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 > 第二百四十六章 懂得安分守己

第二百四十六章 懂得安分守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初这个人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年纪胡言乱语嘛,这种东西。

    还真的讲究因果报应,当初想方设法的都要拆散蒋契和温婉。

    都要插足到两个人的婚姻当中。

    现在也有别人,千方百计的插足到秦雨的婚姻当中,这就是报应。

    “你什么意思!”秦雨脸色有些难看,因为即使她不爱那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也是她名义上的丈夫,要是在外面乱来,丢脸的还是她。

    想起那个不中用的男人,秦雨简直就是恨不得弄死他。

    简直就是丢人现眼,因为这件事情都被蒋冰雪知道了。

    应该也算是闹得沸沸扬扬了,但是很可悲的就是自己居然不知道。

    哪个男人不说是因为不敢,因为很清楚自己的态度。

    绝对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但是蒋冰雪不说那就是想要看自己的好戏了。

    不说其他的,对于蒋冰雪那是很了解的,两个人一直斗。

    但是一直都是半斤八两的,谁也讨不了好的。

    “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男人嘛,我都是束理解的,这就是眼光问题了,不过,什么锅配什么盖,我也觉得你和我哥哥那就是天作之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那种事情一般不会发生在你的身上,因为你这样的人是不会得到上天的眷顾的。”

    蒋冰雪觉得有一点好笑,这个人也有今天。

    不过对于那个出轨对象她是不会出手干预的。

    相反的,应该推波助澜一把,反正秦雨不是很喜欢这种事情吗,应该也可以接受的。

    “你给我住口,闭嘴,你以为你是谁,蒋冰雪,你不过就是想要看我的笑话罢了,现在你成功了,是不是很得意,蒋冰雪,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让人厌恶!”

    秦雨不喜欢蒋冰雪,可以说是巴不得这个人去死。

    “问题就是你不是人啊,你要是人,我估计也不会做这些事情了,至少还会顾虑你啊,你说是不是,再说,这些都是向你学习的,你这是生气什么,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嘛!”

    蒋冰雪不以为意,不要以为她不知道。

    在她工作繁忙的时候,这个人是怎么对待蒋相思的。

    温婉已经死了,这个人就是孩子都不放过,那么就不要怪自己了。

    “你不过就是想要给蒋相思出一口气而已,啧啧啧,还真是好姑姑啊,那你当初怎么不救温婉!”

    秦雨眼里都是恶意,看着蒋冰雪,明明两个人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是蒋冰雪就是看自己不顺眼。

    不管自己干什么,在这个人眼里都是不值一提的。

    因为这个人眼里从来没有容得下自己。

    “我其实不是很明白,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按道理我才是和你一起长大的,温婉不过就是一个后来人,你以为温婉是什么好人,不过就是想要巴结你而已,才会处处都讨你的欢心,看来你还真的不够精明呢,你也应该长大的不是吗,温婉就要一个擅长算计的人!”

    秦雨该不懂温婉给了这个人什么好处,居然让她这样死心塌地的。

    “好处?我觉得温婉姐姐就是什么都比你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货色,怎么可以和人家相提并论呢,温婉姐姐那个人不说其他的,至少懂得什么叫做尊严,和那种不要脸无下限的人还真的不可以混为一谈,因为掉价!”

    蒋冰雪眼里都是不屑一顾,两个人压根就是没有可比性的,这个人还真是自以为是。

    “你不过就是温婉身后条狗而已,你拿什么在这里耀武扬威的,你当初可不是这样的,难道现在坐到了总金额一个位置就开始有底气了,你也不过就是蒋家的养女而已,不要把自己当做一回事!”秦雨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戒指。

    “哈哈哈,这还真是有意思,我是蒋家的养女,但是我名声可没有你那样的狼藉啊,当初做的那些丑事现在还有人记着呢,为了维护自己的身份地位,不惜想要杀害那个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妄想取而代之,这些事情,我还是真的不如你啊,十年如一日的心狠手辣,你秦雨狼心狗肺一直都是比较明显的,我是不如你。”

    蒋冰雪才是真的有些想笑,这个人有什么资格说自己啊。

    “你说我从小和你一起长大,要是有选择的机会,我巴不得不认识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歹毒女人,你这样的人怎么不去死呢,活着浪费空气?”

    蒋冰雪可不是什么好人,更何况还是最讨厌的人。

    以前自己工作很忙,基本上没时间回来这里。

    也没时间和这个人斤斤计较,现在既然回来了。

    就要让她难过,不然都要漂了,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你这种你和我嫂子最基本的区别在哪里?因为我嫂子善良,而你就是一个毒妇,也难怪我哥哥不喜欢你,你这样的人,谁敢和你共处一室啊,除非是管不住自己下半身呢,不过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作为女人,也是有需要的时候,私生活不重要,乱一点也是正常的,毕竟老公都是那样的,朝夕相处的,可能传染的比较彻底!”

    蒋冰雪的二哥就是一个彻底的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人。

    各种绯闻层出不穷,这一点蒋冰雪也是乐见其成的。

    毕竟看着秦雨吃瘪,那是相当的享受的。

    这个人不是一直很自以为是吗,但是就是再厉害,也管不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

    “滚,蒋冰雪,你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条狗,我是蒋家名正言顺的二夫人,你应该叫我一声嫂子的?”

    秦雨看着蒋冰雪难看的脸色终于心情不错1了。

    “是啊,你不就是我二嫂嘛,大家彼此彼此,我还不如你呢,被秦家扫地出门,我就比较幸运了,做不了你那些丰功伟绩,虽然有些惭愧,但是混到今天我也是知足了!”

    好歹也是名利双收了,比起这个人的名声,踪迹还是有一些自信的。

    “做了那种事情还可以这样无动于衷的,那可是没有几个人的,真是羡慕二嫂!”蒋冰雪端过一杯茶,润喉。

    “不说那些了,都是一些成年往事了,妹妹何必这样和我计较呢,你也应该知道,我这人其实就是嘴上不饶人,你和我也是二十几年的妯娌了,你还不了解我!”

    秦雨话题一转,直接跳过去了,因为她知道。

    自己斗不过蒋冰雪的,蒋冰雪这些年进步很大啊,至少自己不是对手。

    继续下去也不过就是自己自讨苦吃,所以秦雨直接结束这一个话题。

    “我当然了解你了,要是不了解你,我都不知道这些年死了多少次了,这还是多多亏你给我了解你的机会啊!”秦雨就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

    “瞧你说的,这不是很正常嘛,好歹也是认识几十年,不认识都有一些过不去了是不是,唉,今天听说你们和思思男朋友吃吃饭了,思思那个男朋友家世不错,对于思思也不错,打算什么时候办喜事,思思这孩子一直都很有福气呢!”

    秦雨脸上有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就好像那只是自己的侄女一样的。

    但是蒋冰雪可不想信秦雨是这样的人。

    秦雨一直最看不惯的就是蒋相思过的好。

    那个人总是想方设法的给蒋相思使绊子。

    这样的人不会关心蒋相思的,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说的就是这一种人。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什么时候这样关注思思的事情了,你不是一直最关注的就是蒋依依嘛,怎么?又开始打什么注意力!”

    蒋冰雪不放心这个人,总害怕因为这个人蒋相思哪里会出问题,这个人从来都是不安好心的。

    “你不要担心,依依和思思都是我的侄女,我好歹也是她们的婶婶,也不可能不关心一下两个孩子的终身大事,两个孩子感情方面经历的很少,可不就是需要我们这些过来人多加的提点一下,要不然吃亏了怎么办,依依和思思对于我而言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你也是知道的,思思那个孩子一直都不亲近我,所以我对于依依才会更加的用心。”

    秦雨说起来还有一些无奈,不过蒋相思不只是不喜欢她。

    还很怕她,或者说,看见她会发疯。

    那些人因为蒋相思是一个情绪不稳定的,所以蒋相思说的话。

    其他的人只会以为是胡言乱语,但是最后秦雨知道。

    蒋相思是说的就是实话,因为蒋相思当时也在现场。

    并且还是清醒的,蒋相思就是一个唯一的一个证人。

    可惜这个人受刺激有些大,直接所有的事情都忘记去了。

    这也好,要不然秦雨还要花费时间去算计蒋相思。

    因为要是蒋相思不死的话那就是自己死了。

    “你说这句话你自己相信吗,思思的事情我会处理的,我不希望任何人插手,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气,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你也应该很清楚,蒋相思对于我而言意味着什么我也不想要再继续重复!思思的婚事不允许其他人插手?”特别是这一种心怀不轨的。

    “你说得这是什么话,你看看依依这些年和我在一起,我哪里亏待她了,两个都是我的侄女,我也不会区别对待!”

    蒋依依是自己的孩子,自然需要万千宠爱。

    但是绛县海是那个人的孩子,那个贱人当初自己恨不得挫骨扬灰。

    现在对于哪个贱人的孩子,自己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就是蒋冰雪保护的太好了,要不然还真的不要怪自己不客气。

    反正自己的手上早就占满了鲜血,不在乎多蒋相思这一个。

    就算蒋相思死了,即使就算蒋冰雪知道是自己做的,又可以让自己怎么办。

    “是不是一样的,你心里不适合很清楚嘛,思思我自己会处理,请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其实这个做人安分守己很重要,至少不会死的太早,你说你是不是!”

    蒋冰雪当仁不让,看着秦雨,这个又人就是口头上厉害一点,要不然还真的就是一无是处。

    “我这也是关心思思啊,作为思思的婶婶,我觉得你没资格和我说这些,你又不是蒋家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觉得你应该要有自知之明,那是很重要的东西!”

    秦雨不以为意,这个人早晚都要走出蒋家的。

    自己才是蒋家唯一的女主人,这些人什么都不是。

    “你不是,你不配,不要对号入座,你是不要脸习惯了,现在已经无所畏惧了是不是!”蒋冰雪冷笑,这个人还真是有意思。

    “哪里的话,我这还想着给思思介绍一个男朋友呢,最近也要着急依依的事情了,依依这些年一心的扑在公司上,在怎么样,也不可以浪费这大好的时光啊,介绍一个稳定一下,过两年就差不多结婚了!”

    秦雨的注意打的好,要不是因为蒋依依的年纪。

    估计秦雨还真的会让她直接结婚,免得夜长梦多?

    “不需要你操心,管好自己就好了,思思的事情我会处理的,要是让我知道你会从中作乱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蒋冰雪寒光闪烁,要是这人继续找死,那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

    “蒋冰雪,我们之间的问题就是我们处理,也请你不要为难依依,依依那个孩子心地善良,不舍得你们,但是我可是不会的,清韵原本就是应该是她继承的,但是你弄一个顾安宁在哪里是什么意思!”

    看着蒋依依的意思就是,不是不敢动顾安宁。

    而是顾安宁身后有人,就是蒋冰雪一直都在给那个人当后盾,让蒋依依寸步难行。

    “公司的事情我不过就是就事论事,我觉得我更加的看中能力和才华,作为一个决策者,我觉得我需要对公司负责,谁可以登上哪一个位置,也不是我们说了算得,我觉得看能力很重要,这一次的选拔一直都是公平公正的!”蒋冰雪有些厌烦,不想要继续说下去。

    “就事论事,我看你是徇私舞弊吧,你不就是看着顾安宁和那个人有着很相似的面容嘛。”蒋依依的东西绝对不允许其他人夺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