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陈年往事罢了

第二百六十三章 陈年往事罢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有没有,奶奶和妈妈都很好,是我不太适应啊,就是不懂的怎么样表达自己的想法!”

    顾安宁连忙摇摇头,陆家人对自己真的好的没话说。

    顾安宁绝得自己很幸运,能够遇见这样的一家人,真的很幸福。

    “哈哈哈,一家人不需要那些,就是你有时间啊,多来这里玩玩,你张奶奶过几天也说要来看看你,因为你张奶奶要去外国定居,那个老婆子啊,一把年纪了,还想着到处走,我估摸着是走不动了,老了!”

    陆老夫人想起张奶奶,那个人和她也算是认识了一辈子。

    关系很好,现在那个老婆子要去外国了。

    还是有些不习惯呢,以后想要说话也找不到一个人了。

    “怎么回想着去外国居住呢,以前不是不想去嘛,怎么改变主意了!”

    顾安宁有些不明白,因为张奶奶应该是和家里有一些矛盾的。

    所以这些年除了自己的小儿子,其他的人一概不见的。

    现在想通了,应该就是和家里人的矛盾化解了。

    也是,一家人,哪里来的深仇大恨啊,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据说是大儿子有孩子去了,准备接张奶奶过去照看孩子,你张奶奶一直期盼的不就是这些,现在估计高兴得很,你也是,啥时候打算和终年结婚啊,奶奶一把年纪了,也想要一个重孙子了,那样的话估计就是死而无憾了,以后就是去见老头子,也有一些炫耀的,好歹活了一辈子,想要的基本上都得到了,是不是!”

    陆老夫人眼里都是怀念,以前的人都渐渐的离开了。

    现在活着的没多少林清,人这一生,看着很长。

    等你一步一步走着的时候,恍然间回过头,原来都快要走到尽头了。

    “奶奶放心吧,不远的,已经在打算了!”

    顾安宁看着满头白发的陆老夫人,觉得自己结婚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应该就是要一个孩子,尽管现在还不是时候。

    因为自己的工作原因,还有就是陆终年觉得自己的年纪小。

    看着陆老夫人,唯一的心愿大概就是有重孙子了。

    老人家也没什么渴求得了,这一点事情自己还是可以做到的。

    “奶奶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现在也是正在需要拼搏的时候,但是奶奶害怕,奶奶万一那一天闭上眼睛了,那时候什么也看不到了,奶奶想要看着你和终年幸福!”

    陆老夫人不在乎其他的,只要是自己的孩子幸福那就好了。

    “奶奶放心,真的不是敷衍你的,差不多了,我和陆叔叔商量一下,到时候可能还需要你们多费心,因为我身边没什么人!”

    至始至终就是自己一个人而已,所以婚礼的事情需要陆家多花费一点精力了。

    “这些事情我们都是不厌其烦的,小事情而已,并且,很乐意的,你啊,就等着你们两个人态度了,你这孩子还好,终年哪里简直就是闷葫芦一个,有时候说话简直就是气死人了!”

    因为陆终年不一定会回答你的,说话一直都是简单的。

    你说多了他也是不咸不淡的,始终都是那样的。

    为此以前秦玉言甚至反复的思考一下自己的教育到底对不对。

    因为她也不是什么沉闷的性格,陆挚诚也是健谈的。

    但是自己的这个小儿子,有本事半天不吭声。

    一点都不符合两个人的遗传基因啊。

    “哈哈哈哈,陆叔叔有时候确实不爱说话!”

    面对顾安宁的时候好一点,总是找着不同的话题说话。

    因为不想要给顾安宁不好的印象。

    “你有时候就多担待一点,虽然终年比你大,但是感情上,那就是一个白痴,一窍不通的!”陆老夫人在这一方面表示有一些鄙视。

    “陆叔叔很好的,奶奶不用担心,陆叔叔对我很好的!”

    顾安宁觉得,陆终年很多时候比自己考虑事情都要周到,真的不存在那些的。

    “哈哈哈,小年轻谈恋爱就是这样的甜蜜啊,终年这孩子的性格和老头子一样的,当初的老头子也是这样的,半天不吭声,当时很懂的心疼人!”

    想起自己的老伴,陆老夫人眼里依旧有着温柔的笑意。

    那个人一辈子为国家奉献了,却把一辈子的柔情都给自己了,真的没什么不满足的。

    陆终年的性格更多的就是和那个老头子,毕竟也是那个老头子教导出来的。

    “奶奶和爷爷以前一定很相爱?”

    最美好的爱情不一定是轰轰烈烈的。

    而是漫长岁月里的细水长流和相濡以沫,并且一直互相的扶持。

    “那是当然,老头子很懂的疼人的,我最大的幸福不是作为陆家的主母,而是嫁给了那个男人,并且为那个男人生下了孩子!”陆老夫人拍拍顾安宁的手指。

    “孩子啊,以后的日子还很长,你且记得了,要懂得互相的理解和尊重,终年那一行不容易的,你也是,一个人的心态很重要的,所以,心里不舒服不痛快要和我们说,毕竟是过来人,有些事情懂得多!”

    陆老夫人看着身边年纪轻轻的女孩子。

    也不是担心她受不住寂寞,就是希望两个人的感情更加的顺利而已。

    “放心吧,奶奶,我会的,我会理解的!”顾安宁点点头,自己不是哪一种无理取闹的人。

    “对了,奶奶,今天大哥回来没有啊!”

    顾安宁想起今天来的主要的目的,可不就是因为陆瑾年的事情。

    “你大哥应该晚点来,据说要和那个小丫头商量结婚的事情了,我是求之不得的,免得夜长梦多,你就是自家人,我也不瞒着你,我这心里有些担心!”

    因为当初孟婉云的手段太极端,这一次说回来就回来。

    表面上看着死心了,但是大家都是女人。

    要是真的喜欢一个人就可以这样轻而易举的放手简直不可能。

    那就是从自己的身上挖下一块肉啊。

    更何况是孟婉云那样的女人,做事情从来不计较后果的。

    孟家也不是什么小门小户的,真的不知道怎么教育出这样的一个人。

    有些事情陆老夫人直接不想要见人,但是两家人的关系在哪里去了,也是无可奈何的。

    “奶奶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哥哪里有什么问题嘛?”

    顾安宁心里一紧,眉头微微皱起,不太明白陆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孟婉云回来了,那个人,就是可心的亲生母亲,我也是这两天才知道的,那个人回来了,估计要找瑾年的,以前对于瑾年不死心,但是我们不同意!”

    那样的人不管是关系多好,陆老夫人都不会同意那个人嫁进陆家的。

    除非想要陆家鸡犬不宁,因为那个人一看就不是哪一种安分守己的。

    陆老夫人觉得自己想要多活几年,那个人做事情自己不欣赏。

    这一次还不知道要做什么呢,所以心里没底。

    并且,孙萌萌还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就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要是顾安宁的话,估计陆老夫人也不担心了。

    因为顾安宁这样的人想要从她手上抢人。

    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但是孙萌萌不一样。

    那个孩子一看就是很单纯的,孟婉云应该不会就这样没什么动作的。

    所以陆老夫人希望两个人早一点结婚着。

    直接让那个人死心,不要总是有着太多的幻想。

    因为有些不切实际,不属于你的一辈子都不属于你。

    想要一直霸占着,那很明显的就输不可能。

    自己这里绝对不会同意的,那个人心机太深。

    自己的孙子和那个人在一起不会幸福的,但是就是有人自己沉迷下去无法自拔。

    “奶奶这是什么意思,我觉得大哥和萌萌的感情很好,走进婚姻的殿堂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顾安宁看着陆老夫人这样,估计还有着其他的问题。

    “是啊,两个孩子的关系还不错,要说问题的话,那就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怎么说呢,孽缘吧!”

    反正孟婉云和陆瑾年的感情那时候就没断的干净的,那个女人就是执念太重了。

    一个男人要是真的喜欢你,那就不会犹豫。

    但是问题就是不喜欢啊,还一直苦苦地纠缠着,简直就是烦人。

    “是什么问题,那时候遗留下来的!”

    果然,还是有问题,看着老夫人这个样子。

    估计那个人还不好打发,不过,那可和自己没关系。

    要是那个人真的伤害了顾安宁,自己这里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既然是可心的母亲,为什么这些年不闻不问的,现在才出来的,是不是有些不妥当,并且也没资格是不是!看来,和大哥关系很复杂啊。”

    顾安宁最讨厌的就是那一种想要不劳而获的,还真是有意思。

    难怪孙萌萌想要分手,那个傻丫头估计就是想要成全陆瑾年。

    应该胡思乱想,觉得自己配不上陆瑾年。

    在加上孟婉云在哪里煽风点火,那个傻丫头的心态直接崩了。

    “是的,是可心的母亲没错,但是和瑾年的关系一点也不复杂啊,因为那只是单方面的喜欢,并且喜欢的执迷不悟,你一定不会知道,一个女人真的做到了她那样的程度,是多么的失败!”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可心一出生,那个女人直接丢下自己还在襁褓里面的女儿就走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可心不是瑾年的亲生女人,但是可心的爸爸因为当初救了瑾年死了,所以陆瑾年不会视而不见的,乐心是我们家的恩人的女人,我们一直都把可心当做自家人!”

    虽然是真的不喜欢孟婉云,但是孩子确实就是无辜的。

    “可心不是大哥亲生的?我一直以为那是大哥的孩子!”

    这一点倒是有些意外,不过想着也是情有可原的。

    换作是自己,估计也不会做到不管不顾的。

    一个陌生人都做不到,更何况是一个朝夕相处的故人的孩子呢。

    “我不喜欢孟婉云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明明都已经嫁给别人了,还想要来染指陆瑾年,这一点我绝对不允许,我陆家不欠她什么,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不过我就是担心那个人去找孙萌萌的麻烦,孙萌萌那个孩子太单纯了,即使瑾年一直保护她,但是也有看不到的时候!”陆老夫人叹了一口气。

    “这一担心,我改天找萌萌出来大家一起吃饭,不过这一位孟小姐还是真的有意思,追求爱情大家都是理解的,但是追求到这一种程度那还真是闻所未闻,比较让人叹为观止啊!”

    顾安宁眼里有着深意,孙萌萌对付不了那个人,自己这里可不会就这样算了。

    “你这样的我就不担心了,孟婉云一定欺负不了你!”

    顾安宁这个性格,恰恰就是孟婉云最害怕的,一样的不管不顾的。

    “在奶奶心里我就是这样凶啊!”顾安宁有些哭笑不得。

    “不是凶,而是明辨是非的能力很强,不轻易的吃亏上当,小萌萌那个人软萌可爱,但是心眼这一方面可是不如你啊!”

    陆老夫人看人很清楚的,基本步上就是八九不离十。

    “哈哈哈,有些人并不会因为你的善良而有任何的让步的,所以我选择强势一点,至少自己好过一点!”

    顾安宁一直都是一个没人疼爱的孩子。

    所以想要的东西都必须要自己通过努力才可以得到。

    有时候甚至活着都是一种奢侈。

    所以由不得自己不小心谨慎,因为很多时候不小心一点。

    怎么死的都不明白,这人啊,还是要活的清清楚楚的。

    其他人,处的来就处,处不来那就算了。

    “是啊,这世界上就是没有绝对的善良的,所以,看人很重要,不是每一个人都值得你心软的!”

    陆老夫人点点头,表示很赞同顾安宁说的话。

    该狠的时候绝对不要手下留情,因为别人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安安,来来来,快坐,累不累啊,稍等一会儿,汤马上就好了,是你喜欢的!”

    还没进屋,门边的秦玉言连忙出声。

    就是有一些等不及了,顾安宁露出一个笑意。

    “母亲辛苦了,每一次来都不好意思!”陆家人是实力宠媳妇的,不换是老还是小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