一了。

    以后自己也有资格和权力保护着她,不会在让她伤心了,这个第一眼就让自己忘不掉的人,现在依旧还是有一些诚惶诚恐。

    顾安宁知道陆终年喜欢她,其实不知道,这个男人爱她爱的深沉,想方设法的都只是想要这个人无所顾忌的享受自己想要的生活。

    “那可不,因为你是我家陆叔叔啊,不宠你也没别人了。”这一生大概就是这一个人了,死都不要分离,任何人也不要想着把自己和他分开。

    “你这丫头啊!”语气里都是宠溺,看着沈身边的人,果然啊,这样的日子就是岁月静好,也不用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身边陪着的都是自己最爱的人,哪一种心灵上的满足是做什么都不能体验到的。

    两个人到了商场以后,陆终年轻车熟路的带着顾安宁去挑点礼物,最终倒是没有给秦玉言买旗袍,顾安宁选择了一个镯子,淡青色很适合秦玉言哪一种典雅的气质,老夫人喜欢茶的话顾安也是精心的挑选了,最后再给陆挚诚买了一块手表,陆终年全程眼神都有一些羡慕。

    “你这是什么眼神?”顾安宁看着那个浑身散发着怨气的人有些忍俊不禁,这是什么眼神啊,自己挑选的礼物又不是给别人的,是给家里人的啊,这样充满怨气到底是因为什么?

    “老婆,你这样是不是厚此薄彼了。”陆终年也觉得自己这样很幼稚,但是自己就是忍不住啊,那是自己的老婆啊。

    顾安宁从未送过自己什么礼物,这就是陆终年在乎的理由,即使知道那些人是自己人,还是忍不住吃吃。

    对于顾安宁的事情,哪怕就是一点点,自己也是在乎得很。

    “你这话说的,酸不酸,我都闻到酸味了,陆叔叔!”

    顾安宁拿起一个盒子递给陆终年。

    陆终年看着那个盒子有一些反应不过来。

    直愣愣的看着顾安宁,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刚刚看手表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很适合你,只是你一直心不在焉的,为你喜欢不喜欢你也不说话,所以我就自作主张为你做主了,但是我是真的觉得很适合你!”

    顾安宁眼里有着温和的笑意,她很喜欢陆终年这个样子,这个为自己吃醋小气的模样。

    被人在乎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这是给我的吗!”陆终年有一些不确定,傻愣愣的有些……略可爱,顾安宁脸上的笑意加大了。

    果然,爱到深处自然萌啊,自己居然会觉得这样的陆叔叔有些很令人蠢蠢欲动。

    “你以为呢,害怕有些人被自己酸死了。”顾安宁摇摇头。

    她确实没送过东西给陆终年,因为是真的不想要随随便便给陆终年。

    不只是陆终年,顾安宁也是一样的,希望能够给陆终年最好的。

    也希望那个东西出自自己的手里,那样才是最有价值的。

    原本还想要等着以后自己亲自设计呢,但是看着陆终年这样迫不及待的,顾安宁也只好作罢。

    算了,只要陆终年高兴那就好了。

    “安安!”陆终年结果礼物,有一些小心翼翼的。

    这是自己的老婆送的,意义不一样,虽然不是最贵的,也不是最好的,却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因为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顾安宁,自然也不会有人送自己。

    “傻子,走吧!等着以后,我再送你其他的。”顾安宁牵着人,很安心。

    “只要是你送的,都是最好的,安安!”紧紧的握着顾安宁的手指,真好。

    “不要腻腻歪歪了,你这样我很不喜欢,对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似乎刚刚喝水喝多了,现在想要上厕所。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陆终年沉默了一下还是说出口。

    “不要,你在这里等我!”顾安宁嘴角抽搐。

    这个人还真的好意思说出口,也不怕去哪里傻站着丢脸。

    不过顾安宁是不敢的,脸这种东西,自己还是需要的。

    “那我在这里等你,快去吧!”陆终年也不勉强。

    “等我一会儿。”顾安宁有些等不急,赶紧走向卫生间。

    这里的卫生间在二楼,位置比较隐蔽,因为二楼基本上没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