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要作死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不要作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安宁啊顾安宁,以前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比较喜欢伪装,现在看看,一点都不冤枉你这样的狠毒啊,你这样陆终年知道嘛,哦,我知道了,你肯定又是继续伪装的,陆家也是大门大户,你骗的了我奶奶,但是你骗不了秦玉言,我舅妈什么都好,就是眼里容不下沙子!”

    程夜屿觉得顾安宁真的很会伪装,至少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人。

    以前的时候存在感很低,后来才发现,哪里是是什么低调,这个人恶毒得很。

    “哪里有你厉害,腻这样的人比我会伪装多了,我可是比不过你的?”

    顾安宁觉得要是伪装自己还真的不如程夜屿。

    那一副情深的模样,至少自己伪装不来。

    “你什么意思!”程夜屿脸色不是很好,看着顾安宁,非常的看不顺眼。

    “哪里有你陆孩,程总辗转在各种女人当中,一般的人还真的演不出哪一种情深似海,比不过比不过!”顾安宁看着人讥笑。

    “你,顾安宁,你是不是想死!”想起这件事情。

    程夜屿就是想起了徐青青,因为当初的婚礼闹得很大。

    直到现在,徐青青那里还是不想和自己继续下去了,但是程夜屿还是不太甘心。

    喜欢徐青青是真的,但是放不开林嘉也是真的。

    因为林嘉跟了他很多年,并且现在两个人还有孩子了。

    林嘉哪里的意思就是要把孩子生下来。

    但是徐青青哪里的孩子似乎不打算认祖归宗,孩子和自己也不是很亲近。

    现在徐青青哪里是彻底的不想要自己和孩子有什么联系。

    程夜屿不是傻子,现在年纪也不小了。

    也是时候应该给自己留一个孩子了,外面的女人只是玩玩而已。

    配不上他孩子的母亲,但是林嘉不一样,那个人一直和他青梅竹马。

    要是孩子,也只有那个人有资格给自己生。

    毕竟林嘉是真的很爱自己,程夜屿就是喜欢林嘉那一种一直追随自己的感觉。

    “你这样的人注孤生,辜负感情的人最后也会被感情辜负,程夜屿很多事情你还是不要这样有自信,因为啪啪啪打脸这种事情都是随时发生的?”

    顾安宁忍不住有一些嗤之以鼻,对于程夜屿这一种态度不做评价。

    渣男就输渣男,你怎么说他依旧还是渣男。

    渣男的思考方向和正常人一直不一样,所以顾安宁不打算继续说。

    以前两个人没什么交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比不得你,我也很想要看看你的好戏呢,看看你这样的女人最后有什么好的结果,贱人就是贱人!”

    这个女人无疑就是狠狠地打着程夜屿的脸的。

    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和顾安宁这样,很果断的放手。

    并且转身就直接投向别人的怀抱,这一点程夜屿不允许。

    因为感觉自己的男性尊严收到了挑战,并且还是一个自己最不以为意的人。

    “我叫你住口,看来你还是不懂得我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我看就是找死,嘴贱的代价你承受不住!”

    顾安宁快速的上前,伸出一只手直接掐在程夜屿的鼻子上。

    程夜屿伸出手想要给人一巴掌,但是被顾安宁眼疾手快的控制住了。

    狠狠地一捏,程夜屿脸上的表情有一些扭曲,开始翻白眼,嘴唇有一些开始青紫。

    “为什么每一次我想要好好和你说,你总觉得我就是在开玩笑呢,你这样有什么意思,我都警告你很多次了,我和你没关系没关系,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你为什么就是不放手,你再继续插手,信不信我杀了你,想要死那就让你去死。”

    想要自己不好过,自己就一定会让他痛不欲生。

    “放……放手!”这一分钟程夜屿居然没有力气拉开顾安宁。

    看着顾安宁眼里的嗜血,这一分钟心里有一些颤抖,看来自己还是放弃很多。

    “放手?想要我放手,那你和你程家怎么不放手,怎么不放过我,你要是在继续下去,不如你看看你还有没有生命继续和我作对,不放过我,你们有什么资格不放过我,我不记得我欠你们什么,不放过我,那就大家都不要好过,你想死那就继续作,你还真是有意思!”

    “是不是一开始我就对你们态度太好了,所以你就以为我很好欺负,所以你们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欺负我,想要打压我,想要我活的生不吐死,我就让你们痛不欲生!”

    顾安宁看着程夜屿脸色继续青紫下去,完全当做没看见一样,反正又不是自己难受。

    “顾……顾安宁,你……是不是想死!”

    程夜屿倒是没想到顾安宁有这样的胆子,看来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我不想死,你想死可以继续作下去,你这样的人死不足惜,你还有什么资格说我,我想死也是由不得你的,我和陆终年的关系也是由不得你的,我们之间不会因为第三个人的关系而分开,我的感情由不得你做主!”

    顾安宁放开手,看着剧烈咳嗽的人,声音里面依旧很轻松。

    “好了,言尽于此,你要是继续想要和我作对,那我一定奉陪到底,我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不要轻易招惹,要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顾安宁警告了一句,倒也不怕这个人对自己怎么样,因为顾安宁有着绝对的自信,玩死这两个人。

    最好大家两不相欠,要不然不要怪自己不客气。

    “顾安宁,你……你……。”程夜屿指着顾安宁。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那浑身散发的嗜血气息,让他有些望而却步。

    程夜屿为人是比较目中无人,因为程家很不错,所以都是别人巴结自己,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威胁。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打扰我,言尽于此,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顾安宁看着人,看着程夜屿眼里的害怕,觉得有些好笑,胆子也就那么一点大,还敢往自己的眼前凑。

    还真的不怕自己一个失手,直接结果了他,这样的人还真的不适合出头。

    因为这种人就是被娇宠习惯了,觉得任何人都要对他恭恭敬敬的,但是自己不是那些人,对于这个人也没什么,兴趣。

    以后大家没什么往来也就罢了,要是程夜屿还要这样不怕死的继续折腾。

    那就不怪自己不客气,是不是心狠手辣试一试就知道了。

    “你怎么在这里,我找你很久了,出什么事情!”

    没走出去多久,就看见陆终年着急的走过来,顾安宁脸上恢复笑意,看着那个着急的人。

    “没什么事情,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来到你家,自然想要仔细看看!”

    顾安宁语气放软,自己人就是自己人,和别人不一样,更何况这是自己喜欢的人。

    “你这丫头不要到处乱跑,知道不知道我很担心你,你啊,在客厅等我不好吗,一会儿我们就回去了!”

    在这里休息的话不方便,主要是顾及顾安宁的感受。

    但是担心这个丫头脸皮薄,两个人虽然很早就睡一起了。

    但是那毕竟就是两个人的家里,和这里不一样。

    但是要是分开的话,顾安宁估计也不会习惯的。

    因为有时候习惯一个人是真的很难在戒除的,现在顾安宁就是习惯了陆终年。

    “好的,我们去找奶奶!”难得来这里一趟,顾安宁自然想要多陪一下老人家,并且是真的喜欢陆老夫人,那个人也是对自己很好的。

    对自己很好看的人顾安宁就是记者的。

    “好的,奶奶也在找你!”陆终年看了一眼顾安宁刚刚来的方向,眼里有着深意。

    “走吧,去看看!”顾安宁拉着陆终年,两个人朝着前厅走去。

    斜眼看过去陆终年眼里都是威胁,真的很不喜欢别人和自己的老婆有什么联系,特别还是这一种前夫,看着就很讨厌啊。

    “急什么,既然来了,多陪一下奶奶啊,你和嫂子的二人世界又不是没机会是不是,不要在这样着急!”

    陆离也从一边走出来,看着这两个无时无刻都在秀恩爱的人。

    “其实,君瑾知很不错的,一直很喜欢你,小时候你的眼神一直都在秦安身上,所以他只能够成全,不想要给你任何的负担和烦恼,反正以后都要嫁人的,为什么不嫁给一个爱你的人。”

    陆终年看着自己的妹子,想起自己的兄弟。

    平时的话这些私人感情陆终年都不会插手的。

    但是现在陆终年也希望这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

    君瑾知是一个不错的,管的住自己并且懂得体贴人。

    之前陆离一直很伤心,君瑾知当然不敢贸然出现。

    现在看着搞定陆家有意向给陆离找一个对象,自然有一些蠢蠢欲动了。

    “你怎么说到这个了,不是不关心嘛,瞎操心什么,我自己的事情我很清楚!”

    这个人对于感情不管是谁的都很佛系,倒是第一次这样喜欢管闲事了。

    “还不是为了你,母亲和奶奶一直很担心你,你不要装作不知道!”

    陆终年有些无奈,秦安在这个人的心里还是不能够彻底的放下啊。

    “这不是没遇见喜欢的,要是遇见喜欢的那就不一样了,我和君瑾知不可能的!”

    即使那个人很爱自己也不可能,陆离可以辜负那些人。

    但是不可能辜负那个从小就对自己很好的人。

    当初没有选择他,现在自然没机会回头,自己也不会回头的。

    “你怎么就是要固执呢,君瑾知哪里不好,成熟稳重,和你很适合,你就不要去想其他乱七八糟的了,你这样奶奶会很伤心的,奶奶和母亲中意的就是君瑾知!”

    陆终年自然也希望两人在一起能够幸福,被人的话不了解。

    但是君瑾知那可是自己的好兄弟,有几斤几两自己很清楚。

    并且,陆离这样强势的人,需要的就是君瑾知哪一种求生欲望比较强烈的。

    要不然一直下去,即使最初不错,但是感情也是保存不了多久的。

    “你怎么就觉得我和君瑾知很合适了,不过就是吃一顿饭,大家一起长大,吃一顿饭没什么吧,你们的想象力总是这样的丰富,你们这样我很压力山大!”陆离脸上的神色不是很自然,眼神看向远方。

    “阿离,在喜欢一个人,也要有放下的时候,放过自己吧,也放过大家,其实你就是不想要走出来,也许你试试,前面就会有不一样的风景呢,不要一意孤行的觉得自己应该怎么做,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太了解你了,至少我们知道哪一种人更加的适合你?”

    陆终年不是不关心自家人,而是有些时候不懂得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好了好了,秀恩爱还不够,还要继续啰嗦我是不是,君瑾知要是真有你说的这样好,我也会去试试的,毕竟好男人可不好找,我会好啊好看的斟酌的,合适的话也会带回来的,不要操心了!”陆离连忙答应,这些人就是这样的,目的性很强。

    “那正好,刚刚君瑾知发一个信息给我问你在不在,我和他说了你在的,他说明天请你吃饭,我给你答应你,到时候饭店的地址我发给你!”陆终年说的一点压力也没有。

    陆离完全就是惊呆了,还有这一种操作。

    “哥哥,不是……这……我明天……!”陆离想直接拒绝说是自己没空的,但是看着陆终年的眼神,立刻就怂了。

    “不去行不行,改天再约啊,我想要睡觉!还有没有兄妹之爱啊!”有些欲哭无泪的。

    陆终年对于顾安宁这样温声细语的,声音都不敢大一点,面对自己,那简直就是五岁畏惧啊,能不能多给一点爱啊。

    “你的爱我不需要,你给君瑾知就好,我有老婆的!”陆终年没有觉得一点不对,反而很自豪。

    “噗嗤!”顾安宁忍不住笑出来,看不出来陆终年还是有一些冷幽默的,不过出发点确实很好,也是想要自己的妹妹能够幸福。

    “嫂子,你就不管一下哥哥,简直就是太过分了!”陆离看着自己的嫂子,想要求救。

    “你嫂子说话没用的,这件事情就这样决定啦,你要是再麻烦你嫂子,我会收拾人的!”陆终年眯起眼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