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说我恶心不恶心

第二百二十五章 你说我恶心不恶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母亲!”看着自己母亲的哪一个眼神,穆雪有一些慌乱。

    虽然平时王青都是温和的,但是穆雪很了解自己的母亲,这个人一直都是说一不二都。

    虽然平时很宠自己,但是那也是自己没有犯错误的情况下。

    很多时候穆雪的父亲比较宠爱这个唯一的女儿。

    但是王青一直都是下得去手的,因为王青很讨厌哪一种仗势欺人的。

    也许是王青以前也是被人这样欺负的,现在看着个自己的女儿也是这样的欺负别人,很愤怒。

    自己的女儿简直就是太让人失望了,不过就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不爱你的男人。

    其他的王青都可以帮助自己的女儿,但是感情的事情确实勉强不来。

    因为陆终年是真的不喜欢穆雪。

    不知道为什么穆雪就是一直看不清楚,或者说就是喜欢这样自欺欺人的活着。

    一个男人,现在不喜欢你,以后也不会喜欢你的。

    更何况两个人相处了二十多年,要是有感情也不至于有顾安宁什么事情了。

    自己的女儿就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那样聪明的一个孩子,总是这样的喜欢犯傻。

    陆终年的意思很明显了,并且,哇王青也是为自己的女儿好。

    因为嫁给一个不爱你的人,暂时你是满足了。

    但是后面等你的就是无尽的折磨,得不到不可怕。

    可怕的就是那种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在你的面前。

    你却只能看着,什么也不能做,王青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很多事情不穆雪看的明白。

    穆雪就是占有欲在作祟,王青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变成自己最厌恶的哪一种人。

    “我以前怎么教育你的,你就是这样学习的,穆雪,母亲什么样的性格你很了解,要不是亲眼看着,我自己都不相信,这是我亲手教育出来的,你和陆终年的事情所有有用的办法不是都尝试过了,结果呢,你和陆终年在一起了吗,你还在这里自欺欺人,难道自己不幸福,你也不希望别人幸福?即使你不祝福,但是也不要企图破坏,我最恨的就是这一种自以为是的人!”

    都是家里那个老头子,都说不能够娇宠,偏偏一直惯着。

    自己说两句都不行,现在好了,这样的性格王青实在是痛恨得很。

    “母亲,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只是……我只是……!”

    穆雪想要解释,但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并不是觉得委屈,自己母亲什么样的脾气穆雪很清楚,现在这样就是自己的父亲也是不敢招惹的。

    “你还真是有本事,我王青从来不清楚我的女儿这样的有本事,谁给你的自信说的那些话,一个女人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不能够没有尊严,没有尊严的人别说别人瞧不起你,就是自己人也会看不起你的,为了一个男人变成这样,你还真是我的好女儿!”

    原本以为穆雪会伤心,但是想不到穆雪会这样和顾安宁说话。

    王青和顾安宁不认识,自然不会想着帮助这个人。

    但是自己的女儿走错路她很担心,所以态度难免强硬。

    “对不起,母亲,对不起,都是我的问题,都是我的问题,我让你失望了,对不起!”

    穆雪对于这个母亲一直很敬重,那是自己父亲都没有的待遇。

    因为王青的强势不只是工作上,就是家里。

    基本上也是说一不二的,所以从小到大,穆雪最怕的就是这个母亲,即使她笑嘻嘻的,自己也不敢轻易放肆。

    现在看着王青的神色,穆雪知道解释没有用了。

    一旦触感底线,说什么母亲都不会这样轻而易举的原谅的。

    “母亲,我只是不甘心,我追求终年哥哥很多年了,我付出的比她都多,只要终年哥哥高兴,要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我一直以为只要我坚持,终年哥哥一定会被我感动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直等着,最后却是这个女人捷足先登,为什么,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穆雪还是第一次这样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一直以来都是温顺的,从来没有说的这样尖锐。

    看里是自己工作太忙,有些时候把穆雪的情绪疏忽了。

    或者说,其实自己不是很了解穆雪,不了解自己这个女儿到底在想什么,或者需要什么。

    “我就是气不过,我努力了十多年,比不上顾安宁几个月,她顾安宁有的我也有,我甚至比她还要努力,凭什么终年哥哥看得见她却看不见我,我不甘心,不甘心,母亲,我只是想要和终年哥哥在一起,其他的我不在乎!”

    说到底就是不能够接受陆终年不属于自己这个事实。

    “所以,孩子,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你只是把陆终年看的太重要了你,你应该学会爱自己,而不是爱别人,你这样卑微别人是看不见你的?”

    看着这个眉眼之间和自己很相似的人,就是脾气也是一样的。

    为了喜欢的人可以不顾一切,为了喜欢的人可以头破血流。

    但是完全就是忘记了,那个人会不会接受自己的好,会不会同样的回报自己的好。

    那时候王青也有向往,但是那个人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向往折断了。

    穆雪还是比较幸运的,但是那时候自己就只有一个人。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别人,母亲,我不甘心,不甘心!”

    穆雪拉着自己的母亲,眼泪不停的掉落,是真的不甘心。

    但是也是无能为力,想要争取也是无法下手。

    因为那个人不爱自己啊,爱的一直都是别人。

    “这就是母亲今天带你来的理由,母亲就是想要看清楚,不要总是围着人瞎转悠,因为也许给不起爱情!”

    陆终年不爱自己的女儿王青一直很清楚。

    但是也想着两个孩子青梅竹马的,以后陆终年的选择也不会是别人。

    王青也想要穆雪找一个爱自己的,但是抵不过穆雪的坚持。

    因为穆雪喜欢,所以王青放任了,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要心软。

    早一点断的话也不至于这样痛苦,这个傻子啊。

    自己当年为了一个男人肝肠寸断,自己的女儿想不到也是逃不过。

    “母亲,母亲!”穆雪抱着自己的母亲,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傻孩子,走吧,母亲带你回家,等你情绪稳定了,我们再来!”

    不要再陆终年身上继续蹉跎了,没机会的。

    早一点痛苦,早一点解脱,自己当初就输太傻,所以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犯同样的错误。

    “嗯,回家,我们回家!”穆雪刚刚确实说话有些重。

    但是她是不会道歉的,因为自己这些年确实努力了。

    抱怨一下也是可以的,自己一个人痛苦了这么久,这些人心里堵一下了。

    “好的,母亲带你回家!”王青觉得自己应该给自己放一个假期。

    带着穆雪出去玩一下,很多年没有陪着她好好的出去玩了。

    这个傻丫头啊,穆雪其实心底不坏,就是也许被气惨了。

    不过换作是任何人,不一定也会很平静的。

    对于感情,任何人都是不会退让的,穆雪自然也希望和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

    “安宁,你和玉言说一下,我先走了,改天来找她聊天,现在就不去打扰她了!”王青说完直接带着穆雪往外面走去。

    “安安,你不要往心里去,穆雪不是一个坏孩子,只是陆终年对于她而言意义不一样,你应该明白的!”

    那样用着生命去爱的一个人,想要就这样放弃,是真的需要一点时间。

    “伯母,我明白的,我会和母亲说清楚的,你有时间就过来玩!”

    顾安宁礼貌的说着,这个人的给自己的感觉不一样,所以顾安宁愿意拿出好的态度。

    “你这孩子也,有时间就和陆终年过来玩,我在的,我和玉言是好朋友,也希望你们这些晚辈能够好好的走下去,一段关系最需要的就是维护,你和穆雪会相处得来的!”

    王青相信穆雪只是需要时间,给穆雪一点时间。

    穆雪一定能够走出来,自己的女儿那么优秀,是陆终年没福气。

    “好的,放心吧,伯母,有时间我一定上门来打扰,到时候你可不要嫌弃啊!”

    顾安宁点点头,这个人的意思她很明白。

    但是和穆雪相处,顾安宁抱得希望并不大。

    因为毕竟穆雪喜欢了陆终年很多年,想要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弃谈何容易。

    要是真的这样容易,穆雪也不会一直这样挣扎了,看得出来穆雪是一个很骄傲的人。

    不过穆雪是真的很幸运,即使得不到自己最爱的人。

    也还有那么多的人爱着她,这是顾安宁是羡慕得,也是她永远得不到的。

    “那我走了,不要忘记我说的,不然伯母会生气的,知道嘛?”王青也不在多说,继续往门口哪里走去。

    “顾安宁,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能够勾搭,你怎么不去死,看着就恶心,你难道就不恶心嘛?”

    程夜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顾安宁的身后,顾安宁端着自己的咖啡杯。

    “恶心?我当然也很恶心,你都不知道,每一次看着你和你母亲窝多么的恶心,我为什么不恶心,我非常的恶心,你觉得恶心不恶心。”

    顾安宁眼里有着疑问,看着人,也想要答案。

    顾安宁搞不懂,自己到底哪里碍着这些人的眼睛了,非要自己不好过才会得意。

    “果然,贱人就是贱人,本质都是改不了的,真的搞不懂陆终年看上你什么了,不过就是一个我不要的女人而已,还真的把自己当做一回事,就好像穆雪说的,做人最基本的自知之明还是要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事情会有,但是也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

    “你就不要继续白日做梦了,早一点认清楚现实不就好了,非要挣扎,到时候头破血流的,让大家看笑话嘛,不过,这和你顾安宁的性格一直很像,你需要的不就是金钱和权利,我表哥还真是单纯呢,居然会相信你这样的人。”

    程夜屿眼里都是鄙视,或者说压根就没想到顾安宁和自己离婚之后居然会有这样的运气。

    即使不承认也不的不说,陆终年确实比自己更优秀。

    “我看你就是眼红吧,你们一家子都巴不得我过得生不如死,最好穷困潦倒等着你们的施舍,等着你们看笑话,但是我顾安宁一直都是那种自力更生的,没有陆终年我会过得很好,有了陆终年我会过的更好,看笑话,当年你们都没资格看我笑话,现在居然还觉得有机会看我的笑话,还真是有意思!”

    顾安宁说完自己都有一些忍俊不禁,究竟是谁给他们都错觉啊。

    “看你当初那样的畏畏缩缩的,伪装的不错啊,奶奶都被你骗了,我都说你这样的人不值得相信,奶奶还一直相信你,就不应该可怜你这个白眼狼?”

    程夜屿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顾安宁过的这样幸福心里就有一些堵。

    自己和徐青青哪里都还没处理好,这个人凭什么幸福。

    “奶奶那里我从来没有骗过,我和你不一样,我没你那样的无耻,你这样的人,我还真的看不上,因为恶心!”

    不只是程夜屿单方面的恶心顾安宁,顾安宁也是一样的,巴不得这个人远离自己。

    更何况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看着就烦。

    真的不知道这个种马男到底那里好了,除了有皮囊之外就是钱财了。

    不过有些人的追求确实就是这些了,你情我愿的事情,真的很正常。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恶心我,不过就是我程家养的一条狗,现在依旧是上不得台面的贱人,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

    程夜屿的脸色马上就变了,看着顾安宁好像要要吃了她一样。

    “啪!”的一声,顾安宁打得很准,甩甩自己的手臂,看着程夜屿。

    “这就是嘴贱的代价,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这样说我,我麻烦你弄清楚我现在不是你程家的人,我是陆终年的女朋友,是你的嫂子,听话一点我就不计较了,你要是还敢这样嚣张,我弄死你!”顾安宁眼里都是狠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